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捧的野生化妆品,正在摧毁中国女孩的脸
2020-10-29 09:26

被追捧的野生化妆品,正在摧毁中国女孩的脸

我们总以为自己看得见的就是透明的,才会相信“自制”绝不会有错。可是任我们再火眼金睛,也看不出材料包里的铅汞含量,看不出器械上的细菌占比,更预见不了油脂化合物的腐坏速度。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林辣,头图来自:《武林外传》剧照截图


每个囊中羞涩的爱美姑娘,心中多少有过自制或购买自制化妆品的念头。


身处制造大国,就更容易嫌弃大牌化妆品溢价过高。如果能扒开我们每个人的基因看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几个大字的出镜率一定不低。


你看即便是明星郑爽,都备了全套器材,顷刻间浴室就变成实验室。一会儿在家里鼓捣洁面慕斯,一会儿上节目示范自制口红,俨然一个美妆个护全品类民间研发专家。



不止姑娘们自己,花在美妆个护上的每一分钱,她们的对象也跟着心疼。


最近有个学药品生产技术的男大学生,就利用课余时间,在学校的真·实验室里,给女友做了一年的润唇膏。占尽天时地利,赚得“好男友”美名。


吃瓜群众羡慕到后槽牙咬碎,只恨自己没找个同款男友,否则早就免费收获大牌同款唇膏。


男生说,如果按颜色、香味、气味来区分,他可以做十几种润唇膏。/新京报我们视频


说真的,既然是进出实验室的,就别误导普通人了。


一旦对自制“天然”化妆品动了心,你可能也就此离你“天然”健康的脸越来越远。


一、买自制有多“香”?毁你皮肤要你小命


自制化妆品这事儿,看起来容易,操作起来也不难。买一套原材料,点个酒精灯,烧杯里搅和搅和,倒进模具里,凉了脱模就能用。


但相信我,成功做出口红那一刻你体内的肾上腺素,一定没有发现自己烂脸的那一刻高。


太原胡女士曾经在网上购买过自制化妆品套装,担心12块的体验装不靠谱,还选了“中档”的29元套装。做完腮红,第二天涂了去上班,路上脸就开始又“烧”又肿,擦掉也不顶用。到医院一查,是真菌感染。



别说自家做了,实验室做也未必品质过关。/知乎@catkin


那不自己做,买别人家的自制呢?


2017年底,江苏兴化的王女士为了祛痘,在一美容院里购入了一套某品牌的美容化妆品。用了半个月,痘痘好了大半。开开心心买回家,用了七八次就开始过敏。之后全身浮肿、肾病乃至昏迷接踵而至,不得不在ICU里抢救了半个月。


而这化妆品,就是供货方在废弃工厂里灌装自制的。经检测,这些化妆品汞含量2193mg/kg—13448mg/kg,最多能超出国标1万多倍。



朋友或网红推荐,有没有保障?


2014年到2015年间,网红周梦晗以“自用”“超越所有大牌”等说辞,以及自己富含光泽的皮肤,为自己售卖的蚕丝面膜背书,更声称“绝对不含重金属、荧光剂等有害成分,出现问题照价赔偿100倍”。



一直追随的粉丝们,终于被齐刷刷的好评所打动,结果却不如预期。有的长胡子,有的过敏,有的长痘。原本只是有些小问题的脸,多数折腾出过敏性皮炎和激素依赖性皮炎。


而这面膜的来源,正是极具吸引力的“老中医配方”,经周梦晗“自己找的加工厂”生产。


最为讽刺的是,周梦晗的好友张小姐、初中同学李小姐,也都是受害者。而李小姐在被诊断出面部过敏性皮炎之前,还一直在讨伐周梦晗的受害者面前拼命维护她。



我们总以为自己看得见的就是透明的,才会相信出自己手的绝不会有错。可是任我们再火眼金睛,也看不出材料包里的铅汞含量,看不出器械上的细菌占比,更预见不了油脂化合物的腐坏速度。


而肉眼可见的即时效果,亦不过是一层诱你掏腰包的糖衣。就护肤品而言,越是立竿见影,越有可能存在糖皮质激素,一旦停用,红痒长痘症状就找上门来。


过分看重口碑,却忽视了国家要求的生产许可证、检验合格证明等,无疑是对个人健康的不负责。这么好糊弄,急于“创业”的骗子怎么会放过你呢?



