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头发的人不伤心
原创2020-11-06 11:17

没有头发的人不伤心

出品 | 虎嗅年轻组

作者 | 渣渣郡

题图 | Pinterest


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那個NG”(ID:huxiu4youth)。在这里,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故事和态度。


穷和秃,对于都市人来说,就像是1945年彻底摧毁日本帝国战斗意志那两颗原子弹,会让他们瞬间颜面尽失。

 

差不多这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穷,从阶级层面上可以把人一脚踹进烂泥坑。尽管这个标签会令人不适,但在这个普遍买不起房的年代,它属于布尔什维克,是大多数。

 

而秃,则是一种比穷残酷多的血肉诅咒:不但会让患者自惭形秽,还会让人怀疑可怜人的身体机能。

 

因此,在很多的谈话语境之下,互相辱骂或许能换来欢乐,而“你秃了”的低级玩笑,只会让欢乐社交场瞬间变成荒山野坟地,获得尴尬沉默。

 

图片来源:虎扑步行街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的说辞,前一阵《隐秘的角落》里张东升非常秃然的画面,不但让观众推断出了夫妻关系不和谐的底层原因,更是在潜意识上为秃顶形象蒙上了一层变态凶手的认知。

 

从创作角度来说,这个画面是精妙的设计。但,对于饱受脱发与秃顶困扰的人群来说,却是一种焦虑加速机。

 

图片来源:《隐秘的角落》

 

根据卫健委2019年发布的脱发人群调查数据显示:中国脱发人群近年来直线上升,人数已超2.5亿,相当于平均6个人里就有1人脱发。

 

在生活中秃顶与脱发者,多是人们开玩笑的靶标。导演徐峥回忆起自己的脱发往事,说在大学宿舍每次用生姜洗发水洗头时,都会引来同学的围观和调侃。

 

尽管多年以后他说起来像个有趣的回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不过是拿残障人士的身体缺陷当玩笑的弱化版本。

       

图片来源:Gifphy

 

脱发和秃顶所带来的困扰在国外更甚。

 

数据显示,全球脱发比严重的Top10都在欧美。在这些地方,人们对于脱发和秃顶的调侃更为严重,关于这一点可以从2018年哈里王子大婚时大家猜测他何时脱发的八卦言论中,窥见这种超越阶级的恶趣味。

 

图片来源:Google

 

从希波克拉底用鸽子屎抹头,到凯撒见埃及艳后时用橄榄头冠遮秃,几千年来西方各界人士饱受脱发、秃顶的耻感困扰。

 

甚至这种苦恼你能在电子游戏里窥见,在《荒野大镖客:救赎》里惠勒劳森公司的购物册毛发生长剂的产品介绍中窥见一二:“J·J·麦克卢尔德神奇补剂让您避免秃头的耻辱。”

 

图片来源:R star

 

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并没有扫除西方世界对于秃顶、脱发人群的轻视,甚至还有再扩大化的趋势:

 

“如果你一直留着干练的圆寸,在派对上总会有蠢逼跑你面前问你头发是不是不长了。”佛罗里达的20岁小伙Paul谈起老乡无聊的玩笑都会攥紧拳头。

 

图片来源:Gifphy

 

洛杉矶一个垂直于男性脱发问题的电台节目主持人Spencer Kobren认为:

 

“没人会觉得,走到一个小妞面前夸她的屁股诱人是一个得体的表现;但荒诞的是,当人们走到一个人面前嘲笑他的头秃,却能引得哄堂大笑。人们对秃顶和脱发的偏见和低俗玩笑,是这个时代政治错误的最后壁垒。”


 

而电视和网络上充斥着解决秃顶与脱发的广告,就是一种恐怖主义,它就像李小龙的闪电鞭腿,一次次狠狠地抽在时代的前列腺上,它让人焦虑、恐慌。引诱着每一个发量稀疏的人钻入增发消费主义的陷阱。

 

从某种角度来说,它会让人陷入焦虑和抑郁的漩涡。

 

在Medium上,从高中开始脱发的Sean Olding陷入自卑、痛苦:在学校,大家把它当成笑话;在酒吧,喝多的醉汉会走到他面前,故意玩弄他稀疏而可怜的头发。

 

为了重获尊严,他用尽了消费主义提供的化学武器——假发,以对抗自己日益稀松的头皮,但结果却是毫无作用:“如果脱发是一种宿命,那么对抗它就是一场必败之战。”

 

图片来源:Medium

 


真实生活的悲伤,让他进入赛博世界寻求安慰与解决方式,最终Sean在reddit上的秃头小组(r/bald)里找到了安慰与答案。

 

秃头小组的Slogan是“lose your hair,not your head”,翻译过来就是留头不留发。意思就是当你秃顶严重的时候没必要跟随社会主流的审美,花钱去整头发;而是该超脱出去,剪掉稀疏烦恼丝,从而获得真正的自信。

 

当他把自己秃顶的照片发布到小组之中的时候,不到一天就获得了800个赞和100多个鼓励他留光头的鼓励,而他真的刮光之后,人们称赞他是“ Dork to STUD - 从笨蛋变种马 ”。

 

图片来源:Medium

 

尽管这个小组的名字、夸奖的方式和Slogan听起来都相当Gangster,但事实上却是每一个因为脱发、秃顶困扰人的安乐乡。

 

在这里,没有霸凌、轻视与欺辱。有的只是尊重脱发秃顶者的尊重与彼此间的友爱,而唯一排斥的只有资本主义的植发增发消费。


       

图片来源:reddit

 

Sean获得的善意并不是孤例,在这里你随处可见求安慰的帖子,以及同病相怜者彼此安慰、鼓励用光头对抗宿命的温暖话语。

 

光头look贴就像是图拉真记功柱,充满号召力。当越来越多的圣碑在赛博领域耸起来,一种顺势而为的信仰,也就从秃头耻感的土地上崛起。

 

图片来源:reddit

 

现在,那些剃光头的人穿着印着Bald Bold的Tee,走上街头高呼着“ I’m bald and I’m proud——我秃我自豪 ”。

 

他们试图用这种方式使那些受够了讥笑与指指点点的人们重获自信,这就像一场革命,试图通过一种近乎破罐子破摔的方式来打破一种延续千年的审美模式,找回尊严。

 

 


总有人说这个世界足够多元,但每当面对脱发、秃顶这些小事的时候,却又总会讥笑并建议他者植发,屈从一种社会主流审美趋势之中。

 

但秃头小组的做法无疑提供了另一种解题思路,当脱发、秃顶的bodyshame无法避免,世界都崇拜着茂密秀发、贩卖脱发焦虑的时候,人们大可以选择向后出溜,做一位逆行者。

 

我哥们阿尔法花泽类就是这么一人,当第一次看见他把头上稀疏的毛换成光头的时候,我问他咋想的,他的答案让我觉得有点意思:

 

“如果人们拿我秃开涮,我就要把秃做到极致,因为没有头发的人不伤心。”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