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走了,泰星来了
2020-11-09 17:00

韩流走了,泰星来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头图来自:《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剧照


多年来,中日韩娱乐圈一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今,儒家三国携手缠绵的格局终于出现了变化。


韩星们总在危险发言的边缘试探。前有出道几十年的李孝利,在节目中戏称自己要以“MAO”作为中文名,引发天朝网友炮轰;后有在欧美势头迅猛的防弹少年团领奖,一番发言引得粉丝怒而脱饭。加之韩娱在中国内地圈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转而与欧美圈联系越发紧密,所行所为也逐渐与国内粉丝渐行渐远。



韩国出局,总要有人补位,泰国并不令人意外的上位了。


自2018年开始,泰国选手李紫婷、杨芸晴等便在选秀节目崭露头角。2021年男团选秀混战中,鹅厂与裤裤子更同时打出遴选中日泰优质练习生的口号。


当然,泰星在天朝存在感也变得更强。泰剧与泰剧字幕组互相推动,追星少女们从过去跨国追欧巴变成了见坤皮。然而对于我们而言,泰娱仍旧是熟悉又陌生的存在。


三足鼎立泰娱圈


《创2021》海选开启,泰国选手现身,鹅厂更是宣布明年的《创2021》将联合500家内娱经纪公司、52家日本经纪公司与10家泰国经纪公司联合选拔,目标是立足亚洲走向国际。


“泰国还有大经纪公司?而且有10家这么多?”就连混迹泰娱圈多年的网友也不由得发出灵魂拷问。


这倒不是天朝人民看不起泰娱圈,而是泰娱生态仍在遵循TVB模式,以电视台捧人为主,走剧带人红的路线。


虽然泰国电视台按照所有者性质,分为政府、军队及民营三类,但基本所有电视台背后都有军政资本的影子。历经几十年发展,如今泰国约有20多家电视台,但影响力最大的还是成立于1967年、军方背景的泰国第七电视台(七台)与成立于1970年、政府背景的泰国第三电视台(三台)


三台台庆照


早年三台与七台打擂台,旗下演员几乎瓜分了泰国大半市场。随着泰国GMM集团入局,这几年慢慢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GMM集团全称亚洲歌莱美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3年,是占据泰国60%以上市场份额的巨头唱片公司。


起初,GMM主要搞唱片和电影,中国娃娃就是其旗下组合,电视剧则是靠与电视台合作。


后期,GMM组建了电视制作公司Exact&Scenario收购了One(一台),在电视剧制作方面更加便利,逐渐与两大老牌电视台分庭抗礼。



与国内不同,泰国制作公司一般都有长期合作的电视台,只帮某个台做剧,且制片人权力极大。泰剧制作完全以制片人为中心,制片人可以随时更换演员、编剧乃至导演。


因制作公司在泰国拥有一定话语权,导致泰星尤其是演员的签约模式也与我们熟悉的日韩或天朝模式有所区别。


在泰国,演员一般有三种选择:和电视台签约,只能拍本台剧集,但电影等可与外部合作;与制作公司签约,有与不同电视台合作的机会;做自由人,自己接戏挑剧本。


但由于三大台的垄断效应,泰国演员和大电视台签约才更有出头的可能。三大台的剧集风格不同,受众范围也不同。


七台走农村路线,以乡土剧居多,虽然在大城市曼谷收视率一般,但在其他州府的基本盘稳固;三台爱搞CP,喜欢拍系列剧,走时髦路线,在曼谷地区收视率一骑绝尘;一台也就是GMM,擅长捧新生代明星,也长于拍摄校园青春剧,曾在天朝引起热议《一年生》便出自GMM。



至于唱片公司或其他综合性娱乐公司,因GMM的超垄断地位使得其他公司有些黯淡无光。虽然泰国流行乐水平并不低,但因语言等问题,泰国歌手较之演员发展局限性更明显,多活动于东南亚国家。


