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跨界VC:做时间的朋友,越早越好
原创2021-02-24 19:44

高瓴跨界VC:做时间的朋友,越早越好

虎嗅机动资讯组作品

作者 | 竺晶莹

题图 | CFP


当全世界都在追问高瓴如何从中国PE行业声名鹊起,创始人张磊给出的答案是:选择做时间的朋友。不过,盛名之下,从二级市场起家的高瓴并未停止扩大版图,过去一年它已高调入局VC,投资早期项目。

 

也许,高瓴的潜台词是:做时间的朋友,越早越好。

 

2020年2月24日,高瓴正式推出其独立VC品牌高瓴创投(GL Ventures)。在成立一周年之际,虎嗅获悉,高瓴创投已完成了美元和人民币合计规模超过100亿元的独立募资,并在过去一年中投资超过200个项目,80%以上项目集中在科技与医疗两大领域。


进入2021年,高瓴创投仍在加速,本周就已投出13个新项目,不难看出高瓴在VC领域的野心。

 

跨界VC


2020年初,疫情打乱了很多创业者的节奏,据统计,2020年国内创投市场投融资事件较2019年减少25%,累计融资金额较2019年减少16%;融资事件数量与融资金额均为近6年最低点。

 

也许因为已经布局良久,高瓴创投仍选择在市场并不友善的环境下推出。张磊曾透露,2020年是其创办高瓴以来最忙的一年,做了多笔救火式投资。

 

至于高瓴创投究竟表现如何?分析去年国内VC在募资和投资上的总体趋势,与高瓴创投的表现进行比较,可见一斑。

 

根据投中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VC/PE市场数据分析报告》显示,由于疫情再加之国际局势不稳定,2020年募资困难,整体募资退回至5年前水平;但单比规模涨幅明显,从单笔募资规模持续走高来看,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向头部机构。

 

高瓴创投尽管初初入场,还是独立募资,但借着高瓴的过往业绩背书,完成了美元加人民币百亿募资的规模。横向比较国内一线VC,高榕美元募资11.5亿,加上当期人民币基金超过百亿;启明美元基金12亿,人民币28.52亿,相加也是百亿以上。所以,高瓴创投的募资规模确实可观。

 

此外,从投资主题来看,上述报告也指出,医药、科技成为2020年最热门的领域。去年IT、医疗、制造业等领域投资活跃度相对较高,投资交易量占全行业依次为17%、14%、14%。从细分行业来看,整个医疗领域尤其医药领域受到了广泛的资本青睐,投资交易量为425起(医药),交易规模依次为137亿美元。同时,芯片投资异常火爆,占近三年交易总量的41%。半导体芯片投资交易量为403起,交易规模为130亿美元。

 

高瓴资本和高瓴创投在投资主题上与大势几乎吻合,重仓医疗。迄今为止,高瓴在医疗健康领域累计总投资金额近2000亿元人民币。在高瓴全年斩获的27个IPO当中,医疗领域的项目超过一半,达到16个。

 

高瓴联席首席投资官、高瓴创投生物医药与医疗器械负责人易诺青认为:生物医药行业还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患者需求。

 

“2020年我们成立了高瓴创投,继续把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作为重要投资方向,也是因为我们看到了这个领域的巨大价值。我们希望支持这个领域的早期团队,通过源源不断的科技创新提供更安全、高效和经济的药物、器械和医疗服务,满足更多未被满足的患者需求,提升他们的获得感。”

 

除了医疗以外,科技也是高瓴的重仓。如芯片半导体领域,高瓴创投做了密集的布局,比如芯耀辉、芯华章、星思半导体等公司。这符合张磊曾提出的逻辑:高瓴创立以来,一直把科技创新作为很重要的投资领域。高瓴创投的推出,正是希望延续高瓴持续创新的基因,专注技术和产业创新方向,激励这个领域的创业者。

 

强者恒强?

 

事实上,高瓴身为PE入局VC并不出奇。像经纬这样的头部VC也将投资范围扩大到更早期的种子轮、天使轮;而VC巨头红杉资本却在二级市场频频发力。似乎机构们越来越害怕错过任何一个机会,旨在赢者通吃。

 

张磊擅长讲故事,对于高瓴创投的成立,他能够自圆其说。在去年10月出版的《价值》中,他剖析了高瓴做投资的思路:


“建立全阶段、跨地域的投资模式,做全天候、全生命周期的投资机构。一旦研究发现绝佳的商业模式和与之契合的创业者,只要价值观契合,就可以freestyle,即在企业发展的任何一个阶段投入,包括在公司发展早期、成长转型阶段、甚至是上市以后……不拘泥于早期种子投资、风险投资、成长期投资、上市公司投资、公司并购等各种形式,保持投资的灵活性。”

 

针对早期投资的特点,高瓴创投将内部组织架构调整为更为扁平快速的小组制。而在投决机制方面,高瓴创投也对流程做了优化,不断升级效率。据悉,高瓴创投近日还宣布了新的合伙人任命,原高瓴创投董事总经理戴粤湘、李强均升任高瓴创投合伙人,且各带领一支年轻化、有梯度的团队。

 

投资链条的延展可以在不少头部VC处发现。IDG资本、经纬中国近年来就愿意穿越至项目的初期阶段,布局全产业链投资。根据投中研究院的数据,2020年IDG早期投资项目占比16%,比如投了跨境电商全速在线的天使轮和自动驾驶赛道轻舟智航的种子轮。经纬中国早期投资项目占比8%,其中投了创新药Rgenta种子轮。

 

2020年,高瓴创投的早期投资项目占比为7%,比如投了美瞳品牌MOODY天使轮。而梳理进入2021年以来高瓴创投对外披露的23个项目,A轮及B轮项目已超过一半。


 

高瓴向前,红杉向后。盛极一时的红杉并不想只囿于一级市场,在去年有不少举措向二级市场进发。2020年6月,红杉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向中国证监会相关部门申请《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资格审批》,成为首家申请QFII的国际知名创投机构。2020年8月,红杉成立了红杉中国公开市场投资基金(Sequoia China Equity Partners),这支拥有独立团队的新基金有着明确的使命,投资于二级市场、全球公开交易的股票。

 

如此看来,无论高瓴抑或红杉,似乎都符合了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但强者,真的恒强吗?也许只有张磊的朋友——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

 

我是虎嗅机动资讯组的竺晶莹,关注VC/PE, 兼修人文,若有价值的新闻线索,可以邮件联系zhujingying@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