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中东古城太野了,连外星人都不敢住
2021-01-21 17:53

这座中东古城太野了,连外星人都不敢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卢修远,编辑:蟹老板,头图来自:作者提供


我对约旦的向往,最初来自于电影中的佩特拉古城,《夺宝奇兵3:圣战奇兵》的最后一幕,卡兹尼神殿内因圣杯越过封印而坍塌,印第安纳·琼斯一行人骑马离开了落日前的西克峡谷。


国内没有直飞约旦的机票,所以我干脆去了趟以色列,飞到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之后,再坐车跨过边境前往约旦。


一、终于来了,好莱坞的外星飞地


进入约旦,简单休整之后就直奔佩特拉,徒步于古城,在弯曲狭小的西克峡谷里,烈日的照射与岩石下的荫蔽交替出现,穿过一个接一个的小转弯,时不时要给进进出出的马车和骆驼让路,在马蹄和车轮扬起的沙尘之中,卡兹尼神殿出现在峡谷的尽头。


△落日时玫瑰色的佩特拉古城/作者供图


我想任何人都很难还原见到卡兹尼神殿的第一眼,它被两边的岩石遮挡着,只能看到神殿右侧的一个部分,但从山谷里扑面而来的宏大视角,不是照片、视频或者电影能够准确展现的——它实在太巨大了,比《夺宝奇兵》中印第安纳·琼斯一行人骑马离开的神殿全景还要震撼。


佩特拉古城的所有建筑都是在岩石上雕凿而成的,黄昏的光线覆盖下来,古城呈玫瑰色的,峡谷的最窄处只有三米,进出的马车只有找一个宽敞的地方才能顺利会车。


△徒步于西克峡谷,经常有马车从身边经过/作者供图


从神殿再往深处走,经过四公里的路程,再加上1800级台阶的艰难攀爬,才能看到代尔修道院,比起卡兹尼神殿,这里因为距离遥远,山路难走,所以游客稀少。有些人会选择骑驴或者骡子爬山,那些长年累月在山路往返的骡子看起来比爬山的人还要累。


《变形金刚2》里,混乱的打斗冲破了围墙,Sam一行人发现的领袖之幕,就是佩特拉的代尔修道院,“这实在太壮观了”,“说实话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门”,所有历经艰难攀爬的游客在到达修道院大门前的时候,应该都会发出和电影台词一样的感叹。


△《变形金刚2》里的“领袖之墓”是代尔修道院


50约第的门票,折合人民币近500元,如果想看卡兹尼神殿前点满蜡烛的场景,加上佩特拉夜游的门票,总共高达90约第,佩特拉作为全球最贵的景点,从未因票价削减了游客对这个新七大世界奇迹的热情。


恢弘的石头城遗迹给约旦涂上了一层干旱、文明失落的底色,这也许就是好莱坞电影特别偏爱它的原因,外星、无人区、冒险、战争的外景,常常会放在约旦。


关于这样的电影场景,最著名取景地是在瓦迪伦沙漠。


作为“地球上最像月球表面”的地方,瓦迪伦被称为月亮谷,布满千沟万壑的红色岩石裸露着散落在沙漠中央,的确像风暴过后的外星。


△全世界最像月球表面的瓦迪伦沙漠/unsplash


在电影大片里,除了月球,它还常常扮演别的星球,《火星救援》里马特·达蒙在火星种出了土豆,坐着敞篷航天飞机返回了地球,那个红色的火星表面就在瓦迪伦。


《普罗米修斯》里,造物主所在的外星也在瓦迪伦沙漠,幸存者伊丽莎白·肖带着机器人离开了这里。


真实的月亮谷的确炎热干燥,我跟着一车游客坐车进了沙漠,Toyota的皮卡后面支起一个麻布的遮阳篷,就成了简易的沙漠越野车,路上看到了几排白色的半圆球体,像蒙古包形状的太空舱,那是星空帐篷酒店,夜晚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沙漠里的星海。