RS唱片公司,以包装偶像组合为主;DM唱片公司则主打土潮组合,歌曲以土味洗脑为主;这几年在泰国本土较红的偶像组合,则是来自48系的BNK48。


在视频网站方面,泰国因可以直接访问美国视频网站,并没有出现如天朝优爱腾这样的头部平台。


而且,生活悠闲的泰国人民不必感受何谓996,还保持着回家打开电视的传统习惯;泰国的直播市场,则主要有talktalk,hallostar,ishow、Kitty live、Bigo live等公司混战。这些公司背后,或多或少有中国企业的身影。


全民追CP,售后福利好


泰娱的鄙视链,或者说咖位链条也颇为独特。


几乎全世界娱乐圈公认,电影演员咖位高于电视剧演员。但在泰国,电视剧演员的咖位大于电影演员,歌手等则更次之。


当然也有例外。极少数专注于电影拍摄又能扛票房的演员以及在音乐圈爆红跨界去拍电视剧的艺人,咖位能压过电视剧演员一头。


换言之,在泰国,做艺人最容易成功成名的路径就是拍电视剧。这也是为什么泰国演员比起歌手,更容易在海外市场获得成功。不少来天朝参加选秀的泰国选手,如Sunnee杨芸晴、Nene郑乃馨,在泰国本土发展时都拍过电视剧。



也因为演员是最容易成名的路径,所以泰娱圈才会被三大台牢牢把持。而不似其他国家,以唱片公司或经纪公司为主导。


为何他泰演员容易出头?与泰国人民全民CP脑分不开。泰国腐剧在天朝打开一片新天地,但泰国人民本身对男女CP也很上头,电视台更是从选角阶段就刻意造糖。


三台是造CP大户,一对影视CP走红后,三台会接连几部戏启用同样的演员组合,持续为粉丝发放福利。泰星本身也并不抗拒炒CP,经常会时隔半年甚至一年与某部剧中CP同台,给粉丝们发发糖。



但泰国人民追CP倒不似天朝或日韩民众一样真情实感,执着于证明“我磕的CP是真的”。他们相当随缘。


三台花旦Bella出演电视剧《天生一对》后,与剧中男主Pope泡泡哥成为泰国炙手可热的国民CP,俩人不仅搞了数次合体见面会,且持续有售后糖可磕。


然而Bella是有正牌男友的——七台当家一哥Weir,两人从Bella还是小糊咖就开始谈恋爱,是他泰娱乐圈有名的“全民盼结婚”的明星情侣。但与泡泡哥频频CP营业,三家粉丝谁也没觉得有何不妥。还是热带人民放得轻松想得开啊!



男女CP不忌讳合体撒糖,男男CP更不用说。就算是明知其中一方有女友,他泰人民还是喜欢“演给你看”的售后服务。由于泰国明星本身靠拍剧收入有限,演员主要靠商业活动或搞副业赚钱,自然要迎合群众喜好。


至于歌手或偶像团体为何没法靠炒CP大火甚至输出海外,其一是泰娱独特的鄙视链,导致艺人都想办法去做演员;其二,日娱、韩娱乃至印度,包括这几年逐渐崛起的内娱等国家的歌手及组合已将泰国人民对唱跳偶像的注意力瓜分大半。在泰国本土更受欢迎的,还是以Solo歌手居多。


另外,或许是信息不对称,语言不通等原因,天朝网友对泰星也有不少误解:如人均富二代、个个是学霸。


泰星Peach,人称泰国王思聪


泰国明星收入有限,加之工作节奏慢,一部剧往往会拍个一年,但也不意味着泰国明星都是富家子弟来体验生活的。只能说,大部分泰星家庭条件属于平均水平。真有钱搞那么多副业干嘛?


