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失败,我败光了百亿资产
2021-05-03 16:58

上市失败,我败光了百亿资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刘博,原文标题:《上市失败,我败光了百亿资产》;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五一期间,一家餐饮巨头却轰然倒下。


从5月1日10时起,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在淘宝网阿里拍卖强清平台,对成都谭鱼头公司名下的49个商标专有权进行拍卖,最终被一名买家以1510万元拿下。


至此,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餐饮品牌谭鱼头正式易主。


创始人谭长安难以东山再起。当年,他从成都一家街边店起家,做到鼎盛时期旗下拥有员工近万人,谭鱼头资产高达百亿,创始人身家高达20亿元。但如今,不但公司已经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就连商标也保不住了。


一家百亿巨头为何匆匆陨落?对此,谭长安曾反思:“当时太想上市了。”为此,他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将时间和精力放在IPO上,但经历了两次借壳上市受挫和对赌上市失败后,谭鱼头便一蹶不振,直至去年8月在关闭了最后一家位于大本营成都市的门店。


一位创业者的浮沉:从坐拥百亿资产到无奈破产


曾经盛行川渝地区的餐饮帝国匆匆陨落。


5月1日10时至5月2日12时,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在淘宝网阿里拍卖强清平台,对成都谭鱼头公司名下的49个商标专有权进行拍卖,起拍价为100万元。


据悉,此次拍卖的商标包含“谭鱼头”、“谭状元”、“巴椒渔府”、“谭家坝子”等,其中有6个商标正在续展过程中。对此拍卖方特别提示,在到期前,管理人已向商标局递交了续展申请书及相关材料,但最终是否能够续展成功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总局审查后决定,此风险由竞买人自行了解并承担。


即便存在风险,但依然引来了各方买家疯狂竞价,此次拍卖经过169次延时至5月2日12时18分方告结束。最终,A2824买家以1510万元拿下,较起拍价高出15倍之多。



实际上,这已不是谭鱼头第一次通过拍卖自救。此前在4月8日到4月9日,谭鱼头名下位于成都市某处的30个车位,以450万元进行拍卖,但最终流标。时隔20天后,降价20%,以360万元再拍,依然流标。


与此同时,谭鱼头名下重庆市某处房屋也进行了拍卖,建面4422.83平方米,起拍价4845.94976万元,建面每平方米起拍价1.09万元,同样流标。


谁能想到,如此落魄的谭鱼头,曾是一家红遍大江南北的餐饮巨鳄。


时间回到1996年,刚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谭长安,与当时很多人的选择一样,不安于朝九晚五的工作,决心下海经商创业。于是,拿着5000元转业安置费,谭长安在成都百花潭附近的小巷子里开起第一家谭鱼头火锅店。


凭借独特的口味和干净卫生的透明厨房,谭鱼头一经成立,便得到了食客们的喜爱。其第一家店的二十多张桌子天天爆满,更有甚者还专门排队炒卖谭鱼头号票,一张排号票能炒到30元。


此后,谭长安开始加速谭鱼头的扩张之路。仅用了不到3年时间,谭鱼头在全国58个城市开了90家连锁店,到了2000年营业额更是突破了3亿元。最火爆之时,谭长安一天要赶赴4个地方为谭鱼头新店剪彩。


2002年,谭鱼头扩展海外市场,成为第一个进入中国台湾市场的内地火锅品牌;同年年底其营收突破5亿元。谭长安的身家也随着谭鱼头的迅猛发展而水涨船高,2007年发布的《胡润餐饮富豪榜》,他以20亿身家名列其中。


经过十余年的时间,2009年的谭鱼头已从一家街边小店,发展成为拥有员工8000余人,资产近百亿的餐饮巨头。正处鼎盛时期的谭鱼头,开启了上市之路,但这恰恰成为其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谭鱼头陨落背后:跟风投对赌失败,“当时太想上市了”


谈及谭鱼头之死,谭长安曾反思:“当时太想上市了。”


早在2001年,谭长安就在中国香港成立了香港谭鱼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并在2003年开了香港第一家谭鱼头分店。而谭长安布局香港的原因,便是为了谭鱼头日后上市铺路,“我们在香港开公司以后,都是按上市的规则来做的。”


2009年,谭长安第一次看到了上市的机会。彼时,香港福记食品因公司内部资金及人员等问题,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谭长安认为,可以借此机会让谭鱼头借壳上市。但可惜的是“狼多肉少”,包括真功夫、俏江南在内的买家纷至沓来,最终福记食品被具有国资背景的安徽创投以6.58亿港元的价格拿下。


尽管第一次上市之路铩羽而归,但谭长安并未放弃。两年之后,他准备以2亿多港元拿下维奥集团,继续借壳上市。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次又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中国铀业发展公司出价9.84亿港元将维奥集团收入囊中,谭鱼头借壳上市的计划也因此再度落空。


