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市场现状:从暴利生意到“围墙”
2020-11-05 09:49

剧本杀市场现状:从暴利生意到“围墙”

本文作者:雨茜,编辑:Amy Wang,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原来的百万字小说在渠道大推时碰上网文界净网行动,因涉嫌血腥暴力封建迷信,被封了好多章节。改了好多次都发出不来,只能放弃,做剧本杀创作。”剧本杀作者哈克(化名)向新文化商业表示。


哈克曾是玄幻类百万字数规模的网文作家,经人介绍开始创作剧本杀,目前他的新作品已经发行面世,从创作到发行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问及收入,他隐晦地告诉记者,他此次剧本的稿酬分成在几万到十几万区间。


像他这样从网文转行到剧本杀的网文作者越来越多,原因无非是,“剧本杀”创作比网文变现快多了。


好生意变成“围墙”


虽然这个行业还很新,但已经走过了几个轮回。


剧本杀又称谋杀之谜,是一种推理性质的角色扮演游戏,分为线上手机端和线下实体店两种形式。游戏规则大致为玩家选择人物,阅读剧本,搜证线索后找出幕后真凶。


这种游戏从2016年初具规模,2019年开始风靡大江南北。目前线下的剧本杀店铺的增速正呈现“大跃进”式增长,截至2019年12月,全国的剧本杀店已经由1月的2400家飙升到12000家,门店多集中在商圈、大学等人流密集处。2020年受疫情影响,大批门店倒闭,但也有大批新门店重新站了起来。



一开始,许多人了解剧本杀是由于《明星大侦探》这部网综。2016年芒果TV推出的系列明星推理真人秀节目《明星大侦探》首播,新颖的综艺形式以及众多明星加持给剧本杀行业带来了初始的流量和曝光。


随着《明星大侦探》几季的热播,再经过一些如《我是谜》、《百变大侦探》等线上APP的推进,剧本杀这种新兴游戏开始在年轻人之间得到普及。至此,剧本杀从混沌过渡到了混乱。



现阶段市场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与模式,在剧本内容、游戏玩法亦或是给作者的分成定价等各个关键环节,都毫无章法可循。诸如前文所述,两个月便可拿到几万甚至十几万稿酬的作者虽有,但并不是多数;此外,有的门面门庭若市,大部分门店门可罗雀。去年年初被哄炒的生意,如今也变成了围城,新入局的人野心满满,而在各大社交网站上也可以看到各种门店低价转让的广告。


混沌到混乱


“入行门槛太低了,买几个本子就能开一家店,很多新入局的玩家都在恶性竞争,但是真正盈利的没有几家。”


2016年底,一些做密室逃脱、狼人杀的店铺开始引进一些简单的剧本。游戏形式为最基础的桌游——“一群人围在一个圆桌上,通过线索以及讨论找出由玩家扮演的凶手。”


2017年初,第一家独立的剧本杀店铺在上海开业,从此,剧本杀行业的序幕被拉开。


“这个行业太混乱了,没有监管,鱼龙混杂,店铺随便开,价格随意定,剧本随心写,还停留在一个自由市场最原始状态。”一位剧本杀店铺的负责人向新文化商业表示。他认为,剧本杀出现早期是可以赚到钱的,但随着越来越多毫无经验的人入局,不仅没有让这个市场做大,反而参差不齐的服务质量让这个行业口碑变差。


店是越来越多了,但规矩始终没有树立起来,很多人都是赔钱赚吆喝而已。



据了解,店家从正版发行手中购买一个普通的盒装剧本的成本在388~588元区间,一个玩家玩一场剧本的花费在98到288元不等。但95%以上的剧本都是一次性的,玩家玩过之后就不能再玩,因此剧本杀店铺需要引进大量的剧本。大一点的剧本杀店铺甚至有两百至三百个剧本,每个月光引进新剧本的支出就达到了上万元。


因此有一些店家为了降低成本,提高客流量,会去网上购买盗版剧本。10块钱就可以买到上百个盗版剧本。因而购买这些剧本的店家只需要少量纸质印刷费用。这些使用盗版剧本的店大多也不会太贵,他们为了吸引顾客,打出一场38、48元的低价,而通常到这种店的顾客只是尝鲜,中庸甚至简陋的体验不会成为他们的长期爱好。



低价的戏码让很多身在其中的开店老板苦不堪言,但是别人这样做,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也这样,要不然场子都填不满。而对于刚刚进入剧本杀的剧本作者们,盗版问题无疑是致命的,因为维权成本太高了,而且因为线下门店的关系,你根本不知道谁在侵权。电视剧电影剧本的维权难度和成本就已经很大了,谁也没有能力为“剧本杀”剧本维权。因而灰色地带,就在那,却做不了什么事。


不过负责人也坦言,一般这样做的店家只是门外汉,听说了一些致富故事就一头扎进来,靠低价赚客流,但缺乏对这个行业深刻的理解,很难在行业竞争中找到差异化定位,到最后基本只能勉强维持一两年就关门倒闭。


