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玩电商是如何“套路”你的?
2021-01-20 16:57

文玩电商是如何“套路”你的?

物皆可电商。过去在文玩市场扫货的文玩爱好者,如今喜欢上了“云逛”文玩,由此催生了一批文玩电商平台。然而,制假贩假始终是文玩行业的痛点。多数情况下,面对假货,平台和商家互相踢着皮球,维权困难的买家难逃“被割韭菜”的命运。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原文标题:《“捡漏”还是“陷阱”:文玩电商如何在线割韭菜?》,作者:宋美璐,编辑:刘杨,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主播在翡翠市场拿着一个玉佩,熟练地摆弄着,时而拿手电照一下,感叹着真是好货,“这个2800卖不卖?”


“你疯了吧,你看看这个水头”,店家边说边把玉佩往回拉。主播在手上又拉了回来,“2380”。最后,主播对着镜头写下1800的价格,“这个价,要的扣8”。屏幕上刷屏的出现十几个8,一来一回间戏剧性拉满,不到1分钟,产品就被拍下。


类似的场景每天都在直播间上演,原本去文玩市场趟货的爱好者,如今喜欢上了在线扫货。主播代替文玩玩家去市场讲价,玩家坐在家里就可以买到原产地的好玩意。


热闹的线上文玩生意,也吸引了资本入局。2016年,文玩电商平台“微拍堂”获得德同资本、腾讯投资的融资;2020年11月,同类平台“玩物得志”完成了8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尽管古玩市场从线下搬到了电商平台,假货仍然是文玩交易的心头痛。投诉平台上,有人发现买的核桃上被涂了一层银漆粉,有人花5000元买到假和田羊脂玉退不了货。


商家的套路也层出不穷,和主播配合诱惑买家,拍卖找托,利用平台漏洞拒绝退换货。多数情况下,平台和商家踢着皮球,维权困难的买家只能自认倒霉。


每个人都想捡漏,但更多时候,等待买家的可能是一个个无法预知的陷阱。


1.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文玩商家阿木告诉豹变,从线下到线上,文玩的门槛降低了很多。“只要微信名改成‘XX文玩’,再找个地方进批货,甚至不用进货,代理就行。明天你就是个文玩商家。”


他回忆,当大家都用上了微信之后,许多文玩老商家做起了微商,在朋友圈卖货,“那会儿只要有货,无论多少钱的东西你都能卖得掉,而且卖得非常快,甚至都忙不过来。微信要求每到10万就要提现,那段时间我几乎天天都要提现。”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块肥肉,涌进文玩市场。实际上,文玩是一个讲究经验和知识的行业,盲目入场,要么是赔得血本无归,要么是狠割一波韭菜,转头就走。


在网上卖货没有实体店铺,不需要面对面交流,一些商家造假卖假更加肆无忌惮。


阿木给豹变举了个例子,早期流行在源产地直播的时候,许多卖家在尼泊尔直播卖货,一个念珠只要几十块,一天能卖3000个。


但实际上有些珠子品质低劣,甚至十块钱都不值,卖家打着产地直销,没有中间商的幌子吸引贪图便宜的买家。


由于是跨国交易,买家不满意退货都没法退,只能自认倒霉。卖家割完几波韭菜,赚得盆丰钵满。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商家自己也被交易平台割韭菜。许多商家抱怨,要想好好做生意,卖真货在平台上根本不可能赚到钱。


由于文玩有市无价的特点,拍卖是文玩线上交易较为常见的一种形式,通过“直播+拍卖”的形式,价高者得。


阿木2018年在微拍堂尝试过拍卖,但效果并不理想。“很多卖假货的商家把价格搞得很低,用一些套路忽悠买家。”他认为,假货挤压了正品商家的生存空间,好货因为价高,因此很难卖出去。


