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反腐,愈演愈烈
2021-02-26 07:55

互联网反腐,愈演愈烈

2020年,互联网反腐高潮迭起,查处的贪腐案例创历史新高。字节跳动案例少,贪腐数额可不少;百度“老人”经不起诱惑;腾讯PCG事业群是贪腐重灾区。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马慧,编辑:张洋,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互联网反腐愈演愈烈。


2月24日,快手前副总裁赵丹阳,因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在离职之后被逮捕,互联网公司又一位大佬锒铛入狱。


据豹变不完全统计,2020年腾讯、阿里、百度、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公司公布的贪腐案例超过200起,是互联网反贪行动中,案例最多的一年,不仅涉及高管,更有基层员工参与贪腐,涉及金额高的多达千万元。


2020年,互联网公司的反腐行动呈现以下特点:


一、哪里烧钱哪里就有贪腐


互联网公司烧钱大战,往往意味着有利可图,而在业务急速拓展的过程中,有些“蛀虫”被招进公司,贪腐便发生了。


2020年,社区团购是巨头们重点烧钱的项目,也成了腐败的重灾区。


补贴往往是互联网公司业务扩张的首选手段,但补给谁、是否公平掺杂了太多不可控因素。


这些年,互联网经历的每一个风口,都是贪腐的风暴中心。


二、自揭伤疤让贪腐者“社死”


早期互联网公司,把内部贪腐当做丑闻对待,发现贪腐以冷处理为主,捂不住的均是高管级别的贪腐,涉及金额巨大,被警察带走。


2020年,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开始发布反腐公告,贪腐的详情也不再遮遮掩掩。腾讯的反舞弊通报中,直接公布贪腐员工的姓名、职务,以及贪腐方式。


互联网公司还组成了互联网反腐联盟,这个联盟由京东倡议,已经有约400家联盟成员,一个员工因为贪腐问题被开除,会被传到黑名单,联盟成员企业可以查阅。


“一次被查,终身不得再进入互联网行业”。


三、反腐制度化


互联网反腐从腾讯、阿里、百度开始,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反腐大军。


为了最大限度防止腐败,华为新增六大机制,小米成立三部三委,京东制定三项反腐基本原则和“三不”反腐机制。


设立反腐部门,把反腐常态化、制度化,是互联网公司的共识。阿里最早设立廉政合规部,腾讯则是反舞弊调查组,后京东、美团、360跟上脚步,都成立了反腐部门。


腾讯:PCG事业群成腐败黑洞


PCG在腾讯是令人艳羡的部门之一。上一次PCG引起轰动的新闻是,1万名员工每人得到一部华为MateXs折叠屏手机,市价值2万元。


业绩好、福利棒,但PCG也是腾讯贪腐的重灾区。2020年,腾讯公布涉及职务侵占、收受贿赂的22起典型案件中,PCG事业部涉案达26人,占比达到63%


PCG部门的出现,是腾讯在第三次组织架构上的重大调整,腾讯将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网络媒体事业群(OMG)、社交网络事业群(SNG)打散,并合并互动娱乐事业群(IEG)的动漫、影业等业务线,目前的PCG涵盖腾讯视频、腾讯新闻、QQ、腾讯影业、微视和腾讯动漫多个应用。


组成PCG事业部的业务线都是Toc业务,这也是腾讯对外的窗口。腾讯公布的案件和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案例显示,这些员工和高管,都是为供应商、外部公司和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其中,视频游戏、资讯运营、短视频社区均有涉及,涉案人员多数为运营岗位,或有调取数据、出售道具、后台发布的权限。


事实上,游戏是腾讯的王牌业务,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上,游戏收入增长45%至414.22亿元,相当于每天吸金4.5亿元。腾讯微视,是腾讯在面对一骑绝尘的抖音短视频后加码后的短视频业务。


PCG承担着腾讯变革的希望。在2020年1月的一封内部信中,PCG总裁任宇昕写道,“腾讯是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和文化公司,PCG是腾讯文化战略的核心推动者”。为了让不同业务线的副总裁(VP)都拥有创业心态,PCG甚至设立高管合伙人制度,一起开圆桌会议,8位VP为要不要做短视频而吵得面红耳赤。


PCG复杂的属性,又注定这不是一场融合的变革,这也让曾一手缔造了百亿游戏帝国的任宇昕感到压力,任宇昕的周边人告诉媒体,“这一年他压力很大,白头发比之前多了很多。”


字节跳动:一个食堂贪腐1000万


抖音和今日头条之外,字节跳动还以伙食好出圈。


一位员工在知乎回答“在字节跳动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时说道,每日人均150元的三餐加下午茶。


