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败躁动的牛群
2021-04-26 21:46

击败躁动的牛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杰晶维基(ID:JieJingWiKi),作者:彼得·林奇,首发于1993年1月,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没有什么比与机构投资者对垒所产生的虚假自卑感,更让他们感到苦恼的了。毕竟,这些机构太大了,而且他们因为主导市场而受到了太多关注。以至于业余的股票经纪人不禁觉得自己像是被困在了一个幻想中的棒球训练营,在与亚特兰大勇士队相抗衡。


我之前就说过,在用近三年时间来反思华尔街专业人士的生活后,我依然坚信:普通投资者面对的不是亚特兰大勇士队,甚至也不是托莱多·泥亨斯队,反而更像是惊群效应(Thundering Herd)


你可能还记得,在普通投资者买卖大部分股票的那段日子里,财经媒体曾用“惊群效应”来形容美林证券雇佣的为普通投资者提供服务的大批股票经纪人。如今,华尔街出现了另一种“惊群效应”:包括基金经理在内的机构投资人,他们现在正负责着着大部分的买卖。


“惊群效应”中有相当部分的派系可以被成为浮躁的牛群(Blundering Herd)。我可以很自信地说出这句话,因为我曾与他们为伍的次数远比我自己愿意承认的要多。


如今专业人士主导市场的事实,往往会让人们得出业余人士没有机会得出的结论,但实际上这却提高了业余人士的机会。他或她可以在牛群走投无路时采取独立策略,购买牛群忽略的股票,尤其是最近牛群糟践的股票。让他们止步不前的是他们的自卑情结,因为他们误以为是对手是亚特兰大勇士队。


自卑导致投资者做出三种自我毁灭的事情:(1)模仿专业人士购买“热门”股票或试图“抓住机会”,比如IBM;(2)通过投资期货、期权、期货期权等使自己变得“成熟”;(3)购买他们从杂志或热门财经新闻节目中听到专业人士推荐的股票。关于专业人士的想法的信息是如此容易得到,以至于他们的建议已经取代了从老哈里叔叔的建议,成为投资一家公司的最令人信服的理由。


让我们假设,本着自己动手的精神,你首先从美国本地存贷银行的储蓄账户中取出钱,然后决定用它购买股票。你可能会对美国普通股的价格下跌了一半感到好奇。你知道,这是一个稳健的机构,拥有强大的资产负债表,没有商业贷款。因为在你把钱投进去之前,你会做些调研。


正当你准备拿起电话订购美国F&F最新的年度报告时,想看看这个故事在报告里是否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好,一个声音从你的自卑脑海里传来低语:“你以为你是谁,居然买了一家从未被《巴伦周刊》、《福布斯》或《商业周刊》吹捧过的公司的股票?”


因此,你没有订购年度报告,而是去报摊买了最新的版本,看看专家们在说些什么。在其中一份报告中,你发现马里奥·加贝利(Mario Gabelli)拥有可口可乐公司的股份,该公司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软饮料的瓶装公司。你买股票,依据的理论是像加贝利这样的著名基金经理知道的比你和你的哈里叔叔知道的还要多。事实上,加贝利知道的比你和每个人的哈里叔叔加起来还多,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通过赌他关于可口可乐公司的建议来获利。(我之所以提到这家公司,是因为三年前我也在《巴伦周刊》(Barron’s)上推荐过这家公司,当时的股价比目前的每股11美元高出3美元。)


加贝利并不会给出他的家庭电话号码,所以你也不能给他打电话问他是否仍然喜欢可口可乐企业的产品,或者问问他价格下跌是否可以购买更多,或者他是否已经对这家公司产生了反感,退出了股票市场以减少自己的损失。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股价下跌会让你对股票失去信心,没有Gabelli让你消除疑虑,你会卖掉手上股票来减少自己的损失——也许你已经把它们卖给了Gabelli!然后你拿着减少的资金,用另一个名人的建议重复这个过程,也许是来自你经纪公司的分析师。如果你削减了足够的损失,迟早就没有什么可以削减的了。


按照这种流行的方式选择自己的股票,只会证实你一直以来的怀疑:业余投资者是不可能与亚特兰大勇士队抗衡的。如果你足够幸运,在钱用完之前完全失去了信心,你会把剩下的钱捐给共同基金。我的建议是,如果你想在专业人士身上押注,方法就是投资他们的基金,从他们的专业知识来来去去中获得全部收益。


