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的春节:就地过年不如加班赚钱
2021-02-07 09:54

打工人的春节:就地过年不如加班赚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作者:李秋涵 唐亚华 黎明 魏婕 金玙璠 苏琦 周继凤,原文标题:《打工人的春节:就地过年还要996?》,头图来源:《蜂鸟计划》


疫情零零散散出现,各地陆续发出“春节期间非必要不返乡”的倡议,重重隐患也让多数打工人断了返乡的念头。


2021年春运于1月28日开始,3月8日结束,共计40天 。根据民航局数据显示,春运首日,民航运输较2020年春运第一天减少46.7%,运送旅客约54万人次,较2020年春运第一天减少71.2%。而根据交通运输部预计,今年春运客流也将明显减少,全国春运期间将发送旅客11.52亿人次左右,日均2880多万人次,比2019年下降六成多、比2020年下降两成多。


地球上最大规模的年度人口迁移活动又一次暂缓,春晚可以看,红包还能抢,很多人的春节计划,不得不从阖家团圆改为了“就地过年”,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一群人,过年的时候还在忙碌着。


本期小酒馆,深燃和7位打工人和创业者聊了聊他们的故事。他们有的是创业不成功觉得回家压力大,想在春节加班做转型计划;有的虽然已经成为CEO,为了公司发展要带着员工接着写代码;有的是所做业务春节期间最热销,指望着把亏损的钱赚回来;也有的受职业特殊性影响,已经习惯了过年加班......


在这个特殊的春节,听听他们的故事。


为了创业工作时间远超996,过年接着写代码


邹明 | 互联网创业公司CEO 35岁


我工作十几年了,每年不管多忙、票多难买都会回老家过年,今年本来也打算回去,但看到政策说返乡后实行14天居家健康监测,但假期只有7天,我就放弃回家的想法了。


之前十几年我都在北京工作,2020年来到广州,成为这家创业公司的CEO。在创业公司,工作时间远超996。现在处于产品开发期,人没有招齐,过年期间我打算和团队其他两个成员写代码,争取把第一版小程序做出来。这个创业项目,由老板出钱,对方给我两年时间,希望我能把项目做成,所以我有比较大的决策权,那些加班的成员,我肯定会给一些补偿和福利。


虽然公司股东答应给我的股份还没到账,但我已经以创业的心态在工作了。


在这之前,春节回家是我的一个执念。记得2014年年底,我还在一家公司上班,春运挤得连火车票都买不到,那会从北京到老家甘肃需要转车,我先买了一趟去保定的车,车上人山人海,乘务员不让我上,我就硬挤上去。其实那个时候我的收入并不低,但当时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了。


还有一次,我从北京开车回老家,一直不停的开了15个小时。当时高速路上有车出了交通事故,把路堵住了,一堵就好几个小时,我回到家已经过了大年三十的零点。我父母都在村巷口等着我,那天特别冷,他们也很盼望着我回去。


听说我今年不回去了,父母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总是在不经意里流露出希望一家人过年团聚的意思,比如他们经常会说家里做什么好吃的了,等我回来吃。我听到这些话心里也酸酸的,来到广州之后,我每天都是应付地吃饭,都说广州美食多,那也许是对本地人而言吧,我在这边连吃一口正宗的面粉馒头,都觉得是奢望。在外漂泊,我也想能吃上一口家里的饭菜。


魔幻的2020年以“就地过年996”结束,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疫情赶紧过去。疫情就像个无形的紧箍咒,会束缚很多东西,希望大家能尽快扯开口罩自由呼吸,甩开膀子做事情。


996没问题,下调上座率能接受,影院只要能开就行


李大齐 | 26岁 影院经理


我是江西人,在湖南上班,作为影院经理,每年过年都要996,今年更是了。


往年我会在春节前一周回家,提前过年,在春节前一天赶回来上班。今年倡导就地过年,我就1月份回家看了一趟,然后一直在湖南为春节档做准备了。疫情停工亏了大半年,我们都指望着春节档回点本。


往年春节七天假,我们就跟打仗一样,迎来一波观众,又送走一波观众。我负责采购和财务,当天要卖爆米花和可乐,记得2019年春节,最忙的时候连水都没时间喝,一直到晚上10点,才喘了口气,给自己接的一大杯可乐,一口就喝完了。


