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楼市陷入“打新”狂潮
2020-12-15 08:03

深圳楼市陷入“打新”狂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谢斯临,原文标题:《深圳楼市癫狂:日光盘单月超去年全年,刚需“打新”打到怀疑人生》,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1月的最后一天,150万元从林雪的卡上又一次被划走。而她暗自期许这笔钱不要再一次原封不动地被打回来。


150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林雪却变得有些麻木了。这已是她在深圳的第5次打新了,几个月时间内,巨额的现金从她手上流出又流进。费了好大的劲,想要在深圳置业留下来的愿望却还没能实现。


打新,原本是一个股票交易术语。意指投资者用资金参与新股申购,如果中签的话,就能以发行低价买到即将上市的股票,上市后再高价卖出赚一笔钱。如今,深圳房价因政府严格限价,新房二手房价格倒挂严重,楼市“打新”开始逐渐盛行。


这场“打新”盛宴在上个月下旬达到顶峰,华润润玺一期新房和二手房之间有超过5万元的价差,如果能有幸“中签”,随便一套房账面浮盈至少500万元起,堪称彩票中奖。巨额利益之下,代持买房的乱象层出不穷。没有摇到的投资客们,也可以不带感情的,快速将眼光瞄向下一个网红项目。


真正对住房有需求的刚需客们,却很难做到这样“潇洒”。整个2020年下半年,深圳楼市被“日光盘”所笼罩。供应有限,每个项目只有少数人会成为令人羡慕的幸运儿,绝大多数人只能变成落寞的陪跑者。


等不到,摇不中,没得选,对于许多人而言,这9个字才是他们的真实写照。他们在一次又一次的陪跑之中,看着日益高涨的深圳房价,越来越焦躁。


“打新”打到自我怀疑


“这几个月时间,我基本把所有空余的时间都用来看房了。”


林雪2015年来到深圳时,便决定想要留在这个年轻、包容并且生机勃勃的大城市。但她没有想到,费劲力气存钱加借钱凑够百万首付只是个开始。在她的想象里,买房应该是拿着卡大摇大摆走进售楼部,在置业顾问拥簇下享受细致的介绍以及服务。


然而,打新狂潮下的深圳楼市,更多时候却是全程跟着销售方案自助买房。对于“限价”带来的市场关注,开发商筑起高墙,“顾客就是上帝”的市场认知在深圳网红盘面前荡然无存,有的只是“沉默是金”。


“销售们都太忙了,很多时候通知根本不到位,都是我自己跟着网上的消息在操作。”林雪告诉时代财经。


颜楚同样是一名刚需打新客,她向时代财经表示,自己就因为销售完全没有通知,错过了万科启城。“资料早都准备好了,但是因为最近工作比较忙一时间忘记了。等我最后想起来距离截止时间只剩一个小时,因为必须线下登记,再赶过去已经来不及。比较气人的是销售全程都没有通知过我,就算最后我想起来发微信去问对方也是过了好久才回我。”


楼市信息的不对称让林雪、颜楚这样的购房者陷入焦虑,他们手机上至少加了十多个关注买房打新的微信群,不断询问楼盘动态,每天每个群弹出的数百条消息无一遗漏,生怕自己错过什么。


在正常的市场下,这样的状况本不应该发生。但2020年下半年的深圳楼市,早已经变成了一场限价背景下的打新盛宴,“日光盘”层出不穷。


光是11月,润玺一期、天健天骄、嘉富宝禧花园、尖岗山壹号花园、万樾府、佳兆业云峰汇等项目全部在开盘当日售罄;进入12月,在刚过去的一周内,新盘摇号依然火爆。联投东方3期、万科臻山海、深业鹤塘岭开盘售罄;信义嘉御山7期、万科和颂轩基本售罄。短短一个多月,深圳创造的日光盘数量就已经远超2019年全年。


深圳楼市几近陷入打新癫狂,项目开盘不“日光”反而成为一件怪事。深圳楼市观察者朱文策认为,“限价暗示的套利空间,不断刺激购房者提前释放买房需求;疫情下的货币放宽,进一步刺激购房者举债上杠杆。现在的深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一个‘游资’市。”


