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巴菲特与芒格同一天离世
原创2021-04-20 07:00

假如巴菲特与芒格同一天离世

作者|竺晶莹

题图|CFP


“巴菲特的公司,如果老人家百年之后,股票会跌20%。同意、不同意还是没想好?” 黄晶生(宜信影响力基金创始合伙人、贝恩资本前董事总经理)在4月17日举办的哈佛中国论坛上,与四位投资人玩了一个游戏,即他提出一个假设,大家表决态度,若一致通过则无异议;若不一致,就值得讨论了。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严谨地发问:“只有巴菲特,没有芒格?”


“那就巴菲特和芒格同一天百年之后。” 现场参与对谈的另外三位投资人——方爱之(真格基金合伙人兼CEO)、魏臻(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中国区联席总裁)、程宇(五源资本合伙人),和李丰一样,都同意这个前提若成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价将下跌20%。不过,大家都认为苹果的股价并不会因为库克的离世而下跌20%。黄晶生表示,公司CEO的人格还是占股票挺大一部分,所以经常要考虑到“人”这个风险。


黄晶生的主持别开生面 / 图片来源:哈佛中国论坛 


小米造车好过特斯拉?


“小米汽车以后比特斯拉还好?” 面对这个尖锐的假设,投资人们就莫衷一是了。方爱之与魏臻表示等待观察。程宇相信小米能超越特斯拉,毕竟五源是小米的股东,同时他以五菱举证:“中国卖得最好的电动车是五菱,出货量比特斯拉大得多。”


黄晶生打断程宇,他指小米会不会比特斯拉造得更好,是产品质量而不是销量。程宇笑说:“如果讲产品更好,贾跃亭的那辆车也不错。” 


没有利益相关的李丰对此同意一半,反对一半。他从历史角度指出,在燃油车中主导技术潮流的企业通常是今天最大的车企,这个原则或许也适用于今天的新能源车。


他让我们往前看一百年,今天燃油车中最厉害的企业都是怎么成为胜者的:“奔驰是全世界第一个发明内燃机的,本田是第一个把两冲程变成四冲程的,丰田、劳斯莱斯、保时捷造引擎,通用和福特最先改变了生产工艺和生产流程,所以他们都是在燃油车的生产过程中、在核心零部件占比最高的部分,做出过长期实质性贡献的人。”


李丰逻辑严密 / 图片来源:哈佛中国论坛


他进一步援引数据评论道:电动车在四年以前,核心零部件占比最高的是电池,占整车成本比63%。燃油车在一百年前,发动机加动力总程占整个车的成本比60%,今天占17%。所有最著名的车企,全是当年对燃油发动机的创造、改变、进化和生产做出过历史贡献的。


李丰继续表示:若这个原则仍然适用,今天新能源车的核心零部件占比最高且技术变动最快的,是电池、电机、电控加上一些芯片。在这些部件今天仍然占整车成本比超过60%的情况下,它也许会下降,但是因为它既有技术变动又有技术革新,又有成本结构和整体结构的调整,所以假定我们类推一下,还是对技术确有贡献或了解的车企,理论上最有可能造出最好的新能源汽车。


他最后强调:“小米有一个最大的好处是因为,中国分别在2006年和2009年成为了汽车零部件全球最大生产商和新车市场全球最大需求国,所以小米有这个优势。” 后续需要观察小米是否在新能源汽车价值最高的这部分有突破。


小米宣布进军电动汽车行业 / 图片来源:CFP


不过,黄晶生质疑了李丰:“特斯拉的车,价值非常重要的那部分是电池,但它的电池是松下制造的,可松下未必能成为一个非常好的汽车制造商。”


不要对VC/PE抱有幻想


由于这场对谈的主题是“大变局下的投资之道”,黄晶生让与会的四位投资人各讲一个去年在疫情中投出的项目。


方爱之透露真格投资了一个细胞肉的项目,她表示:“作为天使,我肯定要投十年以后的事情,三年以后可能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随着这些技术(发展),比如说30年到50年,这个会变成主流的产品。” 


方爱之谈了疫情期间的投资项目 / 图片来源:哈佛中国论坛


李丰指出,他们对此也有了解,这本质上算半个核酸生物学,但这个行业短期内最大的问题是特别贵。而李丰在疫情期间,由于看短视频发现了叫“回形针”的科普自媒体,于是立马找到公司创始人投资。


魏臻作为现场唯一PE代表,表示华平实际业务比较复杂,在中国市场多半做成长性投资,一般C轮D轮之前,不过有时像完美日记、元气森林这些项目,也会到B轮。华平在去年疫情期间投了两个生物医药项目——海和药物与和誉医药。海和的创始人曾是原来上海药物研究所所长,很少见在体制里做多年科研的人下海创业;和誉创始人则是在改革开放后去了新加坡念博士,并于几年前开始自主研发创新药。


