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各地那些“又大又丑”的景点,到底烧掉了多少钱?
2020-11-29 19:41

全国各地那些“又大又丑”的景点,到底烧掉了多少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叶橙子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人出门旅游,80%有过误入“世界最大”“亚洲最高”“中国第一”人造景点的经历:


手里捏着票价够贴两顿秋膘的票根,看着眼前庞大的建筑雕塑,理智值狂掉。


更屡见不鲜的是,不少人造景点的投资动辄上亿,还大多出现在不知名的小城小县,是否滥用财政经费的质疑从未停歇。



也难怪,当去年才脱贫的贵州剑河县被爆出“花8600万建最大苗族女神像”时,网友们都尤为疑惑愤怒。


联想起荆州15亿的“宇宙最大”关公像、独山县烧光400亿的烂尾景区……人们不免怀疑这又是一座“斥巨资的废物景点”。



后来官方回应,雕塑由旅投公司通过银行融资与自筹资金打造,未动用扶贫资金。


这却让人们的讨论集中跑向了另一个话题——


“为什么中国城市,总痴迷于斥巨资建这些废物景点呢?”


“这种景点真的有人看吗?”


多少城市有过斥巨资打造、最后无人问津的景区,或许没人知道。


它们仿佛巧妙地散落分布在各省各地,一提起“人造的烂景区”,几乎每人都能联想起本省的那几个。



河北人绝不会忽略那被埃及本及投诉的狮身人面像,坐落在郊外的新长城国际影视城,据说雕像内部藏了个“皇宫”。



而它甚至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安徽滁州、兰州新区的“长城梦世界旅游文创园”各有一尊。


滁州的创意园区里,还复制了“雅典神庙”、“乾清宫”。


明明打着“创意”的招牌,玩的最熟练的却是Ctrl C + Ctrl V 。



在同一个园区内,另有一座天坛白宫双拼建筑,时不时地在“疑惑景点”中露面。


而这座本打算效仿横店的影视城,自2013年动工,虽然至今还未建成,不少设施倒是先损坏了。


“汉白玉台阶”已经开始发黑


湖北人或许会想起一周前被央视点名的荆州“宇宙最高”关公像,仅关公雕像花费1.729亿,整个关公义园共投资15亿。


可开门营业四年后,关公义园的经营情况十分不理想,总收入不到1300万。


很明显,“宇宙”的头衔也没救回失荆州的关公。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评价这些景点,我想一定逃不过“疑惑”二字。


“这些景点一看就火不了”“这规划一看就不合理”“为什么要投几亿资金建这玩意儿?”


显然,这些“城市疑惑大赏”建造之初都是为了“旅游发展”,但是不是真的发展,还得另说。


2016年,西安市临潼区的“世界八大奇迹馆”、“秦陵地宫” 等人造山寨景区被摘去3A牌照并勒令整改。


秦陵地宫内部


一年后,它们依然出现在临潼区旅游部门最新制作的“春游季导览图”上,有的换了个名字,入口处多了个“人造景点”的标识。


而它们的内容大多没有变化,大约可以配得上一句“粗制滥造”的评价。



央视网记者前去探访后发现,这些景点的停车场清一色地停着旅游大巴。


旅游网站上显示自行前来的游客寥寥无几,还有人抱怨说搞错被骗了。




许多中老年人旅游的目的只是为了看个热闹、看个不同,对于是否山寨是否精致,则没有那么上心,有时被糊弄了也只当景点不好看。


这让不少劣质旅游团有了可趁之机——毕竟正牌秦始皇陵门票150,抵得上三个人造景点。而且正经景区内导游还没法安排购物、拿回扣。


只不过略显荒诞的是,明明正牌就在附近,这些山寨景点却并未关停。




而临潼区旅发委为此给央视网记者的答复是——


“所谓山寨、人造,是近年来媒体对临潼景区内部分人造景点的一种标签。如果以旅游文化多元素展示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景点可以满足游客的多方面需求,也希望媒体能够从加快旅游发展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并举例深圳世界之窗是山寨景点、杭州宋城是人造景点。


且不论世界之窗、宋城与这些“世界八大奇迹馆”的实质差别之大。对本地历史文化进行山寨、糊弄的景点,是加快旅游发展还是扰乱旅游生态,是满足多方面需求还是盲目迎合市场,只能说见仁见智吧。


在众多年轻人眼中,巨大雕塑、随便套个历史典故外壳的景点,早就落伍了十年。至少在和爸妈一起出门旅游时,自己是十分不愿意、特地与“宇宙最大”关公来个合影的。


也因此,哪怕这些景区多努力、噱头再响亮,也往往收效甚微。


河南伊川4A级景区二程文化园,投资3.5亿元,建筑面积多达300多亩。2018年国庆期间推出门票1元的优惠政策,却被网友发现门可罗雀,只有一些本地人在闲逛。还被吐槽“又不是历史遗迹,建多大都没内涵”。


