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大战华尔街:韭菜们的胜利?
2021-02-02 15:54

散户大战华尔街:韭菜们的胜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讲述:梁捷,来源:《别怕,这就是经济学》(文字经删减编辑),原文标题:《散户大战华尔街:庶民的胜利?》,头图来自:《华尔街之狼


前几天,也许你也听说了“散户大战华尔街”事件。


华尔街的许多金融机构,比如香橼资本,计划做空一支承担着许多美国人情怀、叫做“游戏驿站”的股票。


种种行为彻底激怒了网上的散户,他们把华尔街的言论行为视作挑战,开始疯狂购入游戏驿站的股票,抬高股价。就是要用“轧空”来教训傲慢的华空头,让这些做空机构遭受巨额损失。


在许多人看来,这种联手教训华尔街大鳄的机会可谓千载难逢,大家应该大胆跟进,把股价炒上天,同时让自己大赚一笔。



目前的事件进展,以许多华尔街资本机构都认赔离场告一段落,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次庶民的胜利。有人坚定地支持散户,教训一下这些傲慢的、做空股票的华尔街大鳄;也有人在思考,这一事件是否会对金融系统造成蝴蝶效应式的危机?


看理想主讲人、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师梁捷对此次事件进行了仔细梳理,并从做空机构、散户、监管、金融系统等多个角度进行了深入地剖析。


“游戏驿站”事件及“散户大战华尔街”


01. 主角都有谁?


游戏是一个发展非常快的产业。因为它的发展太快,不停地更新换代,所以经济学界对它的研究严重不足。大家都知道股神巴菲特只投资那些自己看得懂的经典公司,做长线,获得巨大的收益。他喜欢喝可乐,于是就买可口可乐的股票,从中赚了很多钱。


美国就有一家主要销售电子游戏零售公司叫作“游戏驿站”,英文名为 Game Stop。它主要盈利模式是卖游戏光盘,当然也会售卖游戏杂志、游戏周边、人物手办。


它成立于1984年,总部在美国德州,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欧洲都有分店,顶峰时曾有超过6000家的分店。游戏驿站2005年就在美国上市了,代码是GME。


大家如果看美剧,应该经常会看到这种小店。尤其人设是“宅男”的人物角色,经常就出没于这种游戏店和漫画店。这样的路边小店,在许多人心目中具有很强的情感联结。


但问题在于,这几年买游戏光盘的人越来越少。游戏驿站这几年的经营状况可以说是每下愈况。盈利很糟糕,股票的表现自然也很糟糕,低的时候每股只有3块钱。


2019年它就宣布公司亏损达到4.7亿美元;2020年全世界新冠疫情,美国人也减少出门消费,游戏驿站自然是雪上加霜,不得不永久性关停300家门店。


2020年4月1日,游戏驿站的股价跌得只剩下3.25美元。美国的股票不允许一直跌下去,有种“一美元退市”制度,如果股价持续跌破1美元,它就要面临退市的风险。


美国最重要的论坛Reddit,上面有一个过去不大引人注意的板块,叫做华尔街赌博”(Wall Street Bets,下简称WSB)。这个板块原本有200万成员,最近因为新闻报道,成员上涨到300万。


板块的活跃成员并非满口术语的金融精英,他们买股票的方式,不是技术分析,也不看基本面,最主要的就是“凭感觉”。


最后是一个平民化的股票交易券商,罗宾汉(Robinhood),也有人翻成罗宾侠。买卖美股必须要通过券商。美国有很多老牌券商,规模很大、业务成熟、服务也很好,但是每一笔交易都要收取佣金,这是金融业的传统。


而近年来,出现了一些免交易费的新券商,其中典型代表就是罗宾汉。罗宾汉是一款app,界面简单,容易上手。有经验的投资者会抱怨它没有提供足够的分析工具,而年轻人则觉得,简单明确就是好。再加上它不收手续费,没有门槛,所以很快就成为年轻人或者刚进入金融市场人士的投资首选。


游戏驿站股票、WSB散户、再加上罗宾汉交易App,构成了市场的一边。而另一边则是手握数十亿、数百亿资金的华尔街金融大鳄。


02. 被惹怒的散户们


2020年9月,宠物食品电商巨头Chewy创始人Ryan Cohen获得了游戏驿站13%的股份。他的入场算是给游戏驿站打了一针强心针。Cohen是做电商起家的,他入股当然是要帮助游戏驿站的业务转向线上。


2021年1月11日,游戏驿站任命Cohen以及他的两个合伙人成为董事会成员,希望他们能够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当时的股票价格是20美元,很多投资者觉得这是一个利好消息。两天之后,股价就上涨了60%,涨到31.4美元。