2020年6月24日,字节跳动在内部通报的两起贪腐案,进一步验证了上述说法。通报中,一起是EA前负责人石某,涉案600余万元,另一起是字节跳动的行政餐饮前负责人,涉案金额达到1000余万元。


这也让网友笑称,“管食堂都能贪1000万,字节果然油水多。”


对于这家成立9年的小巨头而言,反腐力度还没有那么大。根据豹变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至今,字节跳动的贪腐案不超过10起。


2018年,负责采购设备的高级工程师白某涉嫌签订虚假合同、侵占公司财产案被宣判,获利178万。2019年,研发工程师罗某破坏数据库、出卖数据被宣判,获利137万元,2020年,商务经理汪某收取合作公司费用被宣判,受贿430万。


字节热门应用多,员工经手的钱也多,抓到的案例,涉案金额都不少。


百度:“老人”频繁贪腐


百度高管最容易受不住金钱的诱惑。


2020年4月21日,百度前副总裁韦方被内部通报涉嫌贪腐犯罪,已被移交公安机关。这是在百度下马的第四位副总裁。2019年,在百度高级副总裁向海龙离职后,韦方成为百度搜索公司的新增监事。


百度的副总裁职位一向是高危职位。在韦方前,百度曾有王湛、李明远和曾良,皆因经济问题去职。


曾良与韦方的渊源颇深。2015年,两人一同入职去哪儿网。但2年后,曾良被宣布在担任百度大客户(KA)销售部总经理期间,违规给某KA渠道代理商提供帮助,并从该渠道代理商融资过程中谋取私下利益,构成严重违纪。


就在曾良离职的前一年,曾被称为“百度太子爷”的李明远被人举报存在经济问题,百度在通报中提到,李明远在收购项目时,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在其所管理的业务范围内,与某游戏合作伙伴的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来往。这被人看作是“贪腐”下马。但李明远并不承认贪腐,并在朋友圈回应,“经济往来并非不正当经济往来”。


事实上,九年时间里从实习生攀升百度副总裁的李明远一路顺遂,一度被看作百度接班人,但在2016年,李明远负责的两个部门业绩不佳,导致李明远降级,这被看作是李明远将离职的先兆。


同一年,被称为“百度推广之父”的王湛被悄悄开除,开除原因里只写了“违反职业道德、损害公司利益”。被人注意的是,2014年8月,王湛的直接下属、游戏事业部总经理廖俊,就因“违反职业道德、损害公司利益”被开除并移送司法机关。


短短几年时间,百度四位高管出事,他们都是“老百度人”。


滴滴:技术采购贪腐1000万


2020年,滴滴最大的一起贪腐案来自技术。


“滴滴清风”发布的一份反腐公告显示,一名于姓高级总监涉嫌受贿,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从2016年起,这位总监在服务器采购过程中累计收取现金1000万元,并长期要求供应商人员为家人提供旅游(机票/酒店)等服务


于先生是原滴滴基础平台部高级技术总监,内部级别为 T2(T 为技术岗位,数字越大level越高)。曾在新浪、百度、猎豹、高德和阿里等多个部门任职,后来加入滴滴。


对滴滴而言,技术支持着复杂的打车系统。


滴滴曾经历了四次技术变革,第一次是网约出租车起步创业,滴滴用电话叫车,并为用户免去电召费,由此圈到第一波流量。在拥有基础数据后,滴滴进一步稳定服务器。在2014年与快的的补贴烧钱战中,服务器鏖战七天七夜。成为出行行业巨头后,滴滴需要高效抢单、派单并修复安全漏洞,都离不开技术支持。


这起案件之外,2020年,滴滴一共查处了64起舞弊案件(海外15起),其中70人(海外12人)因严重违规被开除,11名内外部人员因涉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被移送司法机关。


拼多多:店小二最易受贿


拼多多2020年不太平,员工猝死之外,贪腐也时常发生。


2020年,拼多多频繁在内部通报商业犯罪、行贿,以警示员工,要守好本分。


4月29日,拼多多向全员发布前广告商务员工陈某(花名青蛙)的行贿通告,有消息称,行贿总额超过200万元。同时拼多多公布了开除的6名员工,多数为运营,小二


运营和小二掌管着供应商的排期。一名拼多多的供应商透露,因为多多买菜在当地火爆,也想成为多多买菜的供应商,于是找到了一名小二,希望给到排期的机会,但多次送钱后目前还没有排上。