为了引流,阿木会拿一些品质比较好的东西,以很低的起拍价进行拍卖。有时候,几千块的东西几百块就卖掉了,但最终也没有带来很好的流量。


此外,有文玩商家在社交平台上吐槽平台的流量机制,需要靠自己微信流量为店铺引流,如果想让平台提供流量,就要砸钱。


在黑猫投诉上,能看到不少商家对于玩物得志、微拍堂的投诉,投诉内容包括诱导交付认证金/服务费(1000~1800元)、恶意扣除保证金、关店不退还认证金等。


黑猫投诉上的商家投诉


对此,玩物得志和微拍堂回应,服务费/认证费不同于保证金,缴纳后不予退回,缴纳前有相关提示。


豹变测试后发现,玩物得志的服务费缴纳说明需要点开商城协议才能看到,付款前无明显不退款提示。微拍堂认证费在付款界面有灰色小字的“不退款”说明,容易被忽略。


玩物得志技术服务费用缴纳界面


微拍堂技术服务费用缴纳界面


最终,阿木退出了网上拍卖。退出的时候也不太顺利,平台对提现做出了限制,一天只能提500元,他在平台上的几万块从去年提到今年。


阿木无奈地说:“好像开会员提的速度就快了,但是那不是明着给它割韭菜吗?慢慢提吧。” 


2.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奔着割韭菜而来的商家不会轻易任平台宰割,他们利用各种漏洞,衍生出不同的销售套路。


文玩本来就是市井街头的摊贩生意,以次充好,玻璃当玉石卖,是常有的事。在这行,要想拿到物超所值的真玩意儿,还得靠经验和眼力,即便是老玩家,在选货的时候,也要反复对比把玩。


如今,这项生意被搬到了线上,本就真假难辨的物件,在直播间的滤镜下,既摸不着,也看不实。光线问题,已经成为卖家偷换产品的常用招数。


直播兴起后,国内最大的翡翠集散地瑞丽市涌入大量主播,从事珠宝翡翠直播销售。


翻看瑞丽市政府信箱,大部分维权内容都与直播间买翡翠遭遇假货有关,“4000元买的翡翠原石是危料”“颜色种水和直播差距太大”等,“货不对板、以次充好”是主要关键词。


这与黑猫投诉上一些用户对文玩电商平台的投诉理由高度重合。


拥有数十年文玩经验的老田已经习惯了,“在直播间买到假货很正常,尤其对于新手来说”。


直播间里的套路也是防不胜防。商家在直播间展示产品的时候,会找人捧哏,夸大产品的品质,抬高商品的价格。


在主播的宣传下,精确到毫秒飞速跳动的倒计时,挑动着买家的神经。很多本来只是想随便看看的买家,不知不觉就按下了红色的出价键。


捡漏是每个买家的梦想,至少在拍下的那一刻,他们会相信自己真的捡漏了。实际上,可能连捡漏都是卖家安排的一场闹剧。


直播间,主播喊着“无结构无暇,必须过万”的商品,起拍价1111元,经过4个玩家竞拍,最终以4444元被拍下。主播这时候就会吐槽自己赔了,“哥哥,你捡大漏了”,而另一边是直播间的观众纷纷恭喜老哥“结缘”。


捡漏本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豹变浏览不同的文玩直播间,1个小时内出现了4个“捡漏”。


阿木告诉豹变,“捡漏”通常是一种话术,一般来说,起拍价可能就是这个商品的真正价值,往后叫高的价格都是赚的。


就算真的最后拍卖价没达到预期,商家会找一个小号去竞拍,把价格抬上来,肯定不会白白损失。“即使是捡漏也轮不到买家,只能是在商家之间流通,你以为商家这么多年是白干的吗?”


“或许也有人真的捡漏了,商家为了引流什么的,这就不清楚了。”阿木说。


虽然文玩交易平台上线了“7天无理由退换货”的服务,看起来在售后有了一定的保障,但实际上发挥的作用有限。


商家为了防止买家退货,想出了各种技巧。


在直播间售出产品后,商家会迅速以肯定句的形式告诉买家,“给你打孔了啊”。买家往往来不及反应,产品就已经被打孔了。


打孔之后,就变成了定制加工产品。等到买家拿到货,发现货不对板,想退货的时候,就会收到这样的提示:“根据平台规定,定制加工产品不退不换。”


这样的套路屡见不鲜,瑞丽市政府在回应市民投诉时,也有这样的表述:“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定制加工商品不在无理由退款退货范围内,需要您和商家双方协商解决。”


