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去的永辉们,能否自救?
妙投会员2021-05-06 14:32

老去的永辉们,能否自救?

文章所属专栏 深案例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虽然早有征兆,但商超还是衰败得过于迅速。


地方中型玩家已经开始溃败。即便有一二月元旦、春节消费旺季的拉动,销售依旧乏力。据《第三只眼看零售》报道,江苏海纳星地3月份销售额同比下降30%,与2019年相比下降也将近15%。西安米禾生鲜同比下降23%,与2019年相比下降25%。考虑到2020年疫情影响,因此一季度超市同比下跌可以理解,但高达20%以上的跌幅也还是超出了企业的预判。


头部企业日子也不好过。4月29日晚间,永辉超市发布财报,各项关键指标都出现大幅下滑。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永辉超市营业收入263.34亿元,同比下降9.99%,净利润2.33亿元,同比大跌98.51%,毛利率同比下滑2.6%至20.2%。相隔一天发布财报的家家悦也出现类似情况,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4.12%,净利润同比下降27.22%。


更直接的表现是,头部玩家频频卖身。4月28日,界面新闻曝出,沃尔玛打算以195亿元的价格出售东北、华北共约130家门店。此前,在2019年苏宁收购家乐福中国,2017年、2020年阿里巴巴两次增持大润发、欧尚母公司高鑫零售直至控股。


有媒体和行业人士将原因归结为社区团购的冲击。这种自2018年兴起的购物模式,在资本的补贴之下,以摧枯拉朽之势抢占市场。美团优选将2021年GMV锁定在2000亿,并将冲击5000-6000万/天的单量;多多买菜2021年的GMV目标则是1500亿;橙心优选为1000亿。而GMV从0到1000亿,京东用了10年,阿里用了5年,拼多多算是极速用了2.25年。若今年目标达成,那社区团购的大玩家们都用了不足两年。


但这种分析有些偏颇。社区团购的主战场仍在下沉市场,大型商超们的主战场在一二三线城市。双方尚未完全产生正面冲击。然而,这才是最可怕的,敌人不止一个,并且潜力最大的后来者尚未在主战场上完全发力。


商超们的市场保卫战已经打响,这场战役关系到中型玩家的生死,关系到大型玩家还能走多远。


在自救中,永辉表现积极,也十分最具代表性:先对标盒马开出超级物种,又做前置仓做一小时上门配送,2018年后大规模开社区店永辉mini店……新的零售业态都在进行尝试。


但效果不尽如人意。超级物种已在全国范围内关店,mini店扩展速度放缓,唯一拿得出手的是到家业务,也只占总营收的10%。


永辉的探索还在继续。从财报发布后的业绩说明会上释放出来的消息有:永辉生活APP改版内测,开放生鲜交易平台给实体零售伙伴,调整Bravo店型,生鲜更接近源头,发展自有品牌等。


虎嗅妙投获得的消息是,永辉已在去年转变转型思路,用到家业务做战略防御,防止市场份额下降,用预制菜、自有品牌来做深一二线市场,给未来讲故事。


这家成立20年的公司在行业口碑极佳,被称为“最会赚钱的超市”,甚至有采访对象喊出“如果永辉都做不好,那不会有其他家能做好了。”


那将其放在整个零售行业大背景来看,永辉这场自救能够成功吗?能够给走下坡路的传统卖场,踏出一条新路径吗?

本文是虎嗅 《深案例》 付费栏目文章