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快乐星球,我找到了罪魁祸首
2021-04-12 13:04

什么是快乐星球,我找到了罪魁祸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叶橙子,头图来自:《快乐星球》


最近我的痛苦不是生活给的,是快乐星球给的。因为有个小孩一直在我脑子里rap:


“什么是快乐星球?什么是快乐星球?”


“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是快乐星球的话,我现在就带你研究!”



被这段古早rap洗脑了的人很烦,爱上它的人却会尽情感慨调侃。啊,多么清新脱俗不做作的拉普!反正这两年下来,大家一聊起说唱,脑子里出现的基本是墨镜+gold chain了。


拿话筒的位置总是靠上,表演时手直接遮住半张脸,酷炫无比。rap的好名声,被一群顶着rap名号装模作样的人毁了半壁。


特此声明,这事和胡图图没关系啊


当看到一些网友说,因为某某大作才第一次知道“说唱”时,又或是把这两年一些嘻哈歌曲,称为自己的说唱启蒙时。我往往很疑惑。奇了怪了,大家都忘记自己看过《家有儿女》了吗?


片尾曲里的那段rap的超高语速不知曾让多少中小学生磨破嘴皮、咬到舌头。最后一句歌词,还总让人怀疑是不是作词人偷懒,直接来了个1234567。



别说你没听过,我这就给大家起个头:


“我说妈妈呀,哎呀呀,可不可以让我有个完全放松的角落。”


“放松的角落有许许多多的漫画,和我最爱的罗纳尔多。”



事实上,不只是《家有儿女》,世纪初那会,甭管是历史正剧、古装剧、情景喜剧还是国产动画,都被说唱艺术一网打尽。洗脑rap“快乐星球”,也是那会说唱热潮的产物。


它们才是这届95后真正的说唱启蒙。这些启蒙大多数‍是主题曲,像《武林外传》的片头,“别对着我笑,没人会在乎”。



也有的,直接把说唱当做剧情内的表现形式,并总在老剧老片里,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


以著名国产剧说唱天团、七侠镇疑似最大关系户同福客栈为例。他们的主场内,时不时就会传来一声中气十足、浑厚响亮的“康桑阿米达music”,这是说唱新星登场的号角。



同福客栈内,10岁孩童,说学逗唱张嘴就来。



曾有成年掌柜金湘玉前来挖墙脚,以千杯不醉、喝酒吟诗与能把快板唱成rap的技术,险些成功。



当然,最出名的情侣说唱组合,还得是郭芙蓉与吕轻侯。


他俩闹分手时共同写下的说唱大作——


“喜欢我一定很辛苦,其实我全都清楚……”



‍啊不对,放错碟了。


同福情侣组写下的分手名作应该是下面这段。



摄影师的手法,看起来刚从酒桌上下来。突然出现闪瞎人的大照灯,时不时就要突然怼脸的大特写,以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到处指指点点的手部动作,神韵十足。



不知道这段表演放到综艺舞台上,能不能替同福客栈争个rap担当。



《家有儿女》《武林外传》都算情景喜剧,加入rap这种新颖的模式,似乎也不太令人吃惊。真正能体现当年说唱风潮的,是那些常规情况下、不会出现rap的国产影视。


比如,看着“浓眉大眼”的历史剧《闯关东》,片头曲《家园》编曲及演唱者刘欢。这历史题材、这歌手,看起来是不是和现在流行的rap没半点关系。‍‍‍‍



相比于风格特定、含义特指的一种外国音乐流派。对当时的创作者来说,rap更接近于一种音乐表达形式,所以结合国内民乐做过挺多尝试。这一风潮与周杰伦的横空出世也息息相关。


乐坛惊叹于周董把不同流派结合在一起的音乐形式,rap借着《双截棍》《本草纲目》传遍四海。



这样的流行背景下,一批含有rap元素的歌曲被创作出来,不足为奇。有时候吧,这首歌够不够有“rap那味儿”,是很看包装的。


庾澄庆给古装剧《满汉全席》唱过一首主题曲《蛋炒饭》。这部剧的主演是徐峥、张庭、张铁林。当时我在电视上看到是徐峥演主角厨子,高兴坏了,因为他长得特别像学校里的食堂大师傅,我一看到他就饿。看他翻舞锅铲,忍不住在心里喊一句“实至名归”。



片头曲《蛋炒饭》,从技巧上是很典型的rap。但配着炒菜的徐峥为背景,总觉得哪里rua不起来。可一旦换个场景,换成庾澄庆正经在舞台上蹦蹦跳跳、指指点点地唱,背后还有一堆女仆装伴舞。


欸,好像有那味儿了。


“嘿呦!蛋炒饭yo!!!!


