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反对女性做全职太太?
2020-10-29 16:50

我为什么反对女性做全职太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作者:邹雨、燕妮,编辑:黑羊,题图来自:《坡道上的家》剧照


一、看不见的全职太太


张桂梅校长又上热搜了。


上次,是因为她送1800多名贫困女孩走出大山。


而这次,是她拒绝了一名毕业学生的捐款,因为对方做了全职太太,而张校长明确反对这一点。


“你家庭那么困难,我们把你供到现在,你反而当起了全职太太。”


“我最反对当全职太太,女人要靠能力,不能靠别人养。”



这个采访视频曝光后,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有人说她歧视全职太太,也有人说这才是真正的独立女性……


关于这段话,知乎上有个高赞回答,非常符合书单君当下的感受:


“别再骂这位老师了,这真是坐着校长的椅子,操着老母亲的心啊。”


作为一个校长,面对毕业学生的捐款,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是张桂梅根本不在意这笔捐款,她在乎的是女生当了全职太太,跟老公没有共同语言,老公找小三怎么办?女生能力不进步,被社会淘汰了怎么办?


这哪是校长,分明是个苦口婆心的老妈。


书单君有个朋友,也遇到过类似的状况,她结婚不久就怀孕了,双方长辈都有其他事情,不能帮忙看孩子,所以她也考虑过辞职在家,当全职妈妈。


结果她跟父母沟通时,父母都非常生气:“我们把你养这么大,供你上完大学,是让你回家看孩子的吗?”


“那孩子谁来看呢?”她觉得自己工资不高,如果请保姆,基本剩不下多少,还不如自己看放心。


“挣多挣少没事,就算把工资都给保姆,你自己也得上班啊!”


父母一直坚持让她上班,不是他们觉得看孩子不重要,而是因为他们知道整个社会并不认可全职妈妈的付出。


在过去,“全职太太叫还被称作家庭妇女”,听起来就有种轻蔑的味道。


“你一整天都干什么了?”可能是每位全职太太都曾面临过的质疑。


好像她们真的一整天就闲散在家,什么都不做似的,或者说,就算做了些什么,也不用费多大力气。


但事实上,全职太太可真没这么好当。


美国记者安·克里滕登在对各国父母们作了数百次采访,并研究过经济学、社会学之后,写出了一本《妈妈值多少钱: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作为何不计薪酬》


她在书中提到:“母亲其实可以被视为,一种技术性的中层管理者职业”。


这真的不是夸张。


据调查显示,全职太太的工作量基本相当于普通白领的2.5倍。她们日均工作14个小时,内容包含家政、儿童教育、老人护理、厨师、司机……


不仅如此,她们还要在如此繁杂的事务中,努力维持家庭中包括经济、情感等多方面的平衡。


只是因为她们所带来的价值和经济效益都近乎隐形,而不像丈夫那样可以被量化,才遭受了如此的误解。



其实,这些价值被量化后,数额是相当大的。


日本就做过一项统计,发现家庭主妇每年的生产价值数额为304.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7万。


很多白领具备两三年工作经验后,都不一定能赚到这么多的钱。


可以说,全职太太的价值,被大大低估了。


就连那个被张桂梅拒之门外的女生黄付燕本人,也非常赞同这一点。


在被老师批评后,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表示了理解:“张老师话丑理正,反对当全职太太,她是从我们女高毕业生的立场去说的。”


生孩子之前,黄付燕一直在工作。


捐款被拒的第二年,她又顺利考上了贵州安顺某小学的特岗教师,重新成为了一名职业女性


二、“我养你”很危险


20年前,星爷在《喜剧之王》中说的那句“我养你”,感动了很多纯情少女,觉得这是一个看上去非常美的诺言。

       

      

但处理过几千起婚恋官司的吴杰臻律师,却有不同的看法。


以前,他太太也问过这个问题:“我如果没有工作的话,你会不会养我?”