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借壳上市,不甘心的谭长安决定让谭鱼头自主IPO。为此,他付出了令自己后悔不已的巨大代价。


据谭长安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回忆,当时他跟香港的一家风投公司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对方出资金额2000万美元,而谭鱼头则需花3年的时间达到盈利目标,将公司做到上市。


按照2000万美元的规模,谭长安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装修、开店,同时也进行了一些对其他火锅公司的股权投资。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时风投公司的2000万美元并未全部到账,实际只将前期的500万美元给到了谭长安。


这1500万美元的窟窿,成为谭鱼头倒下的导火索。为了填补亏空,谭长安不得不四处筹措资金,但随之而来的债务纠纷让其陷入泥沼之中无法自拔。2013年,一家小贷公司将谭鱼头投资公司和谭长安告上法庭,要求其立即偿还借款本金1500万元及利息220余万元。尽管谭长安一再解释,其只是帮弟弟贷款做了担保,但依然无济于事。


与此同时,由于扩张速度过快,谭鱼头后期对加盟店管控不力,频发食品安全事故,给发展也埋下了不利因素。如此一来,谭鱼头注定对赌失败,IPO计划自然不了了之。谭长安也无心管辖企业,从2014年开始长居香港。谭鱼头面临的困境则远未结束,因为资不抵债,丧失经营能力,债权人2016年申请谭鱼头破产,最终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2020年8月,谭鱼头更是关闭了最后一家位于大本营成都市的门店。


从资产近百亿到拍卖商标,谭鱼头经历了极速坠落的12年。对于谭鱼头最终落得这般命运,谭长安似乎也认了,其坦言:“命中注定不能上市,就不该强求。”


创始人曾身家20亿,如今身无分文成为老赖


提起谭鱼头,就绕不过创始人谭长安。


从白手起家,到管理8000多员工,再到对赌上市失败,直至谭鱼头破产清算拍卖商标,谭长安可谓是从大风大浪中一路走来。曾经,“每天一觉睡醒,账上就会多出几百万元”,如今他却也成为了一个“老赖”,最窘迫时包里没有一块钱。


天眼查显示,谭长安因没有可执行财产,已有5起案件被暂时中止执行,而这5起案件的涉及金额超3100万元,未履行比例为100%。不仅如此,谭长安也被多次限制消费,先后10余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最近一次记录是在2020年6月,由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岷江支行申请,而谭长安的欠款金额仅不到5万元,这对于一个曾经身家20亿元的富豪而言,实在是令人唏嘘。


对赌失败,被视为谭鱼头倒下的导火线。但事实上,对赌在商场并不罕见,对赌失败的案例也是层出不穷。最近华谊兄弟2020年年报也揭露了一笔对赌:2015年耗资10.5亿收购的冯小刚的公司—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仅实现净利润 552.38 万元,低于业绩承诺1.749亿元。根据对赌协议,冯小刚需要赔付业绩补偿款约1.68亿元。加上此前一轮的对赌,冯小刚共需要赔付约2.35亿元。


除去谭鱼头对赌失败,有媒体认为,谭长安赌博成性是谭鱼头迅速陨落的直接原因。据南方周末报道,谭长安曾出现在现已关闭的澳门追债网站“美好世界”上,被追讨2000万元赌资。对于这一说法,谭长安既承认也否认:“赌确实赌过,这个我没法儿避开。但并不是像传的那样,赌得身家全无。”


如今谭鱼头商标被拍卖,谭长安也无可奈何。他曾想过未来再将商标收回,但却又在拍卖成功后改变了这一想法。他还在赌,赌拿到商标的买家不会取得什么太大的成功。“配方还在我手里。没有谭长安,拿到谭鱼头的商标也等于零。”谭长安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说道。


如今,谭长安开启了二次创业之路。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20年10月的成都谭滋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均为谭长安。股东方面,李济持股95%为最终受益人,李文华持股5%。



谭长安的个人抖音号也在为这家新品牌造势,最新的几条内容,基本都是与谭滋鱼火锅相关。据大众点评APP显示,谭滋鱼主打菜品依然是鱼头火锅,其门店装修风格也与谭鱼头相似。门店招牌上有明显标记的“谭鱼头”、店内墙面也挂满了谭长安与诸多名人的合影照片。


对于自己的新身份,谭长安表示实际上只是担任顾问一职,“我只抓味道,发展、招人、决策我都不管。”谭滋鱼的投资人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同样表示,他看重的是谭长安的人脉和经验,主要起站台的作用。经历了三十年的大风大浪,这位昔日餐饮大亨的境况令人唏嘘不已。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