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豪门”雀巢,回归创始人手中的银鹭前景如何?
2020-11-26 11:26

脱离“豪门”雀巢,回归创始人手中的银鹭前景如何?

到年底了,都该完成业绩了。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快消(ID:fbc180),作者:纳兰醉天,原文标题:《职业经理人干不过创始人,银鹭回归,雀巢连卖价都没敢说》,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雀巢卖了一年的银鹭,终于在年底前有了结果:卖给了老银鹭人——原创始人陈清水接盘。


群里有小伙伴问老纳,怎么看?这就跟你和你孩子玩捉迷藏,老远都看到他的屁股了,还得装出一副好意外、好惊喜的神情。当然,这次是有意外的,那就是之前老银鹭人都认为是蔡学彦和陈清渊在主导,谁知,还在不确定参不参与的陈树林和陈清水,签约的竟是陈清水。


到年底了,大家都该冲业绩了。


一、卖个品牌分几步?


问把品牌卖了分几步?


答:分五步。第一步,把自己的仓库门打开,告诉别人,我要卖品牌了;第二步,放个“谣言”说好几家有意收购;第三步:跟真正想买的抬抬价;第四步,裁员再把优良资产转移点儿;第五步,成交。


完美!


2020年3月,传出雀巢卖银鹭的消息。这应该不是一个冲动性的决定,毕竟,从银鹭原创始人团队离开后,这银鹭有点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时不时的就传出雀巢要卖银鹭。


2020年的疫情,就是压死这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多年来靠中秋、春节走量的银鹭,这次春节的量都走不动了。等待着它的不仅是一脑门子的库存、退货,最主要是看不到前途的增长。毕竟,专业的公司、职业经理人,看的就是增长,就是利润。尤其是这种领养的孩子,你要说自己没孩子,只领养这一个孩子,好好培养也中。偏偏自己一堆孩子,还都能闹个海,打个怪兽,救个爷爷,维护下“世界和平”什么的。


就这个吧,前两年表现的也还可以,该闹海闹海,该闹天宫闹天宫的,你以为他不是要封神,就是要做斗战圣佛。可突然就不知咋的了,不要说一些坐骑打不过,就连村里的阿猫阿狗都能欺负一把。


那这个时候,从职业的角度看,就得卖、就得止损。爱情不是买卖,但企业是,想买就买,想卖就卖。当然了,卖也得有个策略,一定要弄得很多人抢的画面,你要是直接让人看穿了,就一个人想接盘,那就没法儿卖了。所以,先放风要卖,再放风好多公司要抢着买。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盛况:中国有头有脸的快消企业都在排着队抢银鹭呢,什么娃哈哈、统一、达利、加多宝、康师傅,华润雪花,整个就感觉像中国饮料的大半壁江山都缺银鹭来下菜。


老纳报道银鹭可能被银鹭人收购时,其它媒体的分析


真的,一样是卖回给原企业的人。你看科蒂卖丁家宜、好时卖金丝猴,哪家都没雀巢卖银鹭这么多戏。科蒂卖丁家宜没说纳爱斯、立白抢着收(都有美妆品牌),好时卖金丝猴也没说雅客、大白兔、马大姐收。


这要是把卖企业那点小心思都用在卖产品上,用在怎么好好恢复市场、维护经销商关系上,银鹭还能坚持几年。


当然,你想弄个万民哄抢的局面,还能让人理解。下面这些操作就让你觉得雀巢的脑回路很清奇。先是2020年1月任命孙亦农出任CEO,让你以为雀巢用一个中国人、一个可口可乐出身的职业经理人取代印度人崔武迪,是想再奋斗一把。


结果,3月就传出了雀巢甩卖银鹭的消息;一个月后又突然把自己“死了”八年的雀巢冰爽茶搬了出来,要银鹭的业务、经销商来做;大哥,你都要把银鹭卖了,现在又让经销商卖冰爽茶,经销商怎么想?卖得好了,你将来不生产了怎么办?卖得不好,库存怎么处理?要知道这些是看银鹭这个品牌的经销商,不是看雀巢的(目前得到的消息是:未来冰爽茶还会由银鹭团队操作)


虽然,银鹭的八宝粥和花生牛奶占销量的三分之二,但要卖;而占销量三分之一的即饮咖啡,还是要自己经营的。8月份,雀巢出台文件,未来雀巢即饮咖啡将分两块来经营,19个省由新团队经营,12个省份由银鹭团队经营。



在此次出售过程中,雀巢宣布出售了银鹭所有业务,不包括12个省的雀巢即饮咖啡业务,也就是说,未来一段时间即饮咖啡将重回雀巢团队,这两个月的磨合,可以走出一条路了。


二、与未来有关的“疑问”



跟前面卖给谁家的迷雾重重一样,在这条雀巢官宣的资讯上,雀巢只是回顾了2019年银鹭销售额是多少,并没有说银鹭是多少钱卖的。令人奇怪的是,你可以看到外企收购的时候,都会说多少钱收购了,可能这样的收购能让股市好看一些,彰显自己的实力以及增长点,让股市雄起一波,收割一波韭菜。但在卖多少钱这件事儿上,他们就显得害羞了,不好说意思披露有关数字。


你说说,你怕啥呢,你都漫天要价了(69.8亿),我们就想看看,在国际菜市场砍价是怎么个砍法,是打五折还是打骨折,是拼多多的一刀90%,还是转发朋友圈让多少人助力免费拿银鹭?


