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男性”并不是输给了丁真
2020-12-11 11:23

“部分男性”并不是输给了丁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作者:李放鹿,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你有的金钱地位都在否定我,你用的名车名表都在嘲笑我。”


这两句歌词,来自某位UP主对于丁真爆火的泣诉。


丁真火到今日,以一己之力打破知乎精英、虎扑直男、贴吧大师的壁垒,团结起无数在网上哀叹“十年寒窗不如卖笑”的打工男人。


点开#部分男性对丁真的态度#这条热搜,满屏写着“性别凝视”,没有粉丝、路人,下场者一律被划分为女性、男性。



前者试图在这场论战中找到报复的快感,因为她们是性别凝视的长期受害者;后者坚定地否认群体性柠檬,一心一意阐述社会公平议题,激情论证“我们男同胞不是嫉妒是感到羞辱”。


所谓“十年寒窗不如丁真一笑”,其中“丁真”二字,换成任何一个偶像明星都能成立。


他们远比月薪3500的丁真更符合“金钱地位名车名表”,就连“没文化”的槽点,也比只是汉语不太熟的丁真更多。


令丁真粉丝感到愤怒的那些举动,恶搞P图、唱歌嘲讽、举办“丁真没我帅大赛”……说实话,并不是什么新鲜打法,虎乎男儿对男流量从来不温柔,没被他们品评过的都不配叫顶流。


为什么偏偏是丁真?


一、这一次,“部分直男”挑错了柿子


从对手上看,在这之前,无论鹿晗、蔡徐坤还是肖战,他们都只需要站在文化高地嘲讽饭圈小妹,“幼稚”“被洗脑”“疯了吧”。


至于流量本身有没有实际掉血,他们并不那么在乎,也深知自己是无法影响的。


因为对这部分直男来说,无论粉丝还是偶像,除了在吵架的时候,双方不会产生任何交集。


不一样的是,丁真不是娱乐圈的典型流量,他的粉丝类似饭圈又有别于饭圈,范围更大,技能更多,在年龄、学历、社会身份上都与他们更贴近,是他们无法轻松鄙夷的一群人。


像博主@花杀七十三 一样,因为丁真激怒了男性而果断入坑丁真的,不在少数。


他们越是觉得女性喜欢丁真这件事“肤浅”“没内涵”,越是对丁真的走红酸言酸语,就越是有女性愿意支持丁真。


在这个性别枪炮一触即发的网络环境里,我这么做可以不为别的,单纯就为了膈应你。


圈地自猛太久的直男,在这件事上的傲慢轻敌,跟以一己之力促成227的某家粉圈没多大差别。


他们没有意识到,离开根据地的他们往往不是女性网友的对手。更何况还是在性别框架里打仗,他们享受过的红利,注定他们处于易被谴责的一方。



再从内部看,天下网红这么多,这帮人为什么格外介意丁真的走红?


那位UP主在歌词里给出了关键信息:“毕业后多少人在羡慕我/偷窥着期待着我的生活/却不知我承受了多少折磨/也不知我难过。”


不难看出,来自别人的羡慕,对他们而言是很重要的支撑。这部分直男,受过高等教育、住在大城中心,习惯了一边享受优越,一边顾影自怜。


如果丁真也是个只红一周的网红,如果丁真的粉丝也只是打投刷榜的学生党,或许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可无论是粉丝结构,还是可预见的后续发展,丁真都没有按照我们熟悉的套路走。


更关键的是,丁真因颜值走红后得到的,是“十年寒窗”的部分直男一直想要的:超出互联网范畴的、来自社会的高度认可。



总体而言,男性普遍认为自身承受的事业、家庭、地位压力更多,对现实认可的渴望与重视,也比女性强烈得多。


一个帅哥更容易交到女朋友,这很正常;一个帅哥更容易有车有房,这在娱乐圈也不稀奇;一个帅哥,竟然还更容易出圈、出网、出国界地获得社会地位,这就超纲了。



被列在敌营的女性,并非对此没有渴望,正如网友所说,生活在“女博士不好找对象”“漂亮姑娘更好找工作”的长期规训中,姑娘们只是更多经历过这种磋磨,甚至对之潇洒起来。


接受别人比自己长得好看,并因此获得了更多,这对女性而言不是个生疏的技能。


同样也有不喜欢丁真爆红的女性,但这位姑娘对于自己不喜欢的部分到底是什么,显然要坦诚一些。

       


有一说一,事业单位确实不好进啊。


二、他们不是输给丁真


“读了十几年书,输给了一个没读过书的人。”


且不论只是不会汉语的丁真怎么就被判定为“没文化”,丁真为什么没读十几年书?为什么不会写代码不会说英语?这些原因在讨伐丁真的过程中,被默契地忽视。


作家叶倾城就此事提到了“户口直男”的概念,她认为,这部分男性自以为的那些优势,比如十年寒窗换来的好学历,都只是来自于他们的户口。


关注丁真的大部分人,不管男女,实际上都享有这种优势。一开始,丁真在这方面的劣势,甚至是大家被他吸引的重要原因。


一张纯净、自然的帅脸,和一种遥远、贫瘠却美丽的生活。



在粉丝眼里,他的劣势让人心疼,他的快乐予人鼓舞,在抗议者眼里,“放牛再难也没有高等数学难。”


当人人都信奉社达,崇拜精英教育的时候,对基层劳动者的歧视是无处不在的。这也是抗议者注定失去舆论支持的原因之一。


是上学工作获得好生活的概率大,还是放牛长大、一朝爆红的概率大?寒窗苦读那么苦,换你去高原放牛你去吗?既然你受教育、有文化的机会是因为投胎投得好,那丁真凭天生的脸红了,又有什么不可以?



