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二次元宅男,向德云社“发起挑战”
2020-11-16 21:00

两个二次元宅男,向德云社“发起挑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屎大淋,原文标题:《二次元入侵相声界,德云社怕了》,头图由受访者提供。


“我们俩是来自意大利的两名黑手党。我叫乔鲁诺·乔巴那。旁边这位,我的良师益友,也是我的搭档——布加拉稀。”


“我的名字怎么听着这么通便呢?”


“因为他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替身啊,叫肛裂手指。”


“捅穿的呀。”


去年的这个时候,当我追着《JOJO的奇妙冒险第五季》更新,愉快地刷着梗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戴着cos假发、穿着大褂,讲起了JOJO相声。

      

相声作品《我有一个梦想》


图中的二位,是一个B站ID名为“黑色左轮”的相声组合。逗哏,叫左轮子;捧哏,叫闪亮的大黑。


在他们的相声里,那不勒斯叱咤风云的JOJO和布加拉提,仿佛成了天津style的茶馆艺人。那不勒斯和天津以如此方式联动,形成一种城市新风尚——天不勒津。


伴着快板的节奏跳着JOJO里的黑帮摇,是天不勒津黄金精神的透彻表现。

       

       

但严格点说,黑色左轮组合把自己的作品定义为“二次元相声”。


毕竟除了《JOJO的奇妙冒险》,他们改编过的作品还有《阴阳师》——

       

《阴阳师》四周年庆相声作品《秃然的自我》

       

       

以及《守望先锋》——

       

相声作品《推车图》

      

  

在作品的简介里,黑色左轮声明两人只是业余相声爱好者,请大家多担待。


不过,这并不妨碍观众给出自己的称赞。阴阳师相声《报鬼名》的下面,第一条评论写着:


“好厉害,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能想到二次元和相声混搭、而且被不少观众交口称赞的黑色左轮到底是什么来头?


借助万能的互联网,我联系上了黑色左轮组合里的左轮子。

       

刚表演结束的左轮子(左)与大黑(右) 照片由左轮子提供


Q&A环节


Q(屎大淋):能不能先以相声逗哏登场的形式介绍一下自己呀,哈哈哈哈。


A(左轮子):来了不少的朋友,我很欣慰,中国非著名非专业非主流非物质非文化非985非211相声演员左轮子向您致敬,相声四门功课唱跳rap篮球样样不精通,水平一般能力有限,请您多担待。


Q:如果遇上表演传统相声的老前辈,你会怎么跟他介绍自己做的二次元相声?


A:可以把我们的节目类比郭德纲老师的评剧版《列宁在1918》,郭鹤鸣老师的评书版《哈利波特》,虽有反差滑稽的感觉,也算是旧瓶装新酒,以传统艺术形式表现新兴文化。如果能让喜欢二次元文化的年轻人对相声产生兴趣固然最好,但我不认为自己能承担为相声发展创新的重任,只是一个普通的相声爱好者,照猫画虎地学着老先生的表演方式讲自己感兴趣的故事。


本质上我们属于ACG作品的同人创作,自身也非科班出身,未经过专业学习。所以希望前辈们如果看到就图一乐,对于表演技法的不专业不成熟,还请前辈们见谅了。


Q:你最早是怎么接触到相声的,怎么喜欢上相声的?有没有萌生过想要成为一个相声演员的想法?


A:大学时被朋友推荐了德云社相声,某天午饭时闲来无聊点开了郭德纲于谦相声,结果饭全笑吐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儿时只在春晚上看过相声,以为就是两个人说些俏皮话,如今有缘重逢,相见恨晚。


我个人爱好喜剧表演,小学时在班里自导自演过一些靠动作搞笑的哑剧,接触了相声之后,如郭老师所说,自然产生了“看不过瘾,票友起义自己买个大褂上台”的冲动,和朋友翻演了几次别人的段子之后,灵感迸发以那年当红的手游《阴阳师》为题材写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原创剧本《报鬼名》,也从此确定了之后的表演风格。

      

《报鬼名》


看德云社的演员们成名之后在台上花团锦簇,一呼百应的盛况,替他们高兴,也确实羡慕。所以自然也曾萌生过专业从事相声的想法。但也考虑到现实来说比较困难,首先与我现在的专业和职业规划不同,而且以我目前一年几个作品的年更效率也不足以支撑持续的演出,我个人也是倾向于将爱好和职业分开的,因此暂且没有成为专业演员的打算。


对于一个非专业的爱好者来说,目前这样仅凭热爱,以兴趣为动力做一名up主创作、表演自己喜欢的东西,有喜欢我节目的观众老爷们支持我,这让我觉得足够有趣,也足够继续坚持下去。


Q:最喜欢的相声演员和相声作品是?


