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不了苏富比,不如去阿拉伯人的直播间“捡漏”
2021-02-02 21:26

去不了苏富比,不如去阿拉伯人的直播间“捡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信叉,责编:权文武,头图来自:世界说


“这只戒指是埃及古董,纯手工制作。起拍价0美元。”主持人话音刚落,粉丝互动区就开始竞标。第一个竞标者出了15美元,没多久竞价升到20、25美元。 


伴随着欢快的阿拉伯背景音乐,主持人不断重复着最新竞标的价格,等待新的报价。在戒指旁边,秒表不断提醒着这些买家——“时间不多了。”拍卖接近4分钟时,主持人拿起秒表,正对镜头,告诉观看直播的人,“最后10秒”。


最终,这个戒指以35美金的价格成交。主持人在粉丝互动区敲下一串数字“0000”,表示该件物品拍卖结束。随后,又换上了另一枚戒指。拍卖继续。


晚上8点左右,在24小时面包店上晚班的Wael坐在收银台前,用手机看着这场网络直播拍卖,时不时给喜欢的首饰点个赞。他手上浮夸的戒指,就是在几个星期前的直播里,以60美金拍下的。他自认捡了便宜,因为市面上产自埃及又做工精细的手工戒指,估计要100美金。对于刚刚以35美金成交的同样产自埃及的戒指,他觉得还是买家赚了,这个戒指门店里要卖到七八十美金。


卖家到底有赚头吗?


事实上,这场拍卖的主理人阿西勒(Alaseel)当晚净赚200美金,算是做拍卖三个月以来,每晚的平均收入。每周拍卖四晚,一个月净收入就能达到3200美金,与以色列当地平均工资持平。这对于一个车祸后腿部残疾、长期失业的人来说,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 直播间的截图 / 世界说


起初,他在脸书上看了一场别人的拍卖,还拍了个戒指给自己。后来,托朋友打听和介绍,他认识了耶路撒冷的“货源”——专门从土耳其、埃及和伊朗进口中东首饰的公司。因为不懂门道,不会选品,他索性花1800美金,买下了一公斤的首饰,边卖边学。仅仅过了三个月,他已经熟悉用户喜好,知道材料和做工好坏,开始独立选品了。


光懂门道还不够,吸引用户观看、购买才是最大的难题。最初每晚观看直播的只有5、6个人,阿西勒一个人忙前忙后,也卖不出去一两件。后来,为了吸引流量,每晚直播前,他都付给脸书100谢克(约200元人民币),把他的拍卖页面定向推送给2万个用户。现在每晚观看他直播的用户数维持在50~100个。就拿上周日晚的直播来说,整整持续了6个小时,在线收看的人数一直持续在60个左右,即使到了凌晨1点,在线观看人数波动也不大。


线上拍卖这个新兴职业,在耶路撒冷阿拉伯人当中的扩张速度相当快。当地最早拍卖直播始于1年前,一直到去年11月阿西勒入行前,都是一家独大。但阿西勒入行短短3个月后,耶路撒冷至少有5个人在做这门生意了。


线上拍卖直播不止给像阿西勒这样做拍卖的人增加了可观的收入,作为生意下游,快递员的腰包也鼓了起来。他们不只负责送货给买家,还负责把买家的钱款取回,交给阿西勒。当然,收回钱款的工作本不是快递员的业务范围,因此他们的合作都在私下进行,不通过快递公司委派。


● 主播阿西勒 / 世界说


阿西勒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很靠谱的快递员,他每一次都分毫不差地把钱款拿回交给阿西勒。而阿西勒的买家按照市场价付快递费给快递员——耶路撒冷市内20谢克,拉姆安拉30谢克,南部70谢克。因为是私活,快递费全部落入快递员囊中,而不必与公司分成。


疫情催生购买欲


据统计,自去年3月11日以色列进行了第一轮全国大封锁以来,至今境内有127天处于全国封锁状态,这个时长甚至超过了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各欧洲国家。疫情期间,这个900万人口的小国,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达到了100万。失业不仅给个体经济状况蒙上了阴影,还直接影响着家庭关系。


