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丁真
2020-12-10 19:03

发现丁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等深线(ID:depthpaper),作者:郑丹(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理塘 成都报道),题图来自时差岛


当丁真签约的一刻,高小平有点感动,“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杜冬觉得,就算一个人飞起来,也比这现实。


签约公司是理塘县国有资产经营投资管理集团的子公司理塘县文旅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旅投公司”)。国有资产经营投资管理集团的党委书记张玺知道,丁真即将面临的是一个不专业的团队,在场的旅投公司总经理杜冬、副总经理高小平都没有经纪人的经验。“但是我不管,我们一定要迈出第一步,后面的再说。”张玺说。


接下来的几天,不仅仅是旅投公司,整个理塘县都坐上了“过山车”。


关于丁真的热搜连续几天霸屏,源源不断的媒体从四面八方涌进这个小县城,镜头和闪光灯一直围绕着丁真……丁真是懵的;高小平撑不住了,请求领导赶紧回县城援助;杜冬也被这种快节奏“甩”得晕头转向,在成都出差中途连夜赶回理塘应对媒体大军;张玺在外出差,每天手机要充四次电,不是接合作电话,就是在搜索如何引流和包装。


各个部门接到宣传部加班的通知,县城内各个路口的值班警察由3个变为6个,旅投公司的所有员工被安排到古镇巡逻。“你是来看丁真的吗?”成为出租车司机、酒店前台、餐馆老板对来客说的最多的话。


这无疑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奇迹,具有“甜野”气质的丁真刚冒出红的苗头,就被理塘县政府敏捷地接过流量,在短短几天内使其火爆国内外,热度持续的时间之长在国内罕见。


“这是一个偶然,也是一个必然。”张玺告诉记者,理塘一直在等丁真的出现。


丁真火了


咖啡馆的服务员央金透过玻璃看到有游客抱着氧气管吸一口,走两三步,再吸一口,再走两三步,他们的目的地是丁真所在的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距离咖啡馆100米左右。


有女生请了5天假从外地来找丁真,那段时间丁真刚去成都,女生每天点一杯香草拿铁坐在窗边,就在丁真回理塘的前一天,女生告诉央金,自己要回去了。一名来自天津的学生特意买了丁真同款藏服,每天站在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前等合照的机会,大拇指袒露出大片红色的冻疮。一个东北小伙在杯子与白短袖之间选了很久,后来花了300元买下短袖去找丁真签名。


央金不懂这些每天站在寒风里的粉丝,在她看来,比丁真帅的男孩一抓一大把。


游客在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前等待丁真。《等深线》记者 郑丹 摄


“坦诚地说,在藏族,这样的帅小伙儿实在太多了”,高小平最初也这么想。11月12日下午,高小平正在和朋友在成都街头吃饭,无意刷到了丁真10秒的微笑短视频,并没有在意。


不料第二天甘孜州文旅局的电话突然打过来,点名要丁真的联系方式,高小平的第一反应是“州里要签约丁真吗?”另外一边,杜冬也收到了两个朋友同时发来的丁真短视频。两人跟张玺反映情况:“趁在丁真被签约之前,让他给我们拍个宣传片吧。”


张玺后来回忆,当他看到视频里的丁真第一眼,就确定了这就是他一直想找的人:“我把这个视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他的那种淳朴,不就是和理塘一样吗?”13日下午,杜冬迅速安排3名员工开吉普车前往格聂镇寻找丁真,连夜将丁真拉到理塘县。


高小平曾向很多四川稍有名气的商人宣传理塘的旅游业,大都得不到回应。为加强理塘旅游业的宣传力度,理塘政府只有通过多跑旅游推介会,以及在节日期间砸钱办活动,但都收效甚微。这次,高小平眼看着出身理塘的丁真在网络上成了名人,心里有点急,一直催促杜冬签约丁真,“我怕再不签就被别人签走了,但是杜冬说先聊聊看。”


这则10秒的短视频出自摄影师胡波之手。11月11日中午,20岁的丁真去舅舅四朗罗布家吃饭,被胡波看中。随即胡波引导丁真拍了一则微笑的短视频,从眼睛的特写开始,镜头拉远,丁真转过脸庞,微笑,再随着拍子迈步。这则视频胡波剪了四遍,倍速调慢,配上悠扬的音乐,和往常一样上传到抖音平台。


