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鬼市”的两张面孔
2021-03-19 19:14

莆田“鬼市”的两张面孔

莆田早已不再只是仿制运动鞋而已。除了当下最火爆的耐克SB Dunk系列、椰子380蜜桃粉,包括Gucci小脏鞋、麦昆黑尾经典款、UGG雪地靴等等,目前市面上出现的品牌潮鞋,都能在莆田找到大量高仿货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涂梦莹,编辑:洪若琳,题图由作者拍摄


被坊间称为“假鞋之都”的莆田,有着两张互相矛盾的面孔。


这里生产质量优质的鞋子,“莆田假鞋打赢国际大牌”,曾经是一个情感复杂的玩笑。质优却造假,且产业链条深入每个角落——从前是传统渠道,如今手段升级,继续横行在线上电商渠道。


近日,上海成功破获一起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查获假冒“得物”平台鉴定标识,包括鉴别证书、认证鞋扣、包装盒和胶带,即俗称的防伪“四件套”,共计130余万件。



这些假冒平台鉴定的鉴别证书,可以扫出多达17个与得物鉴定网站域名极其相似的网页,一双仿制运动鞋再加上“克隆”的防伪“四件套”, 几乎以假乱真,消费者防不胜防。


“315临近,每天都有可能放假。”3月11日,一位莆田仿鞋商家在朋友圈发布称,特殊时期,散单不接。


时代周报记者3个多月持续暗访调查莆田仿鞋市场,在采访过程中发现,长达数十年历史的莆田仿鞋市场,不仅紧随市场潮流升级鞋款品类,更依托线上渠道发展出更多“生存之道”。


“想要一张得物的仿造鉴别证书十分简单,我们这边有人专门卖,只要把鞋的信息提前填上去,别人扫码出来就是显示正品,也就是伪造成鉴定正品。”一位莆田安福电商城商家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时代周报记者暗访过程中,遮遮掩掩的“档口”里面,桌子上反而“大大方方”摆放着数张正品鉴别证书。


非法制作的正品鉴定书 时代周报记者|摄


莆田也早已不再只是仿制运动鞋而已。除了当下最火爆的耐克SB Dunk系列、椰子380蜜桃粉,包括Gucci小脏鞋、麦昆黑尾经典款、UGG雪地靴等等,目前市面上出现的品牌潮鞋,都能在莆田找到大量高仿货源。


但工厂所在地却讳莫如深。“工厂都是开在很隐蔽的远郊,基本是家庭式经营,为了避免查处风险,制作完仿鞋再由专人运出,外人根本接触不到工厂。”一位莆田仿鞋中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甚至,莆田的白天和黑夜也有着两张面孔。位于莆田繁华市区中心的安福电商城,是全国最大的鞋类网购市场之一,也是公认的“莆田鞋”最大集散地。在这里,白天十分寂静,但凌晨12点后却反而热闹拥堵,由于日夜颠倒,安福电商城又被称为“鬼市”。


“鬼市”上的生意都是如何做的?莆田仿鞋的产业链又是如何升级,进一步深入网络的?


铤而走险:明里与暗里


2020年12月5日晚上9点,距离“鬼市”真正交易时间尚早,时代周报记者提前到达安福电商城,此时街道上人员寥寥可数,仅有少数骑着摩托车载纸箱送货的人,两边的店面也零散营业,部分店门紧闭并未开业。


安福电商城中卖鞋的门店大同小异。店铺名大多带有“椰子”、“百伦”、“凯奇”以及“万斯”、“卡特”等与知名品牌运动鞋十分类似的字样,门店上方的LED灯也不停滚动店主联系方式,以及招聘微商代理需求等信息。


安福电商城街上滚动播放的“擦边”广告 时代周报记者|摄


正在营业的商铺中,货架上摆放的是与品牌运动鞋外形相仿的公版鞋,即没有任何品牌标签的基础仿货。时代周报记者走进一家大门虚掩的商铺,询问一双与椰子350相似的公版鞋是否能上品牌标时,商家表示,“想要什么货的标都可以,我们上的都是真标,但是最近正在严打风口上,很多货不敢放在店里。”


随后,该商家警惕环顾一眼店铺门口四周后,从身后隐蔽的侧门中拿出一双带真标的同款椰子350,快速打开包装介绍道:“这款鞋子是莆田这边做得最多的,也是最火的,我们这边有专门的工厂提供,价格可以谈。”他提出与时代周报记者交换微信,便于网上联络。


