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上这节目“撕破脸”的成年人,来不及害臊
2020-11-24 20:00

敢上这节目“撕破脸”的成年人,来不及害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贾小凡,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和邻居干架”,一定能在《杀死这届年轻人的100种方法》清单上名列前茅。


首先它的难点在于,你要认识你的邻居。


这,就足以让那些一下班恨不得就冲进被子里,甚至连合租室友都不想打交道的年轻人败下阵来。


其次,它要求一个人不要那么爱惜自己的脸皮,敢于为受损的利益抗争。


Vista刘亦菲就是一个90后反面典型。


装修房子的时候,她的强力电钻疑似把楼上住户的瓷砖弄裂了;这件事让她心虚好久,直到楼上的厕所漏到了她家的天花板时,她竟觉得如释重负——


扯平了。


在此过程中,双方谁也不曾找对方理论两句,在微妙的默契中达到了对彼此的制约。



敲开邻居的门尚且如此艰难,更不要说当着全小区的面跟邻居撕破脸皮大吵一架,甚至吵上了电视台的调解节目。


所以可以想象,当年轻人在电视上看到下面这一幕时,心灵受到了多么大的冲击——


北京某小区组织了一场碰头会,试图第N次磋商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问题。一位住一楼的大姐就是不肯松口,甚至对楼上的住户越说越来气,直接骂开街了:“楼上的窗户都开着呢,你走不下来?你蹦下来啊你!”



好家伙,90后现场遇到这场面,应该会迅速用脚趾给自己挖一条地道逃走。


但是在北京卫视这档名叫《向前一步》的神奇节目里,面对刁蛮的邻居、狡猾的物业,没有一个人会临阵脱逃。


身为一档民生调解节目,它名字的寓意明明是为了让大家面对矛盾时各自向前一步,促进问题解决;但每次看他们吵成这样,你都生怕他们向前一步是为了往对方的脸上挥一拳。


我愿称之为民间版《中国吵架王》——年轻人不是一直嚷嚷想看吗?最实在的早就拍出来了。


甩奇葩说10条街的大型辩论现场


这么多年来,论在电视台民生节目当众吵架的功力,北京人民绝不会轻易认输。从拆迁补偿、遗产分配,到小区纠纷、邻里矛盾。


《向前一步》这节目看得越多,我愈发认为它应该又名:《在中国的基层想办点事儿,比渡劫还难》。


当然,首先要承认的是,普通人遇到的这些破事儿,代入一想想的确挺来气的。打开节目之后,没有一个人类能克制住自己站队拉偏架的冲动。


“搞垃圾分类就搞,凭什么就我家的窗户正对着垃圾桶,熏得连窗户都不敢开?”


1楼住户受害+1


“拆违建就拆违建,凭什么就拆了我家搭出来的小阳台,楼上搭的都没事儿?”


1楼住户受害者再+1


“都是这小区里的住户,凭什么你家就要私自霸占一个停车位啊?”



“我们第一批住进来的,这车位我都用了十几年了,凭什么你后来的就能随随便便占了?”



虽然上两位是同一个小区的针锋对麦芒,但你也总能在他们的唇枪舌剑中迅速找到自己支持的一方,并真情实感地变身复读机:


“对呀,凭什么呀!”关键就是这个“凭什么”。这仨字被说出口的时候,总是听上去很蛮横不讲理。


可是在这个节目里,每个人的“凭什么”都全方位3D环绕地展现了什么叫真正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比你考试写议论文的时候还铿锵有力。


就比如老旧小区要加装电梯这件事儿吧。表面上,它是一项已经在全国多地推行了几年的惠民政策。政府补贴,各楼层按需交钱,从此爬楼省时省力,看起来皆大欢喜。


然而,住在一楼的反方辩友能有180个理由甩在你脸上:“我凭什么要装?”


理由其一:新装的电梯进出口正好在卧室窗户旁边,每天都要和外人大眼瞪小眼,侵犯隐私。



理由其二:电梯运行离自家窗户太近了,吵!



理由其三四五六七八:住在一楼本来就有采光差、通风差、更爱反潮的弊病,在门口大动土木安上一钢铁盒子,不会加剧这些问题?


