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价月子会所里的鄙视链
2020-11-24 09:00

高价月子会所里的鄙视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外滩TheBund(ID:the-Bund),作者:siri110,题图来自:《产后调理院》剧照


这两年,贵价月子中心的传说层出不穷,仿佛花个大几十万坐月子已经成为了中产标配,最近甚至有了160万的天价传说出现。


从俯视全城的五星级酒店到大几层的独栋别墅,从数万元的床上用品到千元一个的塑料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月子中心不敢提供的服务。


这无形中产生一种暗示:为什么女明星、女富豪生完孩子还光鲜亮丽,当然是因为她们住进了高价月子中心啊!


明星入住160万的月子中心


不过,对真正购买了这项服务的人来说,月子中心不只是天堂那么简单。


最近有部名为《产后调理院》的高分韩剧,就破天荒地拍摄了豪华月子中心里的女人们是怎样生活的。


她们住在城堡一样的房子里,吃的是五星级酒店大厨做的营养餐,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但也逃不出焦虑的魔爪。


《产后调理院》剧照


如此说来确实是非常“凡尔赛”了。但不论在天上还是地上坐月子,的的确确都会遇到雷同的问题。


这些问题不只在韩国上流社会发生。


月子中心,看似美好的“天堂”


吴贤真,韩国JG化妆品集团最年轻女常务,为了爬到这个位置,练就了一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总之,有钱也有能力。


作为高龄产妇,在经历了噩梦一般的生子之后,吴贤真入住了名为Serenity的韩国高级月子中心。


有钱如她,在城堡一般的建筑面前也不禁目瞪口呆,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甚至感动到哭了出来。



Serenity月子中心


虽然这样的演绎多少有些夸张,但作为第一次生孩子的新手确实很容易被唬住。


据院长给她介绍,这里会给妈妈们安排可以恢复身材的SPA、瑜伽课,有疗养身心的美丽花园,有米其林级别的月子餐;婴儿则由20年经验的老护士来照顾,每个宝宝的床头都配有摄像头,妈妈可以随时查看......


这样的月子中心,号称“孕妈和新生儿的天国”。


《产后调理院》剧照


不过还没来得及体会天国的感觉,吴贤真就发现这里有很多灭人欲的“潜规则”。


特别阶级法则,母亲的“雪国列车”


在月子中心,吴贤真过去所熟知的社会运转法则都失效了。


女性的学历、履历、社会地位都靠后,这里按照“母性”排列阶级。你能为孩子牺牲得越多,你的地位就越高。



吴贤真把这种“残酷”的等级比作一辆雪国列车。


能登上第一车厢的女性,是已经被认证过拥有极高母性的人——比如她已经生了好几个孩子、独立抚养孩子、顺产而不是剖腹产、坚持两年母乳喂养......


她们在生产养娃上有丰富的经验,是班上的学霸,其他妈妈多少都要讨好她。


如果你在月子中心“得罪”了第一车厢的女性,那恭喜,作为新手妈妈的你可能会失去一切来自小伙伴的助力,甚至月嫂也会因此冷落你。



而吴贤真,则是位于末等车厢的女性——第一胎产妇、年纪大、奶水不足,是上班族,要早早给孩子断母乳。和吴贤真同在末等车厢的,还有韩国第一学府首尔大学的教授。


在这里不论你是教授还是常务,讨好第一车厢的妈妈们才是正经事。


吴贤真一开始不信邪,硬生生开罪了位于“阶级顶端”的小爱妈妈。小爱妈妈已经生了三个孩子,每个都坚持两年母乳喂养,全职带娃,人生的一切都为了孩子服务,是当之无愧的一等车厢一等公民。


小爱妈妈


这就导致吴贤真被全班小朋友排挤,不光没人和她玩,连月子中心的老板都劝她赶紧去道歉。


你说这是霸凌也好、pua也好,吴贤真最后还是准备了礼物上门向小爱妈妈忏悔。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天大地大月嫂最大


入住的第一晚,吴贤真就遇到了一件震碎她三观的事。


半夜,月子中心的管理者突然跑来房间,一言不发直接袭胸,“您很喜欢面食吧?经常加班、吃很多夜宵、生活不规律、压力很大,因为工作要面对很多人,会导致胸部......”



紧接着,她要求吴贤真去给孩子喂奶。


吴贤真惊讶地问,“这么快吗?”


对方一下子垮下脸来,“给孩子喂吃的,还这么快吗?”



