业主或锁汇或抓订单,人民币升值下的众生相
2020-10-28 07:45

业主或锁汇或抓订单,人民币升值下的众生相

不到五个月的时间,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的价格,从5月27日触及7.17的低点后一路反弹,在10月21日突破6.63的关口。人民币汇率连续创下年内新高,不仅给企业外汇套期保值带来新的挑战,也让部分企业对未来订单的竞争力心情忐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金融橙(ID:Me-Finance),作者:胡艳明,原文标题:《业主或锁汇或抓订单、交易员“心跳加速”人民币升值下的众生相》,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签合同的时候,内部计算利润大约有40万左右人民币,但是到后来发货,再到货款回笼,换回人民币,我们的利润就少了3万。”人民币的升值速度正牵动很多外贸小微企业的神经。


不到五个月的时间,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的价格,从5月27日触及7.17的低点后一路反弹,在10月21日突破6.63的关口。人民币汇率连续创下年内新高,不仅给企业外汇套期保值带来新的挑战,也让部分企业对未来订单的竞争力心情忐忑。


假如用离岸人民币汇率算起,从7.17到6.63,假如企业需要换汇100万美元,需要717万人民币。到了10月21日,最低只要663万,相差54万人民币。


尽管近期人民币快速升值下的外贸众生相各异:既有“及时锁汇,仍损失利润的5%~10%”的外贸企业主,也有“囿于现金流,不顾汇率风险,紧抓外贸订单”的小业主;包括还有“心跳加速”的交易员;但内外部因素共同作用下,“双向波动和基本稳定”仍是人民币汇率的关键词或新常态,而不存在所谓的汇率新周期。


一、及时锁汇


“如果有谈好的订单,在订单执行过程中,汇率的变化相当于把利润抹掉了一部分。”10月22日,成都尼达罗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尼达罗农业”)的总经理张燕民与记者谈到近期汇率变动时表示。


从7.17到6.63,升幅接近8%。尼达罗农业的出口订单,收款周期大约在2个月。正如前面提到的测算,同样是100万美元的回款,如果在5月底换成人民币,可以换717万,而到了10月21日,可能只能换到665万。


不过,张燕民通过银行的远期锁汇弥补了一部分损失。


锁汇就是锁定汇率,银行也称为叫远期结售汇。在汇率波动频繁的情况下,银行为企业办理锁定汇率的操作。在结汇当天,不是按照当天的外汇牌价,而是按照之前确定的汇率进行结汇。


一般来说,出口业务报价不会按照当天人民币兑美元的价格和客户报价。比如,10月22号的汇率是6.63,报价的话,张燕民会按照6.58或者6.55的成本价格和客户报价。等成交之后,基本知道回款时间约在年底,就去银行把汇率锁定,约定2个月后按照6.65或者6.7的价格结汇。但是锁汇时,张燕民不会全部锁定,一般是锁定80%,还剩20%。未来有损失的话,前期的价差也可以弥补一部分。


远期结售汇的业务是很多外贸企业比较基础的选择,自1997年4月开始办理,在企业规避外汇波动风险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订单确认后,如果收款的时间可以固定,企业可以锁定汇率,减少损失。张燕民告诉记者,这种办法相对来说简单“粗暴”。但是,体量比较小的贸易公司没有那么多人手去负责汇率风险,懂贸易的可能不能财务,懂财务的不懂国际贸易,还有对时间节点的把控,难度都比较大。


2012年成立尼达罗农业,主要出口特种化肥,一年订单能在一两千万美元左右,理想情况下,每月回款在100万美元。“最近几年汇率波动都比较频繁,对我们出口来讲是非常被动的。远期锁汇对小企业是比较方便的工具,有部分银行的锁汇时间不是按照时间点锁汇,可以按时间段选择结汇。”张燕民说。


从2005年一直到2015年“8.11”之后,整个汇率波动弹性进一步加大。也有股份行资金运营部主管称,人民币汇率弹性相比成熟市场的汇率弹性,严格来讲还远远不够,在目前这几年过程中,很多企业都会面临一个问题:汇率波动如何应对?


