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母校保温杯,才叫真成功呢
2020-11-27 09:00

用母校保温杯,才叫真成功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头图来自:《令人心动的offer2》


《令人心动的offer2》是一档成功的带货节目。被称为“凡尔赛天花板”的王骁就是行走的种草机:斯坦福水杯不离手,斯坦福T恤穿在身。人坐沪律所,心在旧金山。


几期节目看下来,别的知识点没记住,斯坦福水杯和T恤已深深印在硬糖君的脑海里。更别提身边走火入魔的宝妈,正满朋友圈打听谁能代购斯坦福系列周边。


淘宝商家们更是嗅到了商机,推出藤校同款水杯。名校梦,从喝水开始。



斯坦福水杯装过的水是不是能开蒙灵智咱不知道,硬糖君倒是又犯了职业病。高校文创这是多大的商机啊,它是校友的通行证,它是考生的护身符。


海外名校文创靠职场综艺不经意走红,国内高校小卖部又在卖些啥呢?


从纪念币到金属书签


虽说高校的本职工作在教书育人,但建立完备的高校文创体系仍有实际意义。从斯坦福文创走红不难看出,优质高校文创产品本身便可成为传递高校文化、精神价值的载体。


高校搞文创并非新概念,国内高校其实也一直都有,多以馈赠给毕业生的校徽、笔记本等形式出现,没有购买渠道只作为校友纪念。硬糖君的老爸就一直珍藏着当年上海科学技术大学(今上海大学)的纪念校徽。


京津冀地区一度还流行过馈赠考生名校校徽,以此作为激励祝福,硬糖君未考察,不知是否为全国风俗。也因群众有需求,部分高校开始对外贩售高校纪念品。校徽一般是买不到的,但有纪念章、纪念邮票、钥匙扣等聊以慰藉。


天津大学钥匙扣


这类老式高校纪念品,寓意虽好但设计刻板。尤其是各高校校庆期间限量贩卖的纪念T恤,更是惨不忍睹。考生家长怀揣美好愿望买回家后,纪念品便迎来了落灰的命运。也因此,高校纪念品并未形成潮流,只算高校游的附属品。


这几年受到文创热的影响,高校文创也有潮流化的趋势。虽然多数高校还是以钥匙扣、书签等老面孔为主,但从设计上脱离了过去白底+校徽+某某高校的固定搭配,变得更有美感。


上海大学文创书签


在文创方面,清华、北大、厦大等学府起步较早,产品体系也相对完善。并逐渐脱离了老式思维,开始在产品形式上进行新探索。


清华艺术博物馆是走得比较靠前的一个。清华艺博网店目前在售产品共有117件,其中不乏香膏、御守等创新产品。从销量看,香膏也是清华艺博网店卖得最好的产品;


隔壁北大纪念品网店也不差,文创产品分为学习用品、电子产品、服装、饰品等八大类,撑起北大油纸伞,戴上北大银手镯,你就是未来北大人。



北清等双一流大学在高校文创产业领跑,与学校本身校际交流多、纪念品发展历史长有关。察觉到高校文创的大众需求,普通高校也纷纷加入搞文创队伍,且大多数学校都开通了网店。但说实话,网络销售情况不如线下乐观。


一位高校老师告诉硬糖君,因宣传力度等问题,线上渠道的销量原本就不如线下。在疫情前,学校里除了师生,常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沾沾灵气”,顺便拐进学校纪念品商店带走几件文创产品馈赠亲友。自从大学校园封闭管理后,线下销量骤降,线上也仅有在校生和校友帮衬。


北清有名校光环,卖得更好在情理之中。但大部分高校在规划文创方面,也确实出现了一些偏差。


凭啥校友有特供


通过观察及走访,硬糖君将目前高校文创问题归为两大类。其一是产品开发,其二是服务对象。


先说产品开发。双一流高校在文创方面起步较早,校方设立专门的官方纪念品中心,有专业人士通过市场调研等方式,随时掌握受众喜好,并有专业设计团队进行跟进设计,且有合作多年的厂家代为生产。



但多数普通高校出于多种因素考虑(比如知名度不够没人买),一般不会成立官方纪念品中心,而是由大学生创业中心负责文创产品开发。


大学生团队一腔热血执行力高,而且没有经过社会化改造,创意方面或许更胜职业打工人。但学生在校时间有限,会造成项目持续性不足。尤其是临近毕业季,团队中会有不少人干脆退出,导致项目进行到一半便搁置。


学生团队的热情高,但社会经验不足,也是导致不少高校文创无法自成体系的原因。学生只有设立能力而不能实际生产,文创团队需要与厂家对接,往往三言两语便被对方带走节奏,产品成本一升再升,最终导致资金不足,项目胎死腹中。