胡波万万没有想到,视频在当晚的播放量就达到七八百万,获得几十万个赞,这是他前所未有的成绩。直觉告诉他,梦寐以求的机会来了。


此前,胡波因为在理塘县格聂镇下则通村住宿,认识了丁真的舅舅四朗罗布,为其拍摄短视频意外积攒了一些流量,后期决定以拍摄四朗罗布为主,也希望通过拍摄村民的藏族美为央美的朋友提供油画素材。这让原本迷茫的胡波找到一个方向,于是提出签约四朗罗布,将业界通用的三七倒挂协议一句句念给四朗罗布,最终被四朗罗布以照顾家人为由拒绝。


这时候,丁真出现了。丁真原名“丁真珍珠”,他有一个藏语名字,翻译为汉语是“灰色的梅花鹿”。


11月12日,胡波再次约到丁真直播,一开场就达到3000多万的观看量。获得流量后的胡波很振奋,他计划第三天要带丁真去一趟山顶拍摄,这次,他对选景更加用心。


但没想到,丁真一家人被旅投公司接走了。胡波意识到了危机,立刻前往理塘县,脑子里想过很多遍:他要告诉丁真,自己有签约他的意愿,很强烈的意愿。


14日,理塘县政府融媒体抓住机会,成为独家专访丁真的媒体,提出要将理塘与丁真结合起来做一篇文章。丁真面对是否想当明星的问题时,思考后说了句:“赛马王子”。


同日,张玺感觉到了胡波迫切地想签约丁真,没有表态。15日,胡波坦白,这是自己离成功最近的一次,他想签约。张玺理解胡波的想法,毕竟胡波才是第一个发现丁真的人,但放开丁真,自己也舍不得。张玺说:“看丁真的意愿吧。”


但杜冬犹豫了,作为政府机构,能不能做好丁真的运营?丁真的前途会不会被影响?再者,丁真可以火多久?一切都是未知,直接签约必然是冒险。张玺得知杜冬的忧虑后,跟理塘县委书记汇报了情况,16日下午,政府内部就丁真的问题召开紧急会议。


杜冬表达过自己的担忧后,张玺语气坚定,“丁真这个人,我们要签,他一定是理塘最好的旅游形象大使。我们不懂,后面哪怕请专业团队来运营,我们也要迈出第一步。”文旅局副局长毕雪松也态度坚决:“丁真的流量一定要掌握在理塘政府的手里!”最终,由县委书记拍板:签!


当天晚上,张玺开始紧张,他担心丁真本人不愿意。旅投公司与丁真家人双方的协商时间约在仓央嘉措博物馆旁边的书屋。张玺带了杜冬、高小平,以及一名律师,将所有条款一句句解释。丁真父母带了三个亲戚,方便甄别旅投的协议。


协议是高小平临时找朋友要的模板,上面写明丁真签约国企,每月3500元,这是旅投公司普通员工的月薪。关于丁真的商业收益,扣除团队成本,剩下的都是丁真的,公司不参与分成。张玺也说明这只是暂定的模板,后期还会根据丁真家人具体需求改动。


丁真有点羞涩,把哥哥叫出书屋私语。再进屋时,哥哥转达了丁真的顾虑:“你们不会让我一天一直坐在这里吧?”张玺笑了,再次明确丁真形象旅游大使的身份,上班时间和地点可以灵活安排。


“我跟他们说得很清楚,两个小时就敲定了合同,他父母一直在说这个是个好事。”直到丁真的父母表示信任国企之后,张玺才松了一口气。签约的时间,最终定在了18日上午。


游客在理塘县勒通古镇拍摄婚纱照。如今,这里已经变成了网红打卡点。《等深线》记者 郑丹 摄


丁真的世界


时间回到11月13日下午1点48分,甘孜州文旅局打给高小平的微信电话询问丁真的联系方式,其实是应时差岛(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差岛”)的拍摄要求。


早在丁真爆火之前,四川省文旅局就表达过与时差岛合作的意愿,希望时差岛可以为四川甘孜拍摄一部冬季旅游宣传片。这是一个标价只有一万元左右的视频,甘孜州文旅局的要求并不高,时差岛团队只需要通过甘孜州提供的素材或约拍客拍摄后进行剪辑。


12日当天,时差岛团队导演陈桢看到了丁真的短视频刷爆全网,获得200万的点赞量,第一反应是“如果从一个少年的视角来看他的家乡,将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合” 。陈桢即刻召集全公司开会,得到全票支持。“团队讨论很快,就是瞬间决定的,因为互联网的这种热点也是稍纵即逝。”陈桢很清楚,这是一个绝好的契机。


