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也没用,你的快递困在了“巨头混战”中
2020-11-16 17:45

催也没用,你的快递困在了“巨头混战”中

快递员流失、网点异常背后,是一场快递公司的价格战。合作方式和收益分配的不同,令降成本博弈中几类参与方的话语权并不对等,基层网点与快递员,成了这个系统中的压力承担者。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读数一帜(ID:dushuyizhi007),作者:冯奕莹、王颖,编辑:杨秀红,原文标题:《“双十一”买买买之后,你的快递到了吗?》,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双十一”购物狂欢盛景之下,快递配送异常消息时有发生。


近日,社交网络上,许多人反映 “剁手”之后快递异常的经历,比如快递在流转至某个站点后莫名停滞。微博ID“**君不贪睡”11月9日发帖反映西安中通快递派送异常:“从11月4号开始,所有的东西不是滞留就是退回,好几个辛辛苦苦零点抢的商品,退回商家了。还有的留在外省多少天了,一问才知,是因为西安报备异常了。” 


另一位西安中通快递用户为了拿到自己快递,冲到了网点,结果看到现场数万件快件杂乱堆放。网点工作人员则告诉她,这几万件货不会再动了,让该用户自己翻找。


虽快递业网点异常每年都有,但近一月来,社交媒体上反映网点停摆涉及的地域、公司都达到了一个高潮。


从《读数一帜》记者拿到的几家快递公司网点异常表单,或全国各地暂停、慎发表单来看,多地网点备注“人员流失严重”、“人手不足”、“原老业务员全部离职字眼”。微博上,“快递罢工”一词数次冲上热搜。公司层面,圆通速递(600233.SH)、申通快递(002468.SZ)、中通快递(ZTO.US)、百世汇通(BEST.N)、韵达股份(002120.SZ)等“通达系”公司均有涉及。


快递员的处境有什么变化?记者采访发现,快递员普遍面临一大困境:活变多了,钱变少了。近年来,“通达系”快递员派送费持续降低,全年的工作强度则年年加码。


为何快递员辞职、流失,网点异常、停摆,会在多地出现? 


多地网点异常背后,是其依赖的系统生变。一场快递公司的价格战正在上演。电商件占总快递发货量七八成,电商客户成了主战场。价格战面对电商客户的报价甚至低至1.5元,快递公司单票收入一年多以来跌去三成,行业每一个环节均承受高压。


然而,合作方式和收益分配的问题,令这场降薪博弈中几类参与方的话语权并不对等,话语权不高的基层网点与快递员,被转嫁压力后成了快递系统中脆弱环节。 


一位快递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网络罢工传闻,苦笑:“其实严格来说我这也不算罢工,因为我们没有劳动合同,不是人家员工。只是想要回工资而已。” 


多位业内人士判断,目前的价格战尚未到高潮,很可能只是开始。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告诉记者:“我们去年已经提及,如果现状不改变,网点异常将在今年批发式出现,明年可能是集团军式的出现。”


价格战是市场行为,然而对基层网点和快递员若无最低限度的保护机制,作为社会基础设施的物流网络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局部不稳定,反噬整个快递行业。


一、快递价格战愈演愈烈,单价几乎跌去三成


虽然我国快递行业发展一直伴随价格战,但去年至今的这场降价更为迅猛。新玩家搅动了市场,2019年顺丰控股推出特惠专配新产品,今年以来又有极兔快递、京东旗下众邮快递、顺丰旗下丰网等三家新加盟制快递网络加入,价格战越发白热化。


极兔快递在华东与华南,甚至有单票低于1元的大客户。10月1日,众邮快递宣布推出1.5元发全国的优惠政策,虽在行业内部,之前“通达系”也时常有1.5元的低价,但要拿到这个价格,门槛相当高。


降价直观体现在了上市公司公告的月度单票收入中。去年5月至今年9月,顺丰控股单票收入降低20%,A股三家“通达系”上市公司(申通快递、韵达股份、圆通速递)的单票收入均价,从3.07元降低至2.17元,下降29.3%,几乎跌去三成。 


