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走进医美机构的中国男人们
2021-03-26 09:37

那些走进医美机构的中国男人们

男色经济来袭,爱美的不再只有女性,年轻男性开始涌入医美机构,植发、双眼皮、磨骨……医美项目中的男性客群越来越多,在整形美容这件事上,男性关注什么?男性市场有多大空间?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可杨,编辑:邢昀,原文标题:《“男色经济”盛行,男人们也开始走进医美机构》,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提起医美消费者,人们会自动联想到女性,但世界上第一个接受现代意义整形手术的人,实际上是个男性。


一战期间,英国一名海军军官在战役中被炮弹击中,脸部严重毁容,英国医生哈罗德用一种当时从未采用过的先进技术,从他的肩膀上切下一大块皮肤,然后移植到脸上,这被视作是第一次现代意义上的整形手术。 


如今,整形不再局限于作为面部修复的治疗手段,从外科手术演变成了美容医疗,成为人类追求美的一条捷径。很长一段时间里,饱受“容貌焦虑“的女性成为医美消费的主力军,“整容脸”也沦为贬义。


直到近两年,颜值经济来袭,综艺节目、短视频、直播捧红了大批光鲜亮丽的博主、小鲜肉,追求美成为Z世代中不必避讳的潮流,从热玛吉、水光针到磨骨、双眼皮,医美开始受到追捧,男性也逐渐成为医美的消费群体。


时隔百年,男人们也开始涌入医美机构。


一、男人也爱美


爱美之心本不分男女,追求美也不是女性的特权。一直以女性为主导的医美市场,正迎来更多的男性。


成都一名资深医美咨询师刘静告诉豹变,近两年,男性医美消费者明显增多,几乎每十个来接受面诊的消费者里,就有一个是男性。


为了更帅,22岁的杨超走入姐姐就职的医美机构做了“小气泡”,去除脸上的黑头和痘痘,他告诉豹变,等自己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后,还会再考虑医美,“我本来就长得丑,如果再不注意打扮和保养,以后只会单身一辈子。”


随着短视频时代的到来,大批光鲜亮丽的视频博主、主播走红,颜值经济被催生,求美文化盛行,年轻人越来越关注自己的外表,无论是做医美还是化妆,都在呈现年轻化趋势。


如今,越来越多的美妆品牌选择男明星做代言,综艺选秀、网剧里的精致男孩成为大众崇拜的偶像,男性消费升级以及对自我认知的更迭,也带来男色经济的崛起


在综艺节目中能感知到男性对医美的态度越来越开放,比如说唱歌手GAI周延曾自曝打了瘦脸针,奇葩说男辩手直言自己上节目前做了热玛吉。


而背后是女性主义兴起,一直处于被审视地位的女性,也开始审视男性的外貌。加之“Z世代”对于新事物的好奇心和对美的追求,让年轻男性开始走进医美机构。


根据新氧发布的《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2019年中国男性医美消费者的占比为9.98%,增速迅猛达到52.30%。艾瑞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白领消费行为研究报告》中称,医美人群中男性的占比已经高达30%。一些医美平台的数据也显示,19岁~22岁年龄段开始尝试医美的男性比例甚至已经超过女性。


今年21岁的张海在2021年寒假走进一家美容机构做了眼袋手术,他告诉豹变,在进入医美机构之前,也会担心医美医院宰客、不正规等情况,于是通过小红书、抖音等渠道做了许多功课,最后才选定了医院。


张海并不介意自己整形的事被身边人知道,但父母非常反对,所以他攒下压岁钱偷偷做了手术,并借住在朋友家度过了恢复期。


在他看来,医美整形只是让自己变好看的一种方式,没什么值得被议论的。


和张海一样的90后、00后们,正在蜂拥进入医美机构,成为男性医美市场的消费主体。


二、植发、眼带……男性医美最在意什么


男性在医美、整容时最为普遍的要求是:不留整形痕迹


这两年涌入医美机构的男性消费者中,一名除了磨骨,做任何项目都“失败”的90后男性让刘静印象深刻,之所以说“失败”,是因为这名男顾客在整形过程中,极度要求自然,只要留下些许整容的痕迹,就会被他判定为是“失败”的项目。


为了追求自然的整容,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他在刘静的平台购买了几十万的医美项目。