也有热心校友众筹搞文创,但很有可能事儿没办成反而名声扫地。比如2018年那位被称为北大口红姐的女博士,趁着北大校庆之际众筹口红颐和园5号献礼北大华诞。结果又被起底产品没获得学校授权,又被质疑口红三无,最后连学位等都被扒皮。



毕业校友带头搞文创名不正言不顺,着实风险不小。但要靠一茬又一茬的在校生,虽然会有创意十足的产品诞生,却难以发展成体系。


其二则是服务对象的问题。作为高校文化的重要载体,文创服务对象也分校内与校外两个市场。


华东师范文创包


校内市场包括校友、在校生及教职人员,购买文创产品主要为了纪念;校外市场则是广大人民群众,购买文创产品出于对高校的认可与向往。


但目前大多数高校的文创产品,还是主要为校内市场服务的。


通常学校每年会在毕业季采购、定制大量纪念品发给毕业生,也会定期购买纪念品寄给有杰出贡献的校友。但这些纪念品往往是学校通过招标请来专业团队,从设计到研发制作一条龙服务。自己学校现成的文创团队,在这关键时刻却被抛在一边。


这些产品也是“校友特供”。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每年都会推出一只纪念小熊,但非校友不可得,有钱也买不到;天津大学曾为有过杰出贡献的校友定制过一批纪念币及首日封,这套产品因数量太少知者寥寥,但精美程度确实远超普通纪念品。


中传新传熊,每年衣服色不同


高校对校友重视无可厚非,但日常贩售的文创产品也未免过于不重视。一水儿的T恤、U盘、钥匙扣,不过是换换花纹与logo而已。


原本高校文创就不便大肆宣传,更多依赖线下口碑为线上导流,产品缺乏特色就更难吸引顾客了,好多人压根不知道可以买到这些东西。


海外经验可攻玉


魏源在《海国图志》中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主张,中国现代大学也在这股“师夷长技”的呼声中诞生。同样,海外大学在文创方面起步更早,也值得借鉴。


早在上世纪,哈佛、斯坦福等海外名校就已建立了完备的高校文创体系,成立专门团队从研发设计到合作生产再到店铺销售一条龙。


从产品种类看,海外大学的思路更开阔。从水杯、卫衣、羽绒服、笔记本包括床品等一应俱全,基本上学生在校生活需要的一切去一趟校内文创店就可以全盘搞定。


此外,海外大学文创的服务对象也不拘泥于学生群体,每个来逛店的人都是他们要争取的销售对象,哈佛大学的文创产品中甚至包括婴儿围嘴。


哈佛围嘴,图源见水印


海外高校与国际大厂间的合作也很常见,譬如年轻人最爱的Nike、Adidas等便与藤校出品过合作款。这些合作款不仅学生们乐于购买,不少校外人士也纷纷抢购。


现在国内的国潮风兴起,高校与品牌也可以琢磨联动的可能,与大厂合作品质方面更有保证,宣传方面也有人代劳。


另外,从海外大学的文创设计上也不难发现,高校产品类型虽然都差不多,但不同学校的文创产品各具特色,斯坦福紫、哈佛红,一看配色就知道出自哪所大学之手。


耶鲁戒指


反观国内高校文创,更注重形式,而忽略了提炼本校特色。对于北清等知名学府,文创产品没太多本校特色也无所谓,校名就是招牌。普通高校则更需要思考如何突出校园文化,而不是跟风看别人做什么自己也做什么。


虽然高校也有文创联盟、文创周等组织及活动,但这类文创产品又过分强调设计,忽略了面向的对象是谁,有什么诉求。譬如西南某院校设计的文创汉服,就属于轻实践重雕虫,不考虑消费者的真需求。


国内购买高校文创的校外主力军,还属学生家长们。父母的需求是什么?当然是希望孩子能考上好大学。小巧便携,又带着祝福意义的文创产品,绝对能斩获家长的心,清华艺博搞的御守就是范例。



文具套装也是不错的选择。硬糖君还记得高三那年身边有不少同学,去找考上名校的哥哥姐姐索要高中时的文具,就为继承对方的好运气。来自高校的文具,不更有好意头吗?买某某大学文具,三年后校园见,广告词都帮你们想好了。


因国内高校文创起步较晚,也不妨除校内文创中心及网店外,多拓宽一些渠道进行贩售。普通高校也别觉得自己竞争不过名校,能上名校的人始终是少数,普通院校之间,不就靠着谁在考生中有点存在感脱颖而出吗。


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什么斯坦福水杯T恤刷屏了,国内高校行动起来,与当地文庙联动推出考生套装,准没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