今年春节档情况如何还有点不确定,但一定会比往年少一点,毕竟很多人没有回来。我那天路过火车站坐私家车回来,司机师傅也说,人流量明显不如前两年。


不管怎样,春节档排片、工作规划、人员安排、防疫物资我们都准备好了。之前大家都在上班,一大早没什么人看电影,我们是中午1点上班。1月20日开始就为过年准备了,上班时间提前到11点,大年初一开始,就提前到8点半上班,一直上到晚上1点。这样的状态要一直持续到元宵节,这十五天我们是没有机会休息的。


我们员工都习惯了这个状态,商量好了,8号一起吃顿火锅,在“出征”前犒劳一下自己。


还有防疫方面要特别注意,1月我就提前把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所有采购都是我亲自做的,消毒用品、清洁用品都要买,宣传标语到处都要贴,要比平常做的更严密一点,一疏忽说不定门都不能开了,必须严格要求。


至于票房和收入,真的不敢指望太多。有可能按规定卖品卖不了,那这块主要收入来源没有了,我就给观众卖票、充值、办会员卡,做一些能增加现金流的事。说实话,春节能开门就不错了,我们都没有准备目标,只是把大概排片排出来,把价格定了一下,现金流能达到2019年春节档的80%,我们就非常心满意足了。


不奢望挣多少,挣一点钱最好吧。前几天北京宣布上座率下调到50%,就怕到时候给我们也来一个,那就麻烦了。现在就希望一切如常,不要再关门了,关不起了。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希望有越来越多好电影上映吧。


“就地过年”变“就店过年”,给自己一点独处的时间


徐飞 | 31岁 烟酒店老板


别人叫“就地过年”,我叫“就店过年”。今年我创业了,开了一家烟酒店,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小老板。


店不离人,人在店在。店每天早上8点开门,晚上9点关门,13个小时,除了出去谈客户送货,其他时间我都得在店里。也招了一个前台,但她每天6点准时下班,到点就走,剩下的时间就得我值班。


回老家过年得在当地酒店隔离14天,费用自理,所以我只能在北京待着。不过即便是没有疫情,今年我也不打算回家,就打算留在店里。春节期间烟酒需求量大,销量往往还不错,尤其是散客数量和金额都会变多,所以店得一直开着。


去年因为疫情,加上我第一年创业没经验,生意不是很好,整体算下来勉强把账打平。今年不知道生意怎么样,所以要尽早开工。


老板哪有什么996,那是打工人的说辞。如果门店生意好、业务忙,别说996,007我都乐意。门店里有个小隔间,算是我的办公室,有时候太忙,我就睡在那里。


去年春节我正在筹备开店,因为疫情开店计划延后,那段时间每天都待在家里,啥也干不了,干着急。因为你自己是老板,付出的时间和金钱都是你自己的。


开店以来,大部分时间我都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因为完全没经验,不知道工作怎么开展,也完全不懂管理,招了新人不能马上发挥作用,导致管理成本很高。如果仅仅靠时间的累积能解决这些困难,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员工在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是老板,还得端着个架子,说话像个领导样儿,等员工都走了只剩下自己,你会觉得,其实自己才是最真实的打工人。春节我让员工全部放假,工资照常发,就留自己一个人值班,关键是想给自己一个独处的空间。


当老板后,这种独处的时间很难得。平时每天都是各种应酬,和一些并不熟的客户说一些场面话,感觉所有人都带着面具,但为了生意,你必须得学会适应这些规则。所以借着就地过年,我打算在店里看看书,总结一下过去的经验,为明年的生意做个规划。对于在疫情中的创业者而言,热闹是外界的,我只有工作。我觉得这应该是很多小老板共同的心态。


创业不成功觉得回家丢脸,春节加班做转型计划


杨帆 | 36岁 某猎头公司创始人


原地过年,这对我来说反而是个值得庆幸的事。


今年公司业务发展不好,作为创业者,创业不成功回老家太丢人了。回去以后大家肯定会问我,这几年在北京干了啥,发展怎么样,这让我压力很大。在北京我可以逃避现实,有一个缓解的空间,原地过年的倡导,给我提供了一个不回去的完美理由。


