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赘婿》,讨好不了所有观众
2021-02-20 10:19

尴尬的《赘婿》,讨好不了所有观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冯美丽,原文标题:《没想到“开年爽剧”会落得如此尴尬》,头图来自:《赘婿》截图


官宣时鞭炮齐鸣、各路网友夹道欢迎,开播前后却一波三折、遭到大批观众“唾弃”。说的就是最近头顶光环登场的新剧——《赘婿》。


《庆余年》原班人马打造,人气男频爽文改编,男主则由最近观众缘颇好的郭麒麟出演。几大元素一组合,怎么看热度和口碑都已经稳了八分。


结果呢?


收视确实不差——上线第一天,《赘婿》在某视频网站上的热度就突破了9000,牢牢占据榜首。



然而随着开年第一爆剧这个头衔一起降临的,是大量情绪激烈的负面评价。


有的是不满于男主颜值太低、原著遭到魔改,但更多的差评,则指向了网文《赘婿》的作者“愤怒的香蕉”。


早在电视剧还未开播之前,他就因为在女作者七英俊爆料的性骚扰事件中站队招致大量反对的声音,导致剧版《赘婿》遭到抵制。


此后,愤怒的香蕉更是在被传在某次采访中放言,《赘婿》是男频爽文,不需要女性读者,又掀起一场骂战。



有趣的是,尽管作者的言论如此坚决地与女性观众做了切割,然而《赘婿》播出后的种种讨论,甚至于这部剧本身,都绕不开女性观众的参与。


这也导致剧版《赘婿》从剧情到口碑,无一不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


“嘴上说不需要女观众,身体却很诚实”


火于起点男频的《赘婿》,显然更对男性群体的胃口。


从情节上看,郭麒麟饰演的宁毅本就是自带外挂的穿越者——前身是商界名流,穿越到武朝成为布商苏家的赘婿。专业对口,刚好能发挥所长,事业爱情两手抓。


假如按照原著的发展脉络,男主宁毅大开金手指,一边是攻略所有女性角色狂开后宫,一边是从商界打向政界成为一代枭雄。



事实上,百度指数同样也显示,在搜索《赘婿》的用户中,男性占比达到了93.6%。


问题就出在这儿。


考虑到原著的男性向爽文属性,剧版《赘婿》如果忠于小说,一定程度上会劝退部分女性观众。可这两年,女频IP与男频IP翻拍后热度的两极分化,又证明国产影视的市场是“得女性者得天下”。


于是,号称“不需要女性观众”的《赘婿》,还是叛变了。



故事仍然是围绕男主角宁毅用现代人的智识在古代横行上位,开篇却先丢出了一个“女性也该成就一番事业”的重磅炸弹。


女主苏檀儿,苏家长女,自小离经叛道不爱恪守纲常,偏要学男人染布经商。


然而故事背景又设定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这就注定了苏檀儿的事业女性梦想不好实现。


果不其然,故事刚刚开始,苏家二房父子——女主的宿敌之一,便借着男主逃婚的契机对苏檀儿大加斥责。



就在女主着急上火、发誓终身不嫁的时候,男主意外暴露了自己的藏身处,索性站了出来。


一番慷慨陈词,宁毅先是痛斥二房父子无耻,而后又搬出自己九年制义务教育学习到的先进思想,反驳了“女子不能搞事业”的陈词滥调。


什么“相夫教子的规矩是你定的呀?”“纺织业的翘楚自古以来都是女性”,登时堵得两位哑口无言。



而这,还不是全剧最讽刺的地方。


在之后的剧情里,宁毅因为被误认为去艺馆拈花惹草,被苏檀儿打发去“男德学院”思过。


所谓男德学院,基本是为“不守男德”的赘婿们准备的。


在这里,每天上课诵读的是《赘婿经》:“妻子远庖厨,夫君扫厅堂,妻子三竿起,丈夫煲好汤”。


实操课的内容,则涵盖了育儿、烹饪、针线等家务劳动。



这一套教男人给妻子做牛做马的章法,颇有之前的大热网剧《传闻中的陈芊芊》中“女尊”设定的意味。


赘婿F4发表的爱老婆宣言——“夫人的生辰岂是随便可忘的?”“自愿前来学习本事,好替夫人分忧。”更被认为是对传统家庭男女地位的讽刺。


平心而论,让传统性别角色发生对调,的确为整部剧增加了不少喜感。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刻意增加的元素,让剧版《赘婿》遭到了原著粉的“魔改”质疑。


