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辛巴,不止王海
2020-11-21 12:00

打假辛巴,不止王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chaintruth),作者:闫俊文,编辑:饶霞飞,题图来自:东方IC


从11月14日开始,王海不断发微博,持续曝光辛巴团队售卖假燕窝。11月20日的一条微博内容为:小仙炖鲜炖燕窝和辛巴燕窝没有啥差异,也是智商税!我们送检的小仙炖唾液酸含量每100克不过60毫克,价值约三毛钱!那么小仙炖每100克糖水卖多少钱?答案是279元! 


在昨天做客腾讯新闻时,王海表示,“报告显示,辛巴燕窝糖水(风味饮料)非法使用食品添加剂‘乳酸钙’,需要对消费者退一赔十!”对于直播带货,王海评价为,“网红带货,要么杀熟,要么替骗子杀熟。”


王海的第一枪指向辛选主播“时大漂亮”,也就是辛巴的徒弟,她在售卖一款燕窝风味饮料,王海送去检测的结果表明,该产品蔗糖含量4.8%,而成分表里碳水化合物为5%。“就是糖水。”


同时,这位打假斗士在微博称,含燕窝饮料、含燕窝方便粥、含燕窝糖水皆智商税。根据他的估算,“辛巴燕窝”工业成本不会超过1元钱,但其在辛巴团队直播间的售价超过40元。


图 /  微博@王海 燃财经截图


11月20日,辛巴团队也回应了燕窝事件,称公司只是根据客户提供的产品信息做直播推广,不涉及任何采购销售行为。同时也表示,如果消费者对这款产品有任何不满,可以申请退款退货。


王海被称为“中国打假第一人”。1994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正式施行。1995年,王海通过打假两副假冒索尼耳机双倍索赔成功,一举成名。


打假是一个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据报道,王海从事专业打假工作20余年,获取了巨大利益,早在2013年,他的个人资产已经过千万。但王海的公司也需要不定期变换地点,与客户或是媒体见面也大多选在公共场合,公司员工的姓名、年龄、性别永远都是秘密——这些举措有效防止了被打假者的报复。


“欢迎来告我”,这是王海的口头禅,也是职业打假人的一个标志性话术。不过,真正的打假很危险,只有少数人敢投身其中。随着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崛起,打假人找到了另一条生财之道,那就是内容化、娱乐化,通过有限度的曝光,来涨粉做号接广告,这条路要安逸得多,做的人也多得多。


也是在11月20日,另一位打假人在朋友圈晒出一张聊天截图,一位自称是辛巴团队的工作人员给其发微信,让其删掉两条涉及“辛巴燕窝”内容的视频,一条视频20万元。这位打假人拒绝。目前,这两条视频仍挂在他的抖音和快手账号上。他的账号粉丝累计超过400万。


上述打假人制作的两条视频发布于“辛巴燕窝”事件发酵初期,与王海在微博中指出的问题类似,质疑“辛巴燕窝”其实不是燕窝,并质疑上述产品中的“乳酸钙”属于非法添加。


“收20万,够我蹲10年的,你觉得一个打假人会上这个当?”打假人回击说。但不久之后,他又将这张截图删掉了。


燃财经发现,“打假”已经变成了内容创作生态的一部分,对于这部分打假人来说,索赔不是最重要的,积累粉丝才是王道,商务广告和直播带货成了盈利的主要模式。


他们打假的对象是抖音和快手上的各式“网红”产品甚至虚假的内容视频,比如,能一键修复轿车车身划痕的“修复蜡”;号称是正宗内蒙古牛肉干却拒绝向包头邮寄出售的卖货主播;“有12个蛋黄”的神奇鸡蛋,以及宣称“二手屁能防癌”的科普短视频。


当然,脱离了王海模式后,证据确凿就不再是打假的基础,有时候,在热度与流量的侵蚀下,打假人被“打假”也是常见,混乱不可避免降临到这个本来黑白分明的行业。


“抖快”上的打假人


职业打假是一个有巨大回报但充满风险的活。据悉,职业打假人都身背十几个,甚至数十个官司,就连王海,也曾被公司诉诸法庭,并以道歉和经济赔偿了事。传统的“王海式”打假有一个典型模式,那就是“看假—买假—检测—起诉—索赔”。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消费者买到假货时,有权申诉“假一赔三”或者“假一赔十”等。


