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特斯拉、甲骨文竞相入驻奥斯汀,它能否取代硅谷?
2020-12-30 15:27

苹果、特斯拉、甲骨文竞相入驻奥斯汀,它能否取代硅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科技(ID:qqtech),原文标题:《奥斯汀能否取代硅谷:蜂拥而来的科技公司令当地不堪重负丨硅谷封面》,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几年前,在奥斯汀南国会大道(South Congress Avenue)所在的部分街区,有一家以城堡为主题的蜡像馆,一家漫画书店,有一家用1美元就能买到墨西哥玉米卷的酒吧,还有一家汽修店。冬季街头时不时会出现骑在马上的圣诞老人。


然后,就像奥斯汀的许多其他街区一样,起重机和各种工程机械都开了进来。


最近这些街区重新开放,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各式各样的现代化城市建筑,商店橱窗里各种品牌的商品琳琅满目,从露露柠檬(Lululemon)到Le Labo香水应有尽有。人均价格高达2000美元以上的私人会所Soho House和奢侈品商店爱马仕正在筹建当中。包括顶级会计师事务所德勤和私募股权公司Tritium Partners在内的大公司纷纷入驻当地写字楼。


购物者沿着奥斯汀南国会大道前行


该项目开发商安德鲁·约布隆(Andrew Joblon)表示,由于越来越多拿着高薪的公司高管来到奥斯汀,他看到当地对奢侈品牌的需求不断增加。但对于当地汽修厂Twomey Auto Works的经理布拉德·萨默斯(Brad Somers)来说,现状再次给奥斯汀当地人敲响了警钟,他们再也负担不起不断高企的生活成本。


“开车经过那里时总让我很痛苦,”萨默斯说。


一、迁往奥斯汀


多年来,奥斯汀的受欢迎程度不断增加,持续繁荣发展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更多资金和活力,但也带来了租金上涨和交通拥堵等现实生活问题,奥斯汀当地独特的文化氛围也受到了影响。


随着更多公司和远程工作的员工逃离加州、迁往他们眼中的下一个科技大都市,变化的步伐正在加快。“奥斯汀是一个创业城市,”风险投资公司Atomic普通合伙人J.D.罗斯(J.D. Ross)一个月前刚从旧金山湾区搬到奥斯汀。“一切都在加速发展。当地机场每年都在增加新的登机口。”


奥斯汀现在是美国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人口约为100万,而2000年只有67.5万。


甲骨文是最新一家宣布将总部迁至奥斯汀的公司。近几个月来,软件企业和风险投资公司纷纷将总部迁至奥斯汀。苹果和特斯拉正分别在奥斯汀的南北两侧建设各自的园区或工厂。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证实,他自己也搬到了德克萨斯州。


奥斯汀南国会大道正在进行的诸多开发项目之一


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说,他预计特斯拉在该地区的业务规模最终会大得多。他说,自己正在与马斯克商讨将特斯拉总部迁至德克萨斯州的可能性。


今年疫情的持续蔓延也促使人们纷纷迁往奥斯汀。很多开展远程工作的纽约人和旧金山人,都为了更低的房租、一流的酒吧和当地的温暖气候而搬到奥斯汀。微软旗下招聘平台领英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至10月间,进入奥斯汀都会区德人数与离开人数的比例属全美最高。


在当地企业努力应对疫情负面影响之际,更多人的迁入提振了当地经济,但也给这座城市带来了生活成本高企和交通拥堵等问题,而这些正是他们曾想要摆脱的烦恼。


二、与众不同的地方


这些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20年前,这个曾经只有大学教授、政府雇员、音乐家和大量啤酒的美国小镇提出了“让奥斯汀保持怪异”的宣传口号。随着加州资金的大量涌入,奥斯汀和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以及爱达荷州博伊西等其他城市一样,都出现了快速增长的局面,如何保持当地的独特文化和购买力随之成为这些城市不得不解决的现实问题。


但目前奥斯汀的不同之处是一切正在加速发展。这座曾经闲散慵懒的城市或许将变成另一座拥挤又昂贵的旧金山,也催生了围绕街区规划、人口密度、交通状况和城市社会项目等方面的激烈争论。


许多科技行业领袖和员工都表示,人们聚在一起才有助于创新,他们之所以想搬到奥斯汀,是因为其他人也想来这里。一些新来的人说,他们想住在一座享有进步声誉的城市,但肯定也喜欢没有太多条条框框和不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地方。