二、你买的自制化妆品,或许还不如满地滚的蜡笔


痴迷自制化妆品的邪风早已有之,影视作品也毫不避讳。


这里还分好几个派别。


譬如仿古派,喜欢在典故里寻找大自然产物的多种用法。《中华古今注》写“以红蓝花汁凝作燕脂”,她们就获得了制作腮红的灵感;《事林广记》道“一法旋剪麻油灯花用”,她们便习得了画眉的技巧。


纸上得来终觉浅,实操还看李子柒。你看她忙着熬蜂蜡、捣花瓣,小心混合竹炭粉、咖啡粉、青黛粉,十多天的功夫浓缩成几分钟,得来口红纸、胭脂膏、眉黛膏三样“汉妆”,心里也跃跃欲试,完全没在意她那开放的制作环境下有多少灰尘和细菌。



做不来也没关系,看电商平台上的古法口脂,最低9块9、顶天99块,还动不动就买一送一,四舍五入可不就等于白送。万一过敏,丢了也不心疼。



现代派则钟情于自行研究配比。《回家的诱惑》里,林品如变身高珊珊后,就在干妈家里捣鼓起了自制化妆品。


披头散发、不戴口罩、不戴手套等诸多实验室大忌,观众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毕竟自己在家鼓捣不也是这画风么。



紧接着镜头一转,背后是堆满文件夹的电脑桌,敢情工作兴趣两不耽误,小手工做累了还能扭头回去批俩报表。


就这样做出来的东西,还能被开美容院的干妈偷偷拿去试用,更准备等送检合格之后,投入到美容院使用。


看到这,我算是知道前面提到的王女士是怎么被弄进ICU里的了。



更有中西合璧派,中药磨成粉就往里怼。


两年前的《舌尖上的中国3》,美食少了卖货多了,还大肆宣传三无小作坊。买电商平台上现成的模具,套不知道哪来的大牌口红壳,往口红液里撒点儿茯苓粉,一下就跟外面的妖艳贱货拉开差距了。



就不说这环境有多糟糕了,直接加药物粉末的操作,也亏他们想得出。实际上这成分既融不进口红,也难以被身体吸收。


茯苓粉的主要有效成分是水溶性多糖,而口红的主要成分是油脂,这俩几乎不兼容,强行加粉制作很可能导致“掉渣”。而唇部皮肤只是一层黏膜组织,啥分解酶也没有,想把胃的活儿交给它,这担子未免过于重了。



然而现实远比镜头里呈现的更恐怖。


某种草平台上,自制口红内容的点赞数多的有几十万,少的也有几百上千。群众基础越广泛,越能证明这片韭菜地有多好割。



打开售卖自制口红微商的朋友圈,赫然就是铺着报纸的背景。这样做出来的东西能往嘴边送,真的很让人想不通。


铺报纸的制作环境真的干净吗?/知乎@小蜡笔88


要知道,直到现在,还有人在宣传用蜡笔做口红的“小妙招”。如果你能接受蜡笔做口红,那我看花钱买正品口红也确实没啥必要。



怕就怕,所谓亲眼所见的制作材料,还不如蜡笔。


一位刘小姐曾因用了自制口红而嘴唇红肿,转而上网求助。她发现,讨论群里并没有人教她如何消毒、防腐。最受关注的话题,永远是怎么做颜色配比、怎么靠这门“手艺”赚到钱。


有这样的商家,你还敢买吗?


