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真背后,一个贫困县低调的努力
2020-12-03 14:44

丁真背后,一个贫困县低调的努力

本文来自:新周刊APP,作者:马路天使,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半个月以来,“甜野”藏族男孩丁真以每天带6个热搜的势头,在互联网上演了一出精彩的连续剧。

 

先是买泡面路上被拍走红、连续上热搜;后是官微神仙打架,被全网热捧;最新消息是他已经签约当地旅游局,成了甘孜旅游形象大使。



丁真的爆红,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甘孜藏族自治州以及理塘县。

 

携程数据显示,11月20日至11月30日,“理塘”的搜索量猛增620%。除四川本省旅客外,广东、山东、云南、江苏、北京、重庆、湖南、河南旅客都在搜索理塘。

 

当各地旅游官媒纷纷眼红、蹭流量的时候,大家可能都不知道的是——不是理塘有幸拥有了丁真,而是丁真幸运地背靠着理塘。


一、非典型康巴汉子

 

在藏区,如果你见到了长相粗犷英武、身形高大、眼睛发亮、皮肤呈古铜色的男人,那一定是传说中的康巴汉子。

 

康巴汉子,指的是生活在藏东地区及其他使用康区方言的藏族男性。因为放荡不羁又深沉温柔的外形气质,康巴汉子成了游客镜头热衷于捕捉的对象。


 丁真的舅舅此前在抖音已获得了一些关注度,被网友称为“疯了的郑伊健”。/@秀雅若兰


今年11月13日,当摄影师胡波来到理塘,准备拍摄一个叫做尼玛的康巴汉子的时候,偶然遇见了丁真。在买泡面的路上,丁真纯真羞涩又野性的笑容被胡波拍下并上传到网上,当天就爆了,点赞超过270万。

 

因为他,网络上诞生了一个新词“甜野男孩”——“第一眼看过去,扑面而来的野性让你感觉他像狼一样”“接着又被他清澈的眼神和羞涩的笑容融化了”。



一时间,丁真成了康巴汉子的代名词。人们对他身上的异域特质充满好奇和想像:一个在藏区生活了20年的康巴少年,内心是不是蓝天白云和高山白雪揉成的?

 

其实,丁真的长相,算不上典型的康巴汉子。他身上非但没有康巴汉子的英武彪悍,反而流露出一种少年初长成的羞涩清纯。

 

在之前,理塘就曾经有意识地发掘康巴汉子的“美色”资源。早在今年7月,四川甘孜文化旅游节就曾在丁真的家乡理塘县举办过“最美康巴汉子选拔大赛”。

 

选出来的康巴汉子各个条件都不错,可惜没有任何一个走红。理塘县用力推的康巴汉子没有激起多大水花,看起来不那么典型的康巴汉子丁真却走红了。


最美康巴汉子,各个身形彪悍。/理塘最美康巴汉子抖音


如果按照以往的剧本,丁真应该签约MCN公司,入驻各大平台,成为带货红人,进入快速变现环节。但谁都没想到的是,当地旅游投资公司直接跑到丁真家里,说服了丁真的爸爸,签下了丁真。

 

转眼,丁真成了一名拿着固定薪水、每个月有五险一金的国企正式员工。很多人都在说,理塘用3500块工资收下了全国第一流量,实在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好处是肉眼可见的。据去哪儿网数据显示,截至11月25日,甘孜地区酒店预订量较去年同期增长89%,其中,11月17日成为首个增长高峰,当天酒店预订量较去年同期增长111%,相比前一天增长15%。

 

而随后一周,甘孜地区酒店的每日预订量同比也保持1倍以上的增长。从目前来看,理塘已经成元旦旅行黑马目的地。

 

人人都说,理塘撞了大运。


二、丁真背后,是一个默默挣扎的贫困县

 

从成都出发,沿着318国道一直往西南方向出发,经过康定市,翻越几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经过终年积雪不化的折多山垭口,就来到了理塘县。

 

理塘县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西南部,距离省会成都654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有着“世界高城”的美称。


从成都到理塘,需要8小时车程。/地图知识局


它的上一次走红,是因为诗人仓央嘉措。“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翅借给我/不飞遥远的地方/到理塘转一转就回来。”诗歌中的“里塘”,说的就是如今的理塘县。传说中,理塘有着仓央嘉措所眷恋的女子,可他本人终其一生未曾踏上过这片土地。