《铁齿铜牙纪晓岚》,也算是浓眉大眼、似乎和rap不适配的类型。可片头曲加入rap部分,语速一快起来、真有点纪晓岚“铁齿铜牙”的味儿。伴奏没用流行rap里常见的西洋乐器,配的是京韵大鼓,挺有气势。



这其实是传统曲艺的思路,用快嘴塑造一个话多人设。现在正经玩rap的,肯定没想拿它来凸显“贫嘴”。早年间的一部国产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的片头曲就是这样。


歌词把生活中常见的那些闲嘴啰嗦编在一起,当时还不流行rap这个词,大家只觉得既不太像快板、也不太像数来宝。



我的一位北京朋友就坚定声称,他的说唱启蒙,完全来自于这部剧。现在重新一听,好家伙,赶紧去选秀节目把reader们换下来吧。非常特别的是,当年这批rap元素的歌曲,歌词立意很值得一品。


《贫嘴张大民》主歌部分,是家长里短的人情纠缠,又长又碎,副歌部分却只重复着一句话——


“活着。”



《纪晓岚》也一样,一句话像是把整部剧概括尽:


“自古漫漫人生路,只不过这人间世道,不该贫的贫,不该富的富。”



当年的创作者,还是执着于表达些什么、戳破些什么的吧。



如果留意,会发现同一时期有挺多动画片也会用上rap。不过都是节奏简单,比较原始的那种。


原版的《铁甲小宝‍》,歌词“四角形,三角形,全角形;清纯,正义,卡布达!”,完全就是为了日语rap押韵。如果你小时候听的是粤语版,那就不是这段了。



《神奇宝贝》的原版片头曲也为了rap押韵,写了一些不知所谓的歌词。如今看来还非常不对劲:


“水中火中森林中,土中云中她的裙中。”


等等,她的裙中???小智你都往歌词里加了什么啊!



动画片里会用上这种都快接近喊麦的rap,一般是为了方便小孩子记忆了。


比如国产动画《可可可心一家人》,歌词里的“刷牙洗脸梳头吃饭”“爸妈工作,我们去上幼儿园‍”,很明显是幼教内容。


这段橡皮泥片头曾经是多少小孩的童年噩梦


比较不一样的是《十二生肖闯江湖》,里头的rap是为了戏谑地刻画江湖侠气。片尾曲《像你这样的大师》当初颇受好评。



话说回来,《武林外传》《家有儿女》里的说唱,和当下默认的、讲究flow、punchline的潮酷范rap还是挺像的,能算入标准rap的行当。


可如果要真问起“说唱启蒙”,肯定很多人能回答出一批“不那么正统”的代表作。比如问白话区朋友的说唱区启蒙,他们说不定会回答《外来媳妇本地郎》。



还有很多国产剧说唱遗珠,路子和当下的潮酷范大不相同。不需要DJ,周星驰在《唐伯虎点秋香》里自己找beat。



虽然节奏上没有多少缓急变化,敲碗敲碟的叮叮当当声却十分洗脑,能达到潜意识传播的效果。就像在商场里大喊一句“小人本住在,苏州的城边”。人群当中一定会有壮士站出来接龙,把这段词唱完。



‍《新白娘子传奇》里,被错过的实力说唱选手——许仙。他的freestyle功底,超乎绝轮。


许仙的说唱业务范围最为广泛,日常工作,是潜移默化地向身边人传授如何360°无死角夸赞老婆和小姨子。


夸起来能五分钟持续押韵,用词不重复。



用各种手势把观众安排得明明白白。要不是观众没说话、只能看,我差点以为他俩打算转职二人转。



最野的一次,是许仙把说唱业务拓展到了地府。办了一次《黄泉有说唱》:


“九泉之下我做鬼呀我做鬼,九天之上你成仙啊你成仙。”


我们欣喜地看到,许仙选手的二人转天赋在地府依旧起效。


他一开唱,黑白无常都跟着他晃。



在许选手的表演过程中,黑无常忍不住满脸疑惑地、转头看向了自己的搭档。有趣的是,白无常的注意力却全在许仙身上,目光中似有一点羡慕。


让我猜猜他此时的想法:


“当年我舌头还在嘴巴里的时候,我也这么玩。”



很多人或许会疑惑,这是说唱吗?你可以质疑,它们不是rap;却不能质疑,他们不是说唱。


“你要说麻辣鸡丝·赵女士不是说唱,我Hanlin 巩第一个不服。”



麻辣鸡丝·赵女士嘴上说张不开嘴、跟不上溜,节奏和舞步可是准得很。‍


说唱根本不是个舶来词,数来宝、快板、弹词,都属于说唱。与泊来的rap本质一样,都是市井瓦巷发展出的讲唱艺术。


后来rap在中国传播时,说唱潜移默化地成为了rap的翻译词。再后来,大多数情况下就约等于rap。


只不过,和许多民俗艺术一样,从底层诞生的rap,也逐渐形成范式、形成了规矩、形成了准入门槛,乃至形成了刻板印象、形成了鄙视链。



早期的rap,对节奏和旋律都没有如今这般讲究。如果拿一些数来宝、快板的词,去唱早年rap的beat,你会发现两者差不了多少,因为起源有相似点。


via @牛得滑

用rap唱《大耳朵图图》


或许还有朋友记得当年有档风靡全国的央视节目《曲艺杂谈》。它的开场词就是,“相声小品魔术杂技,评书笑话说唱艺术”。97年,相声大家王谦祥、李增瑞的《换包装》爆火,全国的小孩嘴里都在:


“今天 我给大家 说段相声,相声 讲究的是 说学逗唱,yo说你都能够说点儿什么呢……”


俩人耍了一个“把相声放进摇滚节奏里唱”的段子,让现场观众拍手打节奏。


出来的效果,还真就是rap的感觉。



你看,如今小部分年轻人自恃独特狂拽的花样,前辈们早就玩过。一些围起小圈子、强调门槛规范的作品,却还不如当年“不像样”的rap来得鲜活锋利。


哪怕当初用这一音乐形式创作的人,对所谓的“正统rap”几乎一无所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叶橙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