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赛鸽江湖:赛鸽身价千万,奖金超200亿
2021-04-01 20:00

疯狂的赛鸽江湖:赛鸽身价千万,奖金超200亿

正解局原创,原文标题:《疯狂的赛鸽江湖:比赛奖金超200亿,这是公开赌博吗?》,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赛鸽背后的大生意,有不少是灰色甚至黑色的。


去年11月,一只比利时冠军赛鸽以160万欧元(约1247万元人民币)的身价拍卖成功。几年前,一只冠军赛鸽的身价只有40万欧元。中国玩家的加入,让赛鸽的身价飙涨。


小小赛鸽,为何让国人如此疯狂?


中国赛鸽历史


说起鸽子,国人都不陌生。中国地域辽阔,资源丰富,是鸽子的原产地之一。中国古人很早就饲养鸽子。


《周礼》中鸽子已是“六禽”之一;成书于东汉的《越绝书》就记载“蜀有苍鸽,状如春花”;隋唐时期,已开始用鸽子通信;明代养鸽颇具水平,产生了《鸽经》等专著;清代引入大量国外优良鸽种,留下《鸽谱》等图册。


明代《鸽经》与清代《鸽谱》


然而,古人养鸽子主要是怡情,顺带用作信鸽,赛鸽尚未涉及。


赛鸽发源于欧洲,已有两百年历史。晚清时,洋人把赛鸽带进中国。那时社会风气普遍崇洋媚外,王爷贝勒、皇亲国戚都玩,下层百姓也跟风,这才把一种新玩法普及开来。


上世纪30年代,鸽子成为中国买办靠近国外资本家兴趣的一种简便渠道,养鸽在精英上层蔚然成风。

诸如戏曲大家梅兰芳、著名文物专家王世襄都是忠实的“鸽迷”,连国母宋庆龄也养鸽子。


宋庆龄在寓所喂鸽


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当时中国的大城市里,鸽子有良好的群众基础。


新中国成立后的头三十年,养鸽子的少了,赛鸽也在中国消失了一段时间。


改革开放后,国人生活水平提升,很多老年间的东西又有了新玩家。


各地鸽子协会纷纷成立,如火如荼。有协会就会组织比赛,有比赛就有奖励。最初的奖励是奖状或纪念品,精神奖励为主。随着市场扩大,很多民间机构也盯上赛鸽,开办俱乐部,频繁组织比赛,奖品也变成了钱。


台湾从1970年代引入欧洲玩法,推陈出新。两岸三通之后,台湾的公棚引入国内。公棚有鸽舍,对鸽子集中饲养训练管理;公棚也举办比赛,参赛者提前将赛鸽送到棚内,比赛时在规定距离外同时开笼放飞,先归巢者为优胜。


山东某国际赛鸽寄养棚


从情感上说,谁都不乐意把自己辛辛苦苦饲养的鸽子假手于人,何况这背后还涉及巨额的奖金。但在家里养鸽子,往往会招致左邻右舍的厌恶,鸽子扇翅膀的声音和“咕咕”的叫声很吵,而且屎尿齐飞,让小区环境变差。


所以,有些公棚就很人性化地允许鸽主自己饲养、家飞,疾病防治和比赛则还是棚内负责,于是就流行开寄养棚。如今,公棚和寄养棚是国内赛鸽行业的主力。


赛鸽背后的大生意


赛鸽能发展得如此迅猛,背后自然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大生意。这门大生意正是赛鸽界的各类赛事。国内的赛鸽比赛主要有三类。


第一类是各级各地信鸽协会组织的比赛。这类比赛公信力普遍较高,但奖金设置较少,大多在小几万,甚至几千块。主要目的是鸽友交流,商业氛围并不浓厚。比较出名组织方有成都信鸽协会、上海信鸽协会、北京信鸽协会等。


第二类是俱乐部组织的比赛。这类比赛奖金一般在10万以内,属于半商业性质,兼具交流和竞赛的目的。比较出名主办方有晋州飞翔、赵县兴建、西安威力等。


赛事信息


第三类是公棚比赛。这类比赛是纯商业赛事,奖金也是所有比赛中最高的,冠军奖金达到百万元级别是很常见的,过千万的也不罕见。早在2016年,某省一场公棚比赛的许诺总奖金已有三千万,单站奖金最高的冠、亚、季军,分别达到200万元、100万元和50万元。


某公棚比赛的奖金分配


这么多奖金,钱从哪里来呢?


赛鸽比赛的奖金都来自参赛者的参赛费。想让自己的鸽子参加比赛赚取奖金,得先交数百到数万元的参赛费。拿到名次,不仅赚回参赛费,还有望一夜暴富;拿不到名次,参赛费打了水漂,鸽子留着也没什么用处。


根据《中华信鸽》的数据,2015年赛鸽比赛全年总奖金已达281亿元。


巨额奖金驱动着赛鸽行业庞大的产业链条。鸽市、鸽赛、鸽会、鸽药、鸽粮、鸽舍、鸽具以及比赛中的定位系统和计时系统等等,都是这个产业上不可或缺的一环,也随着产业的兴盛雨露均沾,如今年产值超过百亿。


新闻报道,来源:红星深度


比如鸽子的足环。根据规定,所有假环鸽不得参加任何比赛,如发现假环鸽参赛,一律取消比赛成绩。足环的管理和发放则归中国信鸽协会。


2019年,中国信鸽协会给下属33个省级信鸽协会发放了超过2600万只足环。每只几角钱的足环,经过各级协会层层加价,到鸽友手里普遍在3元以上。而且,买足环必须是协会会员,需要缴纳会费。有些协会对会员购买足环的数量还有限制。


信鸽足环


花在鸽子身上的钱,足环只是九牛之一毛。有专家计算过,中国信鸽一年花掉的钱,够买800万人一年的口粮!