甘孜州文旅局很乐意配合时差岛的拍摄,三天后,时差岛接到对方“可以拍”的通知,立刻筹备出发,团队五人于16日一早飞往理塘。


“原本的合作是没有办法覆盖到我们这次成本的,之所以做,是希望把它做成一个内容,而不是当成纯粹的服务方式”,陈桢告诉记者,为加快双方达成合作的速度,团队不仅自掏腰包付机票,而且答应免费为理塘拍三条短视频,总计各方面投入近30万元。“因为我们是一个创业型公司,我们需要出好的内容,所以在初期我们很多项目是不计成本的。”


时间非常紧张,在理塘县开始拍摄的第一天,时差岛顶着山顶的大风摆机位,杜冬感觉头都被吹空了,丁真全程都很配合。下一站是丁真的家乡格聂镇,为加快拍摄进程,车速在路况的极限下开到最快。“当天就需要看片剪片,脚本需要后续跟进,加上高反,身体在承受非常大的压力,后期基本就是靠肌肉记忆在拍。”陈桢说。


丁真 图片来自时差岛


就在杜冬、丁真陪同时差岛回格聂拍摄期间,团队迎来了第一次波折。


18日凌晨1点左右,一名播主在抖音平台公布消息称:丁真被当地旅游局签约,每月工资只有3000元。“丁真被无良国企签约”的消息很快在网上传开,高小平面对全网谩骂坐不住了,通过微型博物馆的微博发声:“不是这样的哈,其实公司是很人性化的,这个3500元只是劳务合同,包五险一金,不需要像正式员工那样上下班,而且可以一直执行到他退休。另外的还有代理合同,丁真所有的商业收入包括抖音刷的礼物公司都不参与分成。公司每周还要派老师送教上门,教他普通话。”当晚,高小平和杜冬分别电话接受媒体采访解释签约合同并非网上所说,风向得以扭转。


三天的拍摄结束后,临近理塘在成都举办旅游推介会。趁此机会,旅投公司将丁真带到成都游玩,街上不乏对准丁真的镜头。基于丁真的火爆,团队退掉原本订好的1000元的场地,临时换到价格值近万元的场地举行推介会。


11月25日中午,时差岛剪辑的成片《丁真的世界》公开发布,这则3分钟18秒的视频取景大气磅礴,融合了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多种元素,风声、甩鞭声以及转经轮的铃铛声密集地融在节奏紧张的音乐里。这则视频呈现了康巴少年丁真在格聂神山骑马、在毛垭大草原放牧,以及在格聂之眼掬水洗脸的慢镜头。他用不标准的普通话介绍自己与家乡:“我想留在理塘,我爱我的家乡,希望大家能来我的家乡甘孜做客。”流露出一股来自高原藏区浓浓的淳朴与野性,该视频在微博上当天的播放量高达2500万次,好评如潮。


丁真的粉丝送的包裹堆满了仓央书房,其中大多是书籍。《等深线》记者 郑丹 摄


“丁真是淳朴与有野性的,同样,理塘也是。”张玺确定,丁真就是理塘最契合的代言人,“他非常符合我们理塘旅游的形象,非常符合!”


当天,一位网友发布微博:“我以为丁真在西藏,要么云南,或者新疆,结果四川???”随后“以为丁真在西藏”的话题登上热搜。


“当天下午省文旅厅就坐不住了,给我们打电话,看我们这边怎么发声,他们也联系了新浪四川的负责人。一方面通过省文旅厅的官方发布丁真在四川的信息,另外一方面,联系新浪四川发起了话题:其实丁真在四川。”甘孜州文旅局宣传推广科科长王川江回忆,此前新浪四川负责人汤丛阳就联系到自己,表明愿意推流帮丁真上榜。那几天,王川江半夜还在跟汤丛阳聊接下来该怎么做。


11月27日,时差岛在微博推出文章:《丁真的世界》爆红背后的故事,呈现拍摄过程全纪录。其中有一句话提到:不考虑机票旅费,丁真最想去的地方是拉萨。该话题又一次登上热搜。


杜冬想到一个主意,让丁真用毛笔在红纸写上“家在四川”四个大字,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这张图片随后出现在丁真的官方账号“理塘丁真”上,瞬间引爆话题。“丁真家在四川”又一次登上热搜,随后全国各省份纷纷发微博抢丁真,各种P图也此起彼伏,四川重新赢回流量,丁真的热度又上一层。