 

2012年,大学毕业的赵辉正是顺着318国道从成都来到了理塘县。带着一个行李箱和朦胧热诚的“支边”梦想,他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回忆起当年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赵辉说,“环境特别糟糕,满街是到处溜达的猪狗牛”,他记得当时县城里只有一所中学,里面只有50多个学生。


 恶劣天气是藏区经济发展慢的很重要原因。/电影《冈仁波齐》


发表于2006年的《四川省理塘县贫困状况调查》显示,受制于牧民们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习惯,当时,当地小学适龄儿童的失学率将近14%。

 

赵辉说,“那时候,很多藏民没有送孩子上学的意识”。丁真的父母也是如此。签约理塘旅游投资公司之后,丁真父亲的第一反应是,“家里是不是不用赚钱了”,而母亲的反应是“家里的牦牛没人放了”。

 

20岁的丁真,至今没有上学,不会说普通话,更不会写汉字。我们大概可以想像此前20年里丁真的生活——除了在大山间放牧、帮家里采贝母,剩下的时间,大概就是和朋友一起骑马,在大草坪上发呆。

 

看起来,丁真的确是像网友所说的那样,“像一匹野性又害羞的小狼王,像草群里涉世未深清澈的月亮,又像是黑夜来袭时部落的统领......”


 躺在草地上一整天,听起来太奢侈了。/ 时差岛


美好想像背后,可能是残酷的现实。

 

事实上,理塘摘掉贫困县的帽子,还是不久前的事情。很长时间以来,这里的藏民普遍过着贫困的生活。理塘县“世界高城”美称的另一面,意味着气候的恶劣以及生活条件的艰苦。

 

在理塘,丁真家庭以畜牧,挖虫草、贝母为生,这其实也是多年来理塘藏民的生活。

 

2006年,《四川省理塘县贫困状况调查》曾用“任重道远”四个字来形容当地的贫困问题。据统计,在2000年,理塘县农村总人口的96.75%几乎都处于绝对贫困状态。

 

受制于较为恶劣的自然条件,理塘农业发展困难。长时间以来,藏民过着人畜混居、吃不上干净饭、喝不上卫生水、用松油照明的生活。在当地扶贫办,有一则家喻户晓的故事:一户拥有七八十头牦牛的“条件较好的家庭”,在1997年大雪灾中受挫,10年间都难以恢复生产生活的元气。


 理塘退出贫困县仍是在不久前。


但另一方面,理塘天堂般的环境是支撑人们对丁真“王子”般童话想像的依据。

 

放眼整个甘孜地区,是无穷无尽的世外桃源般的旅游资源。这里不仅有海拔6204米的藏传佛教神山格聂雪山,还有号称神级徒步线路的“格聂V线”——沿着这条路线,可以见到山海盛宴、日照金山、雪山倒影、漫山花海等无穷的美景。

 

自然旅游资源丰富,发展旅游业是藏区的不二之选。但相比起拉萨圣地的知名度,这里仍旧很少为人所知。


 称理塘为仙境也不为过。/凤凰旅游


就在丁真爆红一个礼拜之后,很多人预测丁真很快会和曾经火起来的“小吴”以及“小马云”等人一样快速消失在大众视野。但令人大感诧异的是,这个刚刚脱贫的贫困县城以”快准狠“的姿态迅速接住了流量。

 

先是当机立断签约下了丁真,在各平台开通丁真帐号,以年轻活泼的方式运营;后又策划出了《丁真的世界》这样自然又具备吸引力的纪录片。

 

据纪录片拍摄团队“时差岛”介绍,当时理塘的融媒体团队一再强调“不要旅游宣传片”,要展现丁真视角下真实的理塘。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刚摆脱贫困的藏区县城,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在丁真爆火的某条微博底下,在藏区任教了8年的赵辉评论道:“一个浮出水面的巧合,背后是无数的基层人员默默的准备。”

 

所有的巧合背后,也许都是有备而来。


三、丁真也许会被遗忘,但理塘会被记住

 