这个股票的上涨同时引起两拨人的注意。一拨人是WSB用户,他们原本就热爱这家承载着过去那么多年情怀的游戏光盘店;便在论坛上相互鼓励,呼吁大家购买这支股票。


而另一拨闻风而动的人则是擅长做空的金融机构。


所谓做空,就是先“借入”标的资产,卖出获得现金;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支出现金买入标的资产归还。比如做空机构觉得游戏驿站股价现在40美元被严重高估,未来会跌到20美元。


他们就可以先从券商那里借来股票,现在以40块钱的价格卖出,未来以20块钱的价格再买入后归还,通过这种手段每股就赚了20块钱。当然具体操作时,金融机构会使用各种金融衍生产品,尤其是期权来进行操作。大家只要注意一点,金融衍生品往往借用杠杆,也会放大风险。


如果做空成功,这些机构自然能获得巨额回报。但是如果做错了,股价被抬高,他们的损失也会成倍放大。这种情况就叫做“轧空”(short squeeze)


在所有机构中,香橼资本和浑水资本可能是中国人比较熟悉的做空机构,去年揭露瑞幸咖啡造假就是浑水的杰作。而香橼资本资格更老,目前已经发布过150多份做空报告,做空在美国上市的20多家中国概念股,绝大多数都取得了成功。


1月19日,香橼资本发表文章,认为游戏驿站被严重高估,股价将跌回20美元。


这番言论在WSB上掀起轩然大波。一些网友发出呼吁,号召所有散户团结起来,买入游戏驿站,与香橼资本这些“贪婪大鳄”正面对决。随后两天,股价不断上涨。


1月21日,香橼资本创始人Andrew Left坐不住了,亲自拍视频阐述了他看空游戏驿站的五个理由,再次预测游戏驿站的股价将跌回到20美元。


当然这种行为彻底激怒了WSB的用户,他们把Left的言论视作挑战,开始疯狂购入股票,抬高股价,第二天游戏驿站股价被抬高50%,收于65美元。WSB用户就是要用“轧空”来教训傲慢的空头,让这些做空机构遭受巨额损失。


他们提出一个鼓舞人心的口号叫做yolo(you only live once),既然人只活一次,那就不要顾虑太多,当前这种联手教训华尔街大鳄的机会可谓千载难逢,大家应该大胆跟进,把股价炒上天,同时让自己大赚一笔。


最终,香橼不得不重新开设账号,并表示将不再就游戏驿站发表意见,认赔离场。


至此,“华尔街赌博论坛用户”与所谓“华尔街邪恶金融势力”的血战已不可避免。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也在推特上点名提了一句,更是让散户莫名的兴奋,股价一下子就飙升到两百美元。


此后,游戏驿站的股价在200—400间来回拉锯,在华尔街赌博用户看来,股价不涨到1000美元绝不罢休。


这时候,一些金融工具也开始发挥作用。一方面,散户开始大量买入大量看涨期权。另一方面,做市商面对不断冲高的股价,知道原本不太可能出现的奇迹变得越来越有可能实现,也就是自身面临风险变得越来越高。这在金融学上叫做“负gamma效应”,总之,为了降低风险,做市商不得不大量购入股票。


两股力量融合,把股价进一步推高。2021年1月29日,游戏驿站的股价达到了483美元的历史高点。而在半个月前,它才不过二、三十美元。


03. 战场越来越大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有游戏驿站这个主战场,还有其他一些基本面很糟糕的股票也被炒高,有人把这些股票称为“华尔街赌博概念股”。


比如AMC是北美最大的院线公司,去年新冠疫情,大量电影院关门,即使坚持开放也没有多少观众,同时也很少有最新电影可以上映。AMC的股票价格自然也是一落千丈。


但是这个月以来,AMC也被WSB的用户盯上,股价已经翻了好几番,它的上涨,全都依赖于游戏驿站所带动的情绪。


此外,像黑莓、诺基亚等,这些原本一直低迷的股票最近都有了惊人的表现,这也都与游戏驿站所带来的行情有关。这些“华尔街赌博概念股”只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寄托了用户们深厚情怀。


做空的另一方则是大量的对冲基金。除了香橼资本以外,另一家备受瞩目的基金是管理一百多亿资金的梅尔文资本,它在这场轧空狂欢中已经损失了30%的市值。


其他一些基金公司对梅尔文资本融资数十亿资本,试图抢救,但现在很多基金公司都深陷其中,据一些金融公司估计,空头今年在游戏驿站上已经损失近200亿美元。


当然大家也不会天真地以为,所有做多的资金都是散户资金。事实上,有很多机构混杂在散户之中浑水摸鱼,只是他们不会张扬。而“华尔街赌博”的散户作为群众代表,可以说是不依不饶。他们趁着这个机会狂欢,做直播打气,晒出各种截图来嘲笑机构。