有阳光就有黑暗,越是金钱汇集越是藏污纳垢。赛鸽背后的大生意,有不少是灰色甚至黑色的。官方监管不严,足环的去向难以追踪,市面有需求,有人就看到了生意,靠关系便宜地弄到各地足环,网上售卖,赚取差价。


某电商网站上倒卖鸽子足环


鸽友众多,素质参差不齐,不但有玩鸽修身养性的骚客雅士,也有梦想一夜暴富的投机分子。提前放飞,修改芯片时间,这都已是比赛作弊的“老黄历”;有些高端玩家专门买鸽用兴奋剂来提高比赛成绩;有的就更直接了,抱着鸽子坐高铁,回到终点再放飞拿名次。


新闻报道


但玩家再高明,跟公棚比起来,还是不够看。鸽友想参加公棚赛,先得把鸽子提前送到公棚,不然鸽子比赛中怎么找得到公棚呢?


一进入公棚,鸽子就会戴上电子环,鸽友只能通过电子环的信息看到鸽子的在棚状态。想亲眼看也可以,要么等探视,要么就等训放。总之机会很少。比赛的时候,公棚把鸽子带到几百公里之外,集中放飞。鸽子的归巢情况也只能通过电子环看到。


而且,比赛期间,不允许任何人验视归巢鸽子,因为人的活动会对鸽子造成惊吓,后续的赛鸽就不敢回棚了。这样的比赛流程下,公棚想作弊,简直不要太容易。


有些公棚骗参赛费。比如制造虚假的棚内鸽子信息,或者用其他鸽子冒名顶替,等于是吃空饷。有的公棚还曾收完参赛费就跑路,简直就是金融骗局了。


公棚骗奖金的花样更多。比如借助自身技术优势,培育出好鸽子,再用他人名义参赛;对某些有内部关系的参赛鸽单独调理,提前占据有利棚位;操纵电脑计时,制造赛鸽归棚假象;缩短部分鸽子的放飞地点,用假录像伪装公正,相当于“抢跑”;公棚间互相联合,相互参赛,只要名次,不发奖金,打造冠军鸽赚钱……


还有更多比小说还精彩的作弊方式。无怪乎有鸽友在论坛留言说,基本所有公棚都在耍花招,呼吁法律保障鸽友权益。


鸽友论坛留言


回顾中国公棚20年的发展历程,公棚及其赛事对推动中国赛鸽运动和产业发展确实功不可没。

但公棚的投资是纯商业行为,赛事本身也追求利益最大化。一旦缺少约束,就会突破道德底线和法律界限,作弊频出也就毫不意外了。


赛鸽是赌博吗?


明眼人都看得出赛鸽运动需要监管,但在讨论监管方式之前,咱们还需要思考一个更底层的问题:

赛鸽是赌博吗?


赛鸽比赛,交钱参赛,赢得名次就赢钱,好像有点像赛马赛狗。


新闻报道


但是,不少业内人士不认为赛鸽是赌博。


首先,赌博的本质是凭运气不劳而获,但赛鸽运动没有不劳而获的可能性。想要获胜,必须有很大的投入,而且这还是门技术活,完全不能凭运气。


第二,赛鸽比赛的奖金来自参赛费,而不是投注,并且每名参赛者缴费都一样。赌博的赌注则可大可小,而且一盘内也可以随意变化。


第三,鸽友只能为自己的鸽子报名参赛,其他鸽子的输赢与之无关,而且观众也不能参与猜输赢。


第四,发达国家也有赛鸽运动,还未见被认定为赌博的先例。


至于赛鸽运动涉及到大量金钱,有鸽友认为,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竞技运动必然有利益牵扯,何况连教育和医疗都能产业化,赛鸽为什么不能涉及金钱呢?


道理没错,但从现状来看,赛鸽的确处于灰色地带。比如,在某份判决书中就有一个对某赛鸽比赛是否属于赌博有很巧妙的措辞:合法的变相赌博。


判决书对某赛鸽比赛的措辞


2015年10月22日,在辽宁丹东市的一场赛鸽公棚赛中,警方出动警力300余人,现场带走119人,冻结涉案资金600余万元。丹东警方称,这些人涉嫌聚众赌博。经审讯,嫌疑人刘某对聚众赌博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19年,北京顺义某赛鸽俱乐部也因开设赌局被查封,相关人员被法办。


判决书内容


赛鸽运动本身不算赌博。如果抱着赌博的心态,想一夜暴富,最终可能落个两手空空的下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