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严选”跑路的背后
2021-03-17 08:57

“薇娅严选”跑路的背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廖静娜,原文标题:《薇娅被冒名,5万押金保20万销售额,一场直播仅20人观看,“薇娅严选”跑路》,头图来自作者


黄滨没想到自己这次栽了跟头。


在广东汕头做内衣销售的他,对直播带货并不陌生,跟辛巴家族的主播蛋蛋合作时,他的一款内衣在两场直播中卖出了85000多件。当他看到薇娅严选“5万元押金,3个月保20万元销售额”的广告时,心动了。


但没想到,这却成了噩梦的开始,货一件没卖,押金拿不回来,连公司老板和员工都找不到人。


经历了野蛮生长的直播带货,依然持续高温,薇娅、李佳琦、辛巴等头部主播的光环更是吸引了无数渴望财富和成功的生意人。然而,光鲜之下,不少商家却遭遇了种种“套路”,带货不成反赔本,维权之路遥遥无期。


5万押金保20万销售额,比辛巴带货更保险


2020年10月下旬,黄滨刷抖音时看到薇娅严选(广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薇娅严选)的广告,视频中声称“以专场或单链接进行直播推广,可以实现1:4的投入产出比”,这吸引了黄滨。


10月31日,黄滨和同样做内衣生意的陈易驱车前往薇娅严选于广州市白云区的办公室,“他们的办公室装修得挺气派的,办公人员也有三四十人,我感觉是比较正规的公司。”


根据薇娅严选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每款合作产品押金为5万元,公司在3个月内以直播带货的形式完成20万元保底销售额,投入产出比为1:4。


如果到期未完成20万元销售额,商家向薇娅严选和带货主播分别支付销售额的25%、10%作为佣金,薇娅严选方则按照未完成的ROI(投入产出比)比例退还押金;若超出保底销售额,商家需按30%的比例支付佣金。


之前没有遇到可以保证销售额的模式,完不成还可以退押金,那就先挑一款产品试试也不亏。”当天,黄滨与陈易一人交了5万元押金,回到汕头,他们马上向薇娅严选方邮寄了直播样品,期待着首场直播的到来。


转账截图。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来自广州的茶叶经销商林杰也是在抖音看到广告后,留下了联系方式,“很快就有人打电话给我,他们一直劝我去公司了解一下再做决定。”经不住劝说,林杰决定到薇娅严选公司进一步了解情况,他对时代财经回忆称,当天薇娅严选公司接待了七八个客户。


当林杰表示押金太高时,薇娅严选很快做出了让步,提出3款产品交10万元押金,40天内保底销售40万元,“他们说同时还有一家茶叶经销商也在谈合作,如果我不快点签合同就跟别人合作了。”


据时代财经了解,目前商家与MCN合作直播带货主要采用“坑位费”、“抽佣金”和“赚差价”三种分成模式。“坑位费”适用于头部主播和明星直播间,根据新京报此前报道,明星主播的坑位费一般在10万元至20万元,有的高达60万元。


“抽佣金”则是根据直播销售额进行比例分成,目前业内的抽佣比例通常为20%;“赚差价”通常是MCN机构与商家谈好成本价后,再加价到直播间售卖。


黄滨告诉时代财经,此前他也尝试过以“赚差价”模式跟主播合作,“名气不大的主播,一场就卖几十或上百件,如果跟头部大主播合作,利润率就要进一步压缩,从20%压到15%,还有压货的风险。


黄滨第一次和辛巴家族的主播蛋蛋合作时,一款内衣两场卖出85000多件,“直播效果不错,所以在上架第二款内衣的预售链接时,我们又在三四万库存的基础上安排工厂赶了2万件,最后却没在直播间卖,最后只能找其他渠道消化。”


在黄滨看来,薇娅严选声称保量又能退押金,看起来更保险,也颇有吸引力。


一场直播20人看,卖了300元货


合同签订后,急着做出销量的黄滨隔三差五就去询问何时开播带货,第一次得到的回复是“双十一期间很难对接主播”。


直到去年11月底,薇娅严选才在快手平台上给黄滨的内衣安排了一场直播,全程2小时,上架了10多件商品,但黄滨的内衣一件也没卖出去。


黄滨告诉时代财经,那场直播的主播声称自己是第一次带货,“她当时在快手才10多万粉丝,薇娅严选找新手带货也很不负责。”当黄滨质问薇娅严选时,对方表示,此次直播只是尝试,为了研究黄滨的内衣产品到底适合什么类型的主播。


曾在薇娅严选做带货主播的小月3月10日告诉时代财经,她去年10月入职,今年2月初离开,“在这之前我就做过2个月主播,已经算是公司经验比较丰富的,后面新招进来的都是没有任何经验的。”


此后,薇娅严选又以“双十二期间难对接主播”为由打发黄滨,直到2021年1月29日合同到期,第二场直播迟迟未到来。


林杰的茶叶倒是上了两场直播,但销售情况也不乐观。


“主播介绍一款产品就5分钟,第二场直播在线观看人数还只有20多人。”两场直播下来,林杰的三款产品销售额仅300多元。


小月回忆,她入职后,薇娅严选每场直播的销售额在300~500元之间,今年1月情况稍微好了一些,每场能卖将近10000元的货。


但黄滨已经不再抱有期待,今年1月31日,他开始找薇娅严选索要押金,但对方称公司已经放年假,元宵节上班后才能办退款手续,“之后就联系不上他们了,电话打不通,信息没人回复。”