“最近又是严打,又是大检查,在风口浪尖上。”另一名安福电商城商家在微信上让时代周报记者过了凌晨12点后再来看鞋子,“现在太难了。”


说完,该商家发来一个相册,包含各类品牌运动鞋仿鞋,多数价格仅为官网同款原版鞋的1/5。


“不管是最新款还是经典款,只要给出图片,就可以拿到仿货。如果要现货,需要在每天下午6点之前报货,工厂发货有固定的时间,店里基本都不会压货,有风险。”上述商家表示,除了当天报货拿货,成交后还能包邮、七天无理由退换货。


在安福电商城内拥有铺面的商家仅是少数,更多的商家更为隐蔽,将做生意的场所隐藏在安福电商城周边的住宅小区中,被称为“档口”。


凌晨零点之后,一名游走在安福电商城内的“中介”,将时代周报记者带到了其中一个档口。“那边的(鞋)更逼真。”该中介称。


安福电商城马路对面的一栋高层住宅楼中,一个约40多平方米的仿鞋展厅藏匿其中。与安福电商城内的商铺不同,档口中展示的鞋子带有明显的logo,看得出是具体品牌的仿鞋,从外观上难辨真假。


据档口老板陈康(化名)介绍,不管是否成交,中介成功带客上门,就会给10元提成,他自己有时候也会亲自到街上寻找客源。“我们档口的鞋子,比安福电商城里面的鞋子好,那边都是骗骗散客,我们才是进货价。”陈康对自己的鞋子十分自信。


在半个小时的交谈中,陈康的档口陆续有被推介上门的客户,他手机上的微信好友申请也不断有提示声音出现。陈康表示,没有严查的时候,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接客到凌晨5、6点,已经习惯这种倒时差的生活。“白天补觉,夜里干活,这毕竟不是能明面上做的生意。”


从陈康的档口出来,已是凌晨1点多,安福电商城开启“不夜城”模式。摆摊卖宵夜的小贩、熙熙攘攘的人群与穿梭不断的车流,将沿街的路口堵得水泄不通。路口沿街停放的私家车不停有人上货卸货、街头提着黑色塑料袋的青年与同伴交头接耳,一辆又一辆载满鞋盒的摩托车呼啸而过。


凌晨1点热闹的街口 时代周报记者|摄


“不止安福电商城,这里方圆2—3公里都是做这个的(仿鞋),每天凌晨1、2点后会有一批人在路上揽客。”在莆田从事仿鞋代购数年的张文璟(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安福电商城周围的每一家档口或者门面,一般都会与十几个工厂联系,对比货品批发拿货。


即便处于严打监管的风口,安福电商城与周边的商家几乎都没有收摊的迹象,商家、卖客与送货人支撑着这片区域的“深夜经济”,属于这个“鬼市”的主场才刚刚开始


前世今生:兴起与发展


“原本阿迪达斯、耐克这些品牌,就是在莆田这边开的代工厂,只是慢慢被本地仿鞋的工厂给赶超了。”熟知莆田仿鞋市场的陈志霖(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莆田做的是“正宗的假货”,很多人都是家族式经营,好几辈传下来的生意,做了好几十年。 


作为地道的莆田人,张文璟更将仿冒鞋称为“莆田特产”。按照他的说法,莆田光是做耐克AJ系列的工厂就有几千家以上,这些仿鞋主要是看皮质,有些比较久、有名气的厂家,做工会更好。“高仿的‘莆田鞋’不敢说完全1:1,但是质量、细节绝对是过关的。”


上世纪80年代,得益于临海的地理优势,莆田成为众多国际知名牌代工迁驻内地的着陆点。随着代工产业的规模扩大,制鞋业逐渐成为莆田当地支柱产业。据《每日经济新闻》2019年报道,上世纪90年代,莆田已拥有100多家鞋革企业,能够提供成上万个就业机会,每年产鞋超亿双,出口品种逾千种,销往30个国家和地区。《南方周末》2014年的报道显示,自1980年代初起,10年间鞋业在当地GDP的占比由10%飙升至43%。 


在代工过程中,莆田的鞋厂却走出了“特色路线”。上世纪90年代中期,掌握了核心技术的莆田鞋厂,从低廉的原料和人工成本中嗅到“仿造”的商机,利益驱使之下,莆田鞋逐渐成为“假鞋”的代名词。