更何况一楼的住户根本用不上电梯,修电梯无疑是一件“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



既然如此,正方辩友是不是可以用道德来“绑架”一下呢(误)


毕竟大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谁都有变老的那一天,互相体谅一下世界不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高层住户支持修电梯的理由,也确实合情合理:“家里九十多岁的老人,实在是爬不了楼了,现在连门都不敢出了。”



但是,一切温情都注定要在金钱的利益面前灰飞烟灭。最有震慑力的,莫过于一楼住户的灵魂拷问:装完电梯,我们一楼的房价就要跌了吧?



这个顾虑的确是很有道理、且无法令人反驳的。


好好一房子,愣是在采光通风噪音等多方面加了debuff。要是变得更不好卖了,是个人都不乐意。相应地,老旧小区的高层装了电梯后,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必然会增加。


纵使住六楼的大哥再怎么解释“我们这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也很难打消一楼住户心中的愤愤不平。


更不要说,人类的死穴就是“人比人气死人”,跨越多少年都能一击致命——


当年,北京的老旧小区楼房,有许多是同一单位的职工按资历顺序购置的。人们普遍信奉“金三银四”的原则,最好的中楼层都被资历更老的职工先挑走了。


而在当时楼房普遍没有电梯的情况下,买到一楼的业主一般还要因为爬楼的便利,付出比楼上更多的价格。


等大家都年纪大了、要安电梯之后,一楼住户越想越不对劲儿:怎么还是好事儿落你头上、代价我承担?



最有意思的是,明知是在上电视,却完全没人会觉得赤裸裸地讲出这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毕竟涉及自己最切身的利益时,成年人可从来来不及害臊。


“别跟我谈钱,我就要谈感情!”


俗话说的好,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就像《向前一步》另一期关于装电梯纠纷的节目里,这位大姐所提出的方案:让专家来评估,安电梯后升值的升了多少、贬值的贬了多少,楼上的按差价来补偿一楼的。



然而,邻里街坊在公共事务上的分歧要是都能用钱解决,那世界上就不会存在闲人马大姐这样的人物了。


因为比大家都各有理由、各不相让还麻烦的是——情绪一上头,咱也先不讲道理了,我今天就要跟你掰扯掰扯咱俩的恩怨情仇!


文章开头那位不惜对楼上口出恶言的大姐,就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她之所以提起楼上就那么恨,是因为多年前因为一场下水道堵塞结下的梁子。楼上乱扔垃圾的邻居们不仅不帮忙,还直说风凉话,住在一楼深受其害的大姐只好自掏腰包两万块解决。当时还正值家人去世、生病,雪上加霜的境况,让大姐只好一边恨、一边忍了。



直到多年之后,忍了好久的火山才终于逮着机会爆发了:你以前对我那么刻薄,现在你不方便了来求我了,我凭啥牺牲自己的好处帮你啊?颇有点得到爽文“多年后报复仇人”的真传。



这样的小区宫斗看多了,没有人会不佩服闲人马大姐的热情与耐心——能把街里街坊的破事儿给搅和明白的,真的都不是一般人。


基层工作难做的一大原因,就是因为难以预判每个人心里那杆秤上,理和情各占多少重量。有人讲理,有人不讲。有人本来还讲呢,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想讲了。


比如这位家住一楼的张女士,突然执意要叫停已经动工的电梯,甚至不顾自己可能要付出高额违约金的代价。



她亮出了自己家在电梯施工之后的“惨状”——地板都受潮裂开,还发霉了。张女士认为,是因为挖地基之后赶上雨季,紧挨着她家墙根的大水坑导致屋子里格外地潮。



张女士为此非常委屈:之前说好的不会有影响,可是我家真的受影响了啊,为什么你们就是一口咬定没有呢?


但楼上邻居态度梆硬:我们什么时候说修电梯对你没影响了,你把证据拿出来啊!张女士愤怒值+100。



专家在旁边继续理中客:经过我们严密的测算,你们家潮成这样,也不是施工造成的。张女士愤怒值+100。



楼上邻居还在轻描淡写:你要这么计较的话,那种棵树还有影响呢。张女士愤怒值又+100。



邻居们的“铁面无私”,让张女士心态崩了:她身为一楼住户,签字同意的时候二话没说,看的就是街里街坊的情分;怎么后来出现问题了,就开始跟我说“在外面别讲情分”呢?