丁真爆火之后,理塘的旅游投资总经理杜冬焦虑得好几天睡不着觉。

 

“我们不希望丁真只是昙花一现,我们要为丁真的长期发展做考虑,把大家对他的热情,像洪水一样的热情,积蓄起来,才能流得更长远”。对待丁真这波从天而降的流量,理塘是慎重的,“小地方火一次,不容易”。


 理塘县融媒体中心在丁真爆红后火速定制了一份理塘旅游攻略。/@理塘融媒体中心


事实上,理塘为了等待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已经做了太多的准备。

 

丁真事件之后,“甘孜州70周年庆,67个A级景区门票全部免费、住宿半价”的资讯在网络上传开,在朋友圈,不少人晒出机票表示今年元旦锁定理塘,“要实现去看丁真的愿望”。

 

其实,早在丁真爆火之前,理塘就已经公布了这条消息,这意味着,理塘在脱贫之后,就已经在发力推广旅游。

 

随后,“理塘”这个名字,很快唤起了人们的另一段互联网记忆。

 

2020年6月起,微博作家大V桑格格频繁收到一些风景以及美食的照片。一开始,她以为只是普通读者的日常分享。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桑格格忍不住询问对方。结果发现这个92年的女孩,是四川某贫困村的第一书记。


网上曾经有过“背包书记”的报道,但丁真之前,鲜少为人关注。


因为工作的时候总是背着一个双肩包,所以这位女书记又被当地称为“背包书记”。

 

除了介绍当地的风景,这位“背包书记”还会给她邮寄一些当地高原的特产:牦牛肉、绿萝花、雪菊、贝母、黑枸杞、藏香、藏浴药草、野生蘑菇、牦牛奶檀香皂、牦牛奶润唇膏,而且包装成熟。

 

对方还会和她交流扶贫中遇到的困难:高原脱贫的工作千头万绪,人手经常不够。除此之外,“背包书记”还想对特产包装进行升级,还有诸如当地的邮寄时间有点长,邮费也有点贵要怎么改进。

 

桑格格既震惊又感动,一个92年的年轻女孩在以这样的方式付出自己改变自己的家乡。最后桑格格干脆表示,“今年618,我别的广告都不发了,就给你们推广宣传”。


 “背包书记”发给桑格格的特产图。


这个年轻的背包书记,就是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濯桑乡下汝村第一书记任敏。理塘县,也就是丁真那个县。

 

很多人联想起了那个没有红起来的康巴汉子选美大赛。据当地融媒体工作人员说,“已经策划好了,通过打造康巴汉子的IP形象开发文创衍生品、建造影视基地来带动文旅体验”。也就是说,流水线都预备好了。

 

虽然真正的康巴汉子没能火起来,但是理塘等到了丁真。

 

理塘的反应之所以如此迅速,很大的原因,来自于原本给当时康巴汉子选美大赛后续用的安排计划,在迭代后可以第一时间应用。这也许可以说明,在丁真之前,理塘县扶贫干部们就已经完全熟悉互联网运作。

 

“背包书记”与桑格格的对话中,还透露了当地农特产品的包装、推广、运营准备,甚至是快递问题,他们也早都想到了。这也许可以说明,理塘在最迟6月份前后,已经做好了直播带货的全套基础工作准备。


 理塘这一系列组合拳打得太好了。/@理塘丁真


从一个饭都吃不饱的贫困县,到一个已经跟上互联网推广运作的网红县城,中间发生的事情,我们尽可大胆想像。

 

在理塘工作了8年的教育工作者赵辉的话也许能提供一些想像的基础。

 

他说,这些年来,从理塘两所中学毕业出去的学生,有70%~80%的人选择回到家乡工作。2012年他带的那届学生,有大多数都回来就业了。“一方面是理塘越来越好了,另一方面,是他们对这里有一种淳朴的热爱”。


 赵辉所在的理塘某中学。/周老师提供


也许,丁真事件,最有意义的地方在于,透过丁真这个康巴汉子,人们看到了一个贫困县的默默努力和所有参与其中的人的善意。

 

按照互联网规律,丁真也许也逃不过被遗忘的宿命。但这个纯真、野性的地方,会从此被人们记住。这是最好的结局。


本文原载于:新周刊APP,作者:马路天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