亚历克斯·卡塞雷斯(Alex Caceres)在理发店为顾客刮面,这家理发店从1933年起就一直开在奥斯汀的南国会区


市和州一级的领导人为人们搬迁到奥斯汀而欢欣鼓舞,同时也在不断争论到底是哪一级的政策有更多吸引力。


德州州长阿博特表示,一些知名企业计划将总部迁至德州其他城市,比如惠普企业最近宣布将总部迁至休斯顿。这位州长大力推崇德州的商业友好政策。“监管是创新的障碍,”他说。“这些企业来奥斯汀并不是为了社会自由。”


奥斯汀市长史蒂夫·阿德勒(Steve Adler)则表示,当地的价值观非常适合初创企业。这位市长说,“它在社会上是一个进步的地方,是一个真正适合创业创新、有创造力和热情的地方;一个可以容忍风险的地方,一个可以与众不同的地方。”阿德勒解释,自己就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搬到了奥斯汀去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读书,因为这里有全美最便宜的法学院。


奥斯汀市长史蒂夫·阿德勒(Steve Adler)在2020年1月曾说过,这座城市的价值观更适合初创公司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近年来,从德克萨斯州其他地方搬到奥斯汀的人比从州外搬到奥斯汀的人更多。这座城市相对年轻,有很多家庭和孩子。不过来自硅谷的大批移民已经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


库珀苏富比国际房地产公司(Kuper Sotheby 's International Realty)房产经纪人夏洛特·桑德斯(Charlotte Sanders)说,在过去六个月里,她接触过的房产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卖给了加州人。桑德斯表示,每周自己都会有一到两个来自加州的新客户,其中有对冲基金经理、科技员工和各路名人,而现在“甲骨文的人开始不断涌入”。


三、住房和交通


科技投资者帕特里克·麦肯纳(Patrick McKenna)去年从旧金山搬到了奥斯汀,这样就可以接触到新一波初创企业。他梦想着将公寓换成带游泳池的房子,步行就能到商店和餐馆。


麦肯纳在奥斯汀竞拍过两套房子,但都失败了。在仅仅花了15分钟参观另一处住宅后,他转向自己的房地产经纪人。“我说,’这栋房子今天就会卖出去,’”麦肯纳回忆说。“结果她说,‘这房子一个小时内就能卖出去。’”麦肯纳当场要求以130万美元的全款买下这栋190平米的房子,并愿意在7天内成交。最终麦肯纳如愿了,他说自己还有12套备选报价。


然而,许多长期居住在奥斯汀的居民都很难负担得起当地住房,在这座城市的东部尤为如此。传统上奥斯汀东部地区是非洲裔和西班牙裔人的家园。但近期该地区迅速涌现出更多受欢迎的酒吧、公寓楼和重建的昂贵房屋。2015年,根据当时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旗下马丁繁荣研究所(Martin Prosperity Institute)作出的一项分析,奥斯汀是美国经济隔离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


得克萨斯州大学教授希瑟·韦斯(Heather Way)说,在德克萨斯州其他地方,“你也能看到高端社区和其中流离失所的当地家庭,但奥斯汀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一状况发生的速度。”希瑟在德克萨斯大学附近长大,曾在2018年撰写过一份关于城市中产阶级的研究报告。


许多人认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在于增加住房供给并改善交通状况,声称现状并非建设的初衷。去年,在围绕奥斯汀市1984年出台的住房法规进行长期斗争之后,市议会成员采取行动,采纳了一项更有利于增加人口密度的修改提案。


无数建筑起重机在夜幕下的奥斯汀盘旋


格雷格·安德森(Greg Anderson)是经济适用房非营利性组织Austin Habitat for Humanity的社区事务主管,他发誓自己要在法规修改完毕后才剪头发。结果法案修改一再陷入法庭纠纷。安德森的头发已经留到了背部。


虽然他个人的表现方式非同寻常,但对修改住房法规的热情却一如既往。城市规划专家和像他这样的住房支持者认为,改革的主要变化是允许更多类型的住房、更高的房屋密度和更多的补充住房,这是避免奥斯汀生活成本高企的一种方式。