传统打假需要极大的勇气,但现在,短视频平台上的“王海”走向了另外一条路,比如成为内容创作型的打假者。


这些打假短视频无论是在观看量、点赞、评论,以及转发等数据方面,比起其他类型的内容活跃度要高出几倍。


根据燃财经了解,一位抖音拥有超过300万粉丝的“打假”博主,星图报价是35000元;另外一位达人说,这个行业的某位富有创意的达人,在2019年广告报价就达到了8万元,她预估,2020年那位达人的报价可能达到十几万元甚至20万元。


一位名叫“孙扒皮”的抖音打假达人的口头禅是,“这个视频你们看过没有?!”指向不言而喻,那些被夸大其词的网红商品或者离奇言论,包括,宣称有两万毫安实际只有7000多毫安的充电宝,以及网红凤梨、网红龙虾尾。在一期的视频中,他还打假了一位自称科普医生宣称的“二手屁可以防癌”的言论。


来源 / 抖音  燃财经截图


“孙扒皮”在抖音上有350万粉丝,累计发表了228个作品,作品累计点赞3684万,平均单个作品10万点赞。他并不像王海式的依靠“索赔”获得收益,他有自己的“恰饭”逻辑,比如商务广告。在最近更新的12条视频中,恰饭广告就有3条,涉及拼多多推广、吉列剃须刀,以及老罗推荐的“蛋白棒”。


在“孙扒皮”恰饭广告下面,有粉丝会发表评论,“如果你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他在账号简介中说,“孙悟空那么厉害都需要化缘,孙扒皮就一个臭皮囊也需要恰饭”。


而另外一个来自广东的“打假侦探社”,则擅长以“故事情节”来重现假货的来龙去脉,根据一位工作人员的描述,他们团队的创业者来自于工商管理或者消费者协会等部门,他们对“打假”这个行业很了解。


“我们也会受到一些大品牌方或者公司的压力,我们一般都会选择隐藏或者删掉作品。”上述员工说。


如果按照传统的套路,职业打假人在“抖快”上找不到市场。


“我们做出的爆款都是9.9元包邮,价格已经很低了,那些打假人怎么打假,索赔?”一位义乌的商家对燃财经说。


一位传统职业打假人向燃财经的描述,他也在知乎披露过,买价值6000元的食品“假货”,送检测机构检测支付2000元,如果和解达不成,支付诉讼费用950元,最后按照《食品安全法》第148条规定向商家索赔法定倍数内(10倍)的惩罚性赔偿,买1千赔1万,买3千赔3万。


但这个逻辑链条在“抖快”电商版图上断裂了。在抖快上,基于其低客单价的小商品属性,职业打假人发现无利可图,他们没有动力去打假。


根据2019年9月的一份行业数据,在快手上,80%的产品单价在50元以内,30元以内产品销量最高,而在抖音,200元之内的商品最受欢迎。11月20日,根据燃财经对“抖音人气好物榜”的统计,排名前50的畅销商品,单价50元以内的商品有15款,100元以内的商品有25款。


“不管是哪一个人打假或者哪一行业的打假,一定是为了利益,没有利益不会做这个的。”上述人士坦承。


上述义乌的商家承认,在早几年时,因为抖快审核机制不健全,面向抖音和快手出货时,某些供货厂家资质不全,比如缺少生产资质或者某项认证,或者就是仿制品。但随着抖音和快手加强审核与供应链的管理,供货已经很规范了。


前段时间,他发了一批马桶垫,但因为爆款来得突然,两三天之内,五六万单涌入后台,他没来得及检验商品,就发往各地的消费者。结果,因为质量问题,比如尺寸、材质等问题,导致消费者投诉,他的“抖音小店”DSR评分一度跌落至4.49,被踢出“抖音精选联盟”,以致一些商品无法在合作主播的小黄车上挂出。


“我们安抚消费者的方式,就是打电话、改差评、承诺免费补偿马桶垫。”他说,“一般消费者都会同意。”


抖音和快手正在电商领域四面出击,根据快手的数据,两年时间,其GMV翻了1000倍,而抖音成立了专门的电商部门,在某段时间,注册小店的费用全免,且成立了“抖音精选联盟”,来强化供应链。