新房限价下的深圳楼市,不仅吸引了刚需、改善、投资群体的关注,也吸引了部分原本并不打算买房的人们。他们将存款投入楼市,以赚取差价,成了投资散客,进一步带热市场。大家一起蜂拥而上,让刚需打新成功的概率被拉到最低。


林雪是幸运的,4次打新之后,她终于有机会摇到靠前的选房号码,在均价7.6万元/平方米的龙华深国际万科和颂轩中挑到一个承受范围内的小户型。


但更多人仍在路上。颜楚告诉时代财经,她在看房、联系销售、认筹、退款的多次反复之后,已经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在家里也时不时会因为买房吵架。打新打到失去积极性,总觉得不过又是一次白费功夫。


“大量的踩盘,研究各个片区、楼盘的优劣势等琐事已经耗尽了我几乎所有的时间跟精力,我又不可能全职去看房。但最可怕的事情是这些事情要一遍一遍的轮回,分分钟诚意金退回瞎折腾白白陪跑,前面的努力全都白费。”


打新打不到,颜楚开始转向二手房,却发现楼市的热度早已导向二手房市场。限价导致购买新房人数过多,很多像她这样的刚需因小孩上学、现金持有成本高等原因,被迫转战二手房,二手房供不应求,房价上涨。据媒体报道,近几个月深圳二手房市场业主频繁调价,不断上调挂牌价,测试市场水温;与此同时,抱团涨价现象又一次重出江湖。


颜楚的直观感受是,半年前,她租住的小区均价才6万元/平方米,而今天,最新的挂牌价已经高达8万元/平方米。她看着不理性的挂牌价,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重新回去加入几率渺茫的打新似乎才是一个更“正确”的选择。


刚改家庭不配“打新”


颜楚这样急于“上车”的刚需正苦于摇号命中几率太低,但市场上还有另一拨同样有着实际需求的购房者,在“无房优先”的摇号规则里逐渐被边缘化。他们是刚改族,即“改善型刚需”。


8月16日华强城开盘,深圳率先实行“积分排名”,无房户、有房户开始被区别对待的政策。此后深圳开盘大多沿用无房户优先选、有房户其次的原则。新的游戏规则下,无房“刚需”符合资格排队打新,纯投资的买家也可以通过借名额代持符合游戏规则,但真正的二套自住型买家,连参与的机会都没有。


李诚就是这样一名刚改客。2016年,刚刚结婚的他在宝安买下一套50平左右的小房子。如今4年时间过去,伴随着孩子的出生成长,家里长辈来深定居等一系列人生变化,这个小房子已经有些过于拥挤。


李诚对居住有了更高的需求,现在他想要在深圳找到一个120平左右的三房或四房,并且最好能有一个不错的学位,解决孩子上学难的问题。从金融街华发融御华府、华强城,到佳兆业云峰汇、领航城领秀等项目,李诚全部跑过,然而更多时候限于无房优先的规则,“有房户”的他根本排不上号。


距离成功买房最近的一次是11月21日开盘的嘉富宝禧花园。这是今年8月后少有的几个没有沿用无房户优先选、有房户其次原则的新盘。203套房源在4天内获得了1480位登记认筹的客户,他便是其中之一。排在300多号的李诚抱着微薄的希望来到选房现场,最终看着房子在他眼前售罄。


“表面上看,我手上还握着房票,然而每次认筹打新都是陪跑,想买买不着,还要凑热闹。刚改家庭不配打新,只能花血本买二手房。”李诚同样向时代财经表示,对于打新失去斗志的他,正在准备开始考虑二手房,即使明知近期二手房不理性高涨,可是刚性需求在那里无法一拖再拖。在无房优先的世界里,继续打新成功几率太低。


类似李诚这样的刚改需求不在少数,除了转向二手房之外,部分二套自住型买家开始寻找其他选择。龙华金茂府的一名置业顾问告诉时代财经,近期项目上有越来越多厌倦了打新陪跑的改善型客户前来看房,他们不愿意继续没有希望的陪跑,更想在市场上找到一个优质且价格合适的楼盘直接定下来。


无房户优先选的楼市新规则下,正常的二套置业改善需求被抑制。在拥挤异常的深圳楼市里,像颜楚、李诚这样有着刚性需求的购房者正在自己的主场被边缘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谢斯临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