1月28日,随着游戏驿站的股价逼近500美元,散户主要使用的券商平台罗宾汉却突然出手,在系统里撤除了游戏驿站、AMC、黑莓、诺基亚等股票代码。这样一来,他们只允许散户抛售这些股票,但却不允许大家进一步购买。这种行为一下子激怒了民众。


自由交易原则是经济市场、金融市场的灵魂;不管你是手握上亿资金的大机构,还是只买得起一股两股的小股民。更别提罗宾汉app,它一开始标榜自己零手续费,就是采取这种天然应该站在散户的一方姿态。


可是谁也没想到,它在散户步步紧逼、机构步步后退的关键时刻,站在了华尔街资本这一方,禁止散户购买这些股票。可以预见,罗宾汉公司未来将会面临多项诉讼,公司声誉严重受损。


这个事件的影响力也很快超出了华尔街本身,美国政界、学界乃至娱乐界,全世界的媒体和投资者,全都把注意力转向这支股票。


1. 终于有了惩罚华尔街的机会


关于这次的事件,华尔街对冲基金自身负有最主要的责任。香橼(Citron Research)也好,梅尔文(Melvin Capital)也好,都过于轻敌地做空游戏驿站。他们对于基本面过度自信,做空规模也太大,根本没有考虑到压抑太久的民意会选择这样一个出口来爆发。


过度做空,本身就给了Reddit的华尔街赌博(Wall Street Bets,下简称WSB)的用户一个借机轧空、惩罚他们“看不顺眼”的机构的机会。


其次,美国这两年一直在放水货币、量化宽松,导致利率极低,资本离开银行体系。尤其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美国货币超发,每个人手里都多了一些现金。对于底层散户来说,美国并没有太多的投资渠道,所以大量资金会借助零手续费的app涌入股市,这可能也是最近股市大规模震荡的一个原因。


再次,最近有迹象表明,债券市场的大量资金被抽出,转移到了股市。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因为债券规模是非常庞大的,风险低于股市以及其他金融产品,一直是比较底部的资金,债市稳定对于美国金融系统的稳定至关重要。


但现在大量资金从债市抽出,转入风险更大的股市,会导致美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放大。美国股市最近总体表现不佳,与受到这件事的牵连有关。



它已不再是一次单纯的金融事件,而有转变成为社会运动的趋势,很多美国议员都已表达关注。即使是一些“华尔街赌博”的狂热用户也表示,游戏驿站比较合理的股价可能就是几十美元,而不是现在的几百美元。


但是大家现在就是要团结起来,把它炒高,从而惩罚华尔街投资者,这是继当年“占领华尔街”之后另一种惩罚华尔街的方式。


2. 做空只是一种手段,并无对错


很多朋友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明确的立场分歧。有一些朋友坚定地支持WSB上的散户,认为就是要教训一下这些傲慢的、做空股票的华尔街大鳄。


另一些朋友则忧心忡忡地表示,这些散户就是一群赌徒,就是暴民,扰乱金融市场。把一支垃圾股的股价推高到目前这种非理性的价位。这个价位难以持久,股价很快就会回归理性,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众多散户。


这些讨论里,其实包含了一些重要的经济伦理学前提,到底是支持众多散户,还是支持那些基金公司?我个人其实谁都不支持,我不会对散户或者机构进行什么道德评判。


在过去几年里,一直有对空头的严厉批评,认为它们是金融市场的蛀虫,本身并不创造价值,只是通过攻击别人而获利等等。


但是从现实来看,对冲基金和空头是非常重要的,它们在提供流动性、价格发现、降低价格波动、促进市场效率、提升企业治理等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


比如去年的瑞幸事件,如果没有浑水资本(Muddy Waters Research)做空瑞幸,瑞幸造假就不会被揭露,它也不会从美国市场退市。瑞幸退市这件事,对于金融市场以及社会总体福利而言,是利是弊?我认为是利大于弊。


瑞幸财务造假,欺骗投资者,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风险。做空基金细致地揭露出这一点,清除了隐患,使得金融市场变得更健康。所以,尽管许多散户声称对冲基金都是吸血鬼,但是这些机构对于维护市场健康至关重要。


