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微博,一张图片,都能用NFT明码标价?
2021-03-23 08:00

一条微博,一张图片,都能用NFT明码标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社(ID:yysaag),作者:黄回归线,原文标题:《让梗成为艺术品的数字货币NFT究竟是什么?》,题图来自:IC photo


去年12月,推特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将自己于2006年发出的第一条推特挂到拍卖网站Valuables上开始竞价。推特的内容相当简单,只一句话,“刚刚设置好我的推特”。目前,最高已经有人为其出价250万美元。



根据Valuables的描述,购买这则推文即意味着买下它的数字证书。因为商品的全部数据都保存在区块链上,所以能够证明它是独一无二的、经过作者签名认证的推特,“这使它成为稀缺、独特、有价值的商品,既可以作为一种理财投资,又附带感情价值,并在收藏者与创作者之间建立起联系。”


这种形式的商品被称作NFT(non-fungible token),你还可以称之为非同质化代币、加密艺术或是数字收藏品。当然,也不要为有人花费250万美元购买一条推特感到诧异,在如今的NFT市场,论商品形式,一条15年前的推特并不是最奇怪的;论成交价格,250万美元也算不上金字塔顶。


2021年的这个春天,NFT正迎来它的黄金时期。



作为数字货币的顶梁柱,比特币不用多做介绍,它是一种同质化的加密货币。


NFT的概念亦由此而来,它同样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只不过相对于比特币的无差别、可互换,每一件NFT都是独一无二的,比如说,这个世界上只存在一条Jack Dorsey于2006年3月22日4点50分发出的推特,将其制作为NFT后,除了其本身,再没有绝对意义上与其等价的物品。


互联网时代的一切都能够通过复制粘贴,拷贝出无数份,而NFT则制造出一种人为的稀缺,并通过这种稀缺获得价值。换句话说,NFT不仅包括作品本身,更附带有无法伪造的创作者认证信息,稍微类似于亲笔签名。买家购买的不是作品的版权或是使用权,而是能够证明“我确实买了这么个东西”的数字凭证。


截图谁都会,但由于这张图片不包含带有作者标记的加密凭证,所以一文不值


听起来有那么点意思,但又觉得花费巨款购买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凭证”多少有些匪夷所思,对吧?这很正常,因为人的观念不是一朝改变的,NFT的市场也不是一天建立起来的。


2012年初出现的彩色币概念,常被认为是NFT的起源。由于比特币的脚本语言允许存储少量的信息,这段信息又可以用来代表现实世界中实际存在的事物,所以有观点认为,可以将实物与数字货币联系起来,这种特殊币被称之为彩色币。



彩色币的交易方式等同于比特币,但由于其联系实物的独特性质,又可以轻易与传统的比特币交易区分开来。因为这点,尽管比特币在之后的更新迭代中没有考虑过向这一方向拓展,但彩色币的出现依旧为NFT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游戏业在NFT的应用上一直走在时代前列。以卡牌收集为主要玩法之一的TCG天生适合NFT,2015年上架的《Spells of Genesis》就将“有史以来第一款基于区块链的手游”作为招牌,把游戏的经济系统与区块链技术结合到一起。



一度保持北美销量排行第四的卡牌游戏《Force of Will》受此启发,也在差不多的时间宣布将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到线上模拟对战中。


再往后,2017年以太猫(CryptoKitties)的出现彻底打响了NFT的名头。这款建立在以太坊上的游戏允许玩家驯养、交易形态各异的猫咪,每只猫咪又都是独一无二的。最火爆的时候,整个以太网的网络甚至都因为这款游戏崩溃,直到游戏团队将猫咪的繁育费用翻了番——同年12月,最贵的一只猫以246.9255以太币成功出售,折合美金约12万元。



我们在2019年的时候曾报道过一桩“比特猪骗局”,其基本玩法就照搬自以太猫。



以太猫火爆的同时,梗也在NFT的持续升温中找到实打实的商业价值。最早将悲伤蛙带上区块链的人或许很难料到,悲伤蛙那些千奇百怪的表情包会催生出专门的交易平台——表情包谁都能用,但当其转换为NFT形式时,它们就成为了世界上独此一张的表情包,继而具备了收藏、交易的价值。


Rare Pepe Meme Directory是一家悲伤蛙meme交易所,且声称有专门的专家鉴定表情包珍稀程度


应用方向基本明确,大众认知逐渐普及,NFT在最近几年一直以一种平稳的速度一步步挪进主流社会的视野,距离真正的爆发,差的不过临门一脚。




2021年刚开始,就爆发了数场足以载入经济学教材的重大事件,例如比特币的狂涨,例如Gamestop股票引起的散户和华尔街精英之间的战争,事后进行分析时,相当一部分观点认为,究其根本,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疫情之后,英美在内的各国政府选择了发放货币刺激经济的手段。


银行账户里的现金多了,能够出门消费的地方却少了,短期之内,传统的投资方案失去了吸引力,更多人在风险投资上变得大胆,进而将目光投向看似蓝海的领域——NFT迎来了它的春天。