他的回答是:“最好不需要我养你,因为我养你的话,你会很危险。”


在吴律师看来,全职太太压根就不算一个职业,没有劳动法保护,婚姻法的保护也非常有限。社畜最多996,但全职太太可是007全年无休,而且还没有工资。


对此,吴杰臻律师在《好的婚姻,要守护财产和爱》一书中,提出了“婚姻剩余价值”的概念。


产业中,资本家主要通过,强迫工人延长劳动时间的方法,来赚取利润。婚姻中,一方主要通过,强迫另一方延长家务劳动时间的方法,来赚取无形资产。


产业中的剩余价值,本来是工人劳动的产物,应归工人所有,却被资本家凭借对企业的所有权无偿独占,这就是资本家剥削工人发财致富的秘密。


说的简单点,就是在公司里,老板通过让员工加班,来增加自己的收入——只要打工人足够努力,老板一定能早日开上豪车。


在家庭里也一样,本来家务是两个人的事,但如果一方(大多是女方)独立承担,另一方就能把时间用来增加自己的无形资产——能力、地位、名声等等。


这些无形资产,承担家务的一方无法分享。


所以说,全职太太,是一场以爱之名进行的剥削。


她们完全没有承担风险的能力,一旦婚姻破裂,连重返职场都非常艰难。


婚前说“我养你”,婚后很可能变成“我养的你”。


张桂梅校长反对自己的学生当全职太太,不是因为她看不起全职太太,而是因为这些学生好不容易从大山里走出来,获得了一点对自己生活的选择权,不能把这种权利拱手让人,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好的婚姻不应该建立在剥削的基础上,而是要实现两个人共同利益的最大化。


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比如吴律师就一直非常支持妻子的事业,他清楚,只有双方共同进步,才能实现婚姻的长久共赢。

       


在综艺《幸福三重奏》中,吴京也是这种观点:婚姻是一个整体,有一个人掉队了,另一个人,也没有好果子吃。


三、做合伙人,而不是打工人


世上没有绝对的事。书单君并不是说,女性一定不能做全职太太。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如果有人认为目前的状况下,比起工作来,这样的角色能够让她获得更大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当然也可以选择去做。


但必须注意的是,不能因为预想或体验到了美好的一面,就忽略掉其背后可能会有的风险,这不该是一个轻易去做的选择。


诚然,决定做家庭主妇,一定是两个人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但感情时常处于流动状态,可控性太差。


吴律师见证的那些离婚案,可不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不能把自己的后半生,托付给另一个人所谓的责任心。这无异于是一场豪赌。


你必须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有一天全职太太的身份无法持续下去,现在要怎么做,才能保证我的风险最小化和利益最大化?


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丑话说在前面。


书单君有个建议,或许可以值得一试,那就是可以更多试着把家庭当作一个合伙制企业,老公负责投资,妻子则是技术入股。


当然,这一点需要你们提早达成共识,而不是女性单方面的。



这样女性就不会被看作一个只会给老公要钱的“打工人”,而是和他一起经营这个小家庭的合伙人。


一些可以维护全职太太比较实际的做法有:


  • 房屋等固定资产,登记双方的名字;

  • 所有大额支出,都要双方讨论后决定;

  • 挂靠或在丈夫的公司交社保;

  • 签订婚前协议,商讨婚后的各项具体细则;

  • 养成理财、买保险、储蓄等习惯;

  • 双方分享财富,也共担风险。


这种做法乍一听像是在亵渎家庭,处处展露了不信任,但其实恰恰相反,这反而是对彼此双方的负责。


这背后的潜台词是:“因为想要和你一起生活,我愿意承担背后的这些风险。”


这不比什么“我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承诺更让人安心吗?


当然,完成这一切不能只靠女性,也需要制度的保障和男性的参与。



制度方面,比如增加男性产假,让爸爸更多参与进育儿中,增加托儿所的设置,让家庭可以有更多选择等。


但就目前的情况下,这些政策即便出台,可能也需要漫长的时间。


更切实可行的,是妻子用更实际的手段规避风险,丈夫则需要调整自己的认知,更应该身体力行地参与到家庭事务中来。


只有这样,我们整个社会,才不会一直谈“全职太太”色变。而是会在某一天,真正地认识到她们的价值。


一段感情要想长久,两个人的付出和获得必须是对等的。


书单君相信,那些打算白头偕老的夫妻,是不会以爱之名剥削对方的,因为比起“你我”的得失,更重要的,是“我们”能长久地走下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作者:邹雨、燕妮,编辑:黑羊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