快递行业仍是单量每年以20%~30%速度增长的朝阳行业,然而身处其中的头部公司,A股上市的三家“通达系”快递公司三季度财报显示,“增量不增利”仍旧是普遍现象。


一方面是业务量的高歌猛进,今年9月,这三家公司公告的业务量之和为35.4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6%。另一方面,与业务量猛增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企业利润大幅下降,以前三季度扣非归母净利润计,圆通速递为12亿元,同比降低9.7%;申通快递为-0.51亿元,同比下跌-104.87%,韵达股份为8.51亿元,降低52.14%。


快递员的处境与之正好对应。快递员人手增加有限,单量的增长直接体现为工作量的连年增加;成本的压缩直接体现在快递员派件费屡被下调上。


二、成本压缩下各方博弈,每一毛钱都很重要


尽管为压缩成本,行业链条中的每一方都不得不做大量努力,或者妥协。然而,合作方式和收益分配的不同,决定了降薪博弈中几类参与方的话语权并不对等。


不同于顺丰控股和京东等采取自营模式的公司,“通达系”采用加盟模式。加盟模式下,枢纽转运中心通常自营,收货和派货则依赖加盟商和加盟商的下属网点。加盟商为独立法人,与快递公司为合作伙伴关系。


两者间结算规则复杂,可以理解成加盟商是快递公司客户,快递公司则是加盟商中转物流信息服务供应商。笼统来说,当用户寄出一单快递时,快递公司会向加盟商收取包括面单费、中转费、运输费、派件费等费用, 合计约2元~4元。此费用类似抽成,也即上市公司报表中的单票价格。


客户快递费剩余部分,则为快递员的收件提成和一二级网点营收,按照自行约定规则分配。


仅仅以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来看,上市公司已将发条拧紧。招商证券研报统计,各家快递单票毛利在快速降低。


图表1:各家快递公司单篇毛利对比(单位:元/票)


单票毛利均较低的情况下,成本控制跑得越快,价格战的空间余量越大,就越有胜算。以2019年圆通速递披露的单票成本变动情况为例,单票快递产品成本整体降幅达14.03%。其中,2019年公司运输成本0.69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3.43%,单票中心操作成本0.36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17.12%。单票网点中转费下降 47.65%,则主要系结算政策调整所致。


图表2:圆通速递2019年财报披露的单票成本变动情况


其中,成本降幅最少的是派送费1.31元,仅比上一年度的1.37元下降4.4%。其实圆通速递2018年度的单票成本变动表现出了类似的结构变化,其他成本大幅下降,派送费微降,因派送很难靠技术能力提升下压。


不过,压缩成本仍不足以抵消单票收入三成的下跌,几大快递公司的经营利润仍在大幅下降。 


图表3:A股四大快递上市公司净利润对比


如此激烈的竞争下,快递企业盈利与否,单件价格的每一毛钱都意义重大。同时,技术革新带来的成本降低空间,正在缩窄。以中转费为例,一年内可以从单票0.4元成本下降到单票0.21元,但是之后很难保持这样降低成本的速度。成本控制压力转而向派送费和加盟商费用传导。 


三、各方话语权不平等,基层网点和快递员承压


压价格、控成本、降利润的压力是如何在快递企业和各级加盟商,快递员之间传导的?


对加盟商来说,在“以罚代管”的体制下,快递企业意志显化为不断上涨的发件量指标与随之而来的罚款。


对于快递企业来说,快递单量至关重要。每一件普通单中,快递公司能抽取的收入为比较确定的2元~4元收费,故市场占有率越高越好。另外,各快递公司近年加大转运中心等投入,更多业务量能提高设备使用率,降低单位成本。


当加盟商无法完成发件指标时,总部会有罚款,任务达到规定量则有奖励。大量加盟商“发空单”刷量的潜规则即是此原因。发件指标压力下,对于单量大的客户,加盟商甚至会接受无利润、甚至令自己轻微亏损的客户——既能拿到任务量达标的总部补贴,又能避免罚款。