回忆再久远一些,一些陕西朋友可能还记得世纪初花2亿元建起的“阿房宫景区”,后来因为收益不好,再加上违规建设被拆除,2亿元就此打水漂。


此后没过多久,西安沣东新城公布“380亿打造首创阿房宫文化旅游产业基地”的消息,再次引发了一阵争论。


大家以为又来个横店二号机,最后发现基地的主体是阿房宫遗址公园,主要目的是保护文物,商业建筑面积很小。


网友们为此争论毫不奇怪,当初横店一家独大时,各地都掀起过仿古建筑潮、影视城潮,而一批翻车的巨资景点,都倒在了模仿上。


看到横店兴起,开始挖本地影视城的地基;


看到无锡灵山大佛火了,开始画巨型雕塑的设计图;


看到乌镇、古水北镇名声大噪,开始找地建仿古小镇;


而等到资金到位、建筑完成,已是几年之后。


一方面,此时的山寨景点早已遍地开花,没了竞争力;另一方面,原版景点大多在这几年内完成了基础设施的优化,先人一步。


就像咸阳市的东黄民俗小镇,开业时号称投资5亿、入驻200商家,开业时短暂爆火了一阵,两年后便逐渐荒凉成了“鬼城”。


而根据小镇一期商户晒出的招商介绍、合同协议等资料,东黄小镇开业爆火后游客就出现了锐减,开发商承诺的二期旅游项目与配套服务也并未推进。



两个月前,网友吐槽湖南临武滴水源景区所谓斥巨资打造的“天空之镜”,不过是几面大镜子时。


人们还在嘲讽现在的“网红景点”真是好糊弄,几块镜子就造噱头收门票,与这些巨资景点相对比后,大家或许还得恨铁不成钢了起来:


“别人低成本就能骗钱,你们倒是高成本赔钱。”


“这些景点究竟给谁看?”


从它们的接连滑坡就知道,答案是真就没多少人乐意看。


不少景点一造出来,就长着一副从骨子里“清新脱俗”的样子。


白洋淀荷花大观园的“金鳖馆”,被香港世界纪录协会评为世界上最大的鼋型建筑。


仔细一想,世界上能把建筑做成鳖状的也的确不多。



被视为土味魔幻代表的万和宫,里面是古今中外名人雕像的大乱炖。


古至女娲盘古,今至白云黑土,中至廉颇秦侩,西至普罗米修斯。


via@史里芬


这样一个四不像建筑,被投资人冠以“首个和文化主题旅游景区”,所在村庄“被世人称为华夏和谐文化第一村”。


本世人,对这一头衔一无所知。


注意最后一句


万和宫完全由这位总设计师投资建造,内容与设计多半源于个人审美,或许从建造之初就没奔着正经景点的方向去。


可是到最后,没人会记得这样一个荒诞景点具体由谁、由哪家公司承包,只记得它属于这个地域,河北邢台。


就像前文提及的“宇宙最大关公”,具体投资的成本的确是由建设方承担,地方规划部门却免不了为这座“破坏古城文化”的雕塑负责。


而且,关公雕像本身被发现是“未报批”的违规建筑,可在2014年申请、2016年建成至今的期间内,并未纠正。



众多斥巨资投入的景点,最后都以惨淡收场的结局证明了——


这儿的旅游吸引力,其实与巨额投资并不匹配。


旅游这门城市生意,本就是最容易入手,又最难做好的事。


建一个雕像、一个历史人物文化馆,的确算旅游建设,但没有足够有吸引力、足够有厚度的文化内核,再高再大再热的噱头也是白搭。


独山县烂尾的水司楼,“是世界上最高最大最壮观的水族建筑”


除此之外,旅游生意又是一项精细活,交通、旅游气氛、基础设施等等杂项都包含其中。


几年前被探险驴友发掘的“神秘佛像山”,实则是一个烂尾的巨资佛像工程。


据当地村民回忆,佛像山开工时正赶上国内的佛教道教旅游潮,五台山等宗教名山成为热门景点。投资者试图造一个佛教文化山,可由于选址偏远、修路资金庞大、施工工期长等等,项目不了了之。



而说来荒诞的是,佛像山被捧上热搜后,人们还曾兴冲冲地讨论要重修这一景区、开门营业。等到十天过后佛像山成了旧闻,这一地点又再度沉寂、少有问津。


这似乎再一次说明,能长久吸引人的旅游景点,永远不可能靠一时的噱头或热点持续。


电视剧《白鹿原》热播时,蓝田县白鹿原民俗村投资3.5亿征地、拆迁、建设,再到开业、红火、歇业、拆除,几乎“完美”呈现了国内众多民俗村的兴衰。


这世上固然每个地域都各有特色,可能够拥有长久吸引人“特色”的地域,注定寥寥无几。


巨额景点们一个个如泡沫沉寂,最后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钱要是拿来做点别的,得多好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叶橙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