我认为如果业余选股者自己去做些研究而避开所有专家的推荐,他们会对自己的能力有更高的评价,也会拥有更大的净资产。这是唯一一种有意义的“独立投资”。我花了三篇专栏文章才说到这一点,但投资者的优势是你已经拥有的,而不是你从知名人士那里获得的最新建议。首先,作为美国银行的储户,你已经足够接近于形势了,至少有机会跟踪它,也有机会在牛群回来之前以便宜的价格购买股票。


实际上,普通投资者的优势有两种:一种是在职优势即你与某个行业有工作关系,或是与你有业务往来的相关公司;另一种是消费者优势你可以利用你在餐馆、机场和购物中心的经验。


事实上,在过去十年纽约证券交易所表现最好的20只股票中,至少有6只被卡在数百万购物者的眼皮下面(Home Depot,Circuit City, the Gap, Wal-Mart Stores, Liz Claiborne, and Dillard DepartmentStores)。这些购物者如果注意到这些企业的受欢迎程度,就可以从它们的优势中获利。而且他们有时间这么做:在华尔街专业人士跟上之前,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意识到这一点,零售商或连锁餐厅往往需要花15年时间才能在全国范围内扩张。


对于歌手、喜剧演员和出租车司机来说,关于纽约的格言是,“如果我能在纽约成功,我就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成功”。但是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他们通常会先在其他数十个地方先获得成功,然后在将成功传到纽约或波士顿的证券交易所,这两个地方是雷鸣之群最多的地方。


我在莫里森•克努森(Morrison Knudsen)董事会的一位同事艾琳•佩登(Irene Peden)最近利用她咖啡爱好者的优势买进了西雅图咖啡公司星巴克(Starbucks)的股票。Peden是一位电子工程教授和地下遥感专家,无论发生什么,她总是以一杯星巴克咖啡开始她的一天。她通常居住的西雅图,成了星巴克的粉丝;现在她临时派驻到华盛顿特区,星巴克就将咖啡豆就寄给她。


Peden除了在她担任董事会成员的公司持有股份外,从未买过任何股票,直到去年星巴克上市。她自己在星巴克的经历使她确信,这家公司有两大优势:它生产了人们想要的产品,并从中获利。


Peden不需要深入挖掘,就能发现星巴克的资本状况良好,收入稳步增长,而且已经开始向东和向南扩张,走出西雅图地区。这个故事仍然是一个好故事,到目前为止,星巴克的股票表现不错。


谢丽尔·彼得森(Cheryl Peterson)最近从我参与的一家当地慈善机构退休,她利用书信写作的优势,购买了邮筒等公司的股票。这些公司出售邮票、邮包,并向那些厌倦了在邮局排队等候的人出租邮筒。这基本上与星巴克的情况相同:好公司、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巨大的潜在市场—数以百万计厌倦了邮局的美国人。该公司股票最初的发行价略低于每股2美元(经分割调整后),如今的价值为15美元。


这里还有一个例子:任何电脑杂志的订阅者或IBM个人电脑或IBM克隆产品的拥有者都可以利用消费者优势发现Microsoft。实际上,你买的每一台基于IBM的个人电脑都配备了Microsoft磁盘操作系统(MS/DOS),微软对其拥有专有权。没有DOS你就不能运行这台机器。微软在这一产品上的实际垄断地位使它与Goodyear处于同样令人羡慕的位置,Goodyear拥有为路上所有汽车制造轮胎的独家权利。但是,即使你在一开始就没有认识到DOS是潜在的获利者,但在1986年公司上市后,每次公司进行创新时,你都有其他机会关注它的进展。微软推出了Word、Windows以及挑战流行的Lotus版本的电子表格“Excel,并继续保持稳定的盈利增长。


电脑制造一直是个危险的行业,有太多的竞争者互相残杀,但对他们不利的事却对微软有利,因为每次IBM出售带有DOS操作系统的电脑,微软就能从中获利。当许多个人投资者忙着像专业人士一样思考,想办法抓住IBM的机遇时,他们本应该像业余人士一样思考,在他们的个人的PCWeek或计算机箱里寻找线索(他们会注意到每台电脑身上都有IBM的软件),我希望我自己也能注意到。该股上涨了35倍。


在我最近的差旅中,我注意到Au Bon Pain,这个名字我一直念错,以“O”开头,我叫它“Ow”,以“Pan”结尾,我叫它“Paw”。这种牛角面包加咖啡的特许经营店出现在机场和商场的美食广场,像我这样的人在那里有机会品尝他们的牛角面包,这是爱好者的优势。这家公司最近才上市,但它已经经营了十多年,拥有良好的资产负债表,周密的扩张计划,而且到目前为止,它只有几个主要市场。但不要相信我的话,你需要自己做功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杰晶维基(ID:JieJingWiKi),作者:彼得·林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