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用食物做成的艺术品,最后都到哪里去了?
2020-10-28 20:32

那些用食物做成的艺术品,最后都到哪里去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Roxanne,题图来自:Darren Bader


关于食物的艺术一直层出不穷:从八月开始到这个月底,讨论自然和人类之间互相“寄食”关系的群展“被打断的饭局”正在昊美术馆进行中;就在上个月,轰动艺术圈的“胶带香蕉”装置艺术品,也正式入驻了大名鼎鼎的古根海姆博物馆。


“被打断的饭局”展览现场图

唐菡与周霄鹏作品《食欲的形状》


继"这也算艺术?"之后,又一大热门讨论的问题来了,"这香蕉要怎么保存?"


一根略微氧化的香蕉、一段灰色胶带,这件同样大名鼎鼎的艺术品,出自意大利国宝级艺术家 Maurizio Cattelan 之手。去年 12 月 5 日,这个作品一经美国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节展出,就掀起了巨大的轰动。


《喜剧演员》(Comedian)by Maurizio Cattelan

© Sarah Cascone


就像它的名字《喜剧演员》(Comedian)一样,人们仿佛都成了这部喜剧中的演员,纷纷来和这根香蕉合影,似乎要把这根香蕉所承载的反讽理念一一付诸实践。Cattelan 还曾向购买作品的买家反复“强调”,香蕉的腐烂不在售后范围内,到时候只要自行更换香蕉就好了。


围观作品的观众们

© Sarah Cascone


当时,在展览期间还发生了另一个小插曲,表演艺术家 David Datuna 出其不意地偷偷将香蕉取下来并且吃掉了,还在 Instagram 上发文解释自己的“饥饿”艺术,表示自己非常喜欢 Maurizio Cattelan 的作品,当然,香蕉也非常好吃,嗯。


表演艺术家 David Datuna 吃香蕉


事实上,作为艺术品出售的《喜剧演员》并不包括香蕉或者胶带,买下它的人,其实购买的是一份“保真证书”,和一份详尽到多达 14 页的、配有图表的安装和保存说明。


古根海姆的首席文物管理员 Lena Stringari 说,这份说明其实很简单易懂,详它细地明确了香蕉应该多久更换一次(“ 7 到 10 天”),以及在何处粘贴最为恰当(“离地面 175 厘米”)等细节问题。“在我平时面对的所有作品中,这可能是最容易的一件了,它就只是一段胶带和一根香蕉而已”,Stringari 女士说。


表演艺术家 David Datuna 吃香蕉


胶带会失去粘性,香蕉会逐渐腐烂,当这两件看似普通易逝的物品,被匿名收藏家捐赠给了古根海姆博物馆之后,艺术价值却再次上升一个高度。现如今,有越来越多的艺术作品由临时性物品(例如食物)制成,那么 其他那些类似的、用易坏易腐、难以持续的物品制作的艺术品们,是不是也有机会跻身各大博物馆被保存起来呢?


如何保存那些容易坏掉的艺术品?


“瞬时艺术(ephemeral art)”一词,来源于希腊语εφήμερος,直译为“星历”,意为一天或短暂的生命。如同蔡国强绚烂的烟花,在看似短暂的时间背后,永存的是消失的艺术品背后的概念。


蔡国强作品《彩色蘑菇云》

© 蔡国强艺术工作室


事实上,对博物馆而言,如何保存这类概念艺术品,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你可能曾经在博物馆见到过用玉米粉饼搭建的模型,或者装有艺术家呼出的气体的气球。但你是否考虑过,下次再来时,这些东西还能维持原样吗?——摆在博物馆面前的问题是,如何延续这些经不起时间“摧残”的瞬时艺术。


墨西哥艺术家 Damián Ortega 将玉米面圆饼以交叉相接的形式搭建的模型。收藏于古根海姆。


我们总是习惯性认为,博物馆的馆藏可以保存几百年,历经几代人,但其实并非如此:如何复原油画、怎么修补雕塑裂缝,一直都是很常见的麻烦。更不用说那些当代艺术品。举个例子来说,假如某款计算机或者软件过时或者老化,那么问题来了,基于这台计算机设计的电子数码艺术该怎么呈现和保留?