憨头憨脑的直男大哥,依然没明白张大姐为什么那么生气:我那意思是让你有啥要求就直说,老讲情分有啥用,最后不还是不让修。



说的倒是也没什么错,因为从楼上住户的角度来看,张大姐的确就是一边咬着情分、一边又不肯看在情分的面子上松口。


直到最后,张女士才说出心里话,让人发现她生气的原因像极了爱情:态度有问题。每次为了电梯开会,她都积极配合,但从来没有人真正在乎她家里发霉了、地板坏了。


没有人对她的委屈表达过感激和体谅,反而总是几十个人拿她像敌人一样“围攻”,似乎她只是一个程序运行过程中需要被解决的bug。



情绪一上头,自然离解决问题越来越远。


等看到最后几位业主突然开窍,真诚向张女士致歉、握手言和走向happy ending时,我一时不知道这到底是在为了安电梯打架,还是一个大型情商测试现场。


唯一的实质性改变,就是他们签订的条款上增加了一条看起来很像后者的成果:“二楼以上居民对一层居民心怀感恩,和谐相处”。



虽然看着跟过家家似的,但哪怕是达到这一步,都曾经闹得横眉冷对、鸡飞狗跳。


这也不得不让人感叹,或许人类的本质就是翻旧账。而能在其中帮忙翻明白、翻过去的人,实在是太难、也太难得了。


最难搞的是“积怨已久”


《向前一步》里最drama的一场翻旧账,我必须要提名它——南北相邻的AB两个小区,要协商一方封闭管理之后通行不便的问题。


谁能料到,A小区一看到B小区的发言代表就坐不住了,甚至激动高喊“B小区谁来都行,唯独他不行,要是他的话我们小区现在就集体罢录”的宣言。


B小区这位老哥到底怎么得罪了他们呢?答案其实非常鸡毛蒜皮:他之前经常遛狗不牵绳穿过A小区,还跟保安和居民们发生过口角。



一场混乱,合着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可是,这只有在武侠小说里才能算得明白。生活却是一摊破事儿接着一摊破事儿,不会像RPG游戏一样,干掉这个BOSS才能满血进入下一关。


所以你会发现,节目里那些普通人的怨气,经常是因为以前哪次和某个权力方打交道的结果,至今还让人耿耿于怀。


不同意安电梯的大姐质疑的是,在以前的一次整改中,宗旨是要将楼体恢复到80年代的样貌,她家房产证图纸上原有的阳台门愣是被敲掉了。现在却要装那么老大一个外挂电梯,说好的恢复样貌呢?“是不是双标”?



另一位电梯复仇者大姐,则发泄的是以前对于建筑违章的定义不清晰,以及执行中闹出的不愉快。



一对老夫妇现在坚决不肯拆掉自己家的违建,是因为还在埋怨之前的拆除工作,没有一视同仁地执行。他们老老实实地拆了,房子不够住了,只好上外面花钱租房;别人没拆的,反而还能靠出租房子创收。



有人质疑社区民调数据的真实性,理由其实不在于这次,而在于以前的每一次:“之前那事儿你真征求我意见了吗就瞎搞,我怎么不知道?那这次的我怎么能相信你呢?”


还有各种指责物业乱涨价的,暗示安装电梯的工程方从中捞油水的,嫌小区规划完全不把居民感受放在眼里的……其实都是把以前在物业不作为、民生工程决策不透明、政策朝三暮四上受的气,换个借口撒了出来。



讲道理,这些激情开麦其实大多不太讲道理,都很情绪化,没法做到一码归一码。


这恰恰是在基层想解决一个问题时的最核心矛盾:我们明明在说A,但其实有人一直很怨恨之前B的事儿没有处理好,最后加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不可调和的C问题。


没有一个难题,不是“积怨已久”的。但往往在社区里,推动一个新的政策或项目落地的是就事论事的思维。


去斡旋这些矛盾的,可能也只是物业公司、街道上并不知晓这些“恩怨”根源的最基层工作人员,并不是人人的社区里都有一个《我爱我家》的于大妈。


换个角度想想,像这样的节目,在逐渐式微的地方电视台还能牢牢抓住家里中老年人的目光,不是没有道理。


对于年轻人来说,只有分清楚绝对的是非对错才是有意义的,所以看这节目特别来气,充分感受到人的自私和利己主义都快从屏幕里溢出来了。


但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知道,生活的本质就是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觉得自己亏得慌,抓住个机会就想说道说道。


当然,你很难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口水战中找到什么生活的万能解决钥匙,顶多是对人类物种多样性及自己对它的浅薄认知有了更深刻的了解,积累了更多的理论经验,并期待它不要有实战的机会。


如果说这个堪称《中国小区生存与战斗指南》的节目里真的有什么生活真理,那它只能是——


买老房子的话,不要买一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贾小凡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