陈志霖透露,大多数莆田仿鞋商家并不是没有创立原创品牌的能力,只是相比之下,投入成本做一个未知的品牌,不如去模仿一个已经成功的品牌。“山寨剽窃的成本远远低于原创成本,制假无疑是暴利。”


仿制品牌鞋蕴藏着巨大的利润空间。“如果一天能卖30双,最少能赚6000元,一个月起码就有十几、二十万,这是一家商铺最基础的收入。”接近莆田仿鞋工厂的张标(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拿货价100元的仿鞋,商家起码要卖200元以上,如果当高仿或真鞋卖,可以卖到400元、500元以上。


“如果是限量款,万元以上的仿货,开模成功卖出去,只需要一阵子就能在莆田买一套房。”不过,张标也表示,制假产业的竞争也正在加剧,不少从业者收入大不如前,真正能大赚一笔的已是少数,多数商家只不过是给工厂散货,赚取的是基本店面营收。


如今,围绕涉及产业链上下游的,除了工厂一线从业人员、档口商家等,还有电商营销、宣传拍摄、线下拉客、代收发货以及运输货物等不同环节的参与者。其中,电商营销更是成为近几年来颇为重要的一环。


数名莆田仿鞋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想要在淘宝、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售卖仿货,会有对应的电子商务培训人士,帮忙在网上完成平台注册;为了方便电商注册,还有可以提供实名的电话卡渠道;如果需要宣传产品,有全套拍摄服务的工作室;物流运输则有专门从工厂运货的渠道,还有帮忙散货的快递公司。


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中发现,在安福电商城附近的一条小巷中,不到一公里的街道十分昏暗,但却有着数十家快递公司,每天深夜忙碌清点运输包裹。 


“在安福电商城,除了卖鞋子的商家,最忙的就是快递公司,每天晚上的生意比我好多了。”在安福电商城摆摊做生意的河南人老何透露,一个快递单额外收费5—10元钱,就可以将发货地点任意更换。


以假乱真:进化与乱象


事实上,除了能够细分制作出不同级别的仿鞋,莆田仿鞋商家还有多种渠道的分销方式。


时代周报记者从多名安福电商城周边档口了解到,微商模式与电商渠道是莆田仿鞋的主要销售手段。 


其中,遍布全国各地拥有不同身份与年龄层的代购,支撑起莆田强大的货源输出。通过一件代发搭配售后服务,层层代理下的微商模式,成为莆田仿鞋流通到市面上最稳定的方式。


相比之下,电商渠道分销的花样更多。从最开始的百度贴吧、淘宝、咸鱼,到小红书、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平台,能够想到的各种线上分销渠道,都能找寻出与莆田仿鞋相关的踪影。


小红书及咸鱼上的莆田鞋信息


时代周报记者在百度搜索输入“莆田鞋”一词,页面首页推荐多个莆田高仿鞋网站,其介绍清晰表明“莆田工厂高仿鞋、批发代发、中高端”等宣传信息,点击进入便可获取联系方式。


当下最火爆的直播带货,也早就成为莆田鞋销售的渠道之一。


“通过一些规避平台监管的方式,就可以在短视频平台里直播带货。”一位熟悉莆田仿鞋抖音电商运作的人士透露,“比如抖音,可以事先买好一个已经有流量的账号,找中介做相关的平台认证,最后利用视频平台引流到微信上进行交易。”


“不过,在视频平台中直播带货,要想办法绕开敏感词,尽量用擦边的方式吸引流量,提高曝光度,才有可能做到引流的效果。”上述人士补充道。


莆田鞋以高仿、擦边、山寨的名义出售,消费者“知假买假”,称得上是常规操作。但在部分渠道中,莆田商家将仿鞋当正品鞋卖,货品以次充好,以牟取暴利的事件亦频繁发生。消费者支付正品价格却购买到虚假货品,不良商家伪造品牌折扣店货源、虚构海外物流信息,用多种方式逃避市场监管。


多名安福电商城商家均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不管是电商平台的鉴别证书,还是原版鞋盒,甚至是具有正版鞋气味的“香包”,莆田的每一家仿鞋商铺都有获取渠道,要多少有多少。


其中,仿造鉴别证书的成本极低,一张只需要2元,便可通过扫码将鞋的信息填上去,伪造成鉴定成功的原版鞋。


“什么火,他们就造什么,简单粗暴。”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炒鞋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莆田制假群体跟风新款热门的球鞋,一部分默认是假冒运动鞋,通过各种渠道售卖给愿意知假买假的消费者,但另一部分却通过部分零售商和代购在线上平台真假掺卖,蒙骗消费者。