这买的没有卖的精,我们也想知道,这回购能否“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唉,目前就一个科蒂告诉我们了,24亿收购丁家宜,我用八年,23亿的折损费,1亿卖给你(算一下通胀率,还不到1亿呢)。至于好时卖金丝猴没说价格,银鹭也没价格,老纳这颗无处安放的八卦的心啊。


第二,陈清水是什么样的角色?


创始人是没得说了。1985年,陈清水、陈清渊等6位青年承包了银鹭前身,某罐头厂。在2011年雀巢完成收购后,陈清渊直接离开了银鹭,而陈清水作为企业的总裁又继续做了五年——通常的收购都会有一个创始人团队留五年过渡的说法。当年,达能收购乐百氏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要求。


离开银鹭后,陈清水一直没有其它动作。而陈清渊收购了盛洲油业,蔡学彦做了山图葡萄酒,很多老银鹭人离职后,多是去了盛洲和山图。陈清水与蔡学彦、陈清渊还有家叫厦门银鹭集团的公司,只是旗下多是重工、房地产项目,应该是1999年时,银鹭多元化发展的产物。后来,银鹭食品被收购,这些项目也就得以保留。在这份股权里,我们能了解最初银鹭食品大概的结构吧。



其中,蔡学彦、陈清渊是股份第二、第三的人。而在本次收购中,他们俩个也一直是传说中的主力选手。甚至让人一度以为陈清水可能真的不想再回来做快消了,太累了。然而,最后签约的还是陈清水,也就是说,这应该是创始人团队全员归来,自己的孩子,可能还得自己再养养了。


唯一让人觉得奇怪的就是陈清水用于收购的 Food wise公司——查不到,这应该是一个新注册的公司,希望企查查努力把这个公司股权查出来。


第三,银鹭与雀巢的关系。


玩归玩,闹归闹,目前看来银鹭与雀巢就是创始人团队和职业经理人团队,经营的方向上的一些不同。未来,雀巢的即饮咖啡依然由银鹭代加工。当年,银鹭与雀巢就是通过代加工产生感情,后来再走到一起。被偏爱的有持无恐,得不到的在骚动,而得到的就可能是幻灭。


银鹭做不好,不是说职业经理人能力不行,而是职业经理人的考核方式,思考方式与创始人是不同的。一个想的是我怎么渡过这段时间,拿更高的工资;另一个想的可能是把这个企业长久的经营上去,或者怎么高套现。


在快消这个略传统的行业中,我们看到主导的力量还是创始人团队。唯一不安的就是不仅职业经理人接不了创始人,有的时候,创始人的后代也接不了,这样的企业案例太多。创始人团队归来,有活力,可这样的活力又能持续多久?三十年,二十年,你的企业难道只想这么久吗?


第四,银鹭的未来怎么样?


针对此次收购事件,偏雀巢一方的人认为银鹭要感恩,雀巢来了之后大家工资涨、福利高。如今,银鹭回归后,就得像以前那样六天工作制——这基本上是中国快消企业的现状,不定时工作制。最主要是,他们认为银鹭未来会裁员,因为效益不好,用不了这么多人。


在雀巢卖银鹭之前就有一波裁员,后来不了了之,普遍认为在降低经营成本,让收购方花点大钱。


我们要承认外企收购后,各种福利、待遇确实是不错的,都是按中国法律来的,这点是肯定的。至于裁员,老纳依然觉得大可不必,春节要来了,还是可以一战的。只是今年不必要像往年压的那么狠。给经销商、业务员一个时间,消化下库存,未来还可以再战一下。不一定是八宝粥和花生牛奶就没市场了,有时候,它在人。


目前来看,银鹭的大部分员工还是挺开心的,在所有的选择中,这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或许是最合适的。


最后,可怜一下统一公司吧。传它们要收购安奈吉,而后安奈吉跟了养元六个核桃以及百威经销商;传它们收购银鹭,银鹭回创始人手里了。放过统一吧,毕竟自己水面合并,大包赚什么的也怪忙的,那边,今麦郎还老想把它踩在脚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快消(ID:fbc180),作者:纳兰醉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