虽然月子中心既要照顾婴儿又要照顾产妇,但总的来说,产妇的需求都是围绕着婴儿走的。


举个例子,虽然厨师都是大厨,但为了有奶水,产妇还是只能吃各式各样的海带汤,任何有滋味的餐饮是不可能的。


同时大多新手母亲并不了解怎样做是对的,只能对月嫂的话言听计从。哪怕月嫂提出了自己心理上不能接受的要求,也只得乖乖合群。


比如被要求认真观察婴儿粪便的吴贤真,痛苦得都快憋死了,还是只能连声附和。



现实中的产后调理院


和韩剧相比,生活中真正的月子中心是怎样的呢?我们找到了曾入住上海浦东和睦家新城医院的Lily(化名)


去年,家住上海的Lily在上海和睦家医院生下宝宝,两天后转入了上海和睦家新城医院坐月子。


她选择的42天套餐,包括生产总共花费了约26万人民币。



对于《产后调理院》的剧情,Lily摆了摆手,“有真有假,但产妇们不太可能这么密切地交往。说是产后康复,其实大家都是元气大伤的病人,哪有那么多精力去勾心斗角?”


相比剧中角色们每天聚在一起social的“斗争”,即便和睦家也设置了阳光房,但妈妈们都有不同的伤口,更愿意躺在房间休息。Lily在出院前基本没有办法抱一抱宝宝,更别说和其他人讨妈妈经了。


和睦家套房


作为新手妈妈,和月嫂的关系如何呢?这点Lily倒是和吴贤真有相似的体验,甚至觉得自己或多或少被月嫂PUA了。


“比如有一个用了两天就被我换掉的专护士,不断劝我舍弃母乳喂奶粉,说是为了让宝宝睡得更好,其实是她自己不想起夜,而且和睦家是全母乳喂养医院,那个专护士有一次游说时刚好被护士抓到,护士当场狠狠地批评了她,让她尊重妈妈,妈妈不主动提及奶粉,专护士不可以提出喂奶粉的要求。”


不过总的来说,Lily觉得这钱花得很值。


她已经算是高龄产妇,始终有些紧张。但和睦家所有科室的医生都随时待命,值班的是专业护士,月嫂只起辅助作用。护士长和泌乳顾问都有国际母乳师职称,Lily听说国内只有300多人通过这个考试。


唯一让她不太满意的就是月嫂来自医院合作的母婴机构,水平参差不齐。


初为人母的挑战


虽然电视剧中的吴贤真和现实中的Lily,对月子中心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但有一点无疑达成了共识:当母亲真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管理着整个公司的吴贤真到了七八个月还要挺着大肚子开会,大龄产子过了一道鬼门关,差点命都没了,在婆婆嘴里却是“生个孩子有什么的”。


吴贤真


进了豪华的月子中心,衣食住行却都要围绕孩子转。站不能站坐不能坐,孩子不肯喝奶月嫂都怪她,只教她去求别的妈妈帮忙。


即便是所有人眼中完美的小爱妈妈,私底下也因为生子失禁,被吴贤真看到后拼命掩饰。


Lily说,她刚生完孩子有一周都起不来床,无法直立行走。


生产带来的身心病痛,不会因为你入住了多贵的月子中心而改变。


《产后调理院》剧照


母亲这项天职,总被认定为就应该为孩子无私奉献。电视剧中那趟以母性为标准的“雪国列车”,现实中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前几年韩国知名女演员李宝英在接受采访时说,住月子中心的时候,妈妈因为心疼她,让她只喂初乳,不要起夜喂奶。而除了李宝英妈妈之外的其他所有人,都要她坚持喂母乳,月子中心的人都在传“只有李宝英不肯起夜给孩子喂奶”,她的孩子在众人口里成了“可怜的小孩”。


李宝英、池城夫妇


电视剧中,吴贤真和小爱妈妈还发生过一次矛盾。小爱妈妈认为,像吴贤真这样生下孩子没多久就给孩子断奶、把孩子放家里去上班的职场妈妈,简直是对孩子实行暴力。妈妈怎么能不陪着孩子呢?


吴贤真当然委屈:我本来就是有工作的,而且是很重要的工作,为什么当了妈妈连实现自我价值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对母亲的高要求,也不会因为你入住了多贵的月子中心而改变。


不管是对吴贤真还是Lily来说,当妈妈的挑战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外滩TheBund(ID:the-Bund),作者:siri110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