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要上市了,第一大股东腾讯笑而不语?
2020-11-06 21:46

快手要上市了,第一大股东腾讯笑而不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判官老司机(ID:panguansays),作者:判官,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11月5日晚间,快手向港交所正式递交招股书。一系列财务、业务数据的披露,让这款从铁岭走向铜锣湾的产品,成为本月科技界最靓的崽。二线城市的老铁们,第一次与二级市场的老铁们同呼吸共命运。


我近期一直在研究快手的早期发展。在产品、技术、用户、市场因素之外,腾讯与快手的关系,是快手发展中重要的影响因素。这次招股书披露了快手与腾讯的合作状况,因此今天把这个话题拆出来,单独讨论一下。


简单地说,从股权到技术,从业务到流量,腾讯对于快手有充分的掌控能力。以用户体量而言,快手是腾讯被投企业中的毫无争议的长子,但处于腾讯的全面控制之下。


从2017年3月的D轮开始,腾讯连续五次参与快手融资,前后投资超过40亿美金,持有快手股份21.57%,为快手第一大股东。按照500亿美元的上市后市值计算,腾讯持有的快手股份总价值约为700亿元人民币。


但快手对腾讯的价值远不止于此。招股书“关联交易”章节披露的数据显示,快手与腾讯之间存在大额的服务采购。



在2021~2023三年,以框架协议形式,快手计划向腾讯采购的营销及推广服务,年度最高金额分别为41亿、47亿、54亿,云服务及技术服务为19.7亿、23.2亿、26.5亿,以及支付服务11.2亿、18.9亿、27.8亿。


同期,腾讯也向快手采购营销及推广服务,不过金额就小了很多,三年分别为7.4亿、9.6亿、12.5亿。


一方面,坐拥QQ、微信两个超级流量入口的腾讯,拥有互联网产品生存所依赖的流量资源,腾讯自身也需要通过出售流量完成自身的商业化闭环。


另一方面,快手靠自有内容制造流量的发展路径遭遇瓶颈,必须通过外部采买流量,实现自身的商业闭环。作为腾讯的被投企业,去买字节跳动的流量不太得体,何况后者旗下的抖音,正是横在快手发展路上的一座大山。


腾讯对快手的控制,首先体现在流量上游的战略地位。而云服务和支付作为视频和直播、电商业务的基础设施,对快手更加意义重大。


快手向腾讯采购的云服务,在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分别达到8.1亿和7.6亿,向腾讯支付的支付渠道手续费,在2019年和2020上半年分别达到2.2亿和1.8亿。快手在业务上升期即陷入竞争和增长的苦战,在自建IDC的同时,必须依赖基础设施更加完备的腾讯,保障自己的产品技术能力和服务质量不掉队。


如此看来,快手与腾讯的合作可谓是优势互补、天衣无缝?掀开财务数据往下看业务数据,情况似乎复杂起来了。


快手在招股书中对于日活数据有两处披露。


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中国应用程序”(应包含主端、极速版)及微信小程序平均日活跃用户数是3.02亿,而“快手应用”平均日活跃用户数2.58亿。我们即使取其中较大值3亿,相比快手“K3战役”峰值的3.2亿日活,快手在2020年上半年的日活数据是几乎没有增长的。



巧合的是,5日上午,“朱思码记”的深度调查文章《完美风暴,快手在2020》中指出,快手日活数据在今年春节期间达到3.2亿峰值后,迅速回落五千万左右。3.2亿减去五千万,与快手公布的上半年“快手应用”平均日活数基本吻合,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一方面,微信小程序日活占快手总日活的六分之一;另一方面,隔壁被微信全面封杀的抖音,今年夏天宣布日活超过六亿。从被投企业和下游企业角度看,似乎是腾讯曾经离不开快手;但从业务角度,快手不得不受制于腾讯。3亿日活的尊严,要靠腾讯爸爸的帮衬。


六分之一vs六亿,这种局面,可以说是非常666了。


既然看业务,不能只看快手的业务。快手腾讯的关系,也需要考量腾讯的业务布局。


“朱思码记”文章中披露的腾讯撮合快手、虎牙、斗鱼游戏直播业务的失败,以及快手并购搜狗被腾讯截胡,只能称得上被投企业成长壮大后进入叛逆期,与父辈小小的摩擦。腾讯对快手业务层面的真正影响,在于腾讯借助视频号,重新冲击短视频和直播赛道。


微信在视频号业务上,一反佛系的常态,开启独立入口,同时动用社交关系链和推荐算法分发内容,并且在视频号直播还非常粗糙难用的状态下,不惜动用朋友圈硬推。



相信这两天不少人打开朋友圈,都被那个巨型的膏药一样的“朋友分享”直播入口吓到。更要命的是,这个直播入口无法关闭,今天在几个群里看到大家讨论对策,结论是,把分享直播的微信好友删了。


从下沉市场和内容调性角度,视频号冲击的恰恰是快手的基本盘。腾讯收了收手里的缰绳,云淡风轻。


2020年疫情期间,包括中国在内,全世界的在线娱乐产品,用户数据和商业化数据都在飙升,视频号一月底内测,7月份日活就达到两亿。同期,快手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手笔的市场投放,结果数据不升反降,要说这与视频号的入场无关,我反正是不信的。


随着视频号直播的全面开通与迭代,作为快手补充战场的微信,不但难以继续为快手贡献日活,反而掉过头来侵蚀快手的日活。正如潘乱昨晚视频号直播中所说,全球第一大直播平台的竞争,是在微信和快手之间的。


而快手也很希望在游戏方面有所作为。


曾在2018年上线的“快手小游戏”主打休闲游戏,日活曾达到千万级,但随着负责人唐宇煜休产假而无人运营,一年时间日活跌到一百万出头。2019年唐宇煜复出后,重新接管自研游戏及游戏直播业务,彼时快手的游戏直播日活超过了虎牙与斗鱼之和。


需要注意的是,快手游戏直播乃至直播业务的高歌猛进,一方面受益于比虎牙斗鱼大得多的用户基本盘,另一方面作为腾讯被投企业,可以享受诸如游戏版权、联通大王卡免流量等腾讯家族红利。


坐拥如此巨大的游戏玩家群体与流量,快手重启了游戏产品自研之路。同时,通过对A站、十字星等企业的并购、投资,快手进一步进入二次元产业的上下游。


单独看快手的游戏业务,与腾讯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快手有一个打磨多年的大杀器,即用户社交关系链。


自2017年起,快手从产品设计层面注重加强用户的关系链建设,且在用户互动、留存、内容生产方面受益于此。对于游戏产品,社交关系链加持的有效性,已经被QQ和微信反复验证过。


目前,快手仍在大力招募游戏相关职位,加上高规格的负责人亲自管理,在自研游戏发展方面的决心,可见一斑。如今上市在即、业务亟待突破的快手,与腾讯的关系愈发微妙。


享受巨头的庇护,缴纳保护费的同时,业务上也难免受到巨头的控制。上市对企业来说是一个关键时刻,而腾讯之于快手,在未来发展过程中的竞合关系,恐怕是这个时间点,最耐人寻味的事。


快手确实支棱起来了,但手握其股权、基础设施、业务和流量的腾讯,笑而不语。


判官:资深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判官老司机(ID:panguansay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