△瓦迪伦沙漠的游客/作者供图


沙漠越野车的行驶路线会经过一个很大的帐篷,里面的贝都因人煮着红茶,给路过的游客解暑,帐篷里还卖蜂蜜,旁边的岩石上,就是托马斯·劳伦斯的石刻,他是史诗般的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中的主角原型,瓦迪伦沙漠也因此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人,坐在骆驼上,重走电影中劳伦斯走过的路。


约旦并没有颠覆我和大多数游人对这个国家的最初认知,辽阔的荒漠,只有骆驼刺能生长的土地,因高浓度的盐分而没有任何生物的湖泊死海,城市里密集的沙土色建筑,大部分地区看起来都非常干旱。


△在死海上漂浮的游人/unsplash


在从南部去死海的路上,我在公路旁的荒野看到了一株很小的龙卷风,像是从地平线上生长出来的,如同一个寻常的小风暴,每一天都上演在这个好莱坞电影的外星飞地


二、在应许之地,翻开世界历史的辞典


末世和外星电影给了约旦一个宏大而荒凉的背景,但这个国家的风景,并不止于岩石和沙漠,它也有广袤的自然带,日光充裕的海滩,有数千年历史的古老建筑,文明古国裹挟着漫长的世界史。


没有去过罗马,为了看一看“罗马之外最像罗马的地方”,“中东的庞贝”,我跟着几个旅行者包了一辆车,去了首都安曼以北的四十公里的地方,那是一千六百年前的城市遗迹杰拉什。


公元前64年,罗马军队占领了杰拉什,兴修了罗马风格的建筑、竞技场、神庙和剧场,成为罗马帝国时期最著名的十大建筑之一。


断壁残垣的背后,是王朝更迭的历史,是拜占庭帝国的兴起,是罗马帝国数百年的兴衰。


首都安曼的制高点是城堡山,从此处可以看到安曼老城的建筑和道路,这里云集了大量历史建筑,包括罗马时期神庙,拜占庭帝国时期的东正教堂遗迹,遗迹阿拉伯帝国时期的清真寺。


人文风景糅合在约旦,成为庞大中东历史,乃至世界史的缩影。


△在城堡山俯瞰安曼老城,可以看到古罗马遗迹/作者供图


在安曼的西南部,有一个小城市叫马达巴,被称为“马赛克之城”,在这座城市已经有三千五百年的历史,在圣乔治教堂里有一幅巨大的马赛克地图,完成于公元六世纪,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中东地图,清晰地标注出了拜占庭帝国时期的耶路撒冷、开罗、伯利恒等城市,东西跨度从地中海到安曼。


做礼拜的基督徒告诉我,马达巴经历了数次大大小小的战争,在古代还经历了一次严重的大地震,几乎所有的建筑都被毁了,但马赛克地图上的迦南地区,却始终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


△马赛克地图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中东地图/作者供图


从马达巴坐车十公里,就是圣地尼泊山,它因“出埃及记”的故事而闻名,犹太人曾饱受埃及人的奴役,先知摩西受耶和华之命,带着数十万希伯来人逃离埃及,去往“流淌着奶与蜜”的迦南,他手持神杖,将红海一分为二,犹太人得以向应许之地的方向徒步。


如今的摩西神杖就树立在尼泊山,我到达尼泊山的时候,天气晴朗,能见度很高,在观景台的指引下,在荒原的远处,死海、圣城耶路撒冷和耶稣出生地伯利恒都在视野范围内,摩西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重要人物,所以在尼泊山上可以看到两个宗教的信徒。


△尼泊山上的摩西神杖/作者供图


除了厚重的人文历史,约旦在沙漠和荒野以外,也有闲适的风景,从瓦迪伦沙漠出来之后,我坐车去了红海之滨的城市亚喀巴,那里是以色列、埃及、约旦三国的交界,海岸另一边就是西奈半岛。