即使符合7天退换货的物品,也有应对的办法,商家会拒收买家的退货快递,等到超过退货时效的时候,以未收到货品为由拒绝退款。


这时候,本应轮到平台发挥作用,但平台客服和商家客服就会打太极。不管是平台客服亲昵的“抱歉呢,亲”,还是商家暴躁的辱骂,都没办法正面解决买家的问题。


3. 文玩无贵贱,鉴定套路深


买家维权困难,还有一个原因是鉴定问题。


目前市场上关于假货的争议主要有三种:


一是鱼目混珠,用别的东西去冒充,比如用玉髓去仿价值很高的翡翠。


二是以次充好,用经过处理的东西当天然的,比如翡翠充胶染色后还当天然A货出售。


三是品质差异,消费者认为产品不值这个价钱。


前两种,检测机构很容易检测出来,维权也相对简单。而最后一种,价值认定很模糊。


文玩圈流行一句话,“文玩无贵贱”,本意是说,这一行玩的是心头好,文玩的价值来源于玩家。如今,这句话却成了文玩商家推销和逃避责任的话术。


国家级检测机构的检测人员王先称,正规专业的检测机构从来不会做价值评估,“我们只会去做一个客观真伪的鉴定,不会评估值多少钱,不会卷入买卖双方的交易之中。”



同类产品不同品类,价格上差异巨大。老田举了一个寿山石的例子,相似外观、相似大小的寿山石,不同产地的价格可以差10倍以上。但检测机构不可能检测出具体产地。


在检测机构方面,也存在不少问题。


CMA资质认证是检测机构的入门要求,只有通过CMA资质认证的机构,才具有出具的证书的资质。


而这个资质只是一个底线,王先告诉豹变:“市面上拥有CMA认证的机构有很多,但实际上每个检测站,检测人员和检测设备的质量参差不齐。有些小的检测站胡乱检测一通,也可以出证书。大多数人不了解这些,以为有个证书就放心了。” 


2017年,王春云是珠宝圈风靡一时的人物。他自称“翡翠教父”,专门研究“老翡翠”,在圈内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


实际上,被他鉴定并出具证书的翡翠,后来经有资质的国家级珠宝玉石监督检验机构检测,均为充填、染色处理的翡翠,15万的翡翠算盘,实际市场价只有1000多块钱。而且,他出具的证书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


王先说:“现在网络上的各种所谓的珠宝鉴定大师太多了,我经常看到微博上一些博主,只看了几张照片,就说这个东西是什么,太不负责任了。”


除此之外,比较普遍的套路还有套证。王先遇到过很多套证的情况,也就是拿真货去机构鉴定,套取相关证书,然后将证书赋予外观极其相似的假货,最终证件是真的,东西是假的。


“比如,玻璃的外观可以和绿松石一样,可以和翡翠一样。现在的造假手段实在太多了,消费者很难辨别。”老田说。


对此,很多平台推出了“先鉴定后发货”的服务。看似稳妥的售前服务,实则是形式主义。


以最大的两个平台为例,微拍堂推出鉴真阁,与20家第三方检测机构合作,由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证书。玩物得志采用“引进500+鉴定师”的方式,由鉴定师出具自家“玩物鉴别”证书。


发货前商家会将商品发到鉴定机构或鉴定师处鉴定。若鉴定为真,则正常发货,买家承担鉴定费,通常几十到几百不等,这无形增加了买家的成本。若鉴定为假,则卖家承担鉴定费,退还买家货款,扣除卖家保证金,但是扣除的保证金归平台所有。


这场交易中,买家与卖家承担风险,平台坐收渔翁之利。


关于平台鉴定,王先更支持平台引进第三方机构做鉴定的做法,“像我们这种第三方机构一定是经过检验,且独立公正的,只对商品负责。”老田也认为,未来市场的争夺一定是专业能力的比拼,比谁引入的鉴定机构多。


现在,阿木退出了电商拍卖平台,安心在微信上卖东西。老田已经习惯了在微信上买喜欢的玩意儿,偶尔也会去直播间,找寻市场“趟”货的感觉。王先没事会在微博无偿帮忙打假,科普常识。


虽然文玩市场正在被互联网颠覆,但如果科技不能让行业变得更好,只是成为“割韭菜”的工具,即使能够短暂看到行业繁荣,最终也很难有长远的发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宋美璐,编辑:刘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