也因为做明星收入有限,泰国艺人的“私联”现象也颇为严重。糊咖只要花个几千块就可以一起吃饭、出游、握手拍照等等。但这在泰国娱乐公司及民众看来,不算什么大事。


人均学霸则因多数泰星毕业于曼谷大学或朱拉隆功大学这两所在泰国排名靠前的学校。但这也是因为泰国没有如北影、中戏这样的专门表演类院校。资本主义国家的大学,入学门槛嘛也比咱们这千军万马挤高考低多了。


为求突破出海路


与韩娱一样,国土面积有限的泰娱想要有更大发展就必须积极拓展海外市场。出海目标地也无非是中日韩,以及其他东南亚国家及地区。


东南亚国家语言、文化相通,原本是泰娱出海首选。但印度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泰娱在东南亚的发展空间。包括泰国在内,大部分东南亚国家信仰主要为佛教或印度教,印度则是二教正朔。


虽然印度娱乐在天朝存在感不算强,但在东南亚可是另一番景象。印度明星频频被东南亚国家邀约前去举办见面会,越南等国更是买下印度热门剧集版权,翻拍得不亦乐乎。



儒家三国中,日韩两国娱乐产业起步较早,日娱这几年开始自娱自乐内循环,韩国则一直是亚洲娱乐先锋。泰国不少偶像组合从曲风到人设都照搬韩国,出海日韩困难较大。从2003年便开始引进泰剧的中国市场,成为泰娱的最佳目标。


在三大台中,GMM与内娱联姻最为积极。GMM与鹅厂一直有战略合作,硬糖少女303成员郑乃馨,便是GMM旗下女团MilkShake成员;腾讯视频WeTV与泰国3台在今年年初达成战略合作,WeTV成为3台独家网络视听合作伙伴,可同步转播和独家点播三台精选电视剧;反倒是七台,迟迟未有大动作。


除三大台以外,其余公司也纷纷寻求与天朝合作机会。芒果台与泰国正大电视台达成合作,制作泰版《乘风破浪》;泰国one31电视台购入《杉杉来了》版权,与芒果娱乐共同制作了泰版《杉杉来吃》;腐剧爆款《逐月之月》以及《不期而爱》,背后是中国公司汉森娱乐,汉森还成功将Mike、Push、徐志贤Bie、英迪帕GOD等泰国艺人推向中泰两国市场。



从韩娱及内娱选秀也不难发现,泰国向海外输送的艺人越来越多。这些艺人在海外能走多远,也意味着会为泰国本土拉来多少关注。在泰国出海艺人中,最成功的莫过于Lisa。为了Lisa学泰语、关注泰娱的粉丝不在少数。


不同于韩剧走精良路线,泰剧以撒狗血著称。今年八月泰国七台电视剧《情链》更是因强奸生爱这么政治不正确的剧情登上微博热搜。


作为拥有人妖及18种性别的国家,泰剧在创作方面百无禁忌,像婆婆爱上儿媳这种剧情(指路《过界的爱》),恐怕也只有泰剧中才能看到。



虽说美剧等欧美剧集尺度也不小,但纯西方国家的作品在天朝还是有点水土不服,存在文化背景门槛。泰国有大量华裔,文化与中国也有相似相通之处,虽然剧集撒狗血、尺度大,但仔细一想又能说得通,比美剧轻松又刺激。


虽然泰剧出海势头迅猛,但海外网络平台分流走了电视媒体用户,同时也分走了本该属于泰国的广告收益和网络交易收入,这导致泰国国内广告收入下降。


今年6月,泰国经济与社会数据部长普提蓬·本纳甘表示,希望以奈飞作为模板,打造泰国本土流媒体平台Thaiflix,以此改变海外分流严重的情况。


但目前泰国人对这一设想意见不一。批评者认为打造本土作品专属平台相当于自我设限,加之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该平台很可能沦为文化管制工具。


对泰娱而言,当下的上策还是继续靠着人与剧打开海外市场,同时抓住与中国合作的蜜月期,尽可能多推几个泰星到内娱。


但泰国全民普遍政治敏感度不高,遇上如今动辄网络升堂的舆论局面,泰娱能否补位韩娱留下的空缺,还真不好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