有人问,美国政府是否应该对于最近剧烈的市场波动进行监管?金融系统风险很高,离不开监管,但是我们要区分针对不同对象的监管。首先,对于银行或者存款机构,需要比较严格的监管,因为银行系统必须控制风险,否则影响太大。


比如买股票,你对于未来资金可能亏损应该有一些心理准备,因为股市有一定的风险;但如果你把资金存入银行,一般不会思考它背后可能的风险。


所以全世界的银行都要遵循《巴塞尔协议》,对银行风险进行控制。如果经营的是银行,那么就应该遵循《巴塞尔协议》;如果经营的是基金,那么就可以享受更宽松的监管。但最可怕的是,所有人都认为它是银行,它却在干着基金的事,那么风险就在这个缝隙里产生了。



股民主要根据非常有限的年报信息来判断一个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如果上市公司弄虚作假,欺骗投资者,那必须要付出巨大的惩罚代价。前面说的瑞幸就是一例。


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大量有问题的上市公司,用各种合法财务手段逃避监管。美国政府对于它们的监管不给力,所以才给了做空机构赚钱的机会。


做空只是一种手段,这些人能看出哪些企业进行了欺诈,哪些企业的股票被高估了;而且做空本身也需要付出代价,冒着金融风险,用专业能力来做空,本身一种非常正常的金融手段。


3. 散户也不是暴民


监管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消除信息不对称,防止投资者因为被骗而遭受意外损失。所以对于正常的金融交易,政府都不应该监管。比如这一次,有人认为政府应该出手打击散户,因为他们串通起来操纵市场。我认为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在过去,我们很少听到散户能串通起来,因为散户的特点就是散。无论经济、金融还是政治市场,散户由于利益不一致,所以永远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即使有时他们的利益一致,但协调成本高昂,所以他们也很难凝聚在一起。


反过来看,机构之间基于由于利益一致,倒是经常会进行共谋。这种行为比较容易,相关案例也不胜枚举。


经济学家虽然早就认识到集体行动的可怕能量,但是并不是很担心。举例来说,假如有人登高一呼,呼吁所有人明天都去某家银行,把自己所有的存款都提出来,这叫“挤兑”,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因为没有一家银行是“百分百准备金银行”,你的存款必定早就被贷款出去了。平时有一小部分人正常取款,那不会有问题;但只要所有人同时取款,那一定就会出问题。


经济学家把这种行为称为“羊群效应”(herd behavior),就像所有的羊都突然跟着一只领头羊开始狂奔,越来越多的羊卷入这场狂奔。在过去,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不大。


但是这次不一样,WSB论坛成为了这只领头羊,无数人卷入这场狂欢,这是领头羊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人为什么会普遍地表现出非理性特征?这是行为经济学的问题。而我们是否应该限制领头羊的煽动行为?这就是一个宪政和法律问题了。


华尔街赌博论坛并没有掌握什么内幕消息,也并没有利用内幕消息牟利。他们对游戏驿站有一点情怀,但恐怕都不认识游戏驿站的老板。他们的言行只是表达自己的观点,每个与公司无关的人都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都可以鼓励其他人买或者卖股票。



WSB论坛最终成为领头羊,虽然中间有种种的因素,但却不能武断地判定说他们就是操纵市场。


因为“群众”本身就是很复杂的,后来再参与进来的散户们,已经远远不止是对游戏驿站有情怀的人了。有人说,2008年的金融危机跟华尔街的这些人有着密切的关系,但他们直到今天也没有好好地吸取教训。


很多当年存在的问题,今天在华尔街里仍然存在,于是就有论坛上的人号召,他们给美国的金融市场造成这么大的创伤,但是不思悔改,所以我们今天要这样教训他们一下。最终参与进来的人很复杂,最后就呈现出了一股强大的效应。


这些散户是不是暴民呢?不能这么说,散户都是合法的投资者,用自己的钱,按照金融业规则来投资股票和期权,何错之有。


股价理论上应该反映股票的基本面,但是股价也有可能在很长的时间段内偏离基本面。责怪散户非理性投资是没有意义的,每个人为自己的金钱负责,我们无须过度展示自身的家长主义或父爱主义,像父亲关心未成年孩子那样,去“关心”那些WSB上的股民。


证券市场作为一个投融资市场,监管的目的是创造安全的投资环境,让人们可以放心地拿自己积蓄去投资,从而获得回报。期货或者期权合约,都是交易所统一制定的标准化合约。除国家政策重大变化等信息外,合约自身没有任何内幕消息可言,合约本身永远不应该是监管的对象。


所以我个人也并不赞同罗宾汉公司对于这几支股票以及期权的交易限制。罗宾汉公司是否违法,最终还需要美国法律裁决。监管行为永远应该是对于市场制度执行结果的监管,而不应该是对市场行为本身的监管。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4. 可能的结局