该炒鞋人士直言,炒鞋团体和莆田系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假货多了,大家就不愿意买真的了,大家不买,价格就会跌,这对做炒鞋生意的人并不利。”


屡禁不止:转型与未来


一直以来,针对莆田仿鞋制假产业,始终不缺监管与打击。


仅2020年一年,莆田监管部门持续高压严打,全年共立案商标侵权案件614起,移送公安25起,刑拘28人;进入2021年,截至1月19日,莆田市市场监管局联合莆田警方查处多起假冒侵权案件,查获假冒品牌鞋 3.8万余双,鞋类商标标识2万余件。


时代周报记者在莆田走访期间,同样遇到警方在安福电商城周边的实施检查监管行动。


检查监管现场 时代周报记者|摄


一边是不断的监管高压,一边是仿鞋产业屡禁不止。


“莆田仿鞋产业已经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社会经济网络,即同乡和同族关系建立商业网络,实现对市场和资源的控制,导致知识产权的执法很难进行干涉和监管。”北京市知识产权专家库专家董新蕊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表示,这种商业网络已经成为根深蒂固的宗族观念,凭借知识产权的相关打假行动,无法真正取缔。


董新蕊认为,想要摘掉仿冒伪劣的标签,必须认识到假冒伪劣对莆田当地制鞋产业的长期的不利影响,从而以自身出发,主动转型升级,重视创新研发、重视自有品牌打造以及自主知识产权的培育。


事实上,假货泛滥成为莆田打造品牌鞋业的痛点,自主品牌创立之路也尤为艰辛。


此前,莆田曾出现过一些本土品牌,如洛驰、玩觅、沃特、思威琪等鞋企。其中,2007年创立的洛驰,主打制作生产包括登山鞋、滑板鞋等产品,曾在2013年全国铺设了近200家专卖店,产品一度远销欧洲和韩国,但由于经营变故以及资金问题,最终陷入停产。


另一品牌沃特,创办于1993年,曾经是匡威的代工工厂,转型自主品牌后巅峰时期多达上千家实体经营店,远销海外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还曾签约篮球明星王治郅以及前NBA球星沃恩·韦弗代言。但最后因行业低迷与不良竞争,并未挺过危机的沃特走向倒闭;莆田其他品牌如玩觅、思威琪,也分别从创立初期的大额投资,到近年慢慢缩减规模,产值逐渐下降。


相比之下,与莆田相邻30多公里的晋江,由于重视科研专利,培育出安踏、特步、361°等国内知名运动鞋服品牌,成为亚洲最大的运动鞋、鞋辅材料集散地。


即便是同样代工起家的台湾,也造就出了众多全球制鞋集团如九兴控股、宝胜国际等,依靠代工逐步走向上市。


因制假产业链得以闻名的莆田,不得不寻求痛苦转型,全力号召鞋企转型打造自主品牌。


“莆田虽然是世界著名的运动鞋制造基地,但处于价值链的底部,‘为人做嫁衣’,赚取的是贴牌代工的‘蝇头小利’。”3月9日,全国人大代表、福建莆田市市长李建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以低廉的价格代工生产出了世界品牌的鞋,但反过来,又以高昂的价格在国外买回来。”


对于莆田鞋业的未来发展,李建辉认为,一是要发力品牌塑造,把工业创新、品牌建设、质量管理、知识产权保护等作为其重要工作领域;二是发力平台构建,建立产业互联网平台,集合要素,整合资源,构建生态;三是发力科技赋能,在关键材料、研发设计上全面发力,开展关键核心技术,研发鞋底、面料等高端新材料;四是发力政策加持,加快鞋业高质量发展。


早在2019年9月,莆田市政府出台《稳鞋企促升级新十条措施》,加快推进莆田市鞋业转型升级,提升产业基础和产业链水平。其中,从建立“白名单”,成立鞋业产业投资基金、行业创新联盟、创新服务中心,以及加大外贸、电商、智能制造等扶持力度,为行业企业加持赋能。


莆田市工信局数据显示,2020年莆田动工建设国际鞋业小镇,创建莆田好鞋区域品牌,全年新增鞋服类商标3170件、增长19.8%,已形成自主品牌50个。同期,兑现鞋业政策资金3000万元,推动全行业投入技改资金超5亿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涂梦莹,编辑:洪若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