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取笑就是“中年哥哥”上综艺唯一的宿命
2020-12-15 16:00

被取笑就是“中年哥哥”上综艺唯一的宿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作者:冯美丽,头图来自:《追光吧!哥哥》


上半年姐姐们忙着乘风破浪的时候,估计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成了中年明星综艺里的后浪。


尽管性转版浪姐的消息早在网上沸沸扬扬地发酵了小半年,但翻开各位义愤填膺的小作文一看,通篇都写着三个字——


不期待。



不过观众的不在意显然阻挡不住哥哥们追梦的决心。


尽管呼声不高,但号称国内第一档混龄男团竞演真人秀——《追光吧!哥哥》——还是“啪”的一下就出来了,很快。


如果初期的浪姐能勉强被称为清流,那么这节目,可以说是当今不折不扣的一股泥石流。放眼整个选秀历史,怕是再也没有比这风格更统一的选秀节目了——


不仅油,还油得千奇百怪。


名场面温习


吓得虎躯一震的观众,御赐了这节目一个新的名字:《反光吧!哥哥》


伴随着哥哥们丰富多彩的初舞台放送,一种意想不到的快乐开始占据大家的视线——


相比于画虎不成的选秀本身,网友踩点精准的吐槽、郑爽和金星组成的人形弹幕更像是这节目的灵魂。


以至于那些对这节目一无所知的网友都忍不住疑惑起来:


好家伙,这就是新时代的反刍式综艺吗?



中年男明星综艺感的缺失,在节目开播前一份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泄露出来的节目禁忌单里就可见一斑。


21个选手,红过的没红过的、演戏的唱歌的,几乎个个都有几块完全不能踩的雷区。一个个娱乐圈里的老人,仿佛上节目是来评选五好青年的。


节目一播出,抛出第一个重磅炸弹就是#杜淳主动跟印小天说话#。


还以为是什么好兄弟扯头花的修罗场剧情,结果点进去一看,就看见杜淳尴尬地坐在那儿仿佛犯了眼疾,印小天手足无措地像是在做前女友的婚礼司仪。

 


中年男明星身上的“七宗罪”又多了一条:不会来事儿,又不敢撕逼。这种考验男明星脚底施工能力的场面还不是个例。


付辛博跟金星见第一面的时候,金星脱口而出喊他“井柏然”。观众看好戏的瓜子花生都摆好了,结果他尴尬得头顶冒烟,只能勉强挤出一撇苦笑,假意坐下喝水,大概想跟杜淳上演兄弟版急速尿遁。



跟这些男明星们畏畏缩缩的姿态比起来,节目里控场的两位女嘉宾——金星和郑爽,反倒显得野多了。


节目里第一个到场的嘉宾烧饼,上来就把餐巾拆开了。金星直接斥责他“没规矩”“作妖”。(后来证明是误会)



这都还算是轻的了。后面登场的男明星,基本个个都被她和郑爽指名道姓地吐槽了一轮。看到陈志朋进来,金星直接评价了三个字:“他胖了。”



等印小天出场 ,金星又嫌胡子没刮干净,觉得他“老了”。



轮到杜淳的时候,郑爽直接表示:“虽然状态在,但不像组合里的人。”


金星马上补了一刀:“长得有点苦。”



还有霸道总裁下岗再就业的明道,估计郑爽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代表作是《王子变青蛙》,所以开玩笑说他上节目“是来变青蛙来了”。



看到后面,你甚至怀疑节目组是不是给她们设置怼人kpi了。


明明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娱乐圈好同事,怎么几乎每个登场的哥哥都要受到两人火光四射的评价——


说李文瀚“个儿没有想象中高”;


说檀健次的鼻子眼角一看就火不了;


说伍嘉成的牙“肯定是美白的”,人“肯定是来凑数的”……


甚至在采访中聊到符龙飞和于朦胧之间的差距时,郑爽大胆拉踩,直言结婚会让女生失去幻想空间。还说已婚成员是团里的一个bug,会导致(演唱会)门票减半。



金星更是理直气壮地对几个哥哥说,“如果真是名字我还没记住的话,这说明真是还没上到一线,还在二三线晃荡呢”。


这一系列操作,完全是在女性综艺里不可能看到的刀光剑影。


正是因为这样,不少人在这节目里感受到了一种用男性评价女性的那套价值观反过来评价男性的畅快感,仿佛是金星和郑爽带着他们的嘴上了节目一样。


不得不承认,相比于这群抖个机灵都会被嫌弃老派的哥哥们,郑爽和金星的“口无遮拦”显然更符合这届观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口味。


陈志朋自嘲哥哥们穿得像夜总会,观众对此并不买账


而到了各大油田井喷式产油的初舞台环节,用女性视角的吐槽来消解哥哥们滑腻表演带来的不适感,对于观众来说简直成了救命稻草。


之前被金星预言从王子变回青蛙的明道,初舞台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个跨越种族的螃蟹舞。