A:最喜欢的是郭德纲、于谦二位老师,郭老师早期的经典作品反复听过多次,具体也说不上最喜欢哪个,“你”字系列和“我”字系列,以及他的其他原创作品如《西征梦》都是我的最爱。


特别要提及的是青曲社苗阜、王声老师的《满腹经纶》,在入坑德云社之前第一个让我觉得出乎意料有趣的相声,当年还和室友在学院晚会上翻演过,也算是我的启蒙。


Q:你和你搭档的捧哏“闪亮的大黑”是怎么结识的?两个人为何会决定一起做二次元相声?


A:我们是大学同学,同在动漫社团,一起参加社团的舞台剧表演时认识的。我们俩都喜欢鬼畜视频,经常一起交流。

       

左轮子与大黑交♂流哲学♂摔跤 左轮子供图


大黑人很帅也擅长夸张的颜艺和动作表演,和我非常合得来,我很欣赏他。大黑是最早一批也是少见的存活至今的阴阳师玩家,(是的直至今天还四年如一日每天上线,比上班都勤快,毅力可嘉)阴阳师火起来那年我们一起入坑,年末我萌生了做阴阳师相声的想法,考虑让谁来捧哏的时候我毫不迟疑地想到了他。经过一次演出之后我们一拍即合,即使毕业之后我写出新的节目也依然会找他搭档。


一起做二次元相声主要还是我的主意,大黑他之前不了解相声,但我写的剧本台词,他能心领神会该如何表演为最佳,我在此之前也和同学、朋友合作过,这个能力是因人而异的,大黑是个优秀的演员,也是我最佳的搭档。


Q:相声的剧本是由谁来创作的?目前为止,最满意的相声作品是哪一个?


A:几乎全部由我创作,在排练时大黑也会参与讨论,看哪里怎样修改会更好,有关阴阳师的节目我会跟他讨教背景和设定(因为我玩得没他勤x)


硬要说最满意的作品果然还是JOJO黄金之风的相声《我有一个梦想》,这个剧本我早就有了设想,具体的创作也经过了不少打磨。两版演出视频给我带来了最高的播放量(30W+和50W+)。虽然也有正值黄金之风动画热播的原因,总之我自己认为这个剧本下了足够心血,包袱很密集,还获得了我很多没看过JOJO的同学的称赞。

       

  

其次守望先锋相声《推车图》我也很满意,这个剧本参考了传统相声的叙事框架,在结构上来说是我最完整的作品。


Q:最开始是为什么选择从JOJO做起?最喜欢JOJO几部曲里的哪个角色?名场面和台词呢?


A:我接触JOJO至今有六七年了,高中时代被朋友安利以来一直很喜欢,开始创作相声之后一直就有做JOJO题材的想法。在第五部动画热播之际终于将这个想法实施创作了剧本,因为当时黄金之风动画的人气空前,我自然就选择了当下大家最熟悉的这一部作为题材。


JOJO这个作品本身梗极其丰富,甚至有些梗比作品本身更出名,但这些梗大多是爱好者内部的狂欢,想让路人get到并不容易,而且其设定、剧情也很难简单概括。所以创作难度还是不小,我在创作中尽可能地用简单通俗讲述黄金之风的主线,尽力让没看过的观众也能明白,并且除去JOJO梗还融入了很多时下热门的梗,意外地获得了不少好评。

       

章口就莱


最喜欢的角色大概是乔瑟夫(二乔)吧,时而认真时而臊皮的性格非常讨喜,最喜欢的名场面是黄金体验镇魂曲亮相的那幕(以前曾经临摹过)

       

  左轮子四年前的临摹


最喜欢的名台词是七部杰洛的“绕远路才是捷径”。


另外迪亚波罗的“人的成长是战胜自己不成熟的过去”我还作为作文素材使用过(著名意大利成功企业家迪亚波罗曾经曰过XXX)

              

Q:角色的大褂是自己做的吗,还是朋友帮忙做的?


A:是我自己动手制作的,从阴阳师相声开始我有了在大褂上体现cos角色特点这个想法。乔鲁诺和布加拉提的服装也一样,在与他俩服装同色的大褂上绘画出来的,有意思的是因为布加拉提站在桌子里捧哏,所以我只画了他上半身正面的斑点(蝌蚪?),后来的快板黑帮摇里露馅了。

       

只有上半身露点的布加拉提先生


乔鲁诺的大褂我就画了他的心形开胸和瓢虫,视频刚出的时候还有观众老爷调侃说大褂不是真开胸差评(真开胸一撕怕不是直接变披风了)

       

剧本构思阶段的服装手绘概念图 左轮子供图

      

角色原型


Q:视频里的《我有一个梦想》是在哪里表演的?当时台下有多少观众。台前幕后还有表演途中的氛围如何?


