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英特尔?
2020-12-07 14:59

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英特尔?

作者:杨逍,编辑:李曙光,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牙膏厂英特尔把整个行业耽误了10年。”在各科技博主评测搭载M1芯片的苹果新电脑时,这是最多的一条弹幕。


搭载苹果自研M1芯片的新Mac正式发售后,所有人都发现,无论是性能还是发热,果真像苹果在发布会上展示的一般,全方位降维暴打英特尔。


“苹果不讲武德,英特尔耗子尾汁”,指责和嫌弃全面转向英特尔。


“14nm+++”成为科技圈年度笑话。不少科技博主断言:苹果换芯后,新Mac暴打所有电脑产品,其他电脑厂商不可能不为之所动,抛弃英特尔为时不远。


英特尔2020年日子不好过:自家7nm芯片延期发布;半导体领域并购案接连发生,AMD和英伟达在更多赛道上站在了英特尔的对立面;苹果抛弃英特尔,新Mac产品的性能指数级攀升,可能引发更多不利于英特尔的风险。


英特尔也在试图自救。它先将储存业务以近90亿美元打包卖给海力士,接着时隔 22 天后,又于11月11日发布首款服务器独立显卡,宣布重回GPU赛道。


然而现状是,去年英特尔还是半导体领域榜首,现在其估值从年初的近3000亿美元跌至1800多亿美元。美国银行将英特尔股票评级调整为“弱于大盘”,高盛则直接给出“卖出”评级。


英特尔是否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这个和半导体行业几乎同龄的芯片巨头,是否如诺基亚一样处于被碾压的前夕?


英特尔碰壁


2020年,英特尔不顺。


1月24日,英特尔凭借不错的2019年年报,创下其最高市值纪录——2978亿美元。


半年后的7月23日,英特尔却宣布:由于生产上遇到“缺陷”,7nm制程处理器上市时间将延迟6个月,最晚于2023年上市。


英特尔CEO鲍勃·斯旺随后表示:“如不能及时生产7nm芯片,将委托第三方代工厂商生产。”


市场一片哗然,英特尔股价当天大跌10%。


英特尔虽然“挤牙膏”,但一直坚持IDM(从芯片设计、制造、封装全包)路线,拥有自己的晶圆厂、产能不受下游芯片制造公司产能制约,这是它的一大优势。


开始考虑采用第三方代工厂则意味着:英特尔的芯片制造能力已然出现问题,要和其他Fabless(无工厂芯片设计商)公司一样受台积电制约,泯然众人。


英特尔7nm芯片难产,那边台积电的5nm芯片却早已用在了苹果、华为的旗舰手机上。


Insight 64首席分析师Nathan Brookwood评论道:“英特尔前任CEO安迪格鲁夫将制造集团视为英特尔的心脏与灵魂,看到英特尔在新制程技术上挣扎,他可能在坟墓里都不会安心。”


不管老安迪格鲁夫怎么想,这都不禁让人怀疑,英特尔一手全包的IDM模式是否已经落伍?


反观走Fabless路线的另外两家巨头AMD和英伟达,2020年都风生水起。


9月,英伟达宣布收购RISC微处理器公司ARM;10月,AMD又宣布入手FPGA(一种可编程芯片)领域龙头赛灵思,已同时具备设计CPU、GPU和FPGA的能力。芯片三巨头在更多赛道上狭路相逢。


与竞争对手的蓄势待发、势头正好相比,英特尔越发不受资本市场待见。


10月23日,英特尔公布Q3财报,第三季度营收183.33亿美元,净利润42.76亿美元,同比下降4%和29%。


受此影响,英特尔股价暴跌10.58%,市值蒸发约260亿美元(约1700亿元人民币)。2014年京东赴美上市时市值也不过260亿美元。


虽然市值大跌,但英特尔毫无疑问仍然是那头大象。其X86处理器,在桌面领域市场份额达81.7%,笔记本领域份额达83.8%,利润最高的服务器领域更是高达95.5%(据Mercury Research 2019年数据)


英特尔的现金牛个人电脑业务,正在加速被AMD侵蚀也是真的。


在桌面市场,AMD已拿下18.6%市场份额;在笔记本市场,AMD也分走了17.0%。AMD的份额虽然不高,但其抢地盘的速度已经明显加快。


事实上,从2001年开始,个人PC需求就开始下降,这导致处理器大盘萎缩,英特尔和AMD当年还曾掀起价格战;此前,在笔记本电脑产品上,随着用户对电脑续航要求上升、对高性能需求下降,AMD在电脑业务上对英特尔的威胁正在加剧。


此外,英特尔全力押注的云计算处理器业务,也开始出现增长乏力的境况。


英特尔云计算处理器业务的最大客户是云服务运营商,但英特尔第三季度该类客户的销售额仅增长了15%,远少于第二季度47%的增幅。


英特尔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还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随着客户进入“消化期”,云计算相关销售预计第四季度将进一步放缓。


押注的未来业务增长乏力,立身之本芯片制造出问题,苹果新Mac ARM架构产品出世,AMD和英伟达蓄势待发,英特尔简直焦头烂额。


英特尔危机显于2020,却不始于2020。


英特尔会不会和诺基亚一样陨落?


