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民日报接连喊话社区团购的思考
2020-12-16 19:55

关于人民日报接连喊话社区团购的思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黄有璨(ID:owen_hyc),作者:黄有璨,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继上周喊话“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之后,人民日报又对社区团购发声了。


不过,这一次的发声似乎要耐人寻味很多。


12月14日,《人民日报》02版要闻发布《壮大新业态,就业路更宽》政策解读文章,文章称:


“近年来,伴随着新业态的发展,众多新职业应运而生,新就业形态蓬勃发展。这些新职业中,有的已被纳入国家职业分类大典……同时,社区团购团长、版权购买师等新职业仍在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文章还写道,新职业随新业态而生,孕育了众多就业岗位。


49分钟后,该文被中央政府网站“政策-解读”版块进行了全文转载。


这让很多人都开始疑惑:政府到底是对社区团购是个啥态度?到底是要鼓励还是要封杀?


对此,不妨分享一些我的观察和思考。不过我姑且说之,你姑且听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要理解政府的立场,必须要先能理解一点更宏观的背景


有人可能知道,支持我们国家GDP增长和发展的,乃是“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


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数十年时间内的经济高速增长,可以粗略理解为这么一个逻辑——因为巨大的人口红利和广博地理环境带来的充裕自然资源,中国在劳动力成本、原材料成本等方面天然有着巨大的优势。


因此,当改革开放被推动起来,政府投资+引入外资带来了产能,巨大的成本优势让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出口的引擎也迅速被全力推动起来,同时,伴随着巨大的人口红利,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消费侧的动能也开始被充分拉动。


于是,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其经济引擎就波澜壮阔地驱动起来了,形成了一个极为美妙的经济增长循环——加大投资-放大产能-出口提升-消费提升-继续加大基建投资。从1978年~2010年前后的数十年里,中国始终处于这个正向循环内。


二、从足够大的层面来看,任何事物都会有其周期


进入2010年之后,中国就发现,原有的循环好像有点不太给力了,当然,背后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劳动力成本上升让“世界工厂”优势不再,比如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也比如大宗基建能干的事都干得差不多了,还有中国的崛起对很多海外国家开始形成威胁等等。


这之后,中国一直在找新的解题思路。前后也打出了一些牌,比如产业升级,消费升级。


简单一点理解,过去的中国,是优先依靠出口为主的“外循环”来驱动居民消费为主的“内循环”,但当外循环的动力已经显著开始减弱,政府更希望“内循环”能够往前站一站,形成更强的动力。


然而,产业升级、消费升级等工作做了好几年,好像也进入到了一个瓶颈——大家发现,在十几亿的广大中国人民里,能够产生旺盛消费需求的,好像只有那些家庭月均可支配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家庭,而这些家庭的人口数量,可能拢共也就只有大几千万人,而这些人还大都集中在一二线城市。


而更加广大的数以亿计的月均可支配收入较低的人群,却完全与过往这一轮“消费升级”无缘。


也就是说,政府花了很大功夫希望打通的“内循环”,现在的核心障碍,卡在了“贫富分化”上面。


三、好了,接下来,我们必须要提到一个重要的词——需求侧改革


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到了“注重需求侧改革”。会议明确提出要求——


“要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有人可能知道,我国在“十三五规划”时,核心重点是“供给侧改革”。所以到底什么是供给侧改革,什么又是需求侧改革?


不妨来看下面这么一张图:


(图来源于网络,源出处不明)


简单一点讲,十三五期间,我们国家面临的情况是供给侧产能过剩,以及结构不健康,因此需要进行整合,把过剩的产能清掉,提高产能质量和效率,为经济的潜在增速做好铺垫。因此在十三五期间,你会看到很多传统制造、工业、房地产能领域的清算、并购、整合等。


而今,我们在供给侧的调整已经基本完成,所以重心必然会转向“需求侧”。


那么在需求侧,政府要重点干啥?其实基本方向在上面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关注消费,关注内循环。


至于这个方向下,政府具体会做什么,我们下面再讲。


四、再补充一个重要的背景,也特别需要你理解


2020年,在疫情背景下,放眼全球,中国是扛疫做得最成功的,也是率先实现经济复苏的国家。


但,当前的经济复苏形势,并不容乐观。


在此,我引用“恒大研究院”的4张图:






我综上简单解读一下:


1)中国经济逐渐复苏,保持增长态势;


2)本轮复苏的核心驱动力,是出口。更细一点讲,是在医药、制造等领域下,因为我们率先走出了疫情的影响,也率先恢复了产能,导致我们的出口目前显得特别强势,但这样的态势能保持多久其实是个问号,尤其是在当前的国际形势特别不明朗的情况下;


3)政府最为看重的经济增长驱动力——消费,目前的表现仍然很低迷,尚未恢复到去年以前的正常水平。另一个重要的相关数据是失业率——以目前最新能看到的失业率,现在仍然显著高过去年疫情以前的表现——就业不景气,消费怎么可能积极得起来?


所以,目前的经济形势虽然向好,但仍然严峻。


并且,对政府来说,必须要更加认真的思考,如何才能解决好消费的问题,真正把内、外双循环都能打通,再次形成一个正向的经济增长拉动循环——这将是一次新的结构性调整。


五、所以,基于上述种种背景,政府将会在“加速消费侧改革,加速内循环形成”方面做什么?


大体来看,会有这么几个思考方向:


1)加速消费流动性,让钱能够流动起来——所以,类似房地产这种流动性较差的行业,可能会有一些政策出台,控制下普通居民房地产投资的欲望了,炒房市场可能会遇冷;


2)避免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也会重点严防各种可能会导致贫富分化加剧的事情;


3)扶持新兴产业,借助新兴产业带动就业率上升;


4)通过各种政府有序管控下的政策、补贴等(类似以前的家电下乡之类的),来带动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能力和意愿上升。


按上面几个逻辑再来看社区团购领域,很多事情就会清楚很多了。


我个人的判断是:


1)社区团购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对拉动就业肯定存在正向意义,政府不太可能直接封杀之,更可能适度鼓励;


2)社区团购的主要消费品都是米面粮油等实打实的普通民众生活刚需,也就是说,这背后其实已经上升到了整个国家的“民生”问题的高度。这样的背景下,资本大量介入后对于整个社区团购领域的催熟、大战,并期望快速洗牌过后形成垄断获利的状态,可能会加剧贫富分化,与政府关注的结构性消费侧改革相违背,政府决不会允许;


3)政府必然会关注“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能力提升”,所以社区团购对于这部分人的覆盖,可能将会伴随着一系列针对性政策的出台,在政府引导之下稳步推进起来。


综上,接下来的社区团购大战,必然还会继续存在和发展,也一定还会带来部分公司的崛起。但整个社区团购战场的基调可能会快速调转——之前那样各巨头整装待发,类似网约车、共享单车大战那样的惨烈局面可能不会出现。


相反,整个战场可能会逐渐进入一种在政府的有序管控之下,甚至可能还会由政府主导,设立一些准入门槛,只有少量玩家可以在政府容许之下进入战场进行竞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黄有璨(ID:owen_hyc),作者:黄有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