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为何愈演愈烈?
2021-01-20 11:00

明星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为何愈演愈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王妍,编辑:李悦,原文标题:《“多胞胎”基金凶猛》,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0年“乘风破浪的姐姐”成为现象级节目,在综艺圈风头无二。而在基金业,也涌现出了“乘风破浪的哥哥”,他们接连打破历史纪录,成为基金圈的奇观。


最先打破历史纪录的是广发基金刘格菘。2019年,他包揽了主动权益类基金(包括股票型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和灵活配置型基金)的前三名。


2020年,农银汇理的赵诣再次创造了神话,他管理的4只基金,包揽了年度权益基金的前四名,收益率最高的4只基金竟然全部出自他手。


刘格菘和赵诣的神话是如何创造的?为何这种极端情况在近两年集中涌现?


一、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2020年,赵诣管理的四只基金年度回报率分别高达166.57%、163.49%、154.88%和137.52%。


聚光灯下,赵诣获得万千瞩目。



1998年公募基金行业破土而出,至今已然走过23个年头。但是在刘格菘和赵诣之前,从没出现过一位基金经理能够包揽前几的情况。曾经的基金业传奇王亚伟,也只有华夏大盘精选一枝独秀。


作为新生代基金经理,刘格菘和赵诣如何做到多管齐下,在管产品齐刷刷获得超高收益率,远超同类产品?


据Wind数据显示,赵诣目前在管的产品只有4只,且均为独立管理。其中3只是灵活配置型产品,一只是偏股混合型产品。从产品类型上来看,两类产品统称为混合型基金,但是股票仓位有所不同。其中,农银汇理海棠三年定开是偏股混合型基金,股票仓位为50%~95%,农银汇理研究精选等灵活配置型基金的仓位为0~95%。



大部分的基金会在名字中透露基金的特点、风格和投向。从名字看,农银汇理的这4只产品风格差异性较大,有的是偏工业的,有的是偏新能源的,剩下两只无特定投向。


2020年赵诣这4只基金的收益非常相近且走势基本一致,关键在于持仓上。


市界调取了4只基金在2020年的持仓情况,并对前十大重仓股进行了统计(四季度持仓尚未披露)


数据显示,2020年赵诣的持仓逐步走向集中。2020年一季度末,这4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分布在23只股票中,二季度数量就锐减至15只,三季度末数量仅为13只,其中有7只股票被4只基金同时持有,也就是说这4只产品的前十大重仓股中70%是完全一致的,另外还有两只股票是3只产品的重仓股。随着重仓股的进一步集中,4只产品的走势也趋于一致性。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越到后期,四只基金的走势偏离度越低。


数据来源:Wind



对于这四只产品,赵诣均属于半途接手,巧合的是,都是以第二任基金经理身份接过了管理权。其中,农银汇理研究精选赵诣接手最早。2017年3月,原基金经理凌晨面临离职,将在管的三只产品转手他人,赵诣接过农银汇理研究精选。


由于更换了基金经理,农银汇理精选的风格也出现了明显的调整,从大消费主题基金逐步向科技领域过渡,加入了欧菲光、中兴通信和航新科技等公司。


2020年,新能源汽车和光伏概念无疑是A股涨幅最为惊人的板块之一,上游企业赣锋锂业、宁德时代、隆基股份的股价年涨幅分别高达193%、230%和277%。这些股票恰好是赵诣基金产品的重仓股,而且持仓非常集中。


巧合的是,这与2019年刘格菘的“三杀”所用策略一致。


刘格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2019年能够取得这样业绩的原因主要在两方面,即选对方向和持仓集中。


我们最常听到的投资箴言就是“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赵诣和刘格菘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其实,这种看似不理性的操盘手法,对他们来说却是最理性的选择。


二、“复制策略”横行


在业内人士陈雪看来,基金行业连续两年出现极端现象,其实早有征兆。


2018年A股遭遇重挫,三大股指全线崩溃,处于近5年历史低位。但是随着2019年基本面转好和科创板的提振作用,A股开始震荡上行,股市赚钱效应凸显。


受此影响,基金发行市场日渐繁荣,产品数量和管理规模屡创新高。2020年更以全年发行1435只基金产品、发行规模3.16万亿元而被称为“最强发行年”。高歌猛进之下,公募基金规模成功站上18.75万亿元大关,基金产品数量以7783只达到历史新高,较2018年底增加了2157只。


虽然产品发行不断提速,但是业内人才流失不止,公司基金经理团队“青黄不接”,一位基金经理管理多只产品的“一拖多”现象愈演愈烈。当前,基金经理管理基金数量最多的,已经达到23只。


2020年5月7日,华夏基金旗下华夏鼎福三个月和华夏鼎顺三个月定开易主,资料显示,这两只基金新的基金经理是刘明宇。目前,刘明宇单独管理华夏鼎鸿和华夏鼎康等21只债券基金,再加上与张城源、柳万军共同管理的两只基金,他总计管理基金数量为23只,是全市场管理基金数量最多的基金经理。


据Wind数据显示,目前全市场有2416名基金经理,基金产品数量为7783只,人均管理数量为3.22只。从基金公司来看,平安基金以人均管理4.8只基金暂列第一,鑫元、民生加银等9家基金公司人均管理基金数量超过4只,在各基金公司中位居前列。



在管基金数量超过20只的有4位基金经理,23位基金经理的在管产品超过15只,其中不乏一部分基金经理是主动权益类选手,管理偏股混合型基金和股票型基金。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一拖多”现象对指数或固收类产品业绩影响不大,但对主动管理基金的影响不容忽视