拼多多2020年一季度廉正白皮书显示,自2020年1月1日至今,平台共报告各类刑事案件18件,公安机关共刑拘涉案人员28人,其中3名拼多多员工被国家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或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另有6人被公司开除并永不录用。


从名单上看,这些人中有招商小二、运营员工,也有高级别的招商经理、商务总监等。


大疆:供应链腐败损失超10亿元


大疆的反腐风暴来得风风火火。


2019年,大疆在内部公告,腐败问题导致公司损失超过10亿元。其中最重要的是供应链腐败。


大疆早前的公告称,仅在2018年,由于供应链腐败,大疆的平均采购价格超出20%以上,高价物料高出20%-50%,低价物料不少以高于市场2-3倍的价格出售。


大疆由此开启反腐风暴。其中最典型的一起是,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两名采购经理受贿超300万,2020年这起案件宣判。


明显变化的是,这家行贿公司在半年内收到来自大疆的采购订单额飙升16.9倍,由每月21.5万元升至364.8万元。据大疆委托人陈述,截至报案时,涉及吕龙和伊丹案的采购额共计约7500余万。


两名采购经理则收取采购额的5%作为好处费


大疆创新方面还表示,根据外部供应商、合作伙伴和内部员工举报的线索,公司发现腐败范围比想象的大,已处理的只是冰山一角,很多人仍在调查之中,预计牵涉范围过百人。


可以预见,大疆的反腐动作才刚刚上路。


美团:贪腐转向社区团购


王兴把社区团购作为美团的重点业务,派美团高级副总裁陈亮挂帅,投入大量资金,推出“千城计划”。


开城的过程中,美团优选团队扩充,而且涉及资金量大,被贪腐者盯上。


2020年12月12日,美团在内部简单通报了一起腐败案,美团优选陕宁(陕西、宁夏)省区负责人马军,因受贿被刑事拘留。


这是美团在一路攻城的社区团购业务中,首个通报的违规案例,也被定义为“优选首案”。美团在内部信中指出:优选业务起步不久,业务模式新、员工新,需要更重视廉政问题。


事实上,一方面因为巨头涌入社区团购,掀起新一轮补贴烧钱大战。根据美团第三季度财报,美团在Q3季度为新业务亏损20亿元。从过去的经验看来,烧钱就有腐败滋生


另一方面,社区团购的供应链条错综复杂,从团长到共享仓、网格仓和中心仓,以及原产地或供应商,平台采购掌握着后方的稳定,也浮荡在诱惑中。


根据南方都市报消息,马军在职期间索要、收受多家网格仓合作商贿赂,以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网格仓是一个仓配物流站,连接物品和人。社区团购每到一地开城,先找到当地的网格仓库,建立后方的仓储。这也意味着网格仓是加盟模式,可选择性大。


在社区团购平台中,有空隙的不仅是网格仓。2021年,滴滴出行通过公号“滴滴清风”发布一起违规案件,原橙心优选BD王某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注册团长,通过非法手段恶意售后,骗取平台商品及佣金20余万元。


另多名业内人士透露,社区团购的平台采购有很多利害,而网格仓的承包和运输也有许多玩法。


社区团购成了互联网公司反腐的新阵地。


阿里:价值观强大,贪腐依旧无法避免


在所有互联网公司中,阿里的反腐制度和观念最深入人心,这也被称为“阿里味”。


有饿了么的员工曾向媒体回忆,“阿里的人来了以后,就灌输不拿公司一分钱的理念。”


自2012年阿里廉政部成立后,阿里雷厉风行,下课了6位高管。最有代表性的事件是2016年中秋,阿里的5名员工在公司内部的秒杀月饼活动上抢了133盒月饼,被公司以不符合价值观为由劝退。


阿里的反腐制度一度被看作典范。但严格的价值观管理面前,贪腐也没有停止。


2020年11月25日,原阿里巴巴副总裁,天猫快速消费品和服饰风尚事业部负责人胡伟雄(花名:古迈)已确认被警方带走,早在11月25日,胡伟雄就已经在内部被调查。


在当月,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优酷原总裁杨伟东受贿罪一案,在职期间,杨伟东受贿855万元,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


结语


反贪,是跟人的贪婪和欲望作斗争。


在互联网高速增长的十年里,商业玩法层出不穷,也提供了更多贪腐的门道,所以你可以看到,从基层员工,到身价千万的高管,总有人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走向贪腐的深渊。


互联网公司因为防贪制度的缺位,而流失巨额资金和高级人才,惨痛的教训之下,他们正在防贪问题上抓紧时间补课。


战胜人性的弱点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这需要整个社会达成共识,营造一个晴朗的商业环境,才是终极解决办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马慧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