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导演“请就位”
2020-11-06 19:00

香港导演“请就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Luc,原文标题:《北上还是固守?香港导演“请就位”》,头图来自:《演员请就位 第二季》截图


因为直言和互怼,《演员请就位 2》再次成为最近的热点话题,除了“仗义执言”的李诚儒,大家的目光还集中在了“有理有据”的尔冬升身上。


作为香港著名导演和曾经的一线男星,尔冬升当然有资格来品评演技,回顾他的演艺生涯,世家兄弟,导、演代表作,可算是煌煌半部香港电影史,而其近期的发展也是香港众多导演的一个缩影。


《多情剑客无情剑》1977


从“最靓小宝”到全才导演


相比其他人的机缘巧合,尔冬升的入行几乎是命里注定的,因为他的父母、兄弟全都是香港娱乐圈的重要人物。父亲尔光是资深制片人和导演,母亲红薇是当年颇具传奇性的女星,在嫁给尔光之前还有一段婚姻:与男星严化(姜克琪)育有四子一女,其中老大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老戏骨秦沛(姜昌年),老四则是当年最红小生,如今被称为最帅大叔的姜大卫。


红薇带着几个孩子再嫁尔光后,才有了年纪最小的尔冬升,在几位同母异父的兄长的呵护、引领下,这个“小宝”对片场像家一般熟,早早就和电影结了缘。身材高大,外形俊朗的尔冬升简直是天生的男主角,中学一毕业就签约了邵氏,那时候正流行武侠片,四哥姜大卫和名导张彻犹如“师徒”,年轻的尔冬升也在七十年代拍摄了多部楚原执导的影片,《白玉老虎》《三少爷的剑》《多情剑客无情剑》……多是古龙笔下的潇洒剑客。


《多情剑客无情剑》1977


一直到八十年代初,尔冬升都是以古装小生、少年剑客的扮相走红银幕,但他对幕后工作也抱有浓厚的兴趣,在姜大卫自己执导的那部另类武侠喜剧《猫头鹰》中,他不仅和秦沛、姜大卫两位兄长倾力出演,还担任了影片的编剧,恶搞了邵氏武侠的诸多套路,自此开始对编导越加上心。


到了八十年代下旬,邵氏武侠片黯然落幕,都市喜剧、言情和警匪片渐起,尔冬升拍完清宫戏《天官赐福》后也基本告别了古装扮相,在《错点鸳鸯》《吉屋藏娇》等现代喜剧里游刃有余,和郑裕玲扮起了欢喜冤家。此时的尔冬升虽只是年近而立,却已把心思转入了幕后执导,毕竟导演才是决定一部影片水准的关键人物。


《错点鸳鸯》1985


1986 年,尔冬升拍出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癫佬正传》,这是一部与他当演员时风格完全不同的现实主义作品,。为了更准确的挖掘人物,尔冬升开拍前花了好几个月作前期准备,亲自实地调查,这才有了银幕上周润发、梁朝伟和秦沛逼真的还原,把“颠佬”的疯狂和残酷之源指向了社会层面。《癫佬正传》获得了当年香港金像奖6项提名,兄长秦沛也凭借康复患者一角夺得了最佳男配角奖。



《癫佬正传》1986


自此,尔冬升正式开启了导演生涯,而且很多时候自己也是编剧,偶尔高兴了还会客串下小配角,总之是全面把控影片的各个方面,且类型丰富,风格调换,时而浪漫时而严酷,不拘一格。


《人民英雄》1987


像 1987 年的《人民英雄》里延续了《癫佬正传》对边缘人的关注,狄龙的独角戏很出彩,但该片在香港却是叫好不叫座,尔冬升还得去拍更有票房潜力的喜剧片、爱情片,譬如张曼玉、钟镇涛主演的《再见王老五》。1993 年的《新不了情》不仅是尔冬升的爱情代表作,也是足以铭刻在香港电影史上的经典,当年席卷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 6 项大奖。


凭着对人物精准的描摹,情感细腻的捕捉,尔冬升无论拍什么类型的作品都会“很有看头”,他自己喜欢赛车,就拍了部《烈火战车》,让大哥秦沛来演刘德华的老爸,用钱嘉乐车祸后的“喷血”来展现赛车运动的危险性。在《色情男女》里,尔冬升借导演阿星的经历,讽刺了香港电影圈的势利和困境,如今回头再看,张国荣、舒淇、三级片、自杀…满是电影人的自嘲和心酸。


注视不起眼的小人物


在拍了《真心话》《忘不了》《旺角黑夜》《早熟》等几部植根于香港市井的爱情片之后,尔冬升也和众多香港导演一样,逐渐开始了与内地的合作尝试,且选择从香港影人最擅长的警匪片打开市场。