这些人说,他们都渴望避免重蹈旧金山的覆辙。旧金山的房价之所以变得难以负担,部分原因是在当地建造住房非常困难。但反对修改法规的人认为,这对独立的家庭社区是一种威胁,也会加速改变这座城市的发展方式。


据评级机构穆迪分析高级经济学家芭芭拉·伯恩·德纳姆(Barbara Byrne Denham)说,许多新公寓如雨后春笋般在奥斯汀拔地而起,事实上奥斯汀每千名居民所拥有的公寓数已经超过除华盛顿特区以外的任何美国城市。这还不足以满足需求,许多人还在迎合高收入者的需求。德州法律不允许在新开发项目中划出一定比例给低收入居民。奥斯汀提供了豁免措施,激励开发商增加这类住房供给,但仍然供不应求。


今年,奥斯汀的加速变化也改变了居民对公共交通的态度。尽管多年来人们一直抱怨交通问题,而且新迁入奥斯汀的人对必须要购买汽车颇有微词,但当地人先后在2000年和2014年两次否决建设地铁的提案。


有些人并不想让奥斯汀过度城市化,宁愿把钱花在汽车和汽油上。或者他们担心公共交通的完善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奥斯汀。


然而在今年11月份,当地选民以压倒性的多数通过了一项永久增加财产税的计划,为耗资71亿美元的交通建设计划提供资金,该计划要求修建三条地铁,其中一条穿过市中心。


参与这项提案的政治顾问和民意测验专家马克·利特菲尔德(Mark Littlefield)说,日益严重的交通拥堵状况让这一提案赢得了选民的支持。他补充说,在修建地铁问题上的分歧早已有之,但一直在改变。


“如果你不到40岁,你更有可能支持它。”他说。“较之过往,这座城市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座城市变得更年轻了。”


四、音乐和酒吧


奥斯汀自誉为“世界现场音乐之都”。但由于音乐人和演出场地不断减少,加之许多演出场地无法承受不断上涨的租金,当地的音乐文化氛围也受到了冲击。奥斯汀音乐场馆联盟(Music Venue Alliance of Austin)负责人丽贝卡·雷诺兹(Rebecca Reynolds)是奥斯汀本地人,她说,这座城市对增长速度以及给音乐场馆带来的影响措手不及。


但雷诺兹也乐观地认为,开发商开始对拯救这座城市著名的音乐文化表现出兴趣。她说,在合作多年后,她听到越来越多的人说,保留奥斯汀的音乐场馆可以为开发项目带来更多价值。


“没有人意识到在旧金山科技繁荣时期发生的所有事情,更没有人意识到‘我们的历史和文化将会发生什么?’,意识到时已经为时已晚。”雷诺兹说,“但我们已经完成了这项工作,人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当地酒吧Doc 's Backyard Grill老板查尔斯·米利根(Charles Milligan)已经切身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变化。米利根的酒吧曾经坐落在奥斯汀南国会街区,现在那里正在开发私人会所Soho House。米利根就在奥斯汀长大,他说自己的父母是在1973年退休后图便宜搬到了这里。他们买房子的时候只花了2.7万美元,最近米利根看到曾经的家挂牌价超过50万美元。


特斯拉的工厂将建在奥斯汀。德克萨斯州州长阿博特说,他预计特斯拉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最终会大得多


2005年至2016年期间,奥斯汀南国会街区的月租金约为每平米322美元,外加向租户缴纳的财产税、建筑保险和维护费用。米利根说,现在这里的月租金已经接近每平米1184美元,这远远超出酒吧单客消费的价格。


米利根的酒吧在城市北部还有第二家分店,但租金也太贵,所以去年也关了。现在米利根将酒吧开在了奥斯汀南部的市郊,主要面向以家庭为单位的聚会。米利根住在奥斯汀北部郊区,开车往返于酒吧和家之间都要穿城而过。


米利根说,他很想再找到离市中心更近一点的地方,以吸引过去的老主顾,但他不知道还能否找得到。他说,新开发的项目让自己感到很沮丧,但却是这座城市的一部分。


“我不想成为那种脾气暴躁的老人。”已经53岁的米利根说。“对我来说这些已经不合时宜,但我敢打赌,我上大学的女儿肯定这么认为这是时髦。她虽然负担不起现在的奥斯汀开销,但我敢打赌,她一定觉得那很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科技(ID:qqtech)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