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野男孩”丁真,回到田野
2020-11-20 18:28

“甜野男孩”丁真,回到田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清新时报(ID:qingxintimes),记者:李若佳、魏小雯,原文标题:《把丁真归还给他自己:康巴汉子的这一周》,头图来源:@理塘县融媒体中心


“黝黑的皮肤,健康红润的脸庞,睫毛在眼睑处投着阴影,左耳点缀着磨砂金的耳坠,细碎的刘海下有一双藏羚羊般纯净的眼睛,纯真和野性在他身上冲突又融合。一瞬间,有一种灵魂被穿透的感觉。” 一位网友在11月13日的微博热搜话题“藏族的康巴汉子有多帅”下这样写道。


与此同时,还有无数颗心被这位藏族小伙丁真击中。


11月11日,摄影师胡波在自己的抖音账号@微笑收藏家波哥 上发布了一条有关丁真的短视频,此后,短短两天丁真就爆红出圈。11月13日,“丁真直播”和“康巴汉子有多帅”的话题分别登上抖音热搜榜的第一位和第二位,并收获“爆”的标签、近2249.6W的热度和5373W“在看”的高数据。同时,丁真还两次登上当天的微博高位热搜,收获近4.4亿的阅读量和6.3W的讨论量。


爆红视频中的丁真


甜野男孩


“甜野男孩”,是伴随着丁真爆火而出现的新词。又甜又野,又奶又狼,摄影师胡波拍摄的照片中,丁真独特的气质戳中网友的审美点。



在现代化、商业化的娱乐圈体系下,曝光在大众面前的大都是妆容精致的鲜肉爱豆,在没有深入了解之前,他们看起来仿佛是流水线上生产出的美丽人偶,千篇一律地出现在白幼瘦的审美环境下。


而视频中的丁真自然真实、不遮不掩,其纯粹野性直接冲击着当下的精致化审美。同时,画面中的草原雪山、蓝天白云所营造的氛围和极具特色的藏族服饰更是为其增添了圣洁感和异域感。在大众审美疲劳的当下,丁真的颜值如同一支清新剂,注入了浑浊已久的空气,进而引发了一场狂欢。


如果说,短视频中的野性气质还只是吸引了无数的围观,那么随后的直播则是让无数的围观者入坑躺平。


直播中的丁真显得有些害羞和笨拙,偶尔跟不上节奏时会忍不住偷笑;不太懂汉语的他甚至在回答网友“你是哪个省”的提问时说“妈妈生的”;当被粉丝问到梦想时则认真回答说“希望能在马赛中得第一名”。直播之后,短视频中那张“野性”的脸立体化为一个纯真的少年,“让丁真的小马跑第一”也成为了无数迷妹的入坑宣言。


丁真直播画面


此后,这场审美狂欢朝着更加饭圈式的方向发展。网友们为丁真开通了微博超话、建立了豆瓣专组,视频剪辑、动漫绘图、甜宠文创作等各类二次创作更是层出不穷。尽管有关丁真的信息有限且碎片化,但这并未影响网友们的创作激情,反而留给了他们更多想象的空间。


也正是在这样的碎片化传播情境下,网友能够自由地进行完美想象,将其脑补为高原雪山上长大的、眼神清澈又充满野性的“小狼狗”,抑或是神话为帅而不自知、不谙世事的未被现代社会腐蚀的“异族天使”。


丁真的微博超话和豆瓣专组


至此,甜野男孩就这样被捧上了神坛,但这场审美狂欢和饭圈式自嗨却远远不止于此。


造神与毁神


国内的经纪公司、网红机构与影视公司闻风而动。


11月13日,微博上就出现丁真要参加《创造营4》或《明日之子》的传闻,#丁真 创4#登上热搜。11月14日,摄影师胡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说:“视频火了以后,一下子有了很高的曝光率,迎来一些机会。已经有人在邀约,类似选秀什么的节目,最多的还是网红公司。”


