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业就剩一张门票了
2012-09-27 09:52

中国旅游业就剩一张门票了

除了经济利益,旅游还有两大功用,一是提升国民的幸福感;二是提升国民对城市、国家和自然的热爱,增加公民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但高门票却起着相反的作用,隔绝国民与国土的亲近,凝聚的是怨气和骂声。

作为一项惠民措施,黄金周前发改委公布80旅游景点降价目录,结果却惹来舆论一片指责,网民称其不真诚,降价者都是些冷门景点,是“打折促销”。旅游爱好者发现,降价名单中没有一家群众喜爱的5A级热门景区,很令人失望。

惠民举措并未真正惠民,其原因可能是发改委对推动降价本身不真诚,但更有可能是发改委本来就对旅游景点定价缺乏足够的掌控力,由于本身没有降价意愿,地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接到发改委的指令后,拿几家冷门景点出来做做样子,反正这些景点平时去的人不多,这一被发改委向全国广而告之的“打折促销”说不定比平时还能多赚些。

两个背景事实不能忽略,一是发改委宣布降价消息后,尽管只是冷门景区,但却立刻在证券市场予旅游股以重创,中国股市餐饮旅游板块29只个股就有24只逆市下跌,其中丽江旅游、中青旅、黄山旅游等甚至大跌暴跌;二是,就在国家发改委宣布门票降价的同一时间段,一些地方发改委反而上调了不少热门景区的门票价格,如峨眉山、瘦西湖等。

涨价一片骂声,降价被冷嘲热讽,还在地方上遭遇逆流,发改委的工作确实难做,但这却反映出一个真相:中国旅游业已经被门票所绑架,到了必须改革的地步。

按照正常情况,一国或一地的旅游业绝不应是以门票为中心,它还包括很多文化、娱乐、餐饮、购物、住宿等诸多重要元素,但种种现实却表明,在中国,门票却居然成了纠结旅游业利益与矛盾的核心,以至民怨纷纷,以至刚有价格调控信号被释放,就股价大跌。

中国旅游业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对门票业务高度依赖,单一的盈利模式?说白了就两点原因:简单、暴利。把地方独有的历史、人文景观圈起来,坐地收取门票钱,还有比这更简单的吗?与之相较,把文化娱乐餐饮住宿购物等服务搞好,可要复杂的多;至于暴利则更好解释,圈占自然景点,本来就相当于垄断经营,是最容易攫取暴利的途径,而蜂拥的人群和高昂的票价以及旅游上市公司高达70~80%的利润率,也从事实上证明了这一点。

在国外,一张景点门票钱在国民月收入中所占比例一般不超过1‰,而在中国,则普遍高达几十分之一,景点门票支出则是超过交通、住宿、购物的国内游客的第一大旅游支出。

旅游业被门票绑架,百弊而无一利。因为这意味着,旅游企业想要提高利润率,就必须主要从门票上下功夫,由此沦入逢节必涨的怪圈,至于建园中园收取门票,圈占名山大川等冲动也都源于此,这实际上等于把中国旅游业限制在低层次竞争出不来。

而在旅游业之外,对社会的伤害则更大,除了经济利益,旅游还有两大功用,一是提升国民的幸福感;二是提升国民对城市、国家和自然的热爱,增加公民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但高门票却起着相反的作用,隔绝国民与国土的亲近,凝聚的是怨气和骂声。

事实上,从世界各地旅游景区门票的定价上,可清晰地显示出门票价格与社会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成反比的发展曲线,越是现代文明的社会,越是热衷于通过低定价、优惠、免费等多种形式鼓励国民进入旅游者行列,旅游不但是国民的一种天然权利,同时也一种社会福利,而且还能增加公民对国家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热爱旅游的公民多半更热爱这个国家与世界。

不能不说,中国旅游业这种畸形市场的形成,发改委等有关管理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按道理,门票价格也属于市场价格之一种,应由市场以价格规律自行调节,但现在人们面对的却是一个畸形的、近乎垄断的、机制不健全的市场,这就需要引入恰当的政府干预。但之前发改委等部门表现的实在太软弱了,比如也有限制门票价格三年才能一调这类措施,但事实证明,这种软弱的措施最终迎来的是景点票价以三年为周期的集体报复性上涨。

对付垄断和暴利,和风细雨不会有用,高额门票带来的快钱收入已使景区和地方政府对之有上瘾般的依赖,仅靠一纸通知也完不成与虎谋皮的任务,在市场失灵、公益受损的领域,更需要政府之手大力介入,需要雷霆手段。显然,一纸包含80个二线景点的降价通告,还是过于温柔了。
当然,雷霆手段也不应是发改委的最终目的,要终结旅游门票市场乱象,行政手段只能用于一时,最终还是要建立一个良性秩序,价格透明、成本公开,涨要有道,降也要有规则可循,

据称,发改委近期还要公布第二批约100家游览参观点门票的降价安排,我们期待这第二批降价名单中,能有真正的热门景点出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