基金研究员张伟认为,“基金经理‘一拖多’说明公司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公司投研实力欠缺,团队培养跟不上公司的发展;二是投研团队跟基金数量不匹配,公司产品规划存在偏差。”


公募基金一般由投资决策委员会集体选股,各位基金经理从公司的股票池当中再选股票构建投资组合。在精力和能力终归有限情况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同一基金经理名下常有重仓股十分相似的“多胞胎基金”。其实,同一基金公司不同基金经理的持仓组合也有一定比例的重复。


市界对2020年三季度基金持仓情况进行了统计,发现还有很多基金经理的持仓重合度较高。


以华安基金胡宜斌为例,他在管的产品有4只,除了一只是科创主题基金外,其余3只混合型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都是分众传媒、歌华有线、顺网科技、三花智控、完美世界、赣锋锂业、光线传媒、光迅科技、浙江美大和华策影视。



更有意思的是,华安媒体互联网和华安成长创新的重仓股排序都完全一致,只是持仓占比存在些许差异。这种情况下,这两只基金几乎等同于一只产品,是名副其实的孪生基金。



对投资者来说,构建基金组合的目的主要有分散投资、降低组合波动、适应市场风格切换等。许多投资新人虽然知道分散投资的好处,但是在实践中却因不了解重仓股和指数成分股组成等原因,构建无效组合,重复投资。


陈雪向市界表示,不少新晋基金经理属于“赶鸭子上架”,经验不足便已担纲,因此会选择“复制策略”。不少投资老将虽说经验丰富,但是精力有限,“一拖多”的基金经理很难根据不同的基金配以不同的投资风格。长此以往下去,其所管理的多只基金的持仓结构就越来越趋向同质化。


三、新基金推动“一拖多”


针对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2019年9月监管层曾做出明确规定,要求主动管理型基金的基金经理最多同时管理10只产品;被动型产品的基金经理最多同时管理15只产品。如果新基金申报时“超标”,基金公司则需要进行调整。


虽然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但是由于波及面较广,调整存在困难以及行业内竞争加剧,仍有不少基金公司未能满足该要求。


管理规模是基金行业最重要的衡量指标,与基金公司的收入息息相关,这促使基金公司在发展过程中过度追求规模扩张。


一些基金公司会打着明星基金经理的招牌发行新产品,这也是导致基金经理“一拖多”的重要原因。


虽然基金公司规模扩张有发行新产品和老产品持续营销两种方式,但是陈雪表示,相比之下,发行新产品更加简单。投资者会误认为新基金性价比高,所以认可程度也会更高。对于渠道来说,还有绩效方面的因素。


某国有银行理财经理张明告诉市界,“对于新发基金,理财经理和网点都有绩效指标,按照季度计算,未完成绩效的个人提成会大打折扣。”


另一家商业银行的理财经理胡敏向市界表示,“代销渠道赚取的是认购费,也就是基金销售费用。理财经理按照个人所卖基金认购费(配售后,认购成功的份额)的10%~15%提成,所以不少理财经理会建议投资者卖了老基金来买新产品。”


业内人士慧慧指出,除了代销费用外,基金公司也会拿出一部分“分成”给到渠道,也就是所谓的“尾佣”。渠道话语权强的,尾佣比例会非常高。曾有渠道经理透露,基金尾佣能够达到基金管理费的80%,也就是说基金公司会让渡八成的收入来换取基金规模。


在马太效应加剧情况下,基金公司不断发行新产品也是无奈之举。当全行业奋力奔跑之时,唯有同步前行才能保证不轻易掉队。


陈雪向市界表示:“很多新产品就是复制策略,甚至毫无新意。但是只有不断发行,才能做大公司规模。”


当大量资金涌入市场之时,风口下的优质资产会得到哄抢,基金业趋同也会加剧,投资者的甄别判断能力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应该如何挑选基金,构建基金组合呢?


从产品类型上来说,指数型基金由于被动跟踪指数,与基金经理的水平关系较弱,所以指数基金投资里重复投资比较容易注意到,投资者在同类产品中选择一只产品进行投资即可。


主动管理型基金与持仓息息相关,为了避免“多胞胎基金”造成重复投资的现象,投资者最好对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有一定的了解,尽量避免同时投资持仓过度重合的产品。


对于看好的“多胞胎基金”,投资者可以从基金规模、基金业绩、基金类别上择优选择其一。由于基金持仓是动态变化的,互为“多胞胎基金”的灵活配置型基金比股票型/偏股混合型基金灵活度高,在仓位调度上有一定的优势,投资者可以按需选择。


进入2021年以来,新基金销售火爆异常,“日光基”频现。1月18日,冯波管理的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基金全天认购申请金额竟然超过了2000亿元,而其募集上限为150亿元,再次改写了国内公募发行历史。


冯波就是典型的明星基金经理“一拖多”代表。除了新发行的易方达竞争优势,他还管理着易方达研究精选股票、易方达中盘成长混合、易方达行业领先混合这3只基金。平心而论,这并不夸张,基本就是行业正常水平。


新基金发行狂热。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有很多公司打着绩优基金经理的旗号,大肆发行产品,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一拖多”现象还将愈演愈烈。


投资是件高风险的事,眼光和运气都在时,“多胞胎基金”一荣俱荣,但市场风格陡变时,它们也会一损俱损。那时,基金经理损失的只是排名,投资者损失的将是真金白银。


风险世人皆知,但屁股决定脑袋,理性会屈服于现实利益。现在基金赚钱效应这么强,正是扩大管理规模的好时机,难有哪家基金公司愿意停下脚步,主动放慢发行节奏,让管理能力慢慢跟上来。


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


(文中张伟、张明、胡敏、慧慧、陈雪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王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