就在上周,数字艺术家Beeple(真名Mike Winkelmann)以6934万美元的价格在英国著名拍卖平台佳士得上卖出了其耗时14年创作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他从2007年开始每天作图一张,最终把5000张图片拼接成一个316MB的JPG文件,并将其作为NFT出售。


或许你可以去找找原图


据佳士得表示,这是该拍卖平台第一次出售NFT艺术品,这一成交价格也成为了在世艺术家拍卖作品的第三高——连其本人都没能预料到这一结果。



更有意思的是,他在五个月前以不到10万美元价格出售的一段gif短片《crossroads》也在上个月被转卖,这次的成交价是660万美元。



总的来说,这两个月来,NFT几乎呈井喷状出现在各式新闻中。


马斯克女友Grimes的10件NFT画作在不到20分钟内卖出了580万美元。



美国摇滚乐队里昂王族成为用NFT售卖专辑的先驱,他们三月初刚刚发行的《When You See Yourself》截至上周已经创造超过200万美元的销售额。


与NBA合作,将球星精彩一刻的短影片作为NFT售卖的NBA Top Shot更是在最近大火,整个平台上个月的最高单日销售额甚至超过4750万美元。在这个一段勒布朗詹姆斯的短片就能够转手卖出20万美金的市场中,几乎人人都揣着一颗发财的心。


刚刚上架就售罄的卡包(短片以交易或者卡包抽卡形式获得)


还有上个月我们曾提到过的,以300以太币,约合56万美金卖出的彩虹猫梗图。用其作者的话来说,NFT为艺术家提供了一种直接从作品中获利的方式,通过日益被重视的NFT市场,权利被交还到创作者手中。





确实,NFT市场前所未有的繁荣充实了不少艺术创作者的腰包,说它为艺术创作者们提供了物质支持,鼓舞了他们的创作动力,一点没错——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就能够齐心协力奔向“最好的时代”。


目前通过NFT获利最多甚至一度感叹“holy fuck”的Beeple在最近接受采访时坦言,在他看来,NFT是一个泡沫。如果现在还不是泡沫,那么它很可能在将来某个时段成为泡沫,因为现在涌入这个领域的人实在太多。


除了不可避免的炒作之外,NFT本身也存在难以解决的问题。一位游戏设计师在推特上发表观点,一来,NFT的制作同比特币,会消耗大量的电力,这势必对环境造成影响;二来,有太多可选的方式让钱流入艺术创作者的口袋,但NFT创造的交易市场更可能导致富人愈富的现象。推文最终获得了三千多个赞。



一个最近的例子发生在知名插画网站ArtStation上。3月初,该平台宣布将把包括《光环》艺术总监、《刺客信条》艺术总监作品在内的一系列画作加工为NFT,随后迎来一众用户的强烈抵制,甚至被谴责为“积极尝试摧毁地球”。


迫不得已,ArtStation只能在8号发表道歉声明取消计划:“很明显,现在并不是平台涉足NFT的好时机……我们认为NFT是一项变革性技术,可以为数字艺术家带来重大且积极的改变。希望在将来的某个时候,我们能够找到合理且环保的解决方案。”



站在艺术的角度,也有人引用大卫鲍伊早年接受采访时阐述的观点表示担忧:“艺术机构将特定的声音从旺盛的艺术创作中选取出来,再通过制造一种单一的声音来扼杀这种创作环境,从而延续艺术是少数天才的特权而非所有人的东西的传统观念。”



他们忧虑,浑身沾染着钱味的NFT是否会在自由创作的互联网环境中担当这一不光彩的角色。




英国匿名涂鸦艺术家Banksy以讽刺性街头艺术闻名世界,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白痴》在2007年印刷出数百份,描绘了一众“上流人士”为一幅画作在拍卖场中竞相出价的场景,画作上只一句话“我不相信你们这群白痴真的会买这狗屎玩意” (I Can’t Believe You Morons Actually Buy This Shit)



3月4日,一家名为Injective Protocol的区块链公司以大概9万5千美元的价格买到一幅当年发行的印刷作,并直播将其烧毁,随后将作品以NFT的形式挂到拍卖行,最终以228.69枚以太币,约合4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他们认为“燃烧画作”本身就是对艺术的一种表达,更罔论早在2018年,Banksy本人就安排过将拍卖现场的画用切纸机切碎的艺术活动。



通过物理上的毁灭,作品的价值转移到虚拟世界中——明晃晃的美元似乎佐证了这一观点,用他们的话来说,这件NFT研究了“如何从讽刺中创造价值”。


更有意思的是,由于Banksy是位隐藏在幕后的匿名作者,事后有人联系到Banksy的认证机构,询问NFT版《白痴》是否得到Banksy的认证,结果得到了Banksy本人从未授权,也从未以任何形式参与到NFT制作中的回复——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属于NFT的奇异春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社(ID:yysaag),作者:黄回归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