“本来物价居高不下,收入却在不断缩水,每个人心里都不好过,再加上人人都呆在家里没事做,每天都会因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买家Noor解释道。她是东耶路撒冷地区很活跃的阿拉伯女性权益活动者,因为以色列全国大封锁的政策也波及到了东耶路撒冷,她的工作每周减到了两天,剩下五天居家。学校也被迫关闭,她的女儿们每天也只能在家上网课。有天,她们因为突发状况,要开车出门(封锁期间,就医和去药店是允许的),她们却因为对开哪辆车有不同意见,吵了起来。当天晚上Noor就为自己和女儿从阿西勒那里各买了一条项链,以改善母女之间紧张的气氛,两条加起来60美金。


“现在什么都贵,蛋糕都贵,我都自己在家做蛋糕了。唯独这些小首饰,他们比店里便宜一半。花点小钱,我就可以为自己和家人买来快乐。我觉得我赚了。”


为什么偏偏是阿拉伯人?


新冠让很多行业进入了萧条,但也让一些新兴行业快速崛起。至于是哪个行业趁机崛起,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在中国,在线教育是最大的赢家之一;在欧美,诸如网飞和在线游戏等网络娱乐产业因为用户的激增,大赚了一笔;在东耶路撒冷,火起来的却是价格适中的中东首饰。可为什么在一条轻轨线之隔的西耶路撒冷,一向精明的犹太人却没有瞄准这门生意呢?


想要弄清这些问题,要从阿拉伯社会佩戴饰品的传统说起。阿拉伯人从部落时期就有佩戴首饰的习惯,那个时候首饰是部落身份和出身地的体现。如今,佩戴首饰的习惯延续了下来,不过体现的不再是民族/部落身份,而是个体身份。他们喜欢用略显夸张的饰品,来告诉别人自己的与众不同。


● 阿西勒拍卖的珠宝/世界说


当得知化妆品在中国的网络直播中特别好卖时,阿西勒说,“首饰就是阿拉伯人的化妆品。就像女人爱买口红,一两件满足不了她们。看见新品他们就想买。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进了这么多货,卖不出去。”


当然,这门生意能做起来,还和背后的产业链有关。拿阿西勒的货源来说,他们主要来自周边阿拉伯地区,虽然不是批量生产,但货源充足,价格相对便宜。而犹太人的首饰,更多来自以色列本土设计师,他们珍惜自己的原创设计,拒绝批量生产,每件首饰的溢价空间非常有限。拿疫情期间耶路撒冷最大商业街——雅法街上的首饰店来说,疫情期间他们最多给出20%的折扣,前提是本人到店取货,不需要寄送快递(由于首饰对运输要求高,快递成本也随之增加)


是礼物,更是一场运气游戏


“人们喜欢竞标,对他们来说,这是一场游戏。输赢未知,才是这场拍卖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阿西勒认为,如果把首饰放在他的脸书界面,挂相同的价格,买的人会少很多。真正吸引用户来看直播,并且参与竞标的是未知的成交价格。买到低于市场价一半的首饰,他们会认为自己走了好运;投到了高于市场价一倍的首饰,他们会认为这次运气不好,会继续投,等待好运降临。


● 阿西勒卖的手串 / 世界说


“运气”贯穿着整个拍卖活动。每场直播,阿西勒都把分享直播链接的人记下,在直播接近尾声时,随机抽一位用户,送一份神秘礼物。它可能是价值几百美元的手串,也可能是几十美元的土耳其戒指。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


对于阿西勒来说,整个拍卖也是个运气游戏。有些首饰他会给出起拍价,如果参与拍卖的用户活跃性高,他会设定“0”美金起拍。即使成交价低于他的成本价,他也要遵守游戏规则,宣布成交。


不过,他把个别单品的输赢看得很淡,毕竟总体来说,他是赚的。更何况,这份新事业给他带来久违的成就感。有的时候看到用户竞标活跃,他会当晚追加两个小时直播。


即使过去一年,有1/3的时间都被“禁足”家中,热情随性的阿拉伯人还是能找到世俗生活的乐趣。他们的市场永远是最热闹的,即使没有顾客,店铺打烊,他们也在店铺外放着大分贝的音乐跳舞。


就像阿西勒的拍卖,阿拉伯人认为生活本身就是有输有赢,至于运气,就交给上帝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信叉,责编:权文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