《忘不了》2003


《门徒》《新宿事件》和《枪王之王》都有颇具辨识度的类型片元素,香港男星和内地女星的搭配,扎实紧凑的剧情,保证这种商业片有着最稳定的观众导向,但尔冬升本人的执导风格并不明显。反倒是梁朝伟、刘青云和周迅合演的《大魔术师》把舞台设定在了民国时期,上演了一出李翰祥式的大军阀喜剧,算是尔冬升了却当年邵氏片场的怀旧之情。


《门徒》2007


而最令人意外的,还是 2015 年的《我是路人甲》,一位香港导演居然拍了部反映横店群演的影片,尔冬升能如此关注不起眼的“横漂”们,底层电影工作者的生存状态,无论是励志的鼓舞还是现实的警醒,这份立意本身就值得关注。


《我是路人甲》2015


那些北上/回归/固守的香港导演们


与内地导演“第五代”仍能打,“第六代”正当年,年轻一代人才辈出的局面相比,香港导演们虽然还没到“青黄不接”的困境,但后继乏人的危急一直存在。


生于1957年的尔冬升比张艺谋、陈凯歌还要年轻几岁,论创作数量不及第五代几位活跃的导演,2016年后鲜有作品问世。而比作品数量更尴尬的,是尔冬升这代香港导演与内地合作时,大多会遇到“水土不服”的状况,警匪类型片还好说,特别像《三少爷的剑》这种古早武侠IP的新拍尝试,即便技术层面实现了效果,在剧情人设上总是显得尴尬。


这样的难题不只出现在尔冬升身上,几乎所有的香港导演都要面对适应内地市场,揣摩内地观众口味这一关。


《智取威虎山》2014


这些成名大导中不乏突破者,例如陈可辛、徐克,就拍出《夺冠》《智取威虎山》这样原型植根于全体中国人记忆的作品。尤其是陈可辛,几乎成为了完全融入到内地电影环境中的人,无论是翻拍香港老电影的《投名状》,还是体现当代中国社会的《中国合伙人》、现实题材的《亲爱的》,都能与内地观众的价值观同步。


《中国合伙人》2013


相比之下,“技术狂人”徐克则依然钟情于他擅长的古装奇幻、武侠和3D,从《龙门飞甲》到《西游伏妖篇》《狄仁杰》系列,就连尔冬升的《三少爷的剑》和《大魔术师》特效都是他来帮忙,然而这些类型如今不再是内地市场的主流,而徐克在《女人不坏》的都市题材尝试并不成功。


同样的,周星驰的喜剧片在“内地化”后也渐渐遇到了瓶颈,《新喜剧之王》的口碑和票房就不如前几部作品理想——应该说,中国观众对于“周星驰喜剧”是有特别情结的,甚至对他在内地的尝试抱有更宽容的态度,《长江七号》《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鱼》的高票房就说明,“无厘头喜剧”也能在更广泛的环境中移植。然而,同样一部关注群众演员的《新喜剧之王》,却陷入了“炒冷饭、空喊口号”的争议中,从港片时代延续下来的情怀还能延续多久,其实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此外,还有很多基本功扎实、擅长商业类型片的香港导演们,在中国巨大的市场和丰富的主流题材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林超贤拍出了军事题材的《湄公河行动》和《红海行动》;李仁港完成了致敬体育英雄的《攀登者》;刘伟强也能在短时间中拿出了《中国机长》,明年还要拍反映抗疫题材的时代纪录片《中国医生》,这些都是他们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中打拼多年的优势。在年轻一代里,“银河”出身的郑保瑞在内地,也拍出了《西游记》系列这样的魔幻大制作和《杀破狼2》这样的动作片佳作。


文艺片导演里,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已然获得了业内外的认可,讲述上海弄堂往事的《繁花》也颇受期待;而许鞍华在内地拍摄的《黄金时代》《明月几时有》比起香港本土的《桃姐》,却似乎总像是缺乏了点什么。


但其实,并非所有的香港导演都会选择“北上”,有一些人在合作不理想后选择了再度返港,坚持“原汁原味”的本土创作,其中杜琪峰和他的“银河影像”就是回归港产的代表。


在《毒战》里拍完刑警与毒匪们的恶斗之后,杜琪峰又回到香港拍摄了《盲探》《单声男女2》《华丽上班族》和《三人行》。不过遗憾的是,虽然有周润发、刘德华、张艾嘉的倾力加盟,却没能再现他在《柔道龙虎榜》时期那种极致的调度美学。


《踏血寻梅》2015


除了这些在内地也十分知名的导演之外,近几年,以曾国祥、翁子光(《踏血寻梅》)、黄进(《一念无名》),以及今年颇受关注的《叔·叔》的导演杨曜恺为代表的香港本土新人导演,似乎找到了一条更适合自己的道路,尽管影响力未必比得上那些前辈们,但却反而拍出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港片”风格——由此可见,只要有心,中国香港导演大施拳脚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叔·叔》2019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Lu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