前几年公司业务好,我基本都会回家过年,而且花钱很大方,给亲戚们包红包,也有很多人主动接待我。现在就没这个底气了,所以今年我得躲一躲。我身边好多猎头老板今年也都不回家。


最近一年多以来,很多企业全线收缩,人员只出不进,包括巨头在内都大大减少了高端人才的招聘需求。有的企业有需求,但支付不起相应的报酬,人才也就没动力流动。而且,近年来没有新增更多的岗位不说,随着很多领域的低迷,有些岗位还在被消灭。


一般来说,猎头公司死亡率很低,因为我们做一单就能养活不少人,但现在我们也扛不住了。往年很多公司用猎头是因为公司业务扩张,今年来找我们的公司往往是因为发展遇到问题,急需从外面找个人来解决,但这样的老板耐心差。有的企业甚至已经到“癌症晚期”了,交付很困难。


行业内不少基础很好的大猎头公司都濒临崩盘了。创业六七年,也有过不顺利的时候,但这个“冬天”尤其长,从2019年下半年到现在,整个市场没有转暖,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惨过。


这一年多来我的心态也有些变化。2020年上半年我们原本也有推荐成功的案例,但因为种种原因,有项目最后交付出问题了。这也让我对自己的工作方法、习惯开始了思考。我前两年有点嚣张,觉得那种soho型(指自由职业者),自由自在做业务的状态很好,完全不坐班,每天泡在咖啡厅。现在,我也老老实实回来坐班了,也要考虑产品、服务,所处的行业也都被逼着转型。


我知道,现在焦虑也没用,春节要做的就是思考、梳理、复盘,做新的计划。这段时间我计划在公司待着,写方案、写计划书,年后去融资或者寻求更多可能性。


我现在最关心35岁以后面临失业的老IT人该怎么办。这个人群有一定购买能力,我们想转做针对他们的C端服务。我设想中的一个方向是,做一个互助组织,大家交一定会员费,互相帮助。但现在有两个核心痛点,一个是找不到他们,另一个是该怎么服务他们。这些都是我最近要思考、调研的事情。


年后如果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我只能再去找份工作接着上班。


国庆7天写30篇稿,春节7天依然要攒稿


温蕾 | 32岁 地方报纸记者


每逢假期,一天至少要写5篇稿,这是我的常态。上一个国庆节,7天写了35篇,元旦3天写了15篇,今年春节这7天我还不知道要写多少篇,但至少要在电影票房上做很多篇报道。


我跑电影口,另一个同事跑旅游口,我们各种假期从来都是无休的,包括周末。我们就像是气氛组,在节假日用一篇篇稿件,营造电影、旅游行业的火热氛围。


今年春节,大多数同事就地过年,领导们肯定会充分发挥他们的“奇思妙想”,下派各种各样神奇的选题。不但要写快讯,还要写行业稿、观察稿,突出本地元素,抓鲜活的素材,但角度得看领导的心情。


作为一个记者,我们随时随地都要带着电脑,我在任何角落都写过稿子。有一年过年,我不值班,去国外旅游了,领导临时让跟一篇某部电影的稿件。当时我和老公正在去看球赛的路上,我立刻非常熟练地找了个咖啡厅,拿出电脑就写。我老公经常说,和我在一起,尤其是假期,每天都有各种神奇的事情发生。


我和老公纪念日那天,好不容易空出时间,约在一家高档餐厅吃烛光晚餐,刚上到前菜,我接到了临时出稿的任务,二话不说,马上跑回车里,拿出电脑,头也不抬地写起稿来。我老公后来对我说,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们谈恋爱的阶段,他肯定就跟我拜拜了。


我们作为拿计件工资的媒体人,是没有资格反抗的。至于拿多少钱,还要看每篇稿子的打分,但不要做梦了,节假日没有三倍打分,也没有三倍工资。反正国庆7天那35篇稿子,我只拿到了1000多块钱,四舍五入可以说是“为爱发电”。


每次写完稿子,我只想大吃一顿,要不就是在直播间买买买。我现在入行5年了,真的已经麻木了,不知道什么是新鲜的东西,所有选题都已经被我翻过来覆过去写过N多次了,真的没意思,写再多也没有成就感。