现在,英特尔有三个强劲的对手正虎视眈眈:1.芯片设计架构领域的ARM;2.芯片处理器上的AMD;3.GPU领域的英伟达。


AMD与英特尔的纠缠开始得最早。两家公司的创始人同出于仙童半导体,公司成立时间也相差无几。


1968年,“提出适合于工业生产的集成电路理论”的罗伯特·诺伊斯和提出摩尔定律的戈登·摩尔一起从仙童公司离职,创立了英特尔。不久,研究员安迪·格鲁夫也从仙童离职加入他们,并在此后掌管英特尔多年。


戈登·摩尔


当时,仙童销售部主管桑德斯也表达了加入意向,却被戈登·摩尔无情拒绝。次年,桑德斯带着7名仙童员工,成立了AMD(超微半导体)


一边创始人是技术大牛,一边却是销售主管,创始人的出身深刻影响了这两家公司的发展道路。


英特尔研发实力一开始就极其强悍,走上了行业技术引领者道路。


它先推出了储存领域的跨时代产品、史上第一颗大规模量产的DRAM芯片——i1103 1kb内存芯片,又在微处理器领域研发出世界上首款商用处理器——Intel 4004;70年代末,英特尔推出了著名的8086 处理器,即X86 架构的鼻祖。


创始人是销售出身的AMD,一开始就无法与英特尔在技术上正面相搏。


桑德斯曾在采访中吐苦水称,很难招揽优秀研发人员。因此,AMD走上了跟随和模仿的路线——模仿各领域第一供应商的产品,追求高性价比。到1974年,AMD成为行业公认的第二供应商,其销售额达到2650万美元。


1982年,蓝色巨人IBM给了AMD一个咸鱼翻身的机会。


为尽早推出自研PC产品,IBM选择直接采用英特尔的硬件和微软的操作系统。


但为防止英特尔一家独大,IBM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让AMD成为8086和8088处理器的第二供应商。为拿下这个订单,英特尔只得同意,并进行技术授权。


通过IBM的订单,英特尔X86芯片成为行业主流,也奠定了wintel联盟长达数十年坚不可摧的地位。


掌握了X86技术的AMD也跟着沾光,积累了资金和技术。


但AMD的好日子并不长。


英特尔原本就不想将自己苦心研发的技术拱手相送。1986年,英特尔在上市当年撕毁了和AMD的协议,不再向AMD透露其最新芯片80386的技术细节。


AMD虽然状告英特尔并胜诉,但官司足足打了8年。


英特尔一再使出拖字诀,直到80386变成明日黄花,英特尔才向AMD分享了相关技术细节。


在这8年里,英特尔分别推出了386、486(指Intel 80486系列芯片)、奔腾处理器(即586)等。


AMD在技术上被狠狠甩在身后,只能不断生产兼容Intel PC的处理器,在巨头身影下生存。


1997年,在地上被摩擦的小弟才迎来翻身的机会。


这一年,为彻底断掉抄袭者的后路,英特尔选择放弃Socket7接口,转而投入尚未发展成熟的Slot1接口,但英特尔高估了自己的研发实力和生态影响力。


当时Socket7已经形成非常成熟的生态,英特尔在接口上另造高楼的行为让合作伙伴面临两难——要么大费资金修改产品,跟着英特尔走;要么继续采用现有产品,但未来可能没有产品更新迭代。


AMD正是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的,它抓住英特尔的失误,坚持在Socket7架构上研发新品,满足市场需求,这个本是英特尔提出的产品,却成为AMD叫板英特尔的利器。


此后,AMD和英特尔叫板多年,甚至一度在2004-2006两年凭借Athlon 64 X2领先英特尔;直到今天,AMD仍和英特尔在CPU领域纠缠。


今年10月,AMD以350亿美元收购FPGA领域赛灵思(Xilinx)后,就同时具备了CPU、GPU、FPGA能力,和英特尔站在了更多的竞争赛道。


如果说,AMD的崛起多亏了英特尔的技术分享和那次巨大的策略失误,ARM的崛起则是英特尔短视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物。


2005年,销售出身的欧德宁上任英特尔CEO后,为梳理英特尔凌乱的业务线,裁掉了“StrongARM”项目。


欧德宁


当时,乔布斯曾多次要求欧德宁保留该业务,为苹果iPhone项目研发CPU。但欧德宁觉得iPhone项目刚刚立项,后期完全可以用X86架构为苹果研发CPU,坚持裁掉。