很多网友认为,说丁真没文化,是因为这帮直男要为自己的嫉妒心理强扯一块遮羞布。


认为丁真没文化固然是他们的傲慢,但换一个角度想,不过也是一群从小听着“读书才有好前程”长大的人,终于幻想破灭了。


接受一个没文化的商人比自己成功容易,因为他可以很会做生意;


接受一个没文化的艺术家比自己成功容易,因为上帝就是给他另外开了一扇门;


甚至接受一个没文化、没品格、黑料一大堆的明星比自己成功,都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娱乐产业的运转规则我们早就习惯了。


唯一让他们难以忍受的,是他们当成信仰般的“社会认可”的护城河,终于也在今天被打破。


一个男性只要有社会地位,事业有成,就能弥补长相、喜好甚至道德上所有的不足,这是长期以来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可这个刚出道的网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颠覆了这一点。


用“一无所有”自嘲很容易,真的承认自己“一无所有”,可太难了。


在家人的期待、亲友的羡慕中长大的天之骄子,只能将满腔郁愤都倾向那个导火索。因为,很多人不是输给了一个“没有读过书的人”,他们是根本没赢过。


三、这场论战,女性也不是赢家


发酵至今,这件事跟丁真已经没多大关系了。争执不休的双方,只是以丁真为名,各自排放各自的戾气。


而看似取得压倒性优势的女性,真得获得了话语权的胜利吗?


恐怕也不见得。


在分析丁真的时候,很多人将大众对他的喜爱归因于“对资本审美的反抗”,我并不认同这一点。单从这张脸来说,丁真除了黑一点,其实是非常符合,甚至超出偶像审美标准的。



丁真显然不是人们印象中那种康巴汉子,他的颜值更接近网友们习以为常的偶像审美。


《丁真的世界》里出过镜的他的朋友们,在当地审美中,说不定是比丁真更帅的存在。


但火的是丁真,因为声量最大的这批观众,并不了解当地审美,而是用更有共性的、网络时代的视角,去观赏一个遥远的男孩。


被所谓资本、流量浸泡那么多年的网友,审美哪是一朝一夕可以扭转过来的?丁真没有成为本月特供网红,没有立刻带货赚钱还有了稳定工作,已经是粉丝能对资本做出的最大的反抗了。


至于在骂战中频频提及的“女性凝视”,真的成立吗?丁真的走红以及走红之后受到的重视,到底是对女性选择的承认,还是对女性作为粉丝的消费力的承认?


@珍珠number1模仿反对者的语气写了一则长微博。


“看,我们就是能让一个你不喜欢的人火起来。”用这种方式宣示女性的力量,适用范围还太小了,目前来说,仅限于直男稀少的娱乐行业。


作为消费者的时候,女性的话语权才是最大的。在体系完善、建设多年的“男性凝视”面前,“女性凝视”就算赢了这场丁真保卫战,也并不意味着什么重大的胜利。


这场论战,从审美到阶层,从娱乐文化到社会心理,最终一切沸腾于性别,也遗憾地止步于性别,我们太容易把它当成所有问题的源头、所有情绪的出口。


吵赢之后呢?觉得自己比丁真帅的男性,明年还会参加“我比甲真乙真帅”的投票;觉得终于轮到自己凝视男人的女性,在放下手机面对生活的时候,也许还是会失望。


何况,部分直男真的只是一部分,中国总共才9亿网民,真热衷跟丁真比美的,其实没有那么多。


尽管当地一直说“不会过度消费丁真”,但这个话题密集度着实令人担心。


我不喜欢把问题框在性别这个架子里,因为我明明知道一个人,十个人,都无法代表所有人,可是当某些人的某种行为在网上引起群体关注的时候,没有一个看客会是冷静的。


根本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的男性网友,看见热搜上“部分男性”四个字,恐怕就已经会有预感:这肯定不是个说我们男人好话的热搜;


而在性别地位中处于弱势的女性,面对一张有理有据还加红标粗的男性大字报,自然难以克制报复的爽感。



立场先行的对话,注定不会达成什么沟通的效果。无论是觉得“丁真凭什么”的男性,还是叉腰说“丁真凭我们”的女性,看上去是审美标准不一样,但各自对权力结构的期待是一样的。


双方都想凭借学历、地位、甚至消费能力,争夺赛博玉玺,最终携手为对立情绪添砖加瓦。至于问题本身,就像权谋剧里注定沦为背景板的边疆百姓,成大事者,顾不上这些枯骨。


我们并非第一次经历一个偶像引发的混战,除了流量更大之外,这次与之前也没太多不同。


它们的结局也大都相似:首页在拉黑几个大V之后归于平静,风暴中心的网红逐渐沉寂,几年之后,也许会突然出现#还记得当年XXX吗?他现在当起了村支书#的正能量新闻里。


这场以丁真为名、举着性别大旗的战争,直男输得狼狈,女性不是赢家,丁真也不会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作者:李放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