网友纷纷担忧当资本流量疯狂涌入,这样难得一见的纯真、质朴也会被商业化污染、泯灭。大家更担心的是,未经世事险恶的男孩一旦被抛入娱乐圈的漩涡,无情的资本、迅速膨胀的欲望会裹挟着他的人生走向不可挽回的深渊。


兰州交通大学本科二年级的徐江萱是丁真刚引发热度时就被他吸引的人之一。“现在男明星妆都画得太浓了,突然出现一个纯天然帅哥,就很特别。”她说,“一旦成为网红,很他就可能会被同化。况且一下子改变他的生活轨迹,谁知道他会遭遇什么。”


被迫走入公众视野的丁真,坐上了舆论的“过山车”。简单的审美狂欢转瞬即逝,道德的评判随之而来。


有网友扒出丁真旧照,与如今“甜野男孩”的形象不同,照片里的丁真留着斜刘海、勾起嘴角、表情轻蔑,竖着中指。此外,丁真曾在舅舅的直播中说自己没怎么上过学,这个“草原上的天使”迅速跌下神坛,成了一个不学无术,桀骜不驯的“小混混”。


当发现丁真与自己想象中的完美形象不同时,部分网友毫不留情地将他抛弃。就丁真是不是真的不太会使用互联网、家境是否真的普通的话题,微博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讨论,#丁真 竖中指#等话题一次又一次冲上热搜。


造神与毁神,就发生在短短的两天之内。


部分丁真相关热搜


但很快,网友又开始为他澄清。有人说,在西藏文化中,竖中指只是表达“三等”,即普通、对某事物无意见的意思。有人为他辩解称“可能他纯真地以为那是一种拍照的流行方式”,“谁十几岁还没有这样的中二时期”。


最终,社会媒体的出面才止息了这场荒唐的争辩。“四川观察”对丁真进行了直播采访,当主持人询问丁真是否知道有选秀节目邀约,是否想进入娱乐圈等问题时,丁真都表示“不知道”,“自己只想让自己的小马在比赛中获胜,做赛马王子”。


这场直播破除了各种谣言,也引导着网友不要将丁真标签化。“丁真不能只把一张脸去给人看,不能把自己的真实去展现给世界,那是不对的。他是一个立体的人。一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还请大家摆正自己的心态。”主持人说道。


故事的发展千回百转,深究后却发现从始至终只是一场网友自嗨的“独角戏”。丁真的人设在人言中起起落落,虚虚实实,都不过是网友们自己的想象与构建。


正如学者文晓欢所说,在短视频和社交媒体占据主导的今天,碎片化颠覆了传统思维的逻辑性和连贯性,使人们逐渐习惯于获取碎片化信息,思想变得琐碎与平面化,无法进行系统的理性思考和逻辑严谨的论证思辨。


只是因为一段视频中纯洁的笑脸,无数溢美之词便疯狂涌入,可转瞬间,就又可能因为一张不那么符合想象的照片,让曾高唱赞歌的人疯狂回踩。


碎片化传播下,受者难以短时间内了解事件原貌、接触深度的解析与评论,便极易被信息洪流携裹,浸入群体意见,从而形成垄断式信息流。而资本往往试图引导这种强大的舆论力量,以达到其营销目的并从中获利。


大众无意中都成为了资本的帮凶,在舆论声浪中将丁真一波一波推向舞台中央。


被推上舞台的素人


丁真被这样随意地抛入公共话语场中,身份被挖掘,生活被肆意评判,就像是被关在福柯所谓“全景敞视监狱”中(全景敞视监狱是一种分解观看/被观看二元统一体的机制。在环形边缘,人被彻底地观看,但不能观看;在中心瞭望塔,人能观看一切,但不会被人看到。),他因网友的欲求而被展示,网友作为观看者有绝对的权威,而作为被观看者的他被迫生活在规范性的眼光之下。