图片来自丁真微博账号


“随后新浪四川又发起了‘四川为了丁真有多努力’等一系列话题,我们只需要跟着这个节奏,那两天,‘甘孜文旅’的微博都很火,单条阅读量都有达到一条1000多万的,你想这是什么程度?平时我们一天的阅读量总共才几万。”王川江那几天也忙得如火如荼,紧蹭丁真热点,推出甘孜州文旅局自己的话题“四川甘孜A级景区门票全免”“一分钟看甘孜有多美”等热搜话题,将关于丁真的话题炒作引导到甘孜旅游层面,传播量达到历史最高。“其实这都是以前准备好的宣传片和优惠活动,趁着这次全都发出来。”


集体应战


的确,正如张玺所言,这是一个不专业的团队。“我们就像在走钢丝,每次快要翻车了,又没翻。”


旅投公司的司机大叔一转眼成为丁真的贴身助理,微型博物馆的讲解员化身丁真的翻译官,其他几名队员也被分别安排打理丁真的社交平台账号和拍摄,但具体的分工,杜冬现在还没想清楚:“基本上还是什么都干,没有太细的分工。”


一切几乎是从零开始。11月17日,丁真第一次注册微博大V,需要按照认证要求达到一定的关注量,不小心关注到一位当红明星的粉头。于是丁真的粉丝与该明星的粉丝在微博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撕逼大战,凌晨三四点还在发帖子互骂。有粉丝哭着给高小平打电话问为什么要关注该明星的粉头。高小平随后才知道微博上已经有三个丁真的粉丝群,最多的一组有3000多人,他再次通过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的微博账号在到粉丝群中解释:丁真并不认识该明星,只是手误关注。此后,高小平被丁真的粉丝亲昵地称为“馆馆”。


不仅仅是高小平,整个团队都在学习互联网。丁真各个官方账号按照理塘的介绍习惯“家乡+姓名”命名:“理塘丁真”。张玺在丁真的抖音注册之初,就让其关注了理塘古镇的其他几个账号,以点带面分流;同时在丁真直播时连线四川大媒,希望能够引流给丁真;并根据网友喜欢看留言的习惯,吩咐团队特别注意通过留言带动正能量……


12月初,理塘县政府接到媒体的采访需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应接不暇。张玺一面让具有媒体经验的杜冬出面接受采访,一面派高小平带丁真回县应对到当地的媒体。对于张玺三人来说,这是一次提升理塘旅游业的机会,但似乎来得太快了。


12月6日上午,媒体在藏式餐馆采访丁真直播期间,粉丝在门口等丁真。《等深线》记者 郑丹 摄


“我感觉他(丁真)挺累的,只是我个人感觉。”丁真暂时的临时翻译官白马绒布面对记者的问题,有点谨慎。


“我有时候还要扮黑脸,没办法,都是被逼的。”高小平形容自己性格本来是文雅的,但为了让丁真早点休息,曾多次黑着脸让媒体结束采访时间。尽管如此,他也完全抵不住媒体的洪流,此外还要顾及对丁真的保护,做丁真采访与直播的主持,负责博物馆的打理,团队分工安排等等事宜,高小平不得不在张玺和杜冬面前诉苦。


张玺记得,原本自己和杜冬要准备12月7日重庆的理塘推介会,但面对高小平在三人群里的“求救”,杜冬不得不在12月5日从成都连夜赶回理塘“应战”。


接近22点,理塘下起了2020年的第一场大雪,杜冬披着雪粒推开咖啡馆的玻璃门,用流利的英文跟服务员要了大杯焦糖玛奇朵,再往上走100多米的仓央书屋,3家媒体架好了机位在等他。


“只有讲英文的时候我才会放松,说中文太累了。”丁真爆红后的媒体轰炸,让杜冬习惯了关机,只用微信回复信息。他本是一个作家,最近的经历让杜冬有点喘不过气来,按照他的话来说,现阶段的时间变成了块状。“每天很忙,早上醒来干活,晚上回来睡觉,再干活,再睡觉,只有干活和睡觉。”


杜冬理想的生活是跑到乡下种大米,写一些时间轴崩塌的怪诞小说。但目前,“最强经纪人”的帽子落在他头上,媒体的采访和各种平台谈合作的对接也落在他肩上。


“丁真是天选之子,这一切也是他目前要承受的,不仅是他在坚持,我们所有人都在坚持。”