可惜转基因失败,被郑爽无情地评价成“够吓人的了,像大型的青蛙一样”。



对于自己螃蟹变青蛙的窘态,明道或许早有预感。在表演过程中,他有几次差点破功。



金星也丝毫没跟选手客气。


歌手出身的陈晓东虽然唱功还在、对舞台也有精心的设计,不过看完他的表演之后,金星直接指出他的身体像是“锈住了”。



这种跳不动的选手,其实反而是哥哥里比较保护观众视力的一批。


最可怕的是那些自以为能讨好到观众的表演。39岁的汪东城顶着一头厚重的刘海,仿佛是90年代穿越过来的日系花美男。再加上臀桥和其它地板动作的同归于尽式冲击,整个表演仿佛是在倒了油的冰面上行走,又滑又油。


郑爽看完跟观众发出了一声同款惊呼:“哎哟我的亲爹”。



但另一边,其他哥哥们看完汪东城的卖力表演,脸上却露出了蜜汁艳羡的表情。


印小天夸他是“小花豹”,杜淳则直言,如果这个舞是他来跳,一定会很油腻。



所以这俩人跳舞是什么样子呢?


印小天,这个站在原创舞步的顶流兴风作浪的男人,在节目中用一曲兰州拉面版的《将相和》,把土味与快乐发挥到了极致。


看着他数十年如一日仿佛要跃出屏幕一般的3D舞蹈效果,郑爽说“印小天好像汤姆猫,随时感觉要抓杰瑞”。


但在观众看来,这个身上扛着男人衣柜的灵魂舞者,分明像只开了屏的花孔雀。



虽然没受到女同志的青睐,但印小天本人对自己的表演十分满意,上场前还自评自己在舞台上是第一。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宿敌杜淳表现得比他还要拉胯。


如果你有幸见过动物园里的猩猩做操,那么对杜淳这套舞蹈的灵感来源一定再熟悉不过。


郑爽说杜淳跳起舞来“像音乐剧里被孤立的老猫”,这种水平,就算是在猩猩群里,大概也是没有领操资格的小弟。


就这样,其他哥哥们依然展示出了谜一样的团结,齐声夸赞杜淳的表演“太炸”。



看完初舞台,有网友说代入杜淳自己已经没脸回剧组了。


郑爽也开玩笑说:“淳哥以后混不下去”。


杜淳后来爽快地在微博上自认了跳舞像大猩猩的评价,想来是终于在节目里学到了一点自黑。


有意思的是,张翰也出现在了这条微博的评论区 ,还留言说“我不觉得”,不知道是在回应哪条言论。



几个舞台看下来,更多观众把所谓的竞演评价为“菜鸡互啄”。


失败的身材管理、敷衍的动作设计,跟此前铆足了劲儿证明“姐还没老”的浪姐比起来,性转之后的中年男明星们看起来只学到了讨好年轻女观众的皮毛——


不知从哪儿学来的一套ending pose,舔嘴唇、wink一气呵成。


网友看了只想喊某品牌抽油烟机立刻前来冠名,毕竟看完这节目,急需吸油解腻。



郑爽和金星的每一句吐槽,同样精准地击中了这届观众看笑话的兴趣。


“檀健次眉头皱得太紧了,需要打两针毒杆菌的感觉”;


“李汶翰跳舞好像抽筋”;


“谁给伍嘉成选的歌,把歌黑得体无完肤”


......



显然,假如同样的言论出现在隔壁浪姐的节目里,或者只是被用在了更为年轻的男爱豆的身上,都足够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然而在当下,嘲笑这些笨拙的中年男演员们却丝毫没有风险。


最先曝光的中年男团综艺,原本叫做《披荆斩棘的哥哥》。


但观众丝毫不觉得这届中年男明星有什么坎儿,呼声更高的是另一种说法——不如搞个他们最擅长的爹味battle大赛,看谁能爹过谁。


正如这位网友赤裸裸地说出了真话:“只想看他们落魄的样子”。



如果说浪姐里表现的中年女星的焦虑是年龄与职业瓶颈,那么这场大型群嘲好像才揭露了中年男明星最大的困境——


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地展示自己,但在社会对“油腻”“爹味”的同仇敌忾下,在被年轻人主导的互联网上,他们得不到什么同情。


即使是一出场就因为插刀往事被观众偏爱的印小天,人们笑起他脱离地心引力的飘逸舞姿也毫不留情。


看着他们吃力地模仿年轻人最爱的舞台唱跳形式,假装自己还没被后浪拍死的样子,会有些感慨的人或许也暴露了自己的年纪。


台上的人是曾经的霸总专业户明道、国内最早的顶流男团成员陈志朋、第一届选秀出道歌手苏醒……在经历了各自的辉煌之后,他们如今却只能在同一条狭窄的赛道上相遇,在注意力争夺大战中试图分一杯羹。


可惜,游戏的规则早就不再由他们制定。


在后浪的拍打下,试图融入潮流的笨拙,反而成了他们最容易“出圈”的笑料。


或许在这场狂欢之前,没有一个选手能料到,耍帅、尬舞、小心翼翼避开“雷区”话题的尝试,全都没有“被取笑”这条痛并快乐着的路子来得更让人瞩目。


这世界变化快,中年老哥哥真的很难明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作者:冯美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