当#丁真该不该离开草原发展#这个话题再次冲上热搜,舞台中央的丁真将经历这场狂欢的最后一击。不再只是简单的观赏与评判,网友们迎来了整场狂欢的高潮——设计人生。


当网红还是明星?开民宿还是去上学?网友们乐此不疲地进行着讨论和设想。他们或许并未发觉,自己已将丁真的人生当作了表达自我的工具,并在设计中尽情享受着操纵人生的快感。


舞台上的丁真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被消费的商品和被消遣的符号。


而像丁真一样被推上舞台的素人还有很多。


阿哭,一个长相清纯、家境贫寒的13岁老挝女孩。2019年的一条快手视频让全网将她夸赞为“被上帝吻过的天使”。视频中的她笑靥如花,但看似岁月静好的画面背后,却是一个利用阿哭颜值吸引网友眼球,做壮阳药、拉皮条等肮脏生意的油腻男人。在和阿哭有关的视频下,有很多猥琐、带有性暗示的言论,甚至有人联系拍摄者,想要付费“认识”阿哭。


对于阿哭而言,曝光和讨论并未改善她的生活处境,她的父亲仍然会因为满意的礼金就草草让她出嫁,而镜头和屏幕那端则还有着无数不怀好意的目光。


老挝女孩阿哭


犀利哥,因2010年天涯论坛的一篇帖子《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帅到刺瞎你的狗眼!求亲们人肉详细资料》而迅速走红,被网友誉为“乞丐王子”。甚至日本、韩国、欧美等各国媒体也纷纷报道。曝光走红让犀利哥找到了家人,并在接受治疗后精神状况逐渐好转。但走红后的各种商业表演和炒作却使得他愈发小心谨慎和惧怕生人,后来犀利哥又多次犯病、消失不见。而这一切都早已无人关心。


如果说,阿哭是一个被心怀不轨之人毁掉的猎物,那么更多的悲剧则是像犀利哥一样,在爆火之后被消费殆尽,再被快速淡忘。在丁真的微博话题下,很多网友发言说想起了当年的初代网红们:芙蓉姐姐、天仙MM、后舍男生、吹头小哥……这些名字也曾短暂遍布网络,但最后都淹没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


当聚光灯撤下,被迫登上舞台的素人都只能黯淡离场。激情过去,只留下一地鸡毛和那些走样的人生。


犀利哥和羌族女孩“天仙MM” 


11月18日,丁真再次出现在微博热搜的第五位。签约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文旅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后,丁真表示不想被外界过多打扰生活、影响家人,同时也希望为甘孜州、理塘的旅游宣传贡献力量。即使仍有网友认为这个平台于他过低,有网友因他没有选择进入演艺圈而失望,但关于这个藏族少年未来的讨论终于告一段落。


正如此前的“四川观察”直播中,主持人打断网友对丁真未来的“想象”时所说的那样:“无论进演艺圈还是留在草原上,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不要让丁真被大家的观点所裹挟,走上一条自己不喜欢的路。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这才是我们大家都想要看到的。”而如今,丁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们只需为他祝福,愿他永葆最初那纯真的笑容。


丁真和阿哭不是美丽玩物,也不是被围观者贴上标签后所建构的形象,他们只是他们自己,是隔着屏幕的你我并不了解的一个真实的人,更是有着独特灵魂和自主选择权力的一个立体的人。


康巴汉子丁真,在这近一周起起伏伏的狂欢之后,终于被归还给了他自己。


“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翅借我。不会远走高飞,到理塘转转就回。”


正如丁真所歌唱的那样,或许,他依旧能自由驰骋于那令人神往的草原天地间。


参考文献:

[1] 任福兵.碎片化与拼图化:网络传播的扩散与整合[J].情报资料工作,2014(03):18-24.

[2] 柴冬冬,金元浦.数字时代的视觉狂欢:论短视频消费的审美逻辑及其困境[J].文艺争鸣,2020(08):79-86.

[3]文晓欢.浅析以微博为代表的信息传播碎片化——以“新浪微博”为例[J].北方文学(下半月),2011(06):143-14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清新时报(ID:qingxintimes),记者:李若佳、魏小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