因单次量大,给电商发货报价甚至可以低至1.5元左右,多位从业者评价,该费用的快递单存在亏损可能。 


同行不同利,这是记者采访中快递加盟商经常提起的一句话。在快递业,直接对接总部的为一级加盟商;与一级加盟商签订协议划出部分区域经营的,则为二级加盟商。


实力较强的加盟商与总部议价能力较高,浙商研究管理专家周锡冰介绍,近年京东等平台企业涉足快递业,加剧行业洗牌,虽然之前的三通一达+顺丰格局已经形成,但是一些加盟商左右逢源,在此轮洗牌中,一些服务优质的加盟商成为各个快递公司争夺的战略资源,其议价能力较高。


实际上,在这场博弈中,最末端的基层网点和快递员正在承受较大压力。


如前文所言,客户快递费剩余部分,由一二级网点、快递员按照自行约定规则分配。一级网点对二级网点,二级网点对快递员的政策有较大自主性。快递行业,利润由派件费和收件费构成,派件费从一级网点、二级网点、快递员层层截留,收件成本则层层加码。


几位快递从业者给记者提供的异常表格显示,近期快递网点异常现象依旧较多。手握资源的一级加盟商,上可与总部谈判,下可调整与承包商的规则将压力转移,虽收入比起之前大幅下降,生存状况尚可。二级网点与快递员在利益分配上的博弈空间和话语权则大为减少。


派送费持续走低背景下,收件少、派件大的非产量区网点经营越发困难。二级网点的不可替代性并没有那么强,一方面要为了单量业绩操心;另一方面,派送费降低后,如果降低或拖欠快递员工资,则面临无人配送的现实难题,这会导致巨额罚款。 


加盟商的员工均自主招聘,盈利独立核算,员工80%以上都是劳务模式。多位快递员向记者反映,大多数快递员都没有劳动合同,也没有五险一金,这是行业普遍现象。快递员王强称:“原来派送一单的收入是1元,后来降到9毛,现在降到8毛,现在一个月收入只有8000元。去掉将快递存放到快递柜中的2000元费用和罚款等,最终到手的只剩5000多块了。” 


收入快速下降背后,快递员面临的工作环境十分严苛:早晨7点起床去分拣、从早到晚抢时间配送的几万步奔波、各种催件电话消息、罚款、轮值夜班、几乎全年无休。在此情形下,招人难近年始终是快递行业发展的一大痛点。多名快递员强调,关键是“付出与回报是否成正比。”


因此,有时为了留住快递员,二级网点老板反会给快递员补贴单件派送费。二级网点的盈利和派送费成了一对此消彼长的矛盾,若补贴或给快递员较高派送费,则经营困难;不补贴则招不到人。这轮快递网点异常主要原因则来自派送费的调整:有快递员是因为工资过低;有快递员是因为网点经营经营经营状况糟糕拖欠工资或者网点老板亏损跑路欠薪;甚至有网点抗议派送费降低而停工。


如此种种,看似是网点老板与快递员的直接矛盾,两者为对立方,实际上双方同样受困于整个系统。


四、价格战尚未结束,会不会有更多网点异常?


价格战可能并未行至高潮,而只是起了前奏。物流行业如血液一样,高效配发着快递,这个体系却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要经受越来越多的堵塞、暂停、失灵。


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称:“关于价格战,我们认为临界点还没有到来,还有非常大的空间。”这是因为,最近两年发展起来的极兔速递等新势力的攻势不容松懈,更重要的是,各个环节还有降价空间。


有从业者总结,这场价格战比拼的重要因素,包括诸多方面,如:拼成本,拼派送费,拼网点的承压力,拼家底,拼利润,拼融资能力。


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2月,圆通速递、申通快递、韵达股份、顺丰控股四大快递巨头相继借壳上市A股。在行业格局生变之前,从财报上看这是一个高毛利的生意,四大巨头2017、2018年的净资产收益率集中在13.21%~35.45%之间。