A:是自己大学动漫社的LIVE,我们社团每年都会有春日祭和秋日祭两次晚会,大学期间我的大部分节目是在此演出的。台下当时粗略来看几十人将近一百人吧。因为观众都是自己社团的成员,大家彼此也熟悉,所以基本不怎么紧张,而且大伙真的很捧我们,氛围比我预想中好很多,演出后也在我们社内反响良好,很多没看过JOJO的朋友也称赞说看我们的节目笑得前仰后合。非常感谢各位。


表演相声之前我甚至还报名唱了一首JO5的OP,但因为唱得太烂了就没好意思拍视频。

       

       

Q:目前为止大概公开表演过多少次相声了,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场?


A:公开表演大概八场,大部分在学校社团,还有一次是跟阴阳师的舞台剧团一起商演(可惜没录视频)。印象最深的是在某年我们周边三校联合举办的LIVE,请到了上海很多高校的动漫社成员,场地是在隔壁学校的礼堂,舞台比我们自己学校的大很多。记得当时一上场,灯光一亮看到对面黑压压一片观众,霎时间紧张得腿都抖,真想跟大黑换一换,站在桌子里抖腿也瞧不见X。


那次的节目是三段阴阳师相声合在一起,说了整整45分钟,开场因为紧张嘴瓢了好几处。好在后面进入状态了,关键的包袱和贯口基本没有失误。然而进入状态之后有点忘我了,导致负责人在台下提醒我们超时了我完全没看见。整体反响非常好,下台之后隔壁学校的同学跟我说你们讲了快一个小时我一点都没困,行吧我就当您夸我了。


有时候我们台上也会忘词,有一次在学校演出,他忘词了,直接当着观众问了我一句“什么词儿?”把我也整懵了。后来有一次我也忘词了,观众直接开玩笑喊退票,大黑结果话茬说你们买票了吗就退,观众又笑着说买校车票了。


Q:有没有受到过漫展之类的表演邀请?我看到视频弹幕里很多人建议你们的相声登上B站晚会或者拜年祭。


A:去年接到过几个JOJO茶会的邀请,比较可惜因今年疫情没能赴约,自己是有去漫展演出的想法的,也许以后有了足够多的作品会主动去报名。


确实有好多朋友评论“拜年祭没你们不看”,很感谢大家捧场,我看过几次拜年祭的节目,很惭愧,觉得自己水平还不足以和大佬们相提并论,还需再提高姿势水平,今后若有机会,我也希望能在拜年祭和大伙一起过♂年。


Q:你的相声技巧是从哪里学的,有老师教授吗?


A:如前文所说,我非专业出身,也没有经过专业的指导。完全是兴趣使然,看了很多相声之后照猫画虎学习模仿专业演员来表演的,创作上则是参照了很多传统相声的构架,写好叙事之后再融入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的包袱,学得也并不算到位。可能因为自己是北方人,在语言上模仿得还算可以,记得普通话考试前完全没复习,听了一晚上相声考了二甲。


大黑老师是南方人,之前更是没有接触过相声,在口音上他尽力了,表演技巧方面也一样没有学习过,只是我给他看了很多优秀捧哏的例子,他模仿着来,不得不说他在表演上的模仿非常到位。


Q:学相声最难的是什么,是写段子、唱曲子、打快板?


A:毫无疑问最难的是写段子。一场完整的相声绝不仅仅是笑话集锦这么简单,要考虑叙事,考虑结构框架,之后才是构思包袱,不仅是什么包袱好笑,还要考虑哪里放什么包袱,如何铺垫,最后用什么底结尾。


对于我们这种二次元作品改编相声来说,我要面向的还有不了解作品的路人观众,要考虑怎么用三言两语把作品的设定讲解清楚,如何用流畅的叙事让初看的观众了解作品的剧情。这前前后后耗时耗力,录制视频只需要两天,写一个剧本可能要一两个月以上,还不包括完稿之后反复打磨,我更新不勤的原因大多在于此(不完全是因为我懒)