红海是蔚蓝色的,沿岸的酒店普遍建造得很好,廊桥尽头,度假的姑娘坐着看海,小伙子们嬉戏着跳水,巨大的棕榈分隔了窗外蓝色海洋和天空的视角,与地中海沿岸的休闲城市无异。


△三国边境,红海之滨的城市亚喀巴/作者供图


约旦的层次感,从纵向的历史、宗教的发展,到横向的沙漠、湖泊与海洋,都历历分明。


三、中东火药桶中央,资源匮乏的和平绿洲


中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战乱、危险的代名词,而约旦之于“中东火药桶”而言却是一个和平的绿洲,我们很少在战争和冲突的新闻中看到它,相对于那一片在炮火声中起起落落的国家,约旦的存在感并不那么强。


身处被西方国家牢牢盯着的石油库,约旦的和平放在中东大地上,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的贫油。


△大面积的荒漠导致约旦的各类资源非常匮乏/unsplash


不仅是石油,其他各类资源也非常紧缺,粮食和水源需要从以色列购买,这些事关国家命脉的补给,让约旦成为了最早与以色列签订和平协定的阿拉伯国家。


约旦的包容性在它对难民的接纳方面也得以看出,从以色列边境坐车到安曼的路上,我时不时能听到司机说,“这里是巴勒斯坦人居住区”,“这里住着叙利亚人”,本国的经济尚且没有稳定,但约旦慷慨接纳了中东战争之后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苏利亚、伊拉克难民,一个常住人口只有一千万人的小国,成为了世界上接纳难民最多的国家。


对于美国的态度,约旦也比周边的叙利亚、伊拉克、伊朗要温和得多,无论是美国之于中东国家,犹太人之于阿拉伯人,所有难以调和的矛盾,在约旦似乎都被削弱,变得不再那么尖锐。


△城堡山上的阿拉伯女孩/作者供图


不过,尽管这里有着这片土地上难能可贵的和平,“中东地区国家中对美国态度最温和”的约旦,仍然有许多不同的态度在人群中暗流涌动。


在首都安曼,从事导游工作的小伙子对我说:“约旦周边的国家都有石油,为什么只有约旦贫油?约旦真的贫油吗?就是有人不愿意约旦有石油。”


虽然无从考证约旦是不是真的被攥住了石油的命脉,但是这样的言论,也可以反映出一些普通公民的态度。


针对与以色列的和平协定,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2018年称,将废止协定中的部分内容,收回了租借给以色列农民的土地。


△约旦的街头艺人/unsplash


阿拉伯国家之间关系的微妙程度,在约旦也可以窥见一二,居民们对膨胀的难民数量也表达过不满:“巴勒斯坦人不是不能建国,是他们自己不愿意建国,因为如果他们建国,联合国和其他地方的很多额外援助就没有了。”


抛开这些零零散散的小矛盾,这个国家总体来说是非常适合旅行的,在海湾危机的打击之后,旅游业是约旦主要外汇经济来源,也是它的三大经济支柱之一,2019年的前两个月,赴约旦旅游的人数井喷,收入达到了8亿美元,全年旅游业的收入增长了百分之十。


△旅游业是约旦的支出产业/unsplash


也许是因为旅游业的重要地位,让约旦的接待能力和旅游体验也得到了迅速的提升,当地人已经非常适应游人如织的国家,对于外来的游客,他们给予了非常热情的态度。


我在安曼的城堡山上,几个穿着布卡的阿拉伯女人拿着几年前的滑盖手机问我是否能合影,我只能看见她们的眼睛,却能看到盈盈笑意,在各个景点的路上行走,常常能遇到打招呼,询问可否合影的当地人,他们可以说出一些简单的中文词汇。


△遍布电影感的约旦,吸引着来自全世界的游客/作者供图


离开的时候,我仍然是从以约边境的同一个的口岸返回特拉维夫。“荒漠里空无一物,没有人不需要任何东西”,在劳伦斯留给世界的约旦记忆以外,这段短暂的旅程还给了我一些关于这个国家,这片土地的其他经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卢修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