刘静觉得,这名男性消费者的需求虽然极端,但也代表着大部分男性在整容时的需求,那就是尽量不被人看出自己做过医美。


新氧报告中表示,在医美项目与年龄分布上,00后更愿意接受骨骼轮廓等大型手术;90后偏向眼部(双眼皮、开眼角)和鼻部的综合整形;70后、80后热衷植发、去皱;年纪更大的男性则倾向于祛眼袋、祛斑等。


而在消费能力上,新氧发布的白皮书中提到,男性消费者的平均客单价是女性的2.75倍。


事实上男性偏爱的这几项医美项目,决定了他们相较于女性更高的客单价。不同于热衷于热玛吉、玻尿酸、瘦脸针等非手术类小项目的女性,男性选择医美更倾向于手术类项目,故而掏的钱也更多。


而说起男性最热衷的医美项目,植发排在了眼部、骨骼轮廓等之前。


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2016年公布的《中国脱发人群调查》显示,我国脱发人群超2.5亿人,平均每6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人有脱发症状,其中男性约为1.6亿。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脱发困扰,尤其是男性,发量的多少成为男性形象维护的“头等大事”,而相较于女性在假发上能做的文章更大,男性不管是哪个年龄层对植发的接受度都非常高


女明星李一桐曾在综艺中爆料男明星们也有发量危机,李现和许凯都想要植发。


脱发困扰催生一个巨大的市场,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我国植发行业在2020年就已突破200亿元的市场规模。


目前,市面上的植发项目,定价区间是每单位10元~20元不等,而每次植发手术都是动辄上千个单位,一台植发手术下来,花费几乎都是万元以上。


三、男性医美市场的下一步


“男色经济”时代来临,越来越多的男性开始追求精致外表。


数据显示男性彩妆市场也在飞速发展,00后男生购买粉底液、眼线笔的增速飞快。不过相比化妆,部分年龄层的男性对医美的接受度更高,因为化妆对于自己的技术手法有一定要求,而医美是更为低调、隐蔽、高效精准的方式。


不过总体上,中国的男性医美市场还处于前期发展阶段,撬动男性医美市场也并不容易。


随着社会对性别刻板印象逐步被打破,从“小鲜肉”火到“小狼狗”,男性越来越敢于表露自己的爱美之心,这为男性步入医美机构降低了心理门槛。


但是大部分男性依旧不愿意向身边人透露自己做过医美,商家要想撬动男性市场,前提是再进一步打破男性在观念上对于“医美”的排斥,这也需要商家继续付出教育成本。


从新氧、更美、美团等互联网+医美的平台来看,宣传重点、各类套餐还是针对女性消费者,对男性的进攻力度并不强。


女性在医美消费上会更高频。医美机构擅长从一些护肤、保养的小项目开始推,女性复购率高,容易被培养出消费习惯。而男性目前更多是一锤子买卖。


其次,医美行业本身的乱象也为男性选择增加了门槛。


自从2000年莆田系医美医院诞生后,医美一直伴随着信息不透明、定价混乱、水平参差、宰客等等丑闻,有说法称,中国医美“黑诊所”的数量是合规诊所的4倍。


女性容易冲动消费,而男性本身消费就会偏谨慎,医美行业乱象让他们在选择项目做决策时花费更长时间。以刚需植发为例,这个行业鱼龙混杂,此前新京报曾报道,有记者卧底“植发三天速成班”,练习两小时就实操植发。


很多男性从有植发的想法到真正决定去植发,中间可能需要半年到一年时间,从咨询各种机构、身边朋友经验,到考虑毛囊存活率、人员资质等问题。


这也使得对于医美了解不够,无法辨别的男性,拒绝选择医美。


不过,更美App创始人兼CEO刘迪曾表示,越是职业生涯到达一定高度的男性越注重外表。


男性一直是高端消费领域的中坚力量,从消费特点上来看,男性一般很少讨价还价,在医美项目上消费能力更强,确定了消费目标后会更加坚定。


这样的消费特点加上经济实力,再对比韩国、英美等男性医美成熟市场的可能性,都预示着男性医美市场空间不小。


随着男性化越来越成为医美市场的特色,专注男性的医美机构也成为可能。在韩国,由于男性整形人数大幅增加,2012年时就出现了男性专用整形医院。


男性消费者逐渐成为“颜值经济”的收割对象,而真正要撬动中国的男性医美市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可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