程宇则对游戏产业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游戏和云端结合起来,可能是这个时代的最大变化之一。


他表示自己是科幻电影迷,两部电影对他影响很大。一部是《黑客帝国》,探索了人类和机器,还有人类终极命运的问题。另一部是较近期的《头号玩家》,可以看到人在沉浸式的体验之中。他后来思考,“未来有一天,可能人在虚拟世界所花的时间,所创造的GDP一定超过我们在物理世界所花的时间。”


因此程宇在去年投了一家游戏公司,他非常喜欢这家游戏公司的idea,这个公司会把大量的游戏逻辑放到云端,它会分级,普通人可以创造数字内容,有一定基础的人可以在不需要任何编程下打造你的游戏,资深的开发者也可以在上面开发和发行你的游戏。


程宇认为虚拟世界大有可为 / 图片来源:哈佛中国论坛


不过,黄晶生提醒创业者,千万不要信VC说我们见了一面就投了这种话,比如程宇说玩游戏、李丰说看小视频,它后面有大量的研究。这些VC就像划水的鸭子一样,表面上特别淡定,其实也不容易。你们要是有做游戏的创业者,也别幻想找一个VC谈一次对方就下单。


至于聊到这四家投资机构去年退市或上市的项目,真格从完美日记投资中获益颇丰,五源自然以快手为傲,被华平投资的医疗服务公司海吉亚医疗在香港上市,被黄晶生誉为“凡尔赛高手”的李丰则举例游戏开发引擎Unity,并附带另一个关于比特币的项目故事。


然而,投资老将黄晶生依然告诉年轻人,这些都是他们投得最好的项目,是他们想要跟外界谈的,他们背后还投了很多公司,也有一些公司就失败了,别觉得他们投一个就全中,不要有对VC/PE有太多的幻想。


二级市场泡沫化


市值,是投资机构在被投企业上市后退出时难免要涉及的话题。黄晶生抛出了问题:现在市场上全球范围内都在灌水,量化宽松,你们担心不担心在二级市场上市值过高呢?第一,你们是否认为现在有过高现象?第二,这对你们自己的投资生意有没有影响?是不是二级市场估值一上来,然后企业家、创业者到你们这儿要钱的时候,他的要价也水涨船高了?


离资本市场最近的魏臻表示,像“灌水”这些原因的确导致整体市场的估值非常高,但股市里有太多组成部分,分析后主要高的还是一些高增长行业,有头部效应里面的头部公司的估值非常高。如果从一个百分比角度来看,无论是美国、A股、港股,有大量公司的行业没有增长那么快,它本身可能不是最顶尖的,从历史角度而言估值还可以。


魏臻离资本市场最近 / 图片来源:哈佛中国论坛


黄晶生追问:“所以把那些高增长、高科技去掉以后,你觉得股票市场没有这种泡沫?”


魏臻回答:“二级市场总体估值可能的确比较高,一个加权平均的角度,但它不是所有的都高,其实二级市场还是有本身比较强的辨别能力。” 


不过,投资人要投的也是高增长行业,那么估值相对也水涨船高。


魏臻进一步解释了自己的逻辑:二级市场的泡沫或者估高,根据我们历史上所有的研究,没有人知道它在何时何点以什么形式纠正。再好的研究也是没法推断的,方向上有这样的意识。但是方法上,我觉得LP的钱在我们手里拿的是现金更对不起他们,在风险意识上还是要把钱投出去。


他表示:“我们内部一直在说,整体的估值我是没有办法影响和改变的,能在我可控范围内的是,找到真正的头部企业。”


市值的影响对于VC而言,肯定不如PE受影响大。李丰表示,早期投资水浅,它涉及到的估值波动区间没有那么高,在市场好的时候,出来叫个几千万美金的估值也就这样了,不会一下搞到10亿美金的估值去。


同时援引了一系列宏观数据之后,他确信,二级市场的泡沫百分之百有。


“全球资本市场市值在去年年底超过了100万亿美金,这拿巴菲特指数来说就是110%以上的全球GDP,因为全球GDP是90万亿美金左右。100万亿美金以上的全球股票总市值在去年一年净增加了30多万亿,就是净增加了30%-40%,所以有没有泡沫?肯定有。在去年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全球公司平白无故增长了40%?没有任何可能性,对不对?”


我是虎嗅的竺晶莹,关注VC/PE, 兼修人文,若有价值的新闻线索,可以邮件联系zhujingying@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