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大学生“薅羊毛”众生相
2021-03-24 11:43

当代大学生“薅羊毛”众生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文杰,原文标题:《当代大学生“薅羊毛”众生相:以为躲过花呗的约束,却掉进了网贷的套路》,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3月17日,银保监会等五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禁止非持牌机构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外界将此解读为,APP中包括微信、支付宝等多个平台都不能再向大学生群体提供贷款。“花呗借呗不得向大学生放款”的话题随即冲上微博热搜,阅读量超过9.9亿,讨论次数多达4.4万次。


3月22日,陆续有大学生晒出截图,称“花呗暂时无法开通”,或是被调整额度,也有学生晒出主动关闭花呗的截图,称“从此告别分期还款的生活”。


网友表示,花呗暂时无法开通   图片/微博截图


有网友调侃:“花呗失去了最大的市场。”


花呗确实备受年轻人欢迎。只要在下一个还款日之前把花呗欠款还清,那就无需支付一分钱利息,相当于一个月免费使用这笔钱。


大学生一站式求职网申平台曾向全国10万名00后大学生发布问卷,结果显示,00后大学生必要支出和非必要支出比例约为6:4,非必要支出主要花在社交娱乐、外出旅游等。购买欲望不断提升,又苦于资金不充裕,难以满足自身消费需求,超7成大学生使用互联网金融平台、线上分期商城作为分期手段,经常使用的比例为40.8%。像花呗这样还款方便、支付快捷又开通简单的支付方式,成为00后大学生的主要透支手段。


网络上充斥各种“免息先花未来钱”的推广,诱导年轻人冲动消费——没有利息就可以先花未来的钱,几乎没有代价,何乐而不为?


花呗成为年轻人迈出花钱的第一步。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10位大学生发现,首次开通花呗或使用花呗的时间均在上大学后不久,每个月生活费在1000至2000元不等。他们开通花呗也不全是为了超前消费,还有人是想靠花呗“免息借款一个月”的规则投资理财,甚至还有人被投机心理驱使,想钻花呗的空子赚零花钱。


但市场上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有自以为精明的大学生想着按时还钱就能躲过花呗的约束,但没想到,为了准时还花呗,又掉进了网贷的套路。


我们选取了三位大学生,透过他们的花呗账单,窥探当代大学生的金钱和消费观。


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一、想借花呗“钱生钱”,没想到是以贷养贷


千山 23岁 大四学生


最开始,我是想薅“马爸爸”羊毛。


大一接触了基金和比特币,看到花呗可以免息借钱一个月,就想着借花呗的钱维持生活,然后把自己的生活费拿去赚点零花钱。就相当于“马爸爸”免费借钱给我投资。基金赚钱了就去还花呗,亏钱了就用下个月生活费填补。想想就觉得钱一下“活”起来了,能“钱生钱”了。


说是投资理财,其实都是小打小闹,投几百块在支付宝买基金,赚十来二十块就很开心了。基金一天不超过3%的波动,意味着收益也不会特别高,但买基金赚的这点小钱逐渐不能满足我的需求。


为了追求更大收益,我开始买股票。玩股票的成就感可比基金大多了,毕竟波动能达到10%,波动大也就意味着收益也会大,容易赚到大钱。


但对于没有收入的学生而言,遭遇一次崩盘也足以让人“万劫不复”。


当时看中一只股价8块的股票,一次最少买入100股,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眼睛都不眨就一次扔进去800块。后来才发现,我竟然在股价高位的时候买入。为了拉平成本,只好一直加仓。没想到,越加越跌,越跌越加。没多久,我那一个月的生活费全部投到这一只股票里。


这是我第一次把全部生活费押去投资。虽说也就1500块,但心里慌得很。因为入股市不久,平时最多也就是多瞅两眼新闻,根本没仔细研究。眼看着股票一天天跌,完全没有回涨趋势,唯有割肉解套,以亏钱告别第一次股市生涯。我还记得当时亏了800块。


高位买入的股票一天天掉价   图片/受访者提供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就此卸载炒股软件,好好做人。但现实是,因为不甘心亏了800块,我拿着剩下的钱又入了新股。那一次,同样以亏损告终。


生活费全都消失在股市里,资金链一下子断了,为薅羊毛借用的花呗变成巨大的负担,欠着近2000块的花呗怎么还?跟爸妈讲肯定要换来一顿训斥。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没有告诉爸妈,是我做过最错的一件事。