但离开人群的杜冬,眼睛有点无神,他习惯性快速搓脸部肌肉让自己清醒,头发乱糟糟地翘起。一回到住处,利索地将书包扔在地上,扑在床上翻阅微博,时而大声说几句英文,时而哈哈大笑,挤出满脸褶子,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


为了应对“丁真效应”,政府内部也没少开会。


11月底,多次强调注意县城的卫生和安全防疫措施;同时文旅局提前统计理塘县酒店床位和目前预订情况,以及元旦的营业状况;面对媒体大军,宣传部挨个电话通知各个部门领导准备应对采访的材料;12月初,政府内部大多部门接到通知近期全员加班,无双休。


旅游股股长杨柳奎至今都没有见过丁真,却整日在为丁真的事情加班。“事实上,我们很多人都没有见过丁真。” 


等待丁真


在理塘县勒通古镇,每隔一段路就可以看到一幅“康巴汉子选拔赛”的玻璃制高清海报,右下角写有图中参赛选手的籍贯、职业、身高及体重。显然,这些汉子都是2020年8月的康巴汉子选拔大赛的佼佼者,海报的主色调是暗黑色,透露出草原汉子的粗犷和威武。


这场精心策划的比赛又称“百汉秀”,是理塘文旅局按照藏族的传统审美,于2020年6月面向全国各地招募康巴汉子的活动,最终赢得比赛的前十名康巴汉子将分别获得一万元奖金,并将担任理塘县文化旅游推广代言人。


“身高180 cm及以上,体重80 kg以上,16岁到66岁之间的男性都可以参与。”文旅局纪检组的组长简安告诉记者,这场百汉秀300人报名,100人入围,评委由理塘县政府和外包公司的专业人士共同担任。他们要选拔出最符合“身材高大、形象威武、性情豪迈、行事粗犷”的康巴汉子,着力发展康巴汉子旅游,以此来吸引游客。


康巴汉子选拔大赛  图片来自“话说理塘”公众号


芒康村的驻村工作队队员轩永昌记得,6月23日,自己接到县里选拔康巴汉子的通知,想来想去,村子只有一个帅小伙儿最接近康巴汉子的形象,但是限于身高不够,第一轮就被淘汰。附近几个村子的书记一一排查下来,村民不是因为参选藏服太贵,就是身高体重不够等原因没能入选。


百汉秀的角逐时间定在2020年四川甘孜山地旅游节期间:7月29日至7月31日。三天内,理塘县县文旅局耗资几千万元,举行了歌舞剧、演唱会、旅游峰会、商贸展、户外运动、赛马、中国最野汽车越野赛等12个活动。


“我们是有准备的,否则就算给我们十个丁真,我们也是不可能接住的。”简安告诉记者,在此之前,理塘县已经在关注网红经济。


2019年,一名网红来到理塘朝拜。文旅局得知后随即带人找到该网红,表示不收门票,只希望他能在理塘的景点面前跳一支舞。


理塘县木拉镇上格西村担任第一书记刘霞告诉记者,2020年6月15日,理塘县委向下面149个村子召集女网红线上带货,要求长的漂亮,且具有百万粉丝。另外,各个村子向上报备本村特色农产品,后期由网红推荐。


“无论是通过网红带农贸产品,还是康巴汉子选拔赛,我们都是想打造属于理塘的IP。”简安告诉记者,文旅局副局长邓建军补充道:“举办最野赛道、半程马拉松等活动也是想撕掉高原反应的标签。”


对于理塘县来说,互联网逐渐由陌生变得熟悉。


康巴汉子选拔赛与网红带货的活动,都是政府出钱请专业的公司负责流量的运营。县委融媒体中心自2019年注册短视频账号后,尝试拍摄理塘景点和活动,但观看人数寥寥无几,近来更新大量丁真的短视频,播放量高达4.1万。


如果不是因为丁真突然火了,年过50的邓建军至今也不会下载短视频APP。


热搜、流量、名声与好评太过突然,简安称自己从中受到了启发。“我们选百汉秀的标准就是一个彪悍或者是长头发的,传统的形象,忽略了像丁真这样甜野的形象,应该让传统与现代来一次碰撞,我们会找出更多的丁真。”


周末,酒店的入住量明显提升,元旦期间的房间已被预订了将近40间。《等深线》记者 郑丹 摄


理塘命运


“理塘”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像铜镜一样的草原”,这里海拔4300米,面积1.43万平方公里,318国道自东向西横穿全景。理塘县城四面雪山环绕,红色的砖瓦墙和随风飘动的彩旗在广袤的平原上错落有致。