“游戏驿站”事件的结尾可能是什么?我觉得从理性的角度,从个人经验来说,我也认为更大的可能性是股价还是会下跌,回到一个正常的、理性的水平。


而不是现在两、三百美元美元远远偏离了正常的股票价格,所以大家都预测它肯定会跌下来。但是什么时候跌下来?跌到什么样的水平?这就是可以探讨的,但也不太可能像做空机构最开始预计,偏低的二、三十美元的估值。


“散户”是否会撼动华尔街的根基,华尔街股市是否会因此引发剧变?我觉得目前华尔街股市状况跟过去相比可能会有些变化,但是远远没有大家想的变化那么大,不会像美国政治这四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个人散户的力量跟机构比起来,仍然是明显处于劣势的;不管是资金数量、信息获取,还是手头的金融工具,我觉得还仍是不成比例的。


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是机构占优势和主导。但是现在发生的情况是散户偶然地团结起来,可以出其不意地,给某些机构来一记重击。比如香橼这一次就被搞怕了,认输,搞不过股民,暂时就不做空了。


我们能看到表面上的一些意见领袖的狂欢,但是要让他们长期来主导股市,变成华尔街市场里面一支重要的力量,我觉得还不太可能。


这次游戏驿站轧空事件,已经对美国的金融系统和社会环境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游戏驿站原本只是一支无足轻重的小股票,但是在不断发酵的民意推动下,影响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大。


虽然游戏驿站股价疯狂动荡,但毕竟只是一支股票,牵扯的资金有限。当然随着它的动荡,如果更多股票和对冲基金被卷入进来,白银等其他资产也有波及,持续动荡也不排除风险继续增大的可能。


但是我觉得直到目前为止,它的影响程度跟2008年的金融危机其实是没法比的,还谈不到影响美国整个的股市,足以导致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2008年的危机比这次要大得多,一开始叫“次贷危机”,房地产公司把房子卖给那些没有偿债能力的穷人,先把房子就给他们住了,再许诺低息还款,甚至无息还款。


这些人的还债能力是很差的,所以这种贷款叫做次级贷款,次贷很快就被包装成了各种金融衍生品。次贷先被卖给机构,机构转手把它包装一下,再卖给另外的机构。


泡沫就被一层一层吹起来了,变得越来越大。但却很少有人意识到美国的整个金融体系中,最底层的次贷是有致命风险的。所以等到次贷一旦出现问题,美国整个的金融系统一下子就崩溃了。


这种金融衍生品的控制不当,投行有着很大的责任。但那次的事件非常大,最底层的财务就涉及到美国大部分房地产的债务,再包装成几十倍的金融衍生品。


这次的“游戏驿站”事件所涉及到的对冲基金,它们的资本充其量就是几十亿,而次贷危机时,首先倒下的雷曼兄弟的资产规模有几千亿,甚至上万亿。这个体量跟今天被散户们“干掉”的几支小基金,完全不是一个体量。


所以最开始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倒下之后,跟它有密切关系的其他投行,比如高盛(Goldman Sachs)等全部都出现危机。它直接很快地蔓延到全世界,变为了一种海啸式的冲击。


最后逼得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不得不出手来拯救这些大型的投行,如果不抢救它们,美国的整个金融系统就崩溃了。即使这样,美国也付出一两年的时间,才从经济危机中稍微喘口气缓过来,更不用说后续席卷全球的金融冲击了。



而这次说到底只是美国股市几千支股票中的一支而已,当然这个事件会不会越闹越大,就变成一个导火线,再搞出一个大的事件?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还需要进一步地观察。


这次的华尔街问题,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吃瓜群众,跟美国散户或者那些对冲基金都没有关系,所以看个热闹就好。如果你有美股账号,想趁机投资游戏驿站这支股票,或者去投机相关的AMC、白银乃至虚拟的狗狗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作为一名经济学家,很多朋友一听说你是研究经济学的,就要追着问你投资建议。可是如果投资者自己都不肯认真对待自己的钱,想从你这里听一句立场明确的表态然后就去投资,又何必替他们想太多呢。


所以,每次有人问我,今年能不能买北京的房子?今年还能不能买茅台股票?我就只能说,能买,赶紧买。反正用的都不是我的钱。


话说回来,对于真的要入市的朋友,我只有一句建议,那就是最近风险非常非常大,无论做多做空都是如此,当然高风险对应高收益,富贵险中求,入市者多多保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讲述:梁捷,来源:《别怕,这就是经济学》(文字经删减编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