但政策门户洞开,不免泥沙俱下。根据中消协在2020年4月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在直播带货行业,“夸大其词”、“假货太多”、“鱼龙混杂”、“货不对板”,是消费者对商品质量方面的集中反馈。


图 / 中消费协《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


一位专注为“职业打假人”服务的律师也注意到了职业打假人线上化的趋势,他说,何谓“假货”,一方面,商品本身有“假”的因素,比如三无产品或者商标问题等等;另一方面,就涉及到虚假宣传、违法广告等等,而这正是抖音和快手内容化平台电商业务集中体现的问题。


打假人似乎向抖音和快手聚集,并以内容创作者的身份出现,似乎是一种必然,但这种必然蕴含着某种分裂,职业打假行业的分道扬镳。


打假人鄙视链


“他们不是真正的打假人,打假人除了拿到报酬之外,还有向大众宣传的义务,但抖音和快手的打假人只是为了获取粉丝,接广告或者卖货变现。”


职业打假人张君有点鄙视“抖快”上的打假人,他觉得他们不纯粹,“他们很容易沦为流量和某些网红打假竞争对手的工具”。


打假人最忌讳被人抓住小辫子。从2016年开始,张君组建起7个人的团队,主要做海参燕窝、茶叶、酒类三个品类的职业打假。曾经,他为了打假某天猫海参卖家,发动团队深入辽宁、山东等地,了解海参在源头地的品质等级和售价,他们会根据锚定对象的不同状况展开不同的索赔。


按照国家标准,干海参蛋白质指标为≥40%,如果低于这个标准不多,张君的团队会要求商家退货之外,然后和解,寻求一定补偿;但如果发现注糖或者蛋白质指标严重不达标,张君就会立即走法律程序。


“我们在寻求补偿之外,也希望让黑心商家在平台不能再售卖下去。”张君说。

图 / pixbay


相较于抖音和快手上的低客单价商品,张君更青睐打假天猫、拼多多、京东等平台上的商家,因为商品价值高,回报丰厚,获取充足的利益。他曾成功打假某家售卖海参行业排名靠前的天猫商家,一个月营业额差不多2000万至3000万元。商家老板曾私底下找过张君表示,只要不扩大影响,赔多少钱都愿意。张君没有同意。


张君向燃财经这样描述打假行业的4个层次,他也在知乎上表达过类似的观点:第四层,人数占这个行业80%,一般来说,他们购买的目标以莆田系的产品为主,相当大一部分可以说是“吃货”(退款不退货)一族;第三层次是占这个行业的10%,他们有明确的购买目标,知道索赔多少合适。他们购买的目标一般都存在产品标签问题(俗称打标签),依靠每天大量线下商超查找比对或在电商平台浏览产品介绍、产品参数发现问题,下单收货后进而以法律规定索赔10倍。


第二层次,主打非法添加。他们主要以普通食品中非法添加药品、非法添加非食品原料,以非新食品原料生产食品为理由打假。如果协商不成,转投诉举报,以《食品安全法》第123条,对生产经营食品中添加药品的食品处罚起步金额就是10万元到20万元,以此逼迫商家和解。如果不和解,就以经营食品中添加药品的食品为由投诉。


第一层次,主打检测。通过第三方检测机构和检测报告,走诉讼渠道,获取巨额赔偿。“在诉讼中将CMA检测报告的合法性、真实性与关联性结合CMA检测资质证书、授权签字人检测能力附表结合起来,通过质证证明对方是明知,并没履行食品安全性第53条规定的查验义务”。


通常,一位打假人身上往往背着五六十个甚至更多的案件。一位行业律师更愿意称他们为“职业索赔人”,在他看来,这个行业野蛮生长,有浪费社会资源的嫌疑,并且职业打假人对商业生态究竟是正反馈还是负反馈是存在争议的。


毫无疑问,传统职业打假人的行业环境正在变得艰难,张君说,打假人得到来自消费者和其他方面的支持力度正在减弱。尽管如此,他依然不会向抖音和快手靠拢。


“招收检测学员,月收入低于3W是我没教好”,“招打假学员,可面交,保证一单回本,不玩任何套路”。


这是张君朋友圈的动态,看起来,他正在扩充队伍,巨大利益仍是这个行业存在的根基。但来自平台方对假货不断增长的打击力度正在让“打假人”不断缩减自己的领地。打假变得高门槛,且更具挑战。


