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厂哥”涌入小程序流水线
2020-10-28 15:30

广东“厂哥”涌入小程序流水线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记者:戈振伟,编辑:林腾,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996算什么,跟厂房比,这里的工作实在太好了!”温学贵手里拿着外卖员刚送来的喜茶,站在广州琶洲一栋豪华的写字楼窗边,憨厚地笑了起来。


温学贵今年23岁,中专学历。2年前,他还是深圳一家电子厂流水线的工人,禁锢,枯燥,环境恶劣。


如今,他已经是广州屯大软件公司的一名正式员工,写字楼,电脑,奶茶,万元月薪,都曾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元素。


他的工作,是开发一款目前公司客户需求量暴增的产品——小程序。比起APP,小程序开发流程简单,技术门槛低,他完全可以胜任。


过去2年,小程序产业快速崛起,开发公司春笋遍地。像温学贵这样的流水线“厂哥”,也在产业的指引下,迈入了“码农”职业生涯。


据接受采访的两位小程序创业者估计,深圳和广州做小程序开发的公司分别有几千家。在58同城深圳本地服务搜索“小程序开发”,显示相关信息共15352条,切换到广州显示的是21507条。


2019 年,小程序带动就业536万个,同比增长 195%,成为微信带动就业的核心引擎。


广州屯大软件公司,一个小组五名开发者里面,就有两名是流水线上、工地上转型过来的年轻人。


蔡宗林和两位“厂哥”程序员。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深圳龙华讯网公司,只有6个工位的办公室里,有3人是从工人转型成为程序员,其中包括老板自己。

在码农行业里,他们被称为“底层程序员”。然而在流水线工人的圈子里,他们却处在食物链顶端。


万元薪水与成就感


可观的薪水和工作环境,是这份工作吸附“厂哥”们的关键元素。


“每个月一万元,比我在工厂当学徒高多了”,在位于深圳龙华牛栏前村的一个写字楼里,刘浩低着头,羞涩地说着自己的薪水。在此之前,他在木工学徒时期的薪水只有5000元不到。


一个对比是,2020年10月全国程序员平均工资为14459元,而中国一线城市的平均工资为1万元左右。


根据界面新闻的调查,在小程序业务处于爆发性增长的当下,绝大多数的小程序开发公司业务量水涨船高。


广州屯大公司介绍,从2017年获得了第一个小程序客户,到2020年已经突破100个。这还是公司没有广告投放,主要靠口碑传播的情况下达到的。“今年上半年,来自电商行业的客户尤其多”。


其次是成就感。


小聪是蔡宗林团队最早一批厂哥,他和团队在几年前开发的一款小程序,在微信公开课亮相。


这是在流水线生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在曾经密闭的厂房里,他们从没想过和大公司们如此接近。


温学贵的意外收获则不止于此。几天前,技校班主任还给他打电话,邀请他回到学校,开一场盛大的讲座,讲讲他如何从流水线上的工人,成为了一个在写字楼上班的程序员。


操着满口广西普通话的周兵描述起他的过往,面露得意之色,仿佛一位成功人士在回忆他丰富的人生经历。“我以前也是什么都做过啊,超市理货员、搬砖、工厂、务农,我全部都干过”。


而对于雇主来说,能招聘流水线程序员只有一个原因:成本。


蔡宗林曾经对比过科班出身和非科班出身的员工,在小程序开发能力上,差别并不是很大。未来如果有合适人选,还将继续招聘此类人才。


“他们的短板在于沟通,与客户对接和管理能力比较弱,所以目前让他们只写代码会更好,等到基础技能扎实了,再做一些沟通性的工作”,蔡宗林说。


显著的薪水提升,互联网光环赋予的成就感,用人单位的成本控制,小程序产业的红利,让曾经的流水线工人和程序员之间,奏起了和谐的乐章。


流水线上的觉醒


温学贵来自广东揭阳,2015年从中专毕业后,曾经在长城宽带拉过网线,做过中介,在生产电子设备的工厂拧过螺丝。


“我感觉当时的自己就是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人,每天在重复,我的生活不该是这样子的”,有一天,在厂房工作的温学贵突然觉醒了。