张燕民毕业于一家知名财经院校,大学的专业也是国际贸易,属于“科班出身”,但也没有选择期权等衍生品,直言自己执行的是最保守的套期保值策略。他认为,如果加上期权,交易就复杂了,操作方向错了则会比较被动。虽进行了锁汇,但在近几个月的人民币单边升值期间,公司的利润损失仍然达到了5%~10%。


“不过,总算不是从盈利变成亏损。”张燕民身边,没有锁汇操作的企业蒙受了比较大的损失。但是因为企业现金流问题,不得不放弃避险工具的企业也有,“因为财务部门几乎一天都等不了,有回款就需要用。比如约定回款时间是11月15号,财务会尽量让对方提前或按时回款,也会放弃保障利益的工具。”


 二、汇率,还是订单?


朗吉就是张燕民说的急需现金,以至于无法顾及汇率变化的那类小企业主。


朗吉是一家从事农副产品进出口贸易业务的公司负责人,商品出口的市场主要在欧洲,不过仍然有不少以美元结算的订单。欧洲客户的需求量在增加,今年业务增长也很可观。


面对人民币升值,朗吉直言很担心,但是他并没有进行避险操作,因为现金流的重要性大于外汇的汇兑损失。“避险工具也了解过,但是我们现金流不是很多,如果等着汇率好的话来结汇,根本等不及,等不到下个月,我们每个月都要用钱。”朗吉认为,汇率避险工具适合现金流充沛的企业。


谈及现金流问题,朗吉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国家有专门针对小微企业的专项政策,银行有优惠贷款,但是,“二三十万对我们根本没有什么用。”他目前在尝试用外贸订单做抵押融资,比如客户还没收到货,但是可以凭借真实贸易合同提前在银行质押换汇,换出来的资金是美元,到时还款也是美元。


对于未来趋势,朗吉说,如果人民币再涨到一定幅度,可能会影响到公司订单的数量。为了减少汇率的损失,会稍微提高订单的定价。但如果其他国家疫情控制的好,也能输出同样的货物,那公司就会失去竞争力。


在出口贸易的定价中,有的行业是在订单价格协商确定之后就固定不变,可能每个月都有生产量,价格调整的话要提前一个月发通知;有的行业是每个项目单独定价、或者每个订单单独定价。


有上市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汇率管控主要是个手段:第一种方式是企业和银行签订远期汇率锁定,也就是上述张燕民使用的银行结售汇业务,这也是很多企业都会采取的措施。另一种方式通过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约定,当汇率波动超过合同签订时的汇率,价格浮动超过5%时,就可以调整售价。“但是汇率变化会影响我们的竞争力。”即便可以在短期内调整价格,有出口机床的中小板上市公司贸易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汇率的变化仍很担忧。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竞争对手很多,大家都是用美元来计价,比如某个项目预算50万美金,但因为人民币升值,收费可能需要60万或者70万美金,但其他国家的企业可以接受50万美元的预算,这样业务的竞争力会下降很多。


张燕民告诉经济观察报,比如纺织、钢铁等行业或者化肥企业,人民币稍一升值,如果产品不在国际上占主导地位,国际竞争力会直线下降。


从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看,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3.12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0.7%。


三、预防汇率风险


“做交易心跳越来越来快。”有股份行外汇中心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人民币汇率波动跟随国际市场越来越贴近,本来还是7.17的价格,转眼就到6.65了。企业利润可能不到10%,但是这个波动却能接近10%。所以,对企业利润影响非常大,也让企业不得不重视。另外,政策层也不断的在引导企业增强汇率避险的意识,加强金融衍生品的使用。如果任由汇率敞口“裸奔”,风险很大。


在上述负责人看来,汇率市场化才刚刚开始,如果与成熟的市场相比,比如,海外市场欧元和美元波动相当剧烈,他们企业面临这些波动时会做哪些工具?从海外衍生工具体量来看,根据国际清算组织相关数据,除了金融危机期间CDS风险事件,汇率、利率衍生品等跟实体经济相关的衍生品是在逐步增长。


外汇市场对冲工具主要是外汇的远期、掉期、期权,各家银行也都在推出更便捷的外汇产品。


比如,近期银行推出的挂钩LPR的人民币外汇货币掉期产品。外贸企业可以按固定汇率将美元贷款换成人民币用于生产经营,并按时向银行归还挂钩LPR的人民币利息;等产品到期时,企业再按相同汇率将相应人民币换成美元,偿还美元贷款本金,上文中朗吉在某股份行中也使用了相似产品。


