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轻松过万?当代中国蓝领的工资究竟有多高?
2020-11-24 18:31

月薪轻松过万?当代中国蓝领的工资究竟有多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数据(ID:datagoo)作者:郑艺阳,设计:梁海虹,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996工作制、秃头养生、内卷化竞争……互联网上兴起的各式话题几乎涵盖了白领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白领就是城市生活的唯一主角。


但事实并非如此,根据公开资料整理,目前中国劳动人口高达9亿,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中,是1.2亿人新蓝领与2.88亿农民工、约1亿制造业蓝领和8000万建筑业蓝领一起构成了城市里基数最大的打工人,是白领群体的两倍。



随着2008年之后,中国的制造业面临转型,生活型服务业迅速崛起,蓝领群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相比起传统印象中的流水线工人、货车司机、建筑工人等典型蓝领,越来越多的年轻蓝领们选择成为美甲师、家政阿姨、网约车司机、月嫂、外卖小哥、快递员……他们称为“新蓝领”,穿梭在城市各大角落,维系着城市的流畅运转。


但与社会对白领的关注不同,人们往往对他们知之甚少。


一、近 6 成新蓝领月均收入在 5000 元及以上


蓝领工资不断上涨,已经成为了近几年的一大趋势。


中国社科院一项调研显示,互联网在提升中低收入人群收入方面作用明显。而新蓝领从事的大部分职业都大多因互联网平台经济而生。相较于过去的企业生厂工人、保安、建筑工、餐厅服务员等典型蓝领工作,在外卖、快递等行业的新蓝领们收入更加可观。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9年监测数据显示,蓝领群体中占比最大的新生代农民工群体月均收入为 5850元,比老一代高896元。其中,近6成月均收入在5000元及以上,比老一代高16. 1个百分点,近 3成月均收入为4000~5000元,比老一代高6. 6%。



这也许与薪酬结构变化有关。据企鹅调研平台发布的数据,与白领群体相比,新蓝领按固定基础工资计薪的比例低14%,而按照劳动强度计薪的比例则高出19%。而所谓的劳动强度一般指的就是互联网平台经济中常用的计时或者计件。



区别于工业时代传统的雇佣关系,对于外卖骑手、快递员、网约家政工、网络主播、网约车司机来说,他们不再是每月拿着固定的工资,而是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出色的表现赚取更高的提成和奖金,实现“多劳多得”、甚至月薪过万。


不止是新蓝领,随着劳动市场的变化,典型蓝领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抢手


国家统计局1月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末16岁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8.96亿,比2018年末减少89万人,而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自2011年达到顶峰后已经连续八年减少,相比2011年峰值9.25亿人,减少总量达到2860万人,超过了澳大利亚国家的总人口数。



另一方面,高校的扩招也极大地减少了劳动力供给。1999年,中国大学开始扩招,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接受高等教育,拥有大学文凭——无论是一本、二本还是三本。每年大量涌入市场的大学毕业生让就业市场上的竞争越来越激烈。2020年,中国应届毕业生人数高达874万。然而对于一个读了大学的年轻人来说,坐办公室成为了一个白领,似乎天经地义。


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蓝领变得越来越抢手,城市居民想要获得保姆、月嫂、家政工人、搬运工、网约车司机等蓝领的服务,则需要付出越来越高的价格——传统将蓝领工人视为“体力劳动者”社会底层的刻板印象,正在土崩瓦解。


二、仅15%的蓝领有固定双休


但这样的薪酬涨幅又似乎与我们所了解的并不一致。毕竟最近几年,快递小哥、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等月入过万的报道层出不穷。微博上#蓝领月薪过万#、#如何看待蓝领月薪超过大学生#等话题屡屡冲上热搜,随便就能获得过亿阅读量,“月入三四千的你收着月入过万的快递小哥送来的快递”这样的话术更是让本就苦涩的社畜们留下羡慕泪水,纷纷表示要转行。


但热搜下的高赞评论,揭露了事实的另一面———他们是通过牺牲时间和健康的条件下,做着更高强度的工作,才能得到更多的工资。




⬆热搜#如何看待蓝领月薪超过大学生#下的高赞评论


例如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交通运输部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双十一期间(11月11日至16日),预计日均快递业务量将达到4.9亿件。这些包裹都由快递员来送达。


某电商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年,送达1亿个包裹需要9天的时间;2017年,时间被压缩到2.8天。剁手党们买得疯狂,随之而来的是快递员们日夜奋战的一周。


高强度的工作也极大得压缩了蓝领群体的休息时间。数据显示,与白领相比,蓝领们的休息时间更加零散,超过半数的白领拥有双休,而在典型蓝领中这一比例为15%,新蓝领仅有13%。



此外,随着互联网各大平台持续扩张,入行的从业者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蓝领们月入过万正变得越来越困难。郑广怀团队在研究武汉平台工人群体的过程中发现,月收入在一万元以上的快递员仅占比3.28%,外卖员仅占比2.15%。与此同时,53.18%的外卖和快递配送员反映目前的收入并不能满足家庭开支,仅有7.49%的人表示当前收入能够完全满足所有支出。


就在今年,疫情爆发,宅经济火爆,快递量大增。因此即使是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刻,也有不少快递员穿梭在大街小巷,坚持上班。但快递小哥们的收入并没有随着派送量的增多而增加,反而少了。据央视报道,有的快递员“每天都能派送200多单,早上六点就起来送到晚上,基本不休息。之前配送一单2块钱,现在只有1块2”。还有极端的情形,“7月,到手派件费已降至0.4元/件,扣除短信费、电话费后,一单只能赚0.25元。”


三、95后新蓝领平均3.4个月换一次工作


现实与理想之间的落差让部分城市蓝领岗位的流动性变得越来越高。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白领春季跳槽调研数据,白领群体普遍的跳槽频率在1~3年。而蓝领却平均1年跳槽3次。


尤其是越年轻的新蓝领,换工作频率就越快。调研数据显示,95后新蓝领平均每3.4个月就会换一次工作,20岁以下的新蓝领中有18.3%表示3个月以内就会换一次工作,而20岁及以上的这一比例是10.3%。



相较于上一代进城务工的蓝领们,90后蓝领大多从小跟着父母在城市里面务工,耳濡目染城市生活,随着技术水平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他们对职业的期望值高于老一代蓝领,对薪资待遇、社会保障、个人发展等提出了多方面的诉求。



 与很多人对95后“年轻任性”的印象不同,95后新蓝领跳槽更看重下一份工作的上升空间,其次才是考虑收入及福利待遇。而年轻人们的频繁流动也侧面展现了他们对当下工作的不满与不安。



除此之外,“来去自由”的劳动关系也是蓝领跳槽频繁的一大原因。蓝领行业的很多岗位往往需求量大,准入门槛较低。因此劳动者们十分很容易就能步入了该行业。


在网约车行业中,以滴滴快车为代表,车主只需要在官网上输入基本信息,完成注册,然后下载一个滴滴快车的司机端即可开始接单。网约车司机们不需要接受企业考勤等制度的约束和刮玻璃,甚至在法律上也并不构成劳动关系。因此即使哪天想不干了,也造不成多大的损失。


这样看似灵活性和自由度较高的劳动关系,不仅让频繁流动的人们无法建立起职业认同与安稳感,也保证了企业不需要为劳动者们提供更多长期的福利保障,通过蓝领们的快速流动,就能总是能获得“新人”来为其劳动。


数据显示,10项基础福利待遇中,新蓝领拥有最多的为加班费,达到45.9%;只有30.2%的新蓝领享受到基础的社保待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数据(ID:datagoo),作者:郑艺阳,设计:梁海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