现在的剧本杀已经不再是围个桌子讨论剧情的1.0时代了。


提高门槛


提高玩家门槛,也就提高了店家门槛。陪伴式剧本杀成为高端门店的必杀技。


“一开始的模式都是传统推凶,后来开始有了小剧场,每个玩家都要带入角色演戏说台词,再后来换装本开始风靡,大家都穿着奢华的和服,欧式宫廷裙和汉服来进行实景演绎。有的本子体量达到了18个小时以上,玩家疯狂的时候一天一夜都不睡觉在店里盘本。”


一位店铺的主持人小新这样说道。记者了解到,线下剧本杀每一场开局都会配备一名甚至多名主持人,引导与配合玩家玩本。他们的工作时间一般在下午一点至晚上十点,工作日双休。但有时候为了配合玩家开局,他们中的许多人要工作到凌晨两点。



入行3年多,小新见证了这个行业每一次更新迭代。他表示,目前剧本杀的内容创作已经到达了瓶颈,无论是情感本还是推理本,故事,手法都被玩了个遍,几乎很难在剧本创作上拉开大的差距,所以许多经营者开始在形式上做文章。比如抄袭冷门电影的情节,比如作者参与到店家实景设置,比如为剧本定制专门密室场景,还有作者正规编剧出身,为剧本杀写了30多场戏份和台词,这需要几个主持人加上玩家一同穿上戏服再配上音乐演绎出来,光是说台词演戏就要花上一个多小时。


越来越偏向这种花样繁多的玩法,对主持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从唱歌到脱口秀到杂耍到背大量的台词,小新开玩笑的表示自己正在成为一名“全职艺人”。不过他坦言这种眼花缭乱的玩法挺受欢迎的,很多玩家上了一天班根本不想再费脑子去推理凶手,只想放松一下,所以换装情感本和欢乐撕逼本占据了大量的市场。


专业剧本发行渐成形状


“剧本人,不配拥有睡眠。”


剧本发行是剧本杀行业的中流砥柱,常以工作室的形式存在,工作性质有点类似影视业的经纪人。工作主要为招收大量的作者与作品,谈好分成,将作品印刷包装,再带着成品去与店家沟通购买事宜。


理论上,剧本杀发行几乎不需什么成本,只要把本子卖出去就行,本子不卖钱也就赔个印刷钱。但事实并非如此。


成熟的优质作者是剧本杀圈的稀缺资源,也是发行工作室们争抢的对象。但头部作者往往只跟已经打出名气的头部发行对接,中底部的发行只能联系一些没有名气或没经验的作者。谈价的方式也都不固定,正常会五五分成,有时候也会出现四六甚至三七分成,刚入行的小作者最容易接受条件,甚至拿不到分成,被发行直接以三千至一万的价格买断。


随着剧本杀市场的扩充,一种新的交易方式从去年开始出现——剧本展会。



“十来个男人挤在一家酒店房间,有的眉头紧锁,有的交头接耳,更多的是大声喧闹,几个小时后,这群人走出房间去下一个房间继续这样的魔幻场景,通宵达旦。”


一家目前业内头部的发行告诉记者,以上场景就是每一个展会最真实的现状。剧本杀展会每过一个月就会在一片区域举办一次,通常会包场当地一家中高档次的酒店,参加的成员包括剧本发行和剧本店家,同时也包括和剧本杀推广有关的周边组织和商家。


一般来讲,展会只出售店家和发行两种模式的门票。发行在销售推广剧本时也只对拥有店家门票的人员开放测试。同时参加展会的店家必须提供营业执照和门店地址才能购买,这也是一种防止盗版流出,保护版权的措施。为了能够多玩几个剧本,挖掘到展会质量最好的本子,店家们常会通宵玩本,发行们为了卖出更多的剧本亦是如此。


“什么时候我们不再熬夜,作息正常了,什么时候这个行业就成熟了。”接受采访的发行表示他刚刚从大连的展会连夜飞到上海与当地店家谈合作,当天又要赶到苏州与另外一家店家谈合作。


但目前他手上的剧本只卖出去过7本。


用他的话来说,他手上的剧本同质性都太强了,现在店家买本都变得很挑剔,每个人都想用最少的钱买最爆的款。市场上,一个独家剧本(只在这一家店铺出现)可以卖到4~5千,限定本(一个城市只有几家)的价位为每本1888~2888元,普通本的价格在258~688元区间。限定本比较受欢迎,可以打击盗版,但也有一些普通的盒装本卖出了几千本,作者光是分成就拿到了两百万。


“这行真的可以赚到钱,但没有人脉和资源,没那么容易赚到钱的,水还是挺深的。”



据了解,许多展会乱象丛生,由于缺乏监管和权威平台,许多合作谈成后食言也是常有的事。在这片尚未定型的市场上,有的人赚的盆丰钵满,有的人只能黯然离场。在这一片尚处荒芜的土地上,属于它的高光时刻还未到来,但从几名被采访人员的脸上,我们仍是能看到他们对这个行业的无限憧憬。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