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家的网约车司机:塑料薄膜里的“隔离人生”
2021-02-04 16:46

不回家的网约车司机:塑料薄膜里的“隔离人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李子慧,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回不去了,家里疫情太严重了,过年在这边还能接点活,咱不能给国家添麻烦是不是?”


这是今年46岁的网约车司机李俊在北京过的第二个年。截至1月29日上午9时,李俊的家乡黑龙江省现存确诊病例已经达到500例,共涵盖49个中风险地区、4个高风险地区。


李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像他这样留守北京的网约车司机并不少,但很多司机其实已经停止出车了。“我们这个行每天接触的人特别多,哪里的都有,虽然公司安排我们打了疫苗,每隔7天还要去做一次核酸,但很多人还是比较害怕的。


正如李俊所描述的,疫情之下,他只是千千万万网约车司机的一个缩影。


1月28日,交通运输部门发布数据,截至目前,市场上已有210余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获得经营许可,日均订单量在2100万单左右。


而临近年底,随着疫情再次反复,多家网约车平台先后暂停了黑龙江黑河、河北石家庄,北京顺义区等重点疫情防范地区的网约车业务,并在剩余地区推出多项针对网约车司机的防疫措施。


经历了隔离、停运,复工再停运的网约车司机,抓紧了“就地过年”的稻草。


一、被塑料膜隔离的“人生”


“请先扫一下健康宝。”最近一个月,健康宝成为网约车司机刘岩松每天最关心的话题。


1月11日,北京市交通部门出台了“加强版”网约车出租车行业防控措施,要求乘客乘坐巡游出租车或网约车应使用健康宝扫码登记后,向每一位乘客出示“到访人信息登记二维码”成了刘岩松的新工作内容。


为了方便乘客,刘岩松把健康宝的二维码贴在了车内的防护塑料膜上。“有时候不用说,乘客上车之后都会主动扫,其实意识都还挺好的。”


作为一名在北京有五年驾龄的全职网约车司机,刘岩松的2020年并不十分如愿,甚至过得有些艰难。


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20年春节期间平台虽然没有强制性停止运营,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受到各种居家隔离政策的影响,大概有3、4个月是停工的状态。


“其实比起没收入,更重要的是你几个月不出车,没有订单,在滴滴上的评分就会迅速下降,像我去年停工期间将了40多分,分越低,平台给你派的单就越少,后面疫情好点的时候,我再出来跑,明显能感到订单量大不如从前了。”


2020年年底,疫情反复后,各地纷纷推出就地过年倡议,家在江西的刘岩松几番犹豫后,退掉了过年回老家的火车票。“其实以往春节期间就会比平日赚的多一点,尤其是今年大家过年都不回家,订单量应该比往年有所上升,平台也会给到‘留守司机’相应的奖励。” 刘岩松说道。


同在北京的网约车司机黄传祥也有这样的顾虑,在他看来,今年春节,受到各地隔离政策的影响,返乡再回京,差不多要需要至少一个月的隔离时间,而网约车司机平时的时间相对灵活,与其过年的时候回家不如留在北京,还能提高一些收入。


但对于另外一些司机来说,“就地过年”并没能带来新的希望。


今年刚满30岁的石家庄网约车司机阿超,在2020年上半年经历了3个多月的停工后,不得不在2021年1月5日再次放下滴滴司机的工作。


“我家在石家庄周边的县城,平时住在石家庄市里,1月6号左右平台在石家庄正式停运了网约车,我在停运的前一天就不出车了。”


据阿超介绍,相比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在石家庄,30块左右已经算比较大的订单了,每天出车7~8个小时,一天的收入差不多在200元~350元之间。


但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中旬恢复了网约车司机的工作的阿超仍然过着颇为艰难的一年。


最明显的变化之一,就是订单量的减少。“我2018年刚开始跑网约车的时候,石家庄的正规司机不到5000人,现在整个石家庄的网约车/出租车司机大概有2万人左右,疫情之下,很多人失业导致人员流动性开始下降,扣除停工的几个月份,我一年的收入大概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左右。” 阿超说道。


关于春节的计划,阿超表示,一方面还没有接到解封的相关通知,另一方面如果可以继续跑网约车了,可能也要先看看能拿到的订单量的多少。


与此同时,阿超也在寻求新的副业。“我有在考虑转型做写手或者是主播,毕竟没打算跑一辈子网约车。”


二、高额补贴与调度费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也从多位网约车司机及多个网约车平台处获知,同各地推出现金补贴、落户积分补贴等政策相同,春节期间就地过年且出车的司机在今年也同步能获得相应“福利”。


滴滴出行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年春节期间(2月7日~2月20日),滴滴网约车、快的新出租、花小猪打车、滴滴货运等将为所有滴滴司机发放3亿“春节坚守奖励”。除此之外,该时间段内,在全国232个城市,乘客在滴滴平台呼叫网约车(第三方服务除外),需额外支付每单1~7元的服务费,该部分服务费将全额发放给司机。


阿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疫情影响下,其所在的网约车平台从去年10月底开始推出了一个长单任务。“任务要求每天早晚高峰接单量保持6单以上,一共五个季度,包括春节在内,每个季度给平均1000块的奖励。” 阿超介绍道。


除此之外,时代周报记者也了解到,嘀嗒出行于2月1日启动了2021年春节“疫情防护和出行安全”十大专项行动;首汽约车将在春节期间,为司机提供抽奖、重点区域奖励等活动,其中在机场、火车站等重点区域接送单的司机还能拿到额外的现金、抢单特权卡等奖励;高德打车则为司机师傅提供了包括冲单奖、时长奖等在内的多重奖励,以及专属充电和加油红包。


而这些福利也不仅仅限于春节期间。一位网约车平台从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春节期间的部分补贴获奖延续至2021年,用以缓和2020年网约车司机收入的大幅度下降。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数据显示, 2020年6月,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为3.40亿,较2019年同期下降了约6415万。而在疫情前,全国网约车用户规模呈持续上升趋势,其中,2019年6月网约车用户规模已达到4.04亿人。


一位共享出行行业的不具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经过2020年上半年及2021年年初的几次新冠疫情大考,中国共享出行行业增速虽然出现了暂时放缓,但也推动了网约车行业内部的重新洗牌和资源整合,未来,网约车行业将出现更精细化的管理,整个市场也将回归理性发展。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除黄传祥外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李子慧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