有股份行外汇商品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每家银行的产品不一样,但是本质上都是掉期或者期权,内核是一样的,但是设计产品方面有差异,大多数方案都不是标准化的产品,是针对客户需求定制的产品。而且,很多衍生品的产品是组合产品,而非单一产品。


10月23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提醒,企业应该积极预防汇率风险,树立风险中性理念。今年以来,境内期权市场1年期隐含波动率平均水平在5%,最高价和最低价之间的波幅是7.5%,人民币汇率弹性是比较强的。面对汇率波动,企业应该加强风险防范意识。


王春英表示,第一,需要改变人民币不是升就是贬的单边直线性思维,树立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意识。第二,要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进行适度套保。第三,要尽可能控制货币错配,合理安排资产负债币种结构。第四,不要把汇率避险工具当做投机套利工具,承担不必要风险。


四、继续升值OR双向波动的新常态


10月23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147个基点,报6.6703,上一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6556。“6.6也许能守住,个人认为春节前后汇率可能会回调。”基于多年外贸经验,张燕民判断。


对于未来资金价格,中金公司发布的研报称,短期来看,人民币对美元可能保持偏强的态势,不排除短期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继续小幅升值至6.5左右。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认为,疫情冲击下,美联储开闸放水,美国通胀预期压制美元指数,中期利多人民币汇率。另一方面,中美债券市场的高利差和股票市场的上涨潜力差异可能驱动资本流入,对人民币汇率也是中长期的提振。预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短期可能在6.6~6.9之间震荡。


“人民币贬值窗口应该比较短,可能10月11月有小幅贬值,之后可能回到升值空间。”某股份行外汇商品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10月14日,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小幅升值,总体看这个升值幅度是比较温和的。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是我国经济面向好的自然反映。孙国峰同时表示,我国率先控制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我国将是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出口形势良好,包括各国央行在内的境外长期资金有序流入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上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是正常的,是在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市场供求对汇率形成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应有之义。


“从汇率的影响来看,汇率波动对经济主体的一方有利,对另一方有弊,因此汇率还是要由市场供求来决定,来发挥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功能。”孙国峰表示,当然也要防止过度的加杠杆行为和过度的正反馈行为。


2020年10月10日,人民银行宣布将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下调为0,研究人士称,此举主要反映了央行抑制人民币过快升值、避免短期资金流入并推高资产价格的政策意图。


就此,孙国峰表示,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是宏观审慎的政策工具。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未来内外部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因素依然较多,影响人民币汇率升贬值的因素将同时存在。有时升值因素占上风,有时贬值因素占主导,导致市场汇率呈现非线性随机游走的多重均衡特征。管涛表示,短期看,需要关注经济复苏利好兑现、外汇政策调整、海外疫情变化、美国大选情况、金融市场变盘等,可能触发市场情绪波动的因素。


“作为并非专业从事外汇交易的绝大多数企业,与其去猜测是否存在所谓‘汇率新周期’,不如积极适应汇率双向波动的新常态。”管涛说。


近日,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课题组在报告中表示,当前尚不能轻言人民币步入升值周期。


首先,当前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尚未得到控制,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不明,政治局势动荡,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市场货币普遍受到影响。


第二,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下行后上行,与美元指数先上行后下行基本一致,美元指数的变动直接影响着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但未来美元的贬值路径并不平坦。从长期来看,由于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增速之差收敛、短期利率趋同、大规模财政赤字等原因,美元大概率步入贬值周期;但考虑到美元作为全球重要避险货币与反周期货币这两个特征,在一个高度不确定的全球政治经济环境下,不能轻易认为美元指数将陡峭下行。


第三,当前的经常项目顺差有疫情冲击的暂时性,错误与遗漏项规模较大,引发市场对资本外流的担忧。


第四,随着全球经济从二季度开始出现反弹,再加上疫苗的出现,中外经济增速之差可能会缩小。


第五,国际形势与中美关系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也存在不确定性。


“在内外部因素共同作用下,未来人民币汇率有望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继续保持双向波动和基本稳定。”王春英表示,近期人民币升值,主要是受到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中国将是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出口形势良好,境外长期资金有序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这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市场供求对汇率形成发挥决定作用的应有之义。


(应受访者要求,朗吉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金融橙(ID:Me-Finance),作者:胡艳明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