在整个甘孜藏族自治州,康东有“香格里拉之巅”贡嘎雪峰;康北以格萨尔文化为主,有康巴文化的发祥地德格县;康南有稻城、亚丁以及“香格里拉之魂”的旅游特色。而理塘县因为海拔高,常常被游客忽略。“这里是前往拉萨的必经之路,很多游客只是经过停一下过夜,甚至不停,就走了。”一位通过理塘政府招商引资入驻县城的店家告诉记者。


“理塘一直被称为世界高城,一提到世界高城,就让人想到高反。”邓建军向记者介绍,自2016年,理塘文旅主推“天空之城”的称号,希望用一种浪漫的美感来代替“世界高城”。如今,在理塘县的马路边和山峰上,都会看到“天空之城”的字眼。


理塘县外的山坡上,写有“天空之城”的标语。《等深线》记者 郑丹 摄


2020年,理塘又斥巨资打造4A级景区:千户藏寨、藏巴拉花海,又着力建造属于理塘自己的机场,试图吸引游客。这一年,是理塘以发展旅游业作为脱贫第一方式的第四年,却被张玺称为理塘的旅游元年。


“理塘的硬伤就是海拔高,基础设施不完善。”张玺告诉记者,加之理塘县每年的宣传经费只有一二十万元,理塘的旅游业一直很难得到发展。


理塘县具有22个乡镇,148个行政村,4个社区,总人口7.3万余人。因处在高原,有大量的牧区,产业单一,牧民的主要生活来源是放牦牛,挖虫草。2011年,这里被列为国家扶贫特困连片地区重点县。


攻坚办的主任扎西洛布记得2015年刚来的时候,所有乡镇的公路通畅率不过20%;因为海拔高经常停水停电。同年,来自康定的大学生刘霞来到理塘县木拉镇上格西村担任第一书记。“我过去的时候,基层组织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村民的文化素质也比较低,根本不会听你的,你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刘霞说,“那个时候家家户户没厕所,路上也没有路灯。我一直催他们去打工,学技能。”


与藏民的经济水平成反比的是,这里的消费水平又较高。沙子的价格比内地高出两到三倍,复印纸的价格也高到一张纸4元钱。轩永昌记得,过去每年冬天村子里都会死八九十头牛,只因为交通不便,外面的饲料难以运进山区。


整个理塘县共214名第一书记,265名驻村队员,通过种大棚、开超市等解决了村民一部分生活需求。第一书记的工作事无巨细,小到检查村民剪指甲、洗澡、打扫房屋的卫生程度是否合格,大到带领藏民创业。“我已经背坏了一个双肩背包”,高城镇替然色巴二村的第一书记何苗告诉记者,出门背包,带U盘和印章,电话不敢关机成为第一书记的常态。


2019年10月,理塘县达到脱贫标准,后于2020年2月被正式批准脱贫。“但我们还是跟外面的经济水平差很多。”扎西洛布告诉记者,4000多米的高海拔,不完善的基础设施,给这个城市的发展戴上了镣铐,经济迟迟发展不起来。


 理塘县脱贫攻坚作战图。《等深线》记者 郑丹 摄


“理塘最缺的是人才。”杜冬对记者反复强调这句话。他喜欢把团队成员叫“小孩”,这群小孩要跟着他从最基础的内容学起,不断接受培训。“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还不努力,以后交通更发达,外面的人才进来,他们怎么办。”


事实上,理塘政府也早已注意到了这点。


2018年,从事西藏旅游领域相关职业的杜冬受理塘县政府邀请,担任旅投公司总经理。“把理塘的旅游交给一个之前没做过管理,只做过策划和写文章的人是相当有风险的,不过既然他们不怕,那我也不怕”,原本对旅游就有兴趣的杜冬,接下了这份工作,“我想自己再试试看,看能不能做出好玩的东西出来。” 


2020年中旬,县政府又通过一起“200万创业计划”的招商引资计划,引进八家商铺,包括甜点、咖啡、民宿等。杜冬感叹:“终于能在理塘买到咖啡了。”


按照理塘这样的发展进度,杜冬相信丁真是一定会出现的,只是早晚的问题。“丁真一个人完成了一代人的使命。”他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等深线(ID:depthpaper),作者:郑丹,编辑:郝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