今年响应号召过年不回家,只能和父母云相聚了。我和老公两个人也没有时间商量,怎么把年过得有年味一点,到今天为止,我手里还压着一堆稿子没写。


今年过年,唯一期待的是,能少出一些热点。


春节主动申请加班,在店里随时待命


闵鸿蒙 | 30岁 汽车运营总监


我在这家公司工作4年多了,之前过年基本上会提前一周放假,今年提倡就地过年,公司也考虑到年后工作的连续性,就鼓励大家在公司过年了,会组织留下来的人一块吃年夜饭。


平时我们的工作就挺忙的。我们是全国连锁店铺,我主要负责一百多家门店的运营,每天需要分析、整理后台实时的店铺数据,每个区域有突发情况也得盯着,需要及时响应。过年会比平时更忙,尤其是快要到大年三十的时候,这段时间很多人会到店里洗车、保养、检修,每个店铺都会忙到吃年夜饭之前。


而且春节期间我们还得开一支小分队,专门负责紧急救援。在江浙沪这边,很多人春节喜欢自驾游,紧急情况比往常多,员工就得随时待命去现场,为客户提供服务,今年也一样。这里也提醒大家过年注意不要疲劳驾驶,不要酒驾。


其实今年我是主动申请加班的。我在上海读大学的时候,有三年没回贵州老家过年,家里人觉得我能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这次回不了,他们还反过来安慰我,让我安心原地过年,寄了很多特产过来。


我比较适应上海的生活方式和节奏,也没那么强烈的想要回去过年,现在又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往高大上了说,相当于给社会减压。从公司的角度看,公司需要过年有人值班,然后让出名额,让一部份员工提前回家过年,我就把机会让给他们了。


来源 / 受访人供图


我们有三分之一的运营和技工留下来轮班。没办法,做了服务行业,社会越是有紧急状况,我们都是先受影响的。这也更需要有人去顶上,我有一种担当和责任感,倒也不觉得累。我在这里有很多同学,大家还拉了一个过年的群,计划聚一聚。


但还是会有点孤独,这种情绪多多少少会出现在脑海里,虽然不会停留太久。我之前都是听虾米音乐,虾米APP关停那天晚上,我失眠一整夜,现在只能慢慢在其他平台上去寻找陪伴感了。


同事们陪着一起过年,春节值班也不寂寞了


张阿留 | 25岁 某互联网公司运营


当我得知山西老家的疫情加重时,我就意识到今年可能要在本地过年了。


我是做运营的。每天都需要有人值班,即便是大年三十,初一、初二这类重要日子。不过你可以自主选择什么时候休息,什么时候上班。看到回家既要做核酸检测,又要居家隔离,所以我就主动请缨,在初三之后开始值班。


其实去年,我就没怎么过好年。当时是接了父母来北京过年,结果没几天,疫情就严重了。也没能带他们出去玩,忐忑地待在出租屋里。还特别怕当时北京会封城,还没过几天,我就连夜买票把他们送出了北京。


没想到今年因为疫情,我依旧没能回老家,但其实回不回去也不是特别重要了。


一是家里的年味没有那么重了。山西过年其实还是蛮讲究的,要做扣肉、带鱼、炸糕等等。但是我妈年纪大了,懒得折腾这些。所以我即便回去,也是吃平日里普通的菜,根本吃不到想吃的东西。很多过年习俗也是能省则省,我回去也就是刷手机、玩游戏。另一方面是,回去了还要被七大姑八大姨围观、催婚,不回去反而能耳根清净。


现在,我们就地过年的同事们已经拉了群,取名叫“留守儿童过年群”。大家一起策划了各种活动,比如说狼人杀、剧本杀、轰趴、去各个同事家做饭之类的。还有一个同事已经把Switch、瑜伽垫,吃的、喝的都搞到公司来,就准备在公司过年了。


我自己也想好了。除夕到初三就去投奔我在北京的小姐妹,初三之后跟着同事们一起High。有一帮同事和朋友陪着一起过年,这个年过得反而不会寂寞无聊。这样一想,还有点儿期待春节的到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邹明、杨帆、李大齐、徐飞、温蕾、张阿留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