这类差评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来自男性观众。


剧播出之前,很多男性观众并没有因为作者引起的种种争议丧失对它的兴趣。


然而播出之后,电视剧为了笼络女性观众做出的种种妥协与讨巧,却让不少人大失所望。



剧外的风波让一些女性观众坚定地扛着“抵制”大旗;剧情的“软化”又让部分男性观众不愿买账。两种不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成为在豆瓣上为这部剧打下一星的主力军。


如今在各种平台上,仍然有大量来自这两方的负面评价在相互角力。这种两头不讨好的窘况,恐怕早已偏离了剧方“两手抓”的初心。


男频爽文,是光环,也是枷锁


不可否认,大喊女性力量口号、剔除三妻四妾的设定,包括增加男德学院这样的笑点,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普通观众对于男频爽文=“直男癌”的预设。


从表面上看,宁毅在剧中虽然是主角,但到目前为止他的一切行为逻辑都是在围绕帮助女性实现个人价值。


比如帮助苏檀儿拿到家族掌印,帮助好友聂云竹筹办饭庄。而作为赘婿的他,起初不仅处处受人奚落、不能上桌吃饭,而且衣食住行的开支都要靠老婆补贴。



这种窝囊的生活状态不免让人觉得,剧版《赘婿》是在有意抬高女性的地位。


可尴尬就尴尬在,无论怎么改,这部剧也不可能完全忽视原著男性爽文基调。


这当然不是说男性爽剧就没办法甚至不需要尊重女性。爽剧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当男频爽剧和开篇刻意抛出的女性独立命题撞在一起时,就注定会导致价值观的前后矛盾。


男频作品,核心就在于升级。


几百章甚至上千章的故事,都是围绕美强爽男主上天入地的超神事迹。当男主的主角光环开到最大,那么剩下的角色就大概率会成为背景板。


《赘婿》原著中,主角宁毅还经历了弑君、灭梁山等各种商战之外的事件


比如剧中虽然一直在强调女性也可以成就一番事业的命题,但实际上仍然是在弱化女性的能力来衬托男主的高光。


在最新一个故事中,苏檀儿铁了心要跟二房以及江南的乌家争夺为朝廷提供岁布的生意。因为二房和乌家提前得到了内部人员提供的消息,抢先一步把江南江北的蚕丝抢购一空,导致苏檀儿没法买到织布的原料。到处求购蚕丝的她,在管家的诱骗之下落入了乌家少爷乌启豪的陷阱,被绑架在一个厂库里。


而重要关头,又是宁毅从天而降,英雄救美。



风波过后,苏檀儿因为绑架事件受到惊吓,编剧更是趁机发糖。


之前那个大义凛然地说着“女性可以出去闯荡”“千百年来女性成就事业不易”的宁毅,突然化身护妻狂魔。


只一句霸总经典语录——“你都不用管,包在我身上”就把一头雾水的苏檀儿打发了。



这时的女主角,不管是智力还是性格,都跟最初那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判若两人。


而剧中另一位女性角色——聂云竹的塑造逻辑,实际上也和苏檀儿相差无几。


以隐退多年的艺伎头牌身份登场的聂云竹,很显然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靠双手”的独立女性人设。