为了还上花呗的借款,我想到以贷还贷。


有一天在网上看到免息借款的广告,联系对方后,对方表示自己是专门做小额贷款的正规公司,为了显示自己的正规,他还专门出示了合同,表示最多只能贷3000块,想多贷还不行。


那时候我已经很焦虑了,怕还不上花呗要算利息,还担心会影响个人征信。我一着急就什么都顾不上,合同里密密麻麻的条款也没看清楚就心急火燎签了字,将借来的2000块赶紧拿去还花呗。


花呗欠款为0,生活好像回到了原点。


一个月后,我收到催款电话,对方说我欠了3000块,还发来我亲手签名的合同。这才发现,上面清楚写了利息计算和服务费收取的条款。按照他们的计算方式,我借了2000块,连本带息的确要还3000块。


对方手上还有我的把柄——手机通讯录。借钱时,对方要求提供手机通讯录,说这是一种担保方式。现在却变成了如果我不还钱,对方就要告诉所有认识我的人:XXX欠钱不还。


我第一反应是,遇上骗子公司!为了赶紧把这3000块贷款还上,只好又找了另一家贷款公司借钱。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


于是,我的生活陷入令人绝望的死循环——以贷养贷。这种听起来简直笨到极致的事情居然真的就发生在我身上。我前前后后借了7、8个平台,用后一个平台借出来的钱去还前一个平台的本金和利息,到最后已经算不清,也记不得每个平台利息是多少,也不知道这些平台究竟坑了我多少钱,电话响起全是催债、恐吓的声音。那段时间,只要是电话响,我就会很害怕,手机只能调静音。


刚开始是不敢告诉爸妈,到这会儿,是真的不敢告诉爸妈了。


最担心的一天还是来了——借贷平台“爆”了我的通讯录,家人、朋友、同学、老师都知道我借钱不还。收到了短信后,同学们看到我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老师找我谈话时语重心长,而爸妈也是一直叹气,眼里都是失望。


那段时间很喜欢拍天空,尤其是阴天,有时会祈祷一场雨出现,把一切冲洗过去   图片/受访者提供


最终爸妈帮我还了这笔钱——所有平台加起来将近40000元。持续了一年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回想当初,看到花呗可以免息借用一个月,就动了“歪脑筋”,觉得自己可以占花呗的便宜,腾出生活费来“钱生钱”。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陷入网贷漩涡。


现在花呗额度收紧了,降到3000元,我的自以为是也收敛了,自行将花呗额度上限设置成1000元。


二、用花呗兼职,结果还是为花呗打工


木木 20岁 大一学生


我是为了赚钱才用花呗。


大一暑假想找兼职,在 QQ群看到兼职刷单的消息。对方说得先下单买东西,算销量之后再把买东西的钱退回来,再付刷单费。


看起来是一件很简单的工作,动动手指就能赚钱。对方给我购物平台链接,让我下单买一个500块的商品。但我的生活费只有1000块,一下子垫付500块肯定不够生活了,就想着用花呗垫付。反正有2000块额度,等退钱了立马填回去就好。这一单交易得很爽快,对方看到我的支付凭证后,就退款了,还额外给了我150块刷单费。花呗欠款重新回到0,额度也马上就恢复了。


能这么容易就赚到了钱,让我想都没想,就接下第二次刷单。


第二次要买的商品得2000块。我再次用花呗支付了,以为像上次一样不过是用花呗过渡一下。但没想到,把支付凭证发过去之后,对方竟然说,这次先不退钱。“第一笔是先适应的,从第二笔开始,要做满三单才算完成任务,才能退款给刷单费”。


这似乎不对劲了,到处问别人这种情况是不是被骗了,还去网上看别人怎么说,结果发现这就是一个幌子!我付的那2000块根本没有到支付平台,而是直接转到对方的私人账户里面。


我赶紧找对方要求退款,但对方一个劲儿说没有骗人,当然也坚持不退钱。


但花呗有2000块欠款的坑要填上。不敢跟爸妈讲,就找闺蜜借了700块救急,还剩1300块,想着分三期还款,每个月还400块。


400块,可能是个小数目,但这钱差不多是我半个月的生活费——一个月只有1000块,要减掉400块,根本不够生活了。


为了还钱,我得算好每一笔消费,甚至是每一顿饭钱,所有的开销都是能省就省,能赚就赚:在学校食堂兼职帮阿姨打饭,1小时10块,中午还能免费在食堂吃一顿。学校食堂还有送餐的小程序,我也去做了食堂外卖员,送一单1.2元,一天送二三十单。