我们目前的作品没有多少柳活,所以基本不太唱曲(最多唱唱黑帮摇、保加利亚妖王)。但我早期的作品几乎都会有贯口(rap)。这属于写起来容易练起来难,我嘴皮子真的不算利索,写这个不是为了炫技,是我以前觉得这属于一个相声应有的部分,排练的时候其他部分的对话可以理解着去记,这部分真的就只能硬练,完全靠口舌肌肉记忆,一点也不能思考,犹豫就会败北。


贯口


打快板我们也不常使(因为我不会),这次阴阳师四周年的节目里我想到用快板书的方式对四年的剧情做个总结概括,所以临时学了两天,打得稀烂,顺便脑洞迸发来了一段快板黑帮摇,意外地反响不错,虽说想打好比较难,我还蛮有兴趣的。总之作为相声演员应具备的技能,还需加大力度继续学习。


Q:除了现有的JOJO、守望先锋和阴阳师外,还有哪些IP是你最想改变成相声的?


A:我在选材上考虑的首先是自己喜爱并且熟悉的作品,其次是认为它适合改编成相声。首先想做的当然还是JOJO其他几部,除此之外一直想做鬼灭之刃的相声,最近已经在构思了。此前读了巫师3的原作小说(《猎魔人》系列),觉得让吟游诗人丹德里恩当说书人来一段单口相声讲讲杰洛特的故事,或者俩人来个对口应该很有趣。

       

美剧《猎魔人》中的丹德里恩


当然这些也都还在构想阶段,至于之前有朋友评论里提到的明日方舟、FATE、还有假面骑士,比较惭愧这些题材我不太熟悉,暂时也没有能力做改编,希望以后有机会去了解吧。


Q:你有没有听说过《火影忍者》评书和《哈利波特》评书?你觉得这种结合二次元作品一类的流行文化,会不会是相声这种传统曲艺的未来发展方向?


A:听说过。我认为这是传统曲艺未来发展的一种有活力的可能性,但应该不会是主流方向。传统曲艺,特别是相声这种语言艺术,必定要贴近大众生活才得以生存发展。二次元文化目前来看虽然是新兴的流行文化,但从受众群体看来依然还属于亚文化。


结合二次元文化的传统艺术产生的这种反差确实令人耳目一新,也能吸引到喜爱二次元文化的年轻人来喜爱传统艺术。但对于更广大的对二次元不了解的人群来说就难以产生兴趣。


郭德纲老师当年原创的“你”字和“我”字系列相声,正是反应了底层小人物的生活才让大众觉得贴切和喜闻乐见,由此可见在传统曲艺未来的发展中,贴近最广大人民群众生活是必须坚持的。在此基础之上可以产生一些分支去吸引包括二次元文化在内的各类亚文化爱好者群体。其次,改编二次元作品本质上属于同人创作,如果未来出现大规模的商演,则不可避免会产生商业上的版权问题。所以目前来看这个方向难以成为主流。

       

       

Q:对于相声这种传统曲艺的未来,你的态度是偏乐观还是悲观?


A:我持乐观态度,首先如前文所说,在以德云社为代表的众多新兴相声团体的带动之下,相声如今迎来了空前繁荣,纵然通过网络可以随时随地免费观看,人们还是愿意花钱走进剧场听相声,几千上万人的剧场满坑满谷,年轻粉丝群体更加狂热,这在电视相声时代是难以想象的。


从《欢乐喜剧人》开始,《相声有新人》《德云斗笑社》等各类综艺也层出不穷,热度空前。即使近几年和相声相似的脱口秀在国内兴起迅速发展,相声也不会被取代,而是会随着人们的文化需求真正做到各自繁荣两开花。与电视及网络的发展没有取代电影院同理,保持创新的相声不会轻易过时淘汰,在此影响之下会有更多感兴趣的年轻人去学习和从业,为相声注入新鲜血液。


Q:除了你们在做的二次元相声,你还知道哪些人在做类似的相声创新?


B站有一位UP主(馉饳儿馉饳儿)做过快板书哆啦A梦、小猪佩奇、评书柯南等,专业且妙趣横生,和我相比他是真正的曲艺行家。另外还有十醒书场的JOJO评书,印象中之前在B站拜年祭上看到过大鼓书《复仇者联盟》。相声方面看过不少同人作者写的剧本,只是暂时没有表演,总之在这方面我不是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期待会有更多有趣的作品诞生。


A:有没有想过将来德云社如果要签你们会怎么样,哈哈哈哈


现在来看这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如果将来有这么一天,而我还保持着热爱,没有决心去做其他行业的工作,那一定会欣然同意吧。虽然我也不敢肯定自己有足够的天赋和能力,能经历磨练熬到成名就是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屎大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