但从后期的走向来看,为了突出男主的光环,她的发迹仍然是靠宁毅传授技能+赘婿团集体助力。


聂云竹的个人能力和努力反倒被弱化,甚至出现了“你往那儿一站,就是竹记活招牌”这样赤裸裸背离角色设定的台词。



选择了男主一爽到底的线,拍脑袋开挂,却无意间削弱了对女性角色的塑造,这样的毛病在男性向爽剧中并不少见。


然而尴尬在于,编剧似乎又不愿意放弃用强化女性角色来制造话题。把男主光环和对政治正确的表面妥协混在一起,换来的似乎只有割裂。


男主像是妇女之友,明明能力无敌却看起来没有太大野心,全程围绕女性角色打转,失去了爽剧无限升级的灵魂;对女性角色的塑造,用一位网友的话来说,则像是那些不许女性上桌吃饭的村庄在外墙刷“妇女也顶半边天”的口号一样,注定只是虚张声势,不疼不痒。


这种割裂,导致《赘婿》的故事越是往前发展,暴露出的矛盾与漏洞就越多。


魔改原著,不是男频ip的救命稻草


“现在市场变了,这种商战小说已经没有人看了,我希望你能够写一个新的类型,加入喜剧。观众需要娱乐”。


这是剧版《赘婿》开篇时,编剧借角色之口输出的一段吐槽。


这或许也是这部剧在原著小说的基础上融入了大量轻喜剧元素的初衷。


诚然,喜剧元素和男频爽文的结合,是有过成绩不错的先例,比如《从前有座灵剑山》。



但问题在于,灵剑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忠于原著,保留了网文沙雕无下限的精髓。同样也是因为这个选择,剧版的灵剑山在并不了解原著的观众之中收获了“低俗”“逻辑差”的批评。


而如今的《赘婿》,仿佛是不想重蹈灵剑山这样的覆辙,才希望能通过最大限度的改编来矫正原著中“三观不正”的部分。


男性视角的爽剧,本身就和讨好女性有一定的冲突。尤其是三宫六院这样的幻想,放到小说里无伤大雅,但照搬到电视剧上,就显得十分不合时宜。



《赘婿》当然很清楚,如果原封不动地复刻这些东西,这部剧将会面临怎样的质疑。


于是它试图去迎合一些主流的议题,例如男女平等、女性力量。


可即便是加入了男德学院这样的调侃,仍然摆脱不了它男性爽剧的底色。看似是将女性的生存困境摆上了台面,甚至高喊出“婚姻自由”的口号,但依然是噱头大于实质。



毕竟,男频爽剧中的男主在所有故事中都是近似于上帝的存在,所谓的平等,无异于自欺欺人。


这一点,其实去年的《庆余年》就做得非常讨巧。


除了切割掉了原著中男主和次要女性角色的情感纠葛之外,它还削弱了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线。


抛弃了玛丽苏的老路,将几个女性角色设置的个性分明——海棠朵朵迎合追求独立自强的女观众,林婉儿是传统观众尤其是男观众心中的白月光,司理理则满足了男性拯救失足女和女性被“救”的幻想。



与之相比,《赘婿》却还在试图通过发糖越快越好、开挂越爽越好的故事逻辑弥补核心价值观的矛盾。


追求甜宠和爽,原本无可厚非。可尴尬的是,赘婿这一重身份,在封建时代的背景下想要满足甜与爽任务本就困难重重。


地位低下的赘婿宁毅,原本该是家族之中人微言轻的存在。但为了迎合爽,从他苏醒之后,便一直在苏家怼天怼地,痛骂叔伯、往内兄脸上泼茶、还在当官的舅舅面前摔杯甩脸。



爽是爽了。


可赘婿身份低微的重要前提,也因为这种任性,变得说服力大减。


为了维持男主人设不崩,在开挂和发糖的戏码中,编剧只能不断推翻原有设定。


矛盾也就此凸显。


这也是剧版《赘婿》如今看来万分拧巴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如今的国产剧市场里,观众最不缺的就是玛丽苏和爽剧。因为甜和爽,确实是最不容易出错的类型。


尤其是像《赘婿》这样原著“雷点”颇多的作品,想要讨喜,走这条路无疑更加安全。


只可惜,网文影视化原本就是戴着镣铐走捷径,更何况是受众本就有一定倾向的男频。光想着“避雷”的《赘婿》,不知不觉中,还是过滤掉了原本对它抱有期待的受众。


而它为了收割主流受众所做的努力,却又把它推进了里外不是人的尴尬境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冯美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