这都是等到中午饭点、别人休息吃饭的时候我才能做的工作。送外卖只能爬楼梯,食堂就在3楼,点外卖的人通常都住在5、6楼,我经常大中午爬上爬下,又饿又累又难受,还不敢停下来,不然接到投诉,这楼就白爬了。


有次送外卖送错了,还好对方没有怪我,还把他点的那份奶茶送给我   图片/受访者提供


女孩子嘛,谁不爱美?别的女生打扮得漂漂亮亮来食堂吃饭,我却在食堂给她们打饭。别的女生在寝室睡美容觉,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爬楼送外卖。


两个月过去了,现在就剩下300块没还完。爸妈也不知道,我也不打算跟他们讲了。打饭、送外卖遇上同学和老师,也不怕丢脸了,只想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多赚钱,赶紧把债还完。


现在回想,这其实不是花呗的错,是我不该借花呗的钱去刷单,高估了自己的偿还能力。赚钱并不是刷单那么容易,现在我只想靠着一点一点的努力把钱还上。


三、挡不住的消费诱惑,管不住要剁的手


冰淇淋 21岁 大二学生


用花呗买东西,只有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在没有用之前,也会担心还不起。但只要用过一次,并且按时还了,没有给生活带来太大的影响,就会觉得原来这没什么,花钱很方便。之后每一个月,从将消费严格控制在生活费之内,到后来觉得多花三五百块也没什么。消费欲望一旦被唤醒,会觉得有越来越多的东西要买,生活需要更多金钱支撑。


其实从温饱角度来讲,大学生在校园的生活除了吃饭,其他的几乎可以省略。但是当周围的同学都在娱乐、购物,我也难免会想:“我能不能过这样的生活?”除了吃食堂,也想偶尔跟室友去聚餐,也想买点衣服,也想化个美美的妆。


但这样的需求没法向父母开口。他们觉得,大学生一个月生活费1500块根本用不完,还可以存点下来。他们认为,学生就是好好学习,不是去学校玩的。


我第一次用花呗,是陪室友逛Nike鞋店,在展台上看到了喜欢很久的一双鞋。室友看我很喜欢就劝我买下,但那双鞋子标价500多块。这在Nike鞋类里当然不算贵,但对我来说已经很贵了,是我生活费的三分之一,平常买单价超过100块的东西都会犹豫半天。


但我真的好喜欢那双鞋。那一瞬间,我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不用花呗吧,大不了这个月省一点,下个月也省一点,就能把500块填起来了。


有这个念头后,我的行为就不受控了。叫来了销售小姐姐,让她找来我的鞋码,试鞋、付款、离开,前后不到五分钟,就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


回到寝室,看着Nike的鞋盒,依然不敢相信我真的买了。


之后的生活可想而知。为了还上那500块钱,规定自己只能吃食堂,每天饭钱不能超过30块,也不出去聚餐了,就这样拮据生活了两个月,才摆脱了花呗。但每天穿着那双鞋子,我真的很快乐,觉得自己再也不用抠抠搜搜,有种欲望被满足的快感。


花呗让我买到了我之前买不起的东西,让我体验新的生活方式。从那之后,每次看到有点贵但是又很想要的东西,我还是会打开花呗。好像生活拮据一点就能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挺好的。


以前只会买几十块的帆布鞋,也不懂什么牌子。现在想想,贵一点的有牌子的是不是更好,身边的同学也穿这些,只不过是价格翻了10倍   图片/受访者提供


尤其是“双十一”。没用花呗之前,总觉得这活动跟自己没关系。后来用花呗了,看到满400块减40块之类的满减活动,也会想去凑单,这个“减40块”的折扣多诱人啊,一定要凑到400块再买单,不然就吃亏了。挑挑拣拣到最后,一看购物车,这都快800块了。这时,新的诱惑又出现了——“满800快减80块”。原本挖的400块钱的坑,又变得更深了。


很快有一天打开花呗,真的“不用担心还花呗了”   图片/受访者提供


如果花呗停止对大学生提供服务,这也挺好的。虽然许多大学生都可以理性消费,但也不排除有跟我一样抵抗不住诱惑的,这也算是对超前消费欲望管控的有效方法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文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