意大利艺术家 Piero Manzoni 于 1960 年创作的作品“艺术家的呼吸”。气球最初是充气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瘪,直至失去形状。


“‘时间’指的是宇宙角度的时间,而不是停留在作品上的、微不足道的日常时间。”

——艺术家 Piero Manzoni


对于专业人士来说,这些问题的解决答案和艺术本身一样复杂。华盛顿的赫什霍恩博物馆暨雕塑公园的馆长 Melissa Chiu 认为,“一旦你认为艺术是一种观念,而材料是次要的,那么材料是否能长久存在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赫什霍恩博物馆暨雕塑公园的馆长 Melissa Chiu

© Nikki Kahn/The Washington Post


在赫什霍恩博物馆和雕塑园,有着专门的文物保护专家,他们倾向于使用可降解材料创作的艺术品,“有很多作品确实保存起来很有挑战性,我们博物馆的作用就是永久保存这些作品。”


这里的“保存”其实更多是指艺术家思想的保存,像香蕉或者玉米面饼这类艺术品,材料在腐坏扔掉之后,艺术品的物质载体虽然消失,但艺术品所承载的想法仍然存在,博物馆会根据艺术家的说明指示进行重新创作。


赫什霍恩博物馆和雕塑园

© GettyImages


赫什霍恩博物馆还面临的“消失性艺术品”的保存挑战还不止这些。


来自艺术家 Janine Antoni 的“ Lick and Lather”,是一个介于表演艺术和雕塑之间的作品:两座模具制作而成的女性头像雕塑,原材料是巧克力和肥皂。制作完成后,艺术家故意用舌头将雕塑的面部舔得模糊不清,意在展示“整个文化体系中对女性的物化”。这件艺术品在不对外展出的时候,博物馆用的方法是冷藏保管,这样才能保持雕塑的形状。


艺术家Janine Antoni的作品“ Lick and Lather”,左边由巧克力制成,右边由肥皂制成。


另一个作品是著名装置艺术家、视觉艺术家 Ann Hamilton 在 1989 年创作的“Palimpsest(直译过来是一种可以反复书写的羊皮纸卷)”:玻璃展柜里有许多缓缓爬动的蜗牛,人们可以看到它们慢慢吞噬两颗卷心菜的过程。在展出过程中,展方的工作人员必须随时补充这些菜,保证有足够的新鲜蔬菜供蜗牛食用。


视觉艺术家 Ann Hamilton  在 1989 年创作的“Palimpsest”

© 2020 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用食物为材料的艺术品,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代表作,是小野洋子在 1966 年创作的 “苹果”,由一个有机玻璃底座和一颗青苹果组成。


2015 年,小野洋子和她的“苹果”

© New York Times


2015 年,当“苹果”再次在纽约 MoMA 展出时,策展人 Christophe Cherix 说,那颗看起来毫无差别的苹果,其实是从街上的一家水果店买来的,在展的 4 个月期间,这枚苹果一共更换了好几次。


Apple at MoMA

© New York Times


不过这并不代表博物馆有多在意展品的原材料本身,他们真的担心香蕉被吃掉吗?或者害怕青苹果弄丢了吗?其实也没有。因为,按照“一旦从底座上取下来,它就只是一颗苹果而已。”


今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展出了艺术家 Darren Bader 的作品,作品包括 40 种果蔬,从红毛丹、杨桃到萝卜都有,这些水果蔬菜,都是每周一次配送到博物馆附近的切尔西水果市场的新鲜作物。


Darren Bader的果蔬装置艺术,博物馆定期采购新鲜果蔬更换

© Matthew Septimus/MoMA


果蔬装置艺术的重点是什么?艺术家希望水果和蔬菜这些日常物品能够像雕塑一样发挥作用:当你像欣赏大理石人像雕塑那样欣赏一把茴香时,艺术的作用就达到了。在这些果蔬失去新鲜气息以前,博物馆会定期对它们进行清洗,然后,重点来了——制作成沙拉提供给游客。