打假主力军


假货泛滥的时代,就是打假人的黄金岁月。不过,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这个空间正在日渐萎缩,因为,打假真正的主力军,并非各类打假人,而是监管部门和平台,尤其是电商平台。


在电商发展的过程中,打假一直是一个令消费者和平台、商家都很头疼的问题。


在阿里,有超过2000人的队伍负责打击假冒伪劣,相关工作可以追溯到阿里成立初期。2002年,阿里建立知识产权保护的维权通道,2010年开始线下打假,2015年成立平台治理部,2016年成立打假特战队,2017年发起成立阿里巴巴打假联盟,2019年将多年来的打假经验和知识产权保护的核心技术能力——知识产权保护科技大脑免费与社会共享。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淘宝的假货治理初见成效。2019年,根据淘宝公布的数据,消费者因怀疑买到侵权商品而发起的退款比例为0.0103%,即每一万笔订单中只有1.03笔被消费者怀疑为假货。


在外界看来,阿里解决假货问题,最成功的的路径是成立与淘宝模式不同的B2C天猫商城。


不过,同样饱受假货困扰的拼多多并不打算学习。2018年,黄峥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拼多多现在和未来都不会做天猫模式,“不是不愿意做,而是做了以后来不及打假我们可能就死了……天猫不会允许另外一个天猫存在”,拼多多需要其他路径去做品牌升级。


在黄峥看来,拼多多上山寨的问题比假货要严重,有些白牌机去蹭流量,消费者没有得到好处。但他表示,“山寨问题和假货问题混在一起了,从销售比例上面来讲,能够被定义为假货的量肯定比媒体想象的要少。因为它很大程度上是客单价决定的,40块钱的东西做假也是有成本的。”


图 / unsplash


事实上,拼多多也一直在认真打假,此前拼多多曾经采用过巨额罚款的问题处理违规商家,随着拼多多面对商户话语权的提升,还通过调位置、评分和销售记录等方式处理售假商户,消费者赔付金占整个品牌GMV的比例也在快速下降。在2019年,拼多多打假团队新增了500人,平台强制关店 1128 家,下架商品近 430 万件,批量拦截疑似假冒商品链接超过 45 万条。


山寨、假货等产品的根本是便宜,它们逐平台而居,哪里有它们生存的空间,它们就去那里。淘宝、拼多多等平台,曾经都以便宜著称,但随着平台治理,品牌升级等原因,温床不再,山寨、假货等产品就自动流转了。


直播电商,尤其是快手、抖音平台,成了他们的下一站。因为全网最低价,是直播带货的核心属性。与秀场直播不同,电商直播一切围绕产品,很多头部电商直播主播也通过拿下“全网最低价格”来固粉和走量。


燃财经调查发现,当前在抖音、快手直播平台卖白牌、高仿、山寨货的确很多,引发的投诉也很多。某国际大牌还为此声讨辛巴等头部主播。


不过,更多的小品牌商则把直播电商当作下一个发财的机会,相比其他线上线下平台,在快手或抖音做直播电商,运营成本可以控制在40%~50%之间,利润空间巨大。


一个贩卖高仿名表的商家对燃财经表示,快手禁止买卖高仿名表,但丝毫不影响他在快手引流,然后在微信端内实现交易。但一位做服装生意的厂家对燃财经表示,如果做服装、日化生意,只要开通小黄车,即可挂车销售。


快手方面对燃财经表示,快手电商建立了完善的规则体系,对于出售假冒和盗版商品的商家,一经查实,将处以罚款、关闭店铺等不同程度的惩处。同时,对于诱导线下交易假冒伪劣产品的商家,快手电商开展了持续打击,2020年至今共打击私单直播759510场,涉及主播301747位。


“中国很多的生产,尤其是有一些线上的假货,是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的——从生产到销售,规模比想象中还要大。”业内人士表示,打假还得靠监管部门和平台,无论是职业打假人,还是将打假娱乐化的博主,能起到的作用都非常有限。


*题图来源于unsplash。应受访者要求,张君为化名。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