他的逃离流水线计划也正式开始。在互联网和IT的滚滚浪潮下,温学贵自费上了编程培训班,也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自学代码。


类似的觉醒也发生在刘浩身上。这名00后曾经跟着师傅,成为了木工厂的一名学徒。


“在木工厂每天都是干一样的工作,感觉很乏味。”刘浩说,他做了大概半年,跟着师傅做,没有出师。


刘浩想尝试改变下自己,他的思考逻辑很简单,现在正处在计算机、信息时代,基于一些兴趣,他去培训学校学了计算机,但对于一名半路上车的程序员们来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一个刚懂入门的编程技术的流水线员工,如何在高手云集的码农圈子里生存。


在此之前,许多半路出家的编程人员,都会被大公司们拒之门外。为了让自己录取率更高,许多人还被迫进行学历造假。


直到小程序的出现,开始承接了厂哥们职业转型的梦想。


那些每天在使用着小程序,改变着生活方式的用户们可能不会知道,这些像过客般的简单应用,很可能出自像温学贵一样的底层程序员之手。


2017年1月,腾讯正式推出微信小程序,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这款产品正在中国各个行业中风靡。微信官方最新数据显示,短短3年时间,小程序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恐怖的4亿,覆盖超过200个细分行业。


相对于APP开发,小程序开发门槛低,微信也提供了开发文档,没有安卓和iOS两套系统的区分,技术难度和开发周期大幅度降低。


在产品的逻辑下,从上至下大致分为:产品策划,产品运营,营销宣传,编写代码等环节。


这就像一部手机,难度更大的部分是元器件、设计、营销,代工生产则是相对容易的事情。


编写小程序的代码,一定程度上,更像是互联网中的代工环节。


按照屯大软件创始人蔡宗林的说法,客户会对小程序产品提明确的需求,照做就行了。


若是需求比较简单的小程序,一到两天之内便可完成需求分析、交互和UI设计,接下来,1天可以完成前端的设计,后端则有一套模板抽象化的平台,通过平台选择相应的模块套入,一个小程序的设计就基本完工。


“最多培训两个星期,厂哥便开始和团队一起做项目”,蔡宗林说,“不行就百度呗”。


“你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进腾讯吗?”


一种观点认为,小程序开发也是流水线,可以理解为数字民工,这个产业本质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工业时代,汽车的诞生衍生了司机,汽车制造催生了流水线装配工人。如今数字时代里,淘宝、微博、微信公号、网约车、短视频、区块链等新产品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催生出新职业,成就了一批批淘宝店主、自媒体人、网红博主。


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的增加值达到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1/3。


IT青年曾是一个计算机技术普及之后的高级职业的代名词,但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个行业也正经历着极端的层级分化。


在外界认为天书般的专业代码领域,其实质的工作是在看似洁净、舒适的环境中,埋头从事没有多少创造性、却极度耗费时间、脑力直至体力的艰苦工作。


就像以前种田你需要自己开垦,扎篱笆,收割,而现在,一切的工具都有了,你只需要利用这些工具去完成步骤即可,工作内容变得简单,门槛降低,大量需求的涌进,也意味着大量的人进入这个行业。


但即便如此,对于流水线上的工人门来说,即便是在码农底层世界,但对比起以前,却是另外一个维度的世界。


对于那些伴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普及而成长起来的95后、00后,没上大学又不安于做流水线上的机械性工作,努力成为一名程序员或基于高薪,或基于兴趣,或基于自我价值的实现。


虽然像孙玲(她用了10年从深圳流水线厂妹做到纽约高薪程序员)那样的“神话”屈指可数,但小程序开发的低门槛让他们看到了“干技术活”的可能性,职业生涯又多了一次选择的机会。原来,技术并没有那么高不可攀,深不可测。


从界面采访的底层程序员来看,他们几乎都对现状极为满足,对未来有所期待,甚至感恩小程序给他们带来的机遇。


“你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进腾讯吗?”


温学贵沉思了一会,没有否定这个设想:“我先考个研究生吧。”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记者:戈振伟,编辑:林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