3月5日,黄滨和陈易再次前往薇娅严选的办公地点,发现公司大门紧闭,员工也消失不见,门上贴着物业方“催收房租水电”的通知。


薇娅严选公司外部图。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当黄滨拨通公司大门张贴的客户联系电话时,未能获得任何确切的答复,“对方称正在收购薇娅严选公司,让我再等1个月就能收到押金,那我只能回老家再等了,也没什么办法。”


小月告诉时代财经,正月初七(2月18日)公司临时通知再放一个月假,“有同事在公司大群问什么时候发工资,领导说3月中旬双倍发放。”截至目前,她仍然没有收到1、2月的工资。


高峰期一天接待20个客户,如今大门紧锁


“他们打着薇娅的旗号,我以为这个公司跟薇娅是有关联的,所以就心动了。”黄滨说。


2021年3月11日,时代财经来到薇娅严选办公所在地广州市白云区CDZ创意空间4楼,公司的自动玻璃门紧闭,门前摆放着两盆“发财树”,快递存放箱里还有几个无人认领的快递。


透过玻璃门,时代财经注意到,公司内部装修精致,前台桌上摆放着一台电脑和一台共享充电宝机器,走廊墙上展示着主播的照片,绿植则生长旺盛。



薇娅严选公司内部图。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创意空间物业工作人员老吴告诉时代财经,薇娅严选2020年6月搬到这里,“8月接待客户最多,一天有接待20多个外部人员来前台登记。”


时代财经查询公开信息发现,2020年9月11日,薇娅严选公司的经营场所发生了一次变更,由广州市花都区花城街公益村建设北路160号1003室变更为广州市白云区鹤龙街鹤龙东路29号408房,即时代财经走访的地址。


老吴提到,薇娅严选租下的这层办公室,面积大约2000平方米,每月租金10万元左右,“他们从早上8点到凌晨3点都有人在办公,员工的工作牌还是铝合金包边的,是这栋楼里最豪华的工作牌了。”


老吴回忆,从去年11月开始,每个月陆续两三个客户过来讨债,截至目前过来讨债的客户可能有60多人,“2月28号那天来了20多人,每个人涉及金额在2万元到15万元之间。”


小月也证实了老吴说法,去年年底,她也两次看到有客户上门来讨债,“我想着快过年了,公司出现欠款的现象比较正常,商务同事也把这些情况处理好了,所以没有太在意。”


时代财经联系薇娅严选公司门口未签收的快递主,当被问及是否就职于该公司,对方表示自己正在出差中,随后挂断电话。


截至发稿,薇娅严选公司门口留下的客户联系电话也一直未能拨通。


借“薇娅”之名背后


天眼查显示,薇娅严选(广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21日,注册资本100万元,法人代表及最大股东为李皇国,持股比例达到80%,李远行、代超、陈宁波分别持有10%、5%、5%的股份。 


不过,根据工商信息变更记录,李皇国成为公司实控人发生在2020年12月23日,在这之前,一家名为“广州音节在线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才是薇娅严选的最大股东。


时代财经留意到,薇娅严选办公室玻璃门右侧墙上仍印有“音节在线集团”的标志,工商注册信息也显示,音乐在线集团的公司地址与薇娅严选都在鹤龙街鹤龙东路29号,前者的房间号为401房,时代财经走访发现,两者办公地点一致。


薇娅严选外部墙“音节在线集团”logo图。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老吴则告诉时代财经:“玻璃门上的薇娅严选字样大概是从2020年10月之后才贴上去的,在这之前只有旁边白墙上的“音节在线集团”标志。”


薇娅严选公司玻璃门上“薇娅严选”字样图。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但无论是音乐在线集团还是薇娅严选,究竟与网红主播薇娅有何关系呢?


3月10日,时代财经联系了薇娅工作室,对方回复称:“薇娅与该公司无任何关系。”


与此同时,时代财经注意到,薇娅严选与薇娅及其所属的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之间有一起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薇娅方表示:“我们目前的确在起诉他们,至于案件进展还未明确,我们也在紧急处理这件事。”


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锦阳告诉时代财经,薇娅作为知名主播,其特定名称属于姓名权的保护范围,且“薇娅”名称具有商业价值,“薇娅严选”未经同意,擅自在企业名称、宣传资料、商用名片上使用薇娅的名称,这侵犯了薇娅的姓名权,应当承当相关法律责任。


涉案公司使用“薇娅”字样的企业名称进行误导性宣传,并用于商业经营,使公众误认为该公司与薇娅存在特定联系,该行为已构成了商业混淆,涉嫌合同欺诈,情节严重的还会构成刑事犯罪。”


事实上,当红主播被冒用名号并非个案。


2020年9月8日,杭州市萧山区法院判令美腕(杭州)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佳琦影视文化发展(杭州)有限公司停止向李佳琦侵权并道歉,赔偿金额为16万元。法院审理认为,上述两家公司未经授权,擅自在宣传资料、产品名称、产品包装、商用名片上使用李佳琦姓名、肖像用于经营,侵犯了李佳琦的姓名权和肖像权。


零售电商行业观察者庄帅告诉时代财经,随着平台流量红利消失,中小品牌或没品牌的厂家带货门槛更高,直播乱象暴露,“中小商家当然希望跟知名主播合作,一些MCN机构就有了可乘之机,冒用头部主播的名号去欺骗商家和消费者。”


不过,疯狂生长的直播带货也正在进入规范期。去年11月,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也已经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了网络直播营销活动中的三大主体(网络平台、商品经营者、网络直播者)的责任,并在严格规范网络直播营销行为、依法查处网络直播营销违法行为等方面进行了规定,包括电商直播缴税问题也在被不断完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廖静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