阿宝色滤镜,毫无防护的制作过程,直教口红变鹤顶红。


三、自制与假货,只有一线之隔


为什么自制化妆品总有人买单?或许是因为我们对化妆品工业太不信任。


打开问答平台,总能看到人们对化妆品的毒性展开探讨。口红是否有毒、接吻吃到口红是否有害、贵价产品是否比平价产品更安全、画内眼线是否有损视力、用粉底液几十年后是否会比同龄人的肤质更差……如此种种,争论不休。



可是,哪一个获得生产许可、能在正规渠道销售的美妆个护类产品,不需要经过质检部门的检验?


2016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市场上各大化妆品品牌中,有99%的口红铅含量低于10ppm,也就是一千克口红里的铅含量少于10毫克。


而WHO在2010年发布的铅“暂定每周耐受摄入量(PTWI)”为25毫克/千克。


这还用算吗?一支口红只有几克,即便天天涂也能用上好几个月。要靠正品口红致死,涂可不行,得上嘴啃,还得一周啃好几十支。


再退一步,如果有哪个大牌被查出指数超标,自然会有新闻报道,我们避雷不再买即可。可是面对自制口红,你一无所知,而这才是最可怕的。



化妆品行业看起来门槛不高,浑水摸鱼者自然也多。但能经得起考验的产品,绝不是几个自制小教程就能匹敌的。


某国际品牌曾在网上发布了一则来自研发部的视频,向消费者展示了一支大牌口红的诞生之路。


就不提研发过程中付出的时间和人力有多大了。单看制作过程:


一款正红色唇膏,要用到三种色素、两种植物油和两种人造油。搅匀后要用金属滚筒压平,避免产生颗粒,再用蜡封存凝固。在上百种配方中找到合适的珠光成分加入,用恰当的热度融合所有材料。而这个过程中稍有差池,就会前功尽弃。


口红脱模后还不算大功告成,还要请模特上嘴拍照,检验光泽度、羽状效果、进行颜色测试等。


而整个环节都是在无菌实验室中进行,手套、护目镜、口罩等防护措施更是一样不落。



而这些操作,自制化妆品哪条能做到?


当然,偏爱自制不一定只是因为便宜。毕竟在不少人心目中,远离工业的手工产品,就等同于天然、高级、无公害。


仅此一份的美容秘方,偏偏就自己寻得,美了自己也美了钱包,赚了面子又赚了里子。随之而生的满足感,或许远胜奢侈品带来的虚荣。毕竟你们追逐的可是消费主义,我遵循的可是天人合一。


可是我所见的更多使用自制化妆品的人,要么是偷懒没做功课,用了一次不合适的产品就嚷嚷着“大牌没好货”;要么是借着“天然”“自制”的噱头,满足自己不花多少钱也能“用出大牌感”的虚荣。


而这和买假用假又有何分别?


自制口红只是想得到大牌平替。/知乎@饭特浓


要省钱,有的是以“大牌平替”为噱头的国产彩妆个护。费心去淘自制化妆品,只能让你把本应花在正品上的钱,都拿去治脸。


质检部门已经帮你解决了最麻烦的环节,就别把这条自己都看不明白的路再走一遍。


资料来源:

《勺子刮脸、自制洁面,郑爽的脸还好吗?》,if时尚,2020-03-05

《汞超标1万倍! 美白化妆品让她住进ICU》,扬子晚报,2019-07-17

《存在多种风险!自制化妆品没你想得那么好》,新华网,2018-03-28

《你的朋友圈里有人在卖面膜吗》,王天元,南方周末,2015-04-09

《听说每个女人包里,都有这个致癌物》,陆小雨,好好生活事务所,2020-01-04

《听说中药口红安全无害,还滋补,是真的吗?看完不再被忽悠》,中国家庭医生杂志社,2020-03-22

《走近科学, 某网红卖89元自制口红,你猜结果怎么了?》,if时尚,2018-03-12

《女为悦己者容 中国古代化妆品小叙》,赵星,大众考古,2019(04):50-54

《中国古代化妆品制作技艺研究》,高宇,安徽医科大学,2018

《“红花”“胭脂”考——兼论唐代敦煌艺术中的红色植物颜料》,王冬松,艺术探索,2013,27(03):26-29+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林辣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