另外,直至今日,各家快递巨头现金流仍充沛。顺丰控股手握百亿资金,且连续三年保持增长态势。韵达及中通则持有50亿元资金,其中,韵达于今年5月刚完成定增,货币资金从2019年底的19亿元飙升至今年三季度末的50亿元;中通半年报显示资产负债率为19.57%,为五家快递公司最低,未来还有较大的融资空间。


圆通2019年发行36.5亿元可转债,资金储备无忧,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达到39亿元。但申通货币资金同比有所下滑,为24.38亿元,资金压力相对同行较大。


加盟商的承压能力是否到了上限?一定比例的亏损也许是可接受的,若所有的网点都盈利,则违背商业规律。专家称,关键在于各家快递公司未很好实现经营不善网点的裁撤、整合,出事时的兜底,平稳交接。


多位受访者表示核心区域一级网点经营状况尚可,一位中部区域的一级加盟商负责人告诉记者:“大部分的一级加盟商经营状况还是不错的。我感觉只要是电商多的地方,无论你做哪个快递,都是赚钱的。像我们所处区域,在电商并不多的情况下,就只能去选择一个好的快递,这样的话才能不赔钱,然后还能赚一点。”


另外,主业亏损,网点也可能有承压空间。前述负责人表示,快递主业是亏钱的,但是利用快递业务带来的人流和配送网络做些副业,也有可能实现盈利。比如去年做了买菜拼团收益不菲,今年在多多买菜的冲击下打算退出;另外,代理一些日用品零售,最后综合也能实现盈利。


从快递末端来看,行业寄希望于驿站和快递柜,在快递系统中,快递员是货物最后一公里的搬运工。不过,快递柜降低的成本,可能会迅速被价格战拉平。


业内预计,价格战还会继续相当长时间,盈利差的网点会更大规模的出现问题,快递网络时有不稳定,快递员也会在越来越低的薪水下通过离职、停工等方式抗议。


五、价格战将改变行业格局,谁是最后赢家?


愈演愈烈的价格战,何时终局?


赵小敏如此看待价格战终止的条件,他说:“市场在这里有一个博弈,但这个临界点还没到。第一,出现更大波动,出现可能不是一个网点,而是一个区域出现波动,甚至是比较大的区域波动。第二,无论你怎么降价,你的量上不来了。第三,就是股价暴跌,股债双煞,这三个共振才能意味着价格战的拐点到来。”


这场竞争的终点是什么?其可能的结果是:一些企业出局,绝大部分参与者精疲力竭。


目前,极兔速递等本就烧钱,四通一达中,百世快递已连续几年亏损。申通快递今年第三季度曝出亏损,前三季度业绩同样在亏损线徘徊。而二线快递品牌天天快递、宅急送、优速、跨越速运等本就经营不善,今年空前艰难。苏宁易购财报显示,天天快递已经连续亏损三年。


价格战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市场竞争应在规则之内,业内专家强调要有比如对快递员的最低限度保护。稳定的网络是物流公司的核心资产和声誉关键,也是社会基础设施。当客户服务跟不上,物流网络不稳定,最终反噬的是整个行业。


目前看,此次价格战的先行者之一,顺丰控股获得了巨大成功,顺丰控股前三季度业务量达56.72亿票,超过2019全年业务总量。三季度报告显示,其归母净利润为55.98亿元,同比增长29.84%。


值得注意的是,顺丰控股的胜利起于价格,根源恐怕在产品创新,即便是顺丰特惠,价格依旧高出“通达系”不少,可见电商客户对服务质量的需求并未被满足。 


在美国和日本,前三大快递企业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中国,快递巨头仍旧林立。这场商业战争,可能最终会以行业并购,数家企业倒闭出局为结局。 


(文中王强等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读数一帜(ID:dushuyizhi007),作者:冯奕莹、王颖,编辑:杨秀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