等到iPhone研发时,看不上X86的乔布斯直接沿用了iPod的三星ARM架构芯片。英特尔从此错过了苹果这条大鱼。


到2010年,英特尔仍然未看到智能手机市场,还坚持认为移动上网本才是未来,彻底把移动互联网市场让给了ARM ,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芯片行业逐渐演化成:PC电脑用高性能的英特尔X86架构,移动互联网则是ARM架构的天下。


二者都想向对方阵地侵袭,但X86做不到ARM的高性价比、省电,ARM做不到X86的高性能,互有所长,互有所短,因为瞄准的本就是不同的市场需求。也就相互和平多年。


但今天,PC市场轻薄本大行其道,成为最受欢迎的产品,顺应了ARM的强项。


此次苹果推出基于ARM架构的电脑后,不排除其他相关玩家探索ARM架构芯片及电脑的可能。


但当了数十年老大,英特尔显然不会任由危机蔓延。


看到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时代对数据中心的需求后,2018年底,英特尔明确了从“以PC为中心”转向“以数据为中心”的战略,开始布局XPU——将重心从单独CPU转移到跨CPU、GPU、FPGA和其他加速器的混合架构。


半导体芯片巨头的战争越发寡头化,头部芯片企业将从自己以往大本营赛道走出来,同时在多个赛道展开竞争。


11月11日,在苹果发布基于ARM架构电脑当天,英特尔发布了一款全新服务器GPU,完成其XPU战略的最后布局。英特尔和专供GPU领域的英伟达,正式开战。


事实上,枪声早已传来。


AMD在9月收购FPGA领域龙头赛灵思,是从CPU赛道走出来往FPGA领域发展,而早在2015年,英特尔就收购了FPGA领域头部公司Altera,在该领域布局。


英伟达在10月宣布收购ARM,也是为了在GPU基础上,增加做CPU的底牌,这又是英特尔的根据地。


在AMD和英伟达强势进攻之际,英特尔的估值悄悄从1800多亿美元低谷回暖,涨到2130亿美元(截止12月4日美股收盘)


英特尔还有什么底牌?


从业务层面看,苹果推出ARM架构电脑对英特尔的打击并不大。苹果的电脑芯片业务仅占英特尔电脑业务的5%,“数据中心业务”才是英特尔如今的业务重心。


短时间内,MAC以外的电脑很难直接采用ARM架构的芯片,但这不代表各大厂没有计划。


苹果是这个星球上唯一一家同时拥有芯片设计能力和独家操作系统的公司,这是ARM架构M1芯片问世的两个先决条件。


其他电脑厂商想要转向ARM,在硬件上要么自己设计芯片,要么让高通、联发科专门设计电脑芯片;而在软件上必须要拉上微软,或者自己再研发一套适配ARM的系统。


据知名爆料者 @Mauri QHD透露,AMD已经按耐不住下场,正在研发苹果M1芯片的竞品,并且分为有集成内存和没有两种产品型号;


微软也被传要在Windows系统和安卓系统之间实现应用共享,其最新发布Surface Pro X2搭载的便是高通的ARM架构芯片。


其实最关键的问题是,微软是否会推出专门适配ARM架构芯片的电脑操作系统。


英特尔之所以能成为个人电脑硬件领域的王者,很大程度上依赖它和微软Windows系统完美配合,Win-tel联盟让双方紧密合作,只有X86架构能和Windows系统适配。


一旦微软对X86三心二意,英特尔将迎来巨大的危机。


个人PC市场十面埋伏,能让英特尔立于不败之地的,是近年来拓展的新大陆——服务器阵地。


英特尔的X86在服务器领域占绝对的统治地位。根据Mercury Research统计,2019年英特尔服务器的市场占比达95.5%。


5G商用带来的计算需求和AI在传统行业的应用等,推动着服务器市场的复苏。


2019年四季度,全球X86服务器出货量和厂商销售额分别达到386.4万台和203.6亿美元,同比增长11.7%和3.2%(根据Gartner数据)


此外,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英特尔,从很早就开始布局人工智能时代。


英特尔已用买买买策略在AI芯片领域布局多年——2016年收购AI芯片供应商Nervana;2017年收购了AI芯片供应商Movidius;2019收购云端AI芯片供应商Habana Labs;前不久,英特尔又收购了以色列数据科学初创公司Cnvrg.io。


在把握时代脉搏这件事上,英特尔曾极度成功过,在日韩储存领域声势渐起时,英特尔适时从该领域转向CPU,才获得今日成就;它也重大失误过,拒绝和苹果的合作,完全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


今年数据中心业务虽然受疫情影响涨幅较慢,但这是英特尔最大的依仗。英特尔在数据中心市场拥有绝对市场占有率、高额营收、芯片底层X86架构生态和众多合作伙伴生态。


2020年,英特尔遭遇估值谷底,但其新业务大盘已经建了个七七八八,巨头地位难以撼动,估值回暖的趋势也已经显示了市场对它的信心。


只是,以芯片立命的英特尔,芯片制程上不去,崩塌的危险就不会散去。毕竟,从没有地基塌陷后还能安稳的高楼。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