Darren Bader的果蔬装置艺术

© HYPEBEAST


Darren Bader 在伦敦展出的另一件作品,是一份被注射了海洛因的千层面,画廊在展出的过程中更换了三次千层面,但其实那些千层面本身,只是来源于玛莎百货的超市里的普通产品。


Darren Bader 的“lasagna on heroin”

© Sadie Coles


购买这个作品的买家会收到一份真品证书和一份“如何重新制作海洛因千层面”的说明。画廊主 Sadie Coles 说:“这部作品在概念上既荒谬、毫无意义,又令人回味,就像 Bader 的所有作品一样,使我们质疑身份、价值和合理性等等这些‘公认’的观念。”


2016 年,在古根海姆的展览中,前面提到的管理员 Lena Stringari,就和其他工作人员按照艺术家 Kader Attia 提供的特定配方烹制了粗麦粉,在其中加入浆糊和盐防止霉变,然后在艺术家的帮助下使用不锈钢模具,“重现”了沙漠城市阿尔及利亚。


粗麦粉阿尔及利亚 Untitled (Ghardaïa) by Kader Attia

© Lehmann Maupin, Galerie Nagel & Draxler


艺术家 Kader Attia 利用这座启发了许多西方建筑师却很少被承认的城市,讽刺了一把殖民主义。在展览的三个月中,博物馆团队时刻监视“建筑”中是否有害虫,“建筑”上出现的自然裂缝,恰恰成了反映这座古老城市年纪的象征。


古根海姆的工作人员与艺术家合作搭建作品的过程


Lena Stringari 负责的另一个作品来自画家 Dan Flavin,作品中使用了荧光灯管,其中红色的荧光灯管因为内含汞,所以很难买到,必须定制。Stringari 担心这样该如何传达艺术家的作品,她说,作为保护者,必须仔细考虑所有作品的概念基础,以及在维修工作的过程中是否保留了这一概念,“我们必须持续考虑它们接下来该怎么留存”。


艺术家 Dan Flavin 的作品,由需要定制的彩色灯管组成


Stringari 担心的依然是该如何传达艺术家的作品,她说,作为保护者,必须仔细考虑所有作品的概念基础,以及在维修工作的过程中是否保留了这个概念,“我们必须反复考虑它们接下来该怎么留存”。


艺术,那些永恒的瞬间


在策展之前,策展人以及文物管理员会针对这些瞬时艺术品的保存协议,去咨询艺术家本人。有时候,艺术家们会像 Maurizio Cattelan 这样,为自己的作品提供详尽的说明指示,让他们的工作更好地进行。


瞬时艺术的基础思想不可避免地会包括失去、生死之类的概念,就拿《喜剧演员》来说,作品本身质疑了“谁来决定艺术的构成”这一问题,以及花在艺术上的巨额资金该如何衡量。《喜剧演员》以极其简单的构成反射出复杂的人类本身。


© New York Times


《喜剧演员》的其中一位法国买家 Sarah Andelman 就说,“我想我买的是一个概念,而不是贴了胶带的香蕉。吸引我的是这件作品的荒诞感,以及它对公众产生的巨大影响。在巴塞尔的时候,我观察到所有游客都在自拍,我想,这种现象本身,也是对我们的时代的一种反映。”她至今还没有在家中摆上这根艺术香蕉。


《喜剧演员》买家 Sarah Andelmanat 

© Tasha Bleu/Treu Bleu Media


另一位买家 Billy Coxs 也表达了相似的意思,“Maurizio Cattelan 是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人,但他的存在也说明了我们的社会变得多么的疯狂。”——他已经按照指示,把香蕉贴到自家墙上了。


《喜剧演员》买家 Billy Coxs

© Siobhan Morrissey/AP


(编译来源:New York Times